第8章 女高中生与虚度的日常

作者:蓝色安达
更新时间:2022-11-12 12:36
点击:816
章节字数:90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还以为期中测试后安达会稍微认真一点呢,好歹先去上个课吧。」

『好好好……下次一定去。』

我打着哈欠敷衍岛村。

天气已经没有像刚开学那么的炎热,正如我所预想的那般,岛村翘课来这里陪我的时间变得少之又少。

我是个实打实的差生,让作为优等生的岛村每天都和我一个样子,这无疑是种奢求。

岛村还记得来这边邀请我一起吃午饭,这就已经足够让我感动。

「其实我一直都想问,安达你为什么那么不愿意去上课?」

『唔嗯!』

在前往食堂的路上,岛村毫无征兆地抛出这个问题,惊得我后脚绊前脚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原地。

「不想说就当我没问好喽,干嘛那么激动。」

『那个……』

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个什么原因,不喜欢学习,不喜欢待在人多的地方,又或者是……

『那个……就算去上课反正也听不进去……』

「所以索性就不去?」

「但是啊,出勤不够的话安达不就没法升级了吗?」

『呃……我有计算出勤的天数来着。』

「那还有测试啊,难道之前的测试都是靠猜的?你父母都不关心一下吗?」

『嗯。』

「安达真是太堕落了……」

听着岛村碎碎念的唠叨,真是有些让人头大,但是我并不讨厌现在的感觉,像这样被人关心着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更何况对方还是岛村。

『那……今天下午就久违地去趟教室上课吧……』

「真的?」

岛村把脸凑过来,双眼中有毫不掩饰的怀疑。

我才发现今天的岛村擦着淡淡的眼影,妆容与之前相比也略有些不同。总的来说,有种成熟女性的魅力。

很漂亮。

『真的。』

别过头不去看那张脸,再不移开视线的话,我应该也许大概会控制不住去吻岛村。

那双晶莹Q弹如同果冻一般的粉唇,对我来说简直是种致命的诱惑,这让我想起来之前做过的梦。

「很可疑,安达你的脸变得好红啊。」

『……』

我不想说话,打算等午休后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午饭是在食堂,岛村点的是一份乌冬面,而我则点了一份什锦盖饭,味道相比之前的炒饭要好一点。

岛村很喜欢吃面食,有好几次面对米饭与面条的选择时,她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可惜我的厨艺水平完全与岛村相反,基本等于零。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想让岛村能品尝到我亲手做的料理。

「啊啦啦——发现小岛村。」

本是默默欣赏岛村进食姿态的午餐时间,被一阵陌生的声音打扰。

我有些不悦,寻着声音来源望去。

一大一小两个女生端着餐盘分别在我和岛村旁边落座,小个子女生的午餐和我一样是什锦盖饭,大个子女生的则是叉烧拉面。

这两人,谁啊?

「呵……你们两个竟然也会来食堂,这可真是件罕见的事。」

「偶尔来食堂品尝一下大众美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个女生边说边熟练地把盘子里的胡萝卜挑出来放进岛村的小碗中,另一边的大个子女生扫视一圈自己的拉面。

「啊,我这边没有不喜欢吃的东西。」

声音有些嗡,倒是很符合她的体型。

「我说,你们两个不要把我当成行走的厨余垃圾桶啊。」

「怎么会呢。」

「我可是一直都爱着岛村的。」

大个女生用筷子夹起碗里最大的那块叉烧送进岛村的小碗中。

「你看吧。」

「这还差不多。」

我差不多已经石化在原地,再被轻触一下的话,可能就会化作齑粉四散飞扬。不是……这两个家伙到底是谁啊,为什么她们和岛村之间的举止会那么亲密?

将疑惑的目前投降岛村,这个嘴里还叼着叉烧的人才反应过来。

「日野、永藤,这位是安达,同班同学,你们上次见过的。」

同班同学……

岛村将我介绍给别人的称呼,甚至都不是[朋友],还有……我什么时候和这两个人见过面了,怎么脑子里一点印象都没有。

「安达,这位是日野,这位是永藤,都是同班同学的朋友……」

『大的是永藤,小的是日野,我记住了。』

内心现在很乱,我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己是用勺子在指着别人,以及小个子日野脸上有些惊恐的表情。

「喂……安达,别用勺子指着别人,很不礼貌。」

『有什么关系,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学生。』

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焦躁?

胸中有火焰燃烧,简单的呼吸变得困难,逐渐局促。心脏逐渐开始地加速躁动,热血冲上头脑,我感到脑子在发热发涨。之前还觉得听岛村啰啰嗦嗦的教训还是一种小小的幸福,此时岛村的话入耳却感觉好啰嗦,聒噪。

我丢下勺子,想立刻离开这里,从这三人的眼前消失。

「你在莫名其妙地生个什么气啊,安达!」

从岛村身边经过时,手臂被她一把握住拽回来,用力之大仿佛要把我的骨头握碎一般。

『很痛,快放手。』

「……」

岛村松开手,盯着我,没有说话。

『我没有生气。』

揉着被岛村握得生疼的手臂,我转身走向食堂的出口。

『只是……』

只是……

有些嫉妒罢了。


那天中午之后又过去两天,安达一直没来上学。是的,别说是上课,连学校都没来。

问过班导才知道,安达生病请假在家休息。

「那个……老师,安达同学会留级吗?」

「那个孩子啊……唉……」

班导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轻叹一声。

「这得看她自己的选择,不过老师还是希望安达同学能和大家一样顺利升级,顺利毕业。其实老师也很头疼,岛村同学和安达同学的关系很好吧,可以的话请帮老师劝劝她。」

班导是这么说的。

在他人的眼中,我和安达的关系有那么好吗……已经到提到安达就会联想到我这种程度,虽说事实上也是这个样子,只是前几天莫名其妙闹情绪的安达,着实让我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因为根本抓不到她发脾气的点在哪里。

我很少与人闹过矛盾,原因之一是自己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偶尔出现的暴躁也能很快地压制下去。不过……说起来很少闹矛盾,但并不代表从来没有过,初中时就出现过和同班好友吵架的事情。那个时候,我面临着两种选择,一个是从此决裂,到初中毕业为止都形如路人,毕业后更是老死不相往来。另一个则是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修补在这条关系上出现的裂痕。

经过数夜的思虑,最后我选择后者。

那时的我所想的是,毕业之后大家就此分散,还能不能继续保持长期的联系都还是未知数,那么还不如从现在开始就各走各的路。

现在,同样的选择题再次降临。

但是,我不能再做出同样的抉择。

我必须要花时间和精力去调解和安达之间的关系,如果就这样因为莫名其妙的事和安达分道扬镳,不说难过一辈子,至少在高中时代到大学我都会感到很失落。

将我点醒的,是日野这个小家伙。

日野跟我说,虽然安达拿勺子指着她时眼神冷冽得像一把刀子,在那么一瞬间自己被吓得腿软。

但是她能感觉到,安达本身并没有恶意。

「如果没感觉错的话,安达同学应该是在吃醋,只是最后表现出来的反应比较夸张而已。」

「吃醋?吃谁的?」

「笨蛋!」

日野用手刀在我脑门上来了一下。

「在场的就我们四个,你说吃谁的醋?」

原来如此,差点都忘记安达有喜欢我的可能,只是没想到和朋友之间的非常正常互动,竟然能引起安达那么巨大的反应。

仔细一想这还真的不能怪安达任性,她大概不知道互相投食在朋友之间属于很常见的行为。

安达那种性格,要广交好友真的很困难啊。

光是想象安达像日野一样嬉笑着把不喜欢吃的食物夹到我的碗里,这场面的违和感足以让我不寒而栗。

「那个,小岛子。」

日野拿胳膊肘捅咕我,脸上带个一副探索八卦的表情。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事快说。还有,别给取我什么奇怪的外号。」

「好的,小岛。」

「……」

我实在是无语。

日野同学啥都好,长相可爱乖巧,学习优秀情商又高,只是这个喜欢给别人取外号的恶趣味……另外她最大的喜好是钓鱼,也喜欢探听班级里那些八卦新闻。

「那个,岛村同学是不是喜欢那个冰山美人?」

「冰山美人?」

半分钟后我才反应过来这个冰山美人指的是安达。

确实是个很贴切的外号。

「不知道。」

「不知道……真是个耐人寻味的答案。」

「加油哦。」

日野在我肩膀上猛拍一下,拎起背包就和永藤走向教室出口。

现在是周五放学时间,我站在自己的座位旁,被日野奇怪的声援搅得心情复杂。

要不,等下去安达家?

我拿出手机,找到与安达的聊天框,上面有十几条我发过去的信息,都已经被标注「已读」两个字。

但是安达一条信息都未曾回过我。

「我买了新的桌游,要来我家玩吗?」

「就我们两个?」

「还有我母亲,她也想玩呢,另外母亲还说今天要烤蛋糕哦,希望你能来玩。」

「要去要去,伯母的烤蛋糕……」

那两个人的声音逐渐在走廊上消散,我从窗户玻璃上的反光能看到自己的脸。

如果不是等下要去安达家的话,我大概会跟着那两个家伙去永藤家一起玩桌游,再厚着脸皮要上一块蛋糕。

认识安达前我每天都在虚度着放学后的时光,一个人在外头瞎逛、疯玩,偶尔会接受日野或者永藤的邀请去对方家里玩游戏。

回到无人的家中后第一件事就是甩掉背包和鞋子,躺倒在沙发上发呆,又或者说是在思考人生,一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才回过神。

那个时候感觉自己的高中生涯……甚至整个人生也就这样虚度过去。高中毕业,读大学——大学毕业,成为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社畜——结婚,生子,育子——一直到老死为止。

简直就像是在灰白的世界中不断重复着前进的动作。

只到安达的出现,她的容貌,一言一行,她的所有元素都像是一支支彩色画笔,一笔一划地帮我把原来灰白的世界勾勒成彩虹的颜色。也可以这样说,是安达将我从虚度与寂寞之中救赎。

尽管在之前,她自己也是个同样孤独的女孩。

如果现在以及之后的未来,我和安达之间的关系再次出现裂缝,为修补这条裂缝,无论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义无反顾。

我不想放弃她啊。

现在时间还尚早,思索片刻我还是给永藤拨了个电话。

「烤蛋糕给我留一份,我马上过来。」

对了,我还不知道安达的家在哪呢。

如果现在再发信息询问,她会告诉我吗?


实际上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就已经病倒,原因是用凉水冲洗身体让自己平静。

岛村发信息问我家地址时,我的体温才刚下降没多久,头脑还有些昏沉。如果岛村现在就来我家的话,大概会很不妙吧。

等下……

岛村要来我家?

病倒之前还在思考以后该如何面对岛村,之后就因为发烧,大脑晕乎乎的,大多数时间都一直处于迷迷糊糊的昏睡状态。中途有瞧过一次手机,能瞧见岛村给我发来很多条短信,但都没法看清楚内容。

岛村即将到访这条重磅信息把我的大脑炸清醒不少,她现在过来的话,真的很不妙啊。

在床上睡那么久,我这幅凌乱的样子被岛村看到的话……更重要的是我还没想好该以各种表情和心态面对她啊。

我很清楚之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嫉妒心里在作祟,和岛村本身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与什么样的人交朋友,与什么样的人交往,这都是岛村的自由,在她眼里只是普通朋友的我,没有理由去强迫岛村留在名为安达的世界中,更没有理由强迫岛村做只属于我的岛村。

但是……

好不甘心……

明明是那么喜欢岛村,但是为什么我连向她表白的勇气都没有,明明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我却只会一味地逃跑和嫉妒……我真的好懦弱。

从被窝中出来,穿上衣服,打算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番。

不知道岛村突然来我家,是不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无论如何我都做不到将她拒之门外。

不管是来兴师问罪,还是仅仅只是来探望生病的我。

从镜中观察自己的脸,除去面色的苍白,其他都还好。只是翘边的头发非常多,重新洗头肯定是来不及,算算时间岛村应该已经快要到我家门口。

只能用梳子沾水勉强压一下。


叮咚叮咚叮咚——

连续按动数次门铃,伴随着开门声我终于看到有两天多未见面的安达。

这么长时间不见,还挺想她的。

只是……

眼前的安达短发凌乱,还有点湿,脸色看上去也不太好,很苍白。

但是她整整齐齐地穿着校服。

「这……安达是要去上学吗?」

一时气氛有些尴尬,我想随便说些什么,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没想到安达却相当认真地回答我。

『不,只是不知不觉间就穿上这套衣服。』

安达的表情有冷淡,也许有脸色苍白的缘故,只是她的语气带着严肃和僵硬。

这个样子……是还在生气,或者说还在吃醋?

自己一个人时想着必须和安达恢复到之前的关系,但是现在安达就在眼前,我却拿不出一点实际行动的方案。还以为随便开个玩笑,嬉笑打闹间就能解决问题,但是看安达现在这个样子……

『请进。』

安达回到玄关,取出一双新拖鞋放在我面前。

「啊哈~那就打扰了~」

『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不需要那么大声。』

安达冷淡的语气让我感觉仿佛被人在胸口插上一刀,说不出的憋闷。

为什么,为什么安达会是这个样子……

难道之前所猜测的那个想法,是真的吗?

跟着安达走到二楼房间。

安达的房间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简单,一张床、一只床头柜、一张书桌、一套嵌入式的衣柜加书柜、一台电视机便是全部。

没有女孩子喜欢的水晶装饰品,没有毛绒绒的大公仔,甚至连床套的配色也只是简单的红黑格子。

原来应该用来学习的书桌上却摆放着一台咖啡机……安达就算是在家也要练习泡咖啡?

床头柜放着退烧药和一碗吃剩的粥。

啊咧……这次我竟然猜错了,安达真的是因为生病才请假。

还以为她是不想看见我才躲在家里。

这么说的话,安达……

我看向进房间后就坐在床上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安达,她的肩膀在颤抖。

原来如此。

安达还是那个安达,很好懂。

安达在紧张,大概是因为第一次有外人走进她的房间吧。难怪会出现那个样子的安达,原来是在强装镇定。

「安达——」

我把一直藏在身后的纸袋递给安达。

「这是永藤母亲烤的蛋糕,很好吃哦。对了,永藤就是那个高个子。」

『谢谢……但是,对不起……我现在没什么胃口……』

「那我就先放这里,凉了以后配咖啡也很好吃。」

我把纸袋放在咖啡机旁边后,转身在安达身边坐下。

「那台咖啡机是安达自己买的吗?看起来好贵的样子。」

『那个是店长送的。』

「诶……那店长还挺大方的。」

『嗯……』

「安达原来真的发烧了啊,现在身体还好吗?」

『已……已经退烧……』

「我还以为安达是不想看见我,才装病躲在家里。」

「那可真是太逊了。」

『……』

「那个啊,我去找班导的时候,班导说我们的关系很好呢。」

「她还说希望安达同学能和我们一样顺利升级,一起毕业。」

『嗯……』

安达一直盯着拖鞋上的小狗图案,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东西。

一直持续这样的话题没有任何意义。

「那个啊……」

我同样盯着自己拖鞋上的橘猫图案,打算说出内心的想法。

「我果然……还是不想放弃安达……」

「求求你快回来吧,我们一起去上课,一起吃午饭,一起放学回家……没有你在,我会很寂寞呢……」

『岛村!』

安达飞扑过来将我拥抱住,面对突如其来的压力我的腰部差点没支撑住倒在床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肩膀的衣服开始变得湿润,安达的诉说伴随着她的眼泪一起爆发。

『我只是在羡慕,羡慕她们和岛村成为朋友的时间比我长……我嫉妒,嫉妒她们能和岛村这么亲密。』

「好啦好啦……」

安达的倾诉,让我有那么几秒失神。

轻拍后背,想要安抚情绪激动的安达。

「虽然认识她们的时间比较早,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安达才是最好最重要的朋友。」

『朋友……朋友……朋友不够……』

「什么?」

『因为我……』

『因为我……』

『我……』

『喜……』

『喜……』

『……』

房间内的气氛在这一刻变得宁静,安达激动的情绪逐渐归于平静。

『寿喜锅!』

「哈?」

『那个……我想请岛村吃寿喜锅……』

「这是什么新式玩笑,我怎么听不懂。」

把安达的脑袋从肩膀上推开,我看到一张挂满泪水的美人脸。

用拇指帮安达擦拭眼泪,大拇指的触感很柔嫩,只是因为泪水的浸湿而有些发凉。

擦拭过后用食指在安达脑门轻弹一下。

「下周一给我老老实实来上课,我在教室里等你。」

『好……』

「这周末我会过来给你补课,把这两天落后的课程都补上。」

安达的脸扭曲得像一只苦瓜。

我暗自松口气,这事应该算是过去了吧。

从安达的家门口出来,还能看到二楼的安达挥着手对我说再见。这家伙刚刚坚持要请我吃寿喜烧,我让她好好休息,别再瞎折腾,安达才肯放弃。

寿喜烧……

骗鬼呢。

安达明明是想说「喜欢」这两个字。

果然……安达对我……

逆着血红的夕阳,我大踏步飞快地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行走的步伐有些混乱。

午休时间来到来到天台,完全是为一个清静。


我不喜欢待在人声鼎沸的地方,一旦逗留时间过长,就会产生一种难以言明的窒息感。不过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躲避那个吵闹的家伙,那个一有时间就喜欢跟在我身边自说自话的人。

无法想象,班级里那么多的同学,她为什么就那么喜欢追着我一个人聊那么多细琐的内容。

在他人看来朋友间多聊聊彼此的日常生活,或许很正常,但是我对这些内容没有丝毫兴趣。

更何况我和她,还谈不上是什么真正的朋友。

其他午休时间常去的地方,都已经被那个没头脑的家伙掌握,只有教学楼的天台我还是第一次来。

我特地趁她还在吃午饭时溜出来。

那家伙总不可能想到我会在这里吧。

天台的外墙砌得很高,根本看不到外面,被墙围起来的一圈范围内非常安静,只有细微的风声从我耳边轻轻掠过。

宁静,清爽,阳光照在身上的舒适让我开始犯困。

感谢老师们没有把天台门锁起来,在这个可以享受片刻清静的地方,我可以待上一整个下午。

如果没有被那家伙追踪到这里的话。

「嗨,不高兴同学,你果然在这儿!」

靠着墙,临睡之际再听到这个熟悉得让人厌烦的声音,我气得想要张口骂人,把牙咬得嘎吱响才勉强把那些不好听的话咽回肚子。

紧接着而来的便是万分无奈。

「你一直粘着我到底想什么啊,没头脑同学?」

「没头脑同学是什么鬼?」

「我还想问你呢,不高兴同学又是什么玩意儿?」

她就这么若无其事地在我旁边,像我一样靠着墙坐下。

「你整天冷着脸,看不到一点笑容,不就是不高兴同学吗?」

「你……」

「你每天都逮着我说那些没头没脑的东西,你不就是个没头脑同学吗?」

「……」

「……」

本不打算给她个好脸色看,而她却一脸皮笑肉不笑,我准备好的一副愠怒神色想摆也摆不出来,差点憋出内伤。

「说说吧,你为什么总喜欢找我……呃,聊天。」

我投降,将语气缓和下来,打算和她好好聊聊。

「因为我喜欢你呀。」

该庆幸此时此刻我没有喝水,否则很有可能会一滴不剩地全部喷在她的脸上。

「你开什么玩笑……」

「是的,我在开玩笑。」

看着她一脸的风轻云淡,我有些错愕,回不过神来。这像是一拳锤在棉花上般的无力,差点又憋出内伤。

无法理喻,无法理解。

双手枕着脑袋,继续靠在墙上,闭上眼睛,不想再去看她的脸。

她真的喜欢我,还是真的在开玩笑,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话又是假。

不,不可能喜欢我,我们都是女孩子。

双眼微微睁开一条缝,偷偷向她瞄一眼,她正和我一样,双手枕头靠着墙仰望天空。

我很少像现在这样,近距离看到她安静下来的模样,明明拥有一副恬静的美少女外表,谁又能想到这样的女孩还是个话痨。

为什么一直要粘着我?

类似的话我问过她很多次,但她总和我打哈哈,回答的话也模棱两可。

某些恋爱漫画中的男主角追求女生时,喜欢用死缠烂打的方式。而她的行为说是死缠烂打又有些过。

实在搞不懂。

如果她真的喜欢我,只要话没那么多,像现在这样保持文静,我也不是不能接受……

接受……什么?!

我被自己的想法想了一跳。

「不高兴同学,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哈……啊?」

还沉浸在自我的震惊中,她的声音差点让我窒息。

「我们每天的生活像这样虚度着,你说能有什么意义?」

「……」

「怎么?」

「这可不像是你会说的话。」

我看到她的嘴脸微微向上弯起。

印象中她的笑脸一直都是豪放不羁,像今天这般温文尔雅的微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你不是抱怨我只会和你聊一些琐碎没有营养的东西吗?」

「这个问题还算深沉吧,那么你的答案呢?」

我被她惊得一愣一愣,这家伙今天好像有些不对劲。

不过她的问题,倒还算正经。

「那你先说说,为什么说我们的日常是虚度而过的呢?」

「每天都过着一样的内容,不算是虚度吗?」

她的反问,带着一丝理直气壮。

我对她的无厘头简直无语。

不过我还是决定稍加思索,准备回答一个像样点的答案。

「每天的学习,在充实我们的知识储备。每天吃下去的食物,在为我们身体的成长贴砖加瓦。今天的我们相比起昨天的我们,外表看起来是毫无变化,但无论知识还是身体成长都离不开每一天的点滴积累。正因为有现在的积累,我们的未来才有更好的可能。你说这样的每一天都是虚度,我不认可。」

我看向她,等着对方的同意或者反驳。

「原来,你的性格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冷淡嘛。」

她的表情始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我已经彻底搞不懂,这个没头脑同学今天来找我,到底是想表达什么东西。

「如果你的话能少点,也能算是个恬静的美少女。」

「哦……」

她的脑袋歪了歪,也看向我这边。

「你更喜欢文静的女孩子吗?」

「我……」

我真的无话可说。

「你说得没错,这个问题是我自己钻牛角尖了。」

「谢谢你。」

「你……」

她的话题跳跃,让我难以回应,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能告诉我,今天为什么……」

「我想和你成为朋友。」

就好像能预料到我的问题,她的答案先一步脱口而出。

「可以吗?」

「朋友……」

朋友……真的只是做朋友那么简单吗?

我想起刚刚被她称之为玩笑的那句话。

如果成为真正的朋友,那么她的吵闹,是变本加厉,还是会有所收敛?

从很早开始,我就属于那种喜欢独来独往的那一类人,朋友自然也少得可怜。对朋友的需求我是无所谓,多还是少都不会影响我的生活和学习,反正都没有影响,我个人觉得还是清静点更好。

踏入高中已有一年多,和我搭话,想做朋友,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有不少,像她这样坚持不懈和我搭话聊天,哪怕总被我冷脸相待也不放弃的,还是第一个,也就只有她一个。

我凝视着她姣好的面容,有些犹豫。

若是他人,我定会果断拒绝。

「理由呢?」

语气无力。

在潜意识之中,我已经开始接受她了吗?

「我喜欢你。」

「请、请别再拿我开玩笑……」

喜欢……

那已经不算是朋友,而是女朋友啊。

难道……女朋友也算朋友?

思绪越来越乱。

接下来,更让我崩溃的事情发生了。

她抱紧我的手臂,用劲之大就像怕我会随时逃跑一般。紧接着,肩膀传来柔软的触感,她的脸已经轻靠在上面。

「没有开玩笑,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从未改变。」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表白?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人说喜欢,甚至对方同样是一个女孩子。

「只有和你待在一起,我才会感觉自己的一天,不再是虚度而过。」

「可以成为我的女朋友吗?我想天天和你在一起。」

「哈……哈、哈……」

我做着深呼吸,强迫自己平复已经疯狂躁动的情绪,只有镇静下来才能继续思考。

如果答应她,以后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不答应她,又会是什么样子……

最重要的是,我对她,有喜欢的感觉吗?

那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再次出现。

这一次,并没有立即消失。

「可、可以。」

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中午。

当回过神来,那个吵闹的女孩就已经成为我的女朋友。

我已经没法回头,更没法再拒绝。

当得到我肯定的答案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她的热吻。她说,这是她的初吻。而我,也正式成为她的初恋。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通过紧贴在一起的双唇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正随着被点燃的情绪不断攀升。如果此刻不是在这天台,不是在学校,而是在她,或者我的家里,难以想象情绪高涨的她还会再继续做什么。

片刻过后分离,她的温度还依旧保留,我感到一丝丝意犹未尽。

和不完全相熟,甚至有一点点讨厌的同学踏入恋人的关系,这个过程需要多久?

只需要一瞬间,借助一个告白或者一个简单的吻?

或许吧。

「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午休结束,她牵着我的手,一起往教室走去。

手心温热,却还在颤抖。

心点的鼓动,在紧握一起的掌心间相互传递。

「我……」

能看到她做着深呼吸缓解情绪。

「我呀,我是你的没头脑同学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noaee
noaee 在 2022/11/30 14:46 发表

sukiyaki是吧,有点强势的安达也依然很怂呢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