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

作者:edith7
更新时间:2022-11-10 10:24
点击:315
章节字数:26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别浦心心念念的洞房,到底是没动成,只是压着娇软身子做了一夜好梦,吴初凉心里正疼惜她,由着她伏在身上,一道道的抚摸着她背后的伤痕,两个人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呼吸体温反复交融,让初凉心中分外踏实


如此待到第二天反而是醉了酒的别浦神采奕奕,饮酒向来如饮水的吴初凉一脸困倦,别浦一觉醒来只记得自己与吴初凉拼酒拼的如火如荼,看这娘子今儿的脸色,难道自己侥幸赢了?不可能啊,别看这娘子长得柔柔弱弱,那酒量自己可是亲眼见证过的凶残,万无可能让自己喝倒啊


别浦一边收拾屋中院子里的法事现场,一边偷眼打量吴初凉,吴娘子今儿换了身素白衣裙,更衬的肤柔貌美身段玲珑,摇曳生姿的走到别浦身边,快速而稳健的捏住了别浦的脸颊:“发什么呆,快点收拾,还要去镇上给你买衣服呢。”顺手还塞了片肉干到她嘴里,别浦嚼着满口生香,手下动作也快了几分,她其实一直都觉得阿凉是个武林高手,出手如此迅捷,平常娇软可欺的样子绝对是装的


吴家小院位于御庭镇郊,好在小镇不大,步行去镇中也就两三祝香的工夫,这条路吴初凉三年中走过无数回,此刻红衣为伴,牵手缓行,冬日清凉的风吹过,心情是从未有过的舒畅


别浦迁就着她的步子,这人不笑不闹的时候自带着一种萧杀之气,眼神锐利拒人千里,此刻看似放松,内里却如满弦的弓,初凉知道这是她长久以来的习惯,这副模样也才是她记忆中最常出现的那个平南将军


进了镇中,人声逐渐鼎沸,昨天镇子里就传来了个高个女子,长相作风颇像北边人,卖了马买了一堆红物也不知要干什么,今儿就见那女子着被一直形单影只的吴大夫领着,整个镇子的八卦之心似乎都在同一时间燃起,那好奇的眼光是掩也掩不住的射向别浦


眼见着别浦全身肌肉越绷越紧,吴初凉连忙拉着她进了成衣店,都没等店主王一眼开口,直接大声道:“王姐姐,这是我远房堂姐,有一半北边的血统,刚刚死了男人,也没有亲人了,就投奔到我这了,您给瞧一眼,拿两件合适的成衣,再做两套,我这堂姐一直在北边住着,不喜欢艳色,素净点的就好。”


初凉这话一出口,似乎明显的听到周围发出“噢~”的一声,聚焦在别浦身上的目光散去了不少,王一眼大名王素兰,因为能一眼看出人的身材尺码而被尊称一眼,她被吴初凉这一番抢白说的有些懵,昨这女子独自来时她就好一顿嘀咕,原来竟是吴大夫的堂姐啊


生意上门,她快速的调整了下状态,上下仔细打量别浦一眼,转头笑问初凉道:“我当时谁呢,原来是您的堂姐啊,这位,怎么称呼?”


吴初凉被问的一愣,倒是一直没说话的别浦接道:“我叫吴阿浦。“”哦哦哦,原来是阿浦妹子啊,我给你挑几套,你先试试看,阿浦妹子好身段啊,这几件绝对衬你。”


两人出了成衣店,别浦明显轻松了不少,王一眼许是很久没遇见身形这般高挑修长的衣架子,热情的都快洋溢出来了,恨不得把压箱底的好货都找出来让她试穿,别浦手足无措的站在店中被一顿品评,可怜巴巴的向初凉求助,亮亮的眼睛湿漉漉的眼神,颇像求收养时的馒头,初凉大发善心,快速定了衣服交了钱,将她提了出来


吴初凉又带着她进了平时挂诊的医馆,赵老爹一见到她,如见了亲闺女一般迎了上来:“吴娘子,你这回?“


吴初凉有些不好意思道:“赵老爹,我”


”“我知道,我知道,不走了对不对。”


“对,我”


“哎呀,我就说嘛,马上要过年了还出什么远门嘛,还归期不定,你不知道这两天给我愁的,幸亏我说你是身体不适在家歇两天”


“实在抱歉,我”


“不麻烦不麻烦,不走就好,不走就好”


赵老爹捋着胡子一脸慈爱,他自幼跟师傅学习医术,在镇上开了这家医馆,因为为人古道热肠,平和亲近被镇民尊称一声老爹,初凉刚到镇上时,腿伤未愈,疼痛难忍,就自己开了份方子让小孩帮忙去抓药,却没想到把赵老爹引了来


原来是这赵老爹接了小孩的药方子,发现开的颇为端正入理,一时好奇便跟过来看看,如此两人一来二去便熟识起了,成了忘年之交,后来初凉腿伤渐愈,赵老爹的医馆也正好缺个女大夫,便请初凉坐堂,专给些妇人瞧病,也算是个照应


这赵老爹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急,初凉又是个慢性子,这两人对话,一方如小鸡啄米一方如老太太绣花,各有各的节奏,偏还能应对自如


别浦在一旁瞧有趣,突然看到赵老爹把目光投向了自己:“这位!”


初凉连忙引荐:“这是我”


“我知道我知道,你堂姐,刚才刘婶已经过来跟我说了,混血嘛,刚死了男人?可惜了可惜了”


别浦被这消息传播速度惊呆了,心道当初南庭军队但凡有这本事,怎么会败得那般容易,初凉倒是很满意这效果,她今儿来是特意来跟赵老爹打声招呼,前几日她心乱如麻,只想快点赶去上都,因此只给赵老爹留下句归期不定就走了,现在心定了,便赶紧过来交待一声,让赵老爹放心,与他约定过了年便重新回来坐堂看诊,两人这才告辞,离开了医馆。


时至晌午,二人进了一家云吞摊,老板娘见了一边包着云吞一边热情的招呼道:“吴大夫,吴大娘子来啦!”


“嗯,麻烦来两碗云吞”


“哎,随便坐,马上来!”


别浦被拉着坐下,小声问道:“就这么一会,我就成吴大娘子了?”


吴初凉白她一眼道:“你是我堂姐,还死了男人,可不就是吴大娘子。”


别浦摇头感叹道:“这传的也太快了吧。”


“镇子本来就小,一年到头没有点新鲜事,更何况你昨天那么闹腾,他们好奇也正常。”吴初凉看着这个出类拔萃而不自知的人,有些无奈的递了双筷子:“趁热尝尝,这云吞很鲜的。”


冬日里暖阳下来一碗热腾腾的云吞无疑是神仙般享受,别浦本来吃的热火朝天,突然看到某处,手上动作停了


吴初凉有点奇怪,顺着她的眼神望了过去,看到衙门口那张火红的御文,心下了然,别浦见她也看到了那御文,莫名的有些心慌,斟酌着词语:“阿凉,其实吧,那个,都是假的”


“我知道。”初凉瞥了她一眼:“显而易见”


别浦尴尬的傻笑两声,试图解释道:“早些年,大公主殿下找过我,让我给她帮个忙,后来,事情成了,我就向大公主殿下讨了个自由身,你也知道,我原是那人家臣,按规矩是要一生服侍的,所以,大公主殿下便出了假死这么个主意,既能让我脱身也不坏了规矩,我紧赶慢赶的跑来找你,也是怕你先看到这消息,以为我真的死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让你担心了。”


吴初凉盯着眼前小心翼翼的盯着自己的别浦,她显然是忘记昨日酒醉后的话,试图将那些凶险一一隐去,吴初凉与她对视,郑重的问道:“待在此处,会不会有危险?”


被初凉的表情所感染,别浦也正了正身形,严肃答道:“不会”


“那,还会不会离开?”


吴初凉的手有点凉,别浦把温热的掌心附了上去,一字一顿的起誓:“从此往后,永生相伴!”


吴初凉笑了,轻轻吐出一口气,绽放出温润的笑容:“那便好,快吃吧。”


“欸?”没有想到初凉竟什么都没问,自己能这么容易过关,别浦有点不敢置信


吴初凉用筷子轻轻敲了敲她的碗沿:“都过去了,咱们不想了,现在比较重要,快点吃吧,都凉了,阿浦堂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