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

作者:edith7
更新时间:2022-11-07 11:09
点击:309
章节字数:25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别浦说要再办一场婚宴,绝非戏言


把吴初凉送回卧房她便牵着那匹老马出了家门,回来时红纸红布喜糖喜酒抱了个满怀,红烛倒是没买,家里多的是,吴初凉震惊的看这北方蛮子最后从怀里摸出一包猪头肉,竟也是红纸包的:“这,这些是?”


“办婚宴啊!我也不懂你们南人那些个规矩,反正看起来都是红彤彤一片,我就把能买的红色的玩意都买了,怎么样,是不是很聪明!”


吴初凉看着这一大堆的东西,目光艰难的移过新生儿的红包巾和鬼节驱邪的红扫把,定格在那包猪头肉上:“那,这?”


“我爱吃啊”别浦一脸的理所当然的,“这是我大婚的日子,当然要吃点好的!”


“你,哪来的钱?”


“把马卖了!”别浦挺了挺腰杆,更骄傲了:“我们北人讨婆娘,钱必须是自己出,这是尊严问题!”


吴初凉扶额,心中万分肯定这确实就是别浦,完全不用再疑心是什么精怪显灵来哄骗自己了


“阿凉,咱们快装扮起来吧,一会就要错过吉时了!“别浦挥舞着红扫把期待的看着吴初凉


”你还懂吉时?”


“太阳落山了不就是吉时了!“别浦用手中的扫把舞出个剑花,得意道:”我还知道洞房花烛呢,吃饱了就可以洞了。“


吴初凉真真被这虎狼之词噎的没脾气了,认命道:”我们,其实也,没那么多规矩,你看着扮吧,我,我去再做两个小菜“,说完就躲到厨房,图一个眼不见为净


吴初凉在厨房里和面做饼,北人喜欢面食,南人的米饭被视为娘们的甜嘴,别浦常年军中生活,饮食早就与那帮糙汉无异,后来即使在南边生活过几年,也吃不惯南边的精粮细作,所以顿顿大饼,倒是把吴初凉的面食手艺给练了出来。


馒头此时窜进了厨房,朝初凉一顿唔唔嗯嗯,吴初凉探出头看了眼小院中上蹿下跳的红色身影,听明白了馒头的抱怨,寻了块骨头喂给它:”你也嫌她吵是不是?“


吴初凉无奈又纵容的看着馒头:”我有时也烦死了,一个人怎么能那么多话呢?但她其实也不总是这样的,馒头,她也有,不说话的时候。“


那些时候别浦大都静静的坐着,满身的血污,脸上的表情凶狠也透着悲寂,那双明亮的眼睛蒙了一层枷锁,无神的盯着营帐的一角,久久地发着呆,初凉知道,她必是刚又下令处置了一批顽抗的南人,或许还亲自上手斩杀了几个妇孺,女夜叉的名号绝非虚张声势,她一手血污,一身命债,初凉都知道,不过,都过去了


”她今天这么闹,只是太高兴了,馒头,我也非常非常高兴。“馒头似乎听懂了吴初凉的话,亦或读懂了吴初凉的情绪,叼着骨头爬到厨房一角安静啃了起来,吴初凉意识到自己的脸上还挂着笑,似乎在印证她的非常非常,心情又上扬了几分,哼着小调,继续做饼


“阿凉,阿凉,阿凉“院内传来一连串的呼唤,颇有点奶娃叫娘的紧迫,话音未落,一个红色的身影便窜进了小厨房,惊得馒头原地起跳,连牙都呲了出来


”抱歉抱歉“别浦浑不在意,转头就要拉吴初凉出去,吴初凉认命的洗了手,不慌不忙的掏出手绢拉了下她的衣襟,别浦自然的低下脑袋,由着吴初凉给她擦汗,嘴上还在催促:”阿凉,你快跟我出去瞧瞧。“


吴初凉一边答应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别浦只是不懂南地风俗,只是有点毛躁,不论如何如何她的心是好的啊,她干过的蠢事那么多,你不都挺过来了,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她,这个杀千刀的北蛮子!


小院里但凡能搁能挂的地方都被系上了红布条,地上竟然还用石头压着一片红喜字,活脱脱的一个法事现场,院中的小榕树连树冠都被罩了一半,下面围着摆了一圈的红蜡烛,异常诡异,这是要招哪一路的神仙啊!


吴初凉震惊的看着屋檐上散落的糖果,嗯,这应该是看别人家建新房学来的喜从天降,又看了眼院中央刨坑埋了半截的酒坛,这,应该是听说父亲嫁女儿会挖出院中的女儿红


”怎么样,怎么样“别浦看初凉愣着不说话,觉得她一定是被自己感动了,邀功似的发问


”嗯。。“初凉斟酌了一下用词:“很,别致”


阿凉这是在夸自己!别浦骄傲了,拉着初凉进了主屋,吴初凉淡定的从门框上方垂下的红扫把下穿过,看着自己存的那些蜡烛已经放满了屋中的各个角落,小孩的包巾非常完美的铺在被褥之上,嗯,买的东西一样都没浪费,吴初凉在心里继续催眠自己,最起码没有乱花银钱,认命的被别浦摁坐在梳妆台前


“阿凉,我给你画眉!”别浦兴致盎然的拿起炭笔,打量吴初凉秀气的眉角,吴初凉豁出去般眼睛一闭,由着她摆弄


“阿凉,你眉毛真好看”有手指温柔的拂过吴初凉的眉梢,好听的情话钻进了心窝里,“鼻子也好看,嘴巴也好看,阿凉,你长得真好看。”


这北方蛮子一向是不知矜持为何物的,想到什么便说什么,现下说好看,便认定了是真真的好看,吴初凉心中的一丁点火气被几句话轻飘飘的就浇灭了,红晕慢慢爬上脸颊,脸上浮现两个小酒窝,甜的很


不受控制的睁眼,别浦的脸离得很近,深邃的五官清晰的印在眼前,吴初凉忙又闭上了眼睛,偷偷在心里描绘这人英气十足又不失妩媚的面孔,小麦色的皮肤,高挑的而匀称的身形,到处都透着生命无尽的能量


别浦才是真正好看的那一个,吴初凉明白,她曾经无数次远远的看见她在人群中熠熠生辉,也能时刻感受到她那些钦慕者的恶意,初凉其实从来没奢望过真的能和别浦在一起,卑她是贱的南人,是战俘,是私奴,即使那些一点点浓郁的爱意,也被她小心翼翼的包裹着不愿说破


直到她被人按在尘埃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腿被架起,被打折,那人踩着她的脑袋在她耳边低语:“殿下让我带句话,畜生就是畜生,养在身边也是畜生,不该碰的东西别碰,心里有点数,这回是打断你的狗腿,再有下回,就挖了你的狗眼。”


这句话偏就激起了吴初凉骨子里的狠韧,再无徘徊,纵身把那个云端之上的人一起拉入尘埃


“好了,阿凉,你看看。”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唤,吴初凉睁开眼,先看到别浦灿烂的笑脸,然后在镜中也看到了自己的笑意,嗯,果然眉毛被画的浓密黝黑,非常符合这蛮子直线的审美,吴初凉按住蠢蠢欲动的拳头,说服自己,都是自己选的,打还费手,不值得


别浦美滋滋的打量镜中的初凉,越看越觉得带劲儿,吴娘子平时太素净了,还是这样上了妆,好看!别浦捧过初凉的脸,响亮的亲上一记,以表示自己的满意,看着镜中娘子脸颊绯红,愈加的得意了


“阿凉,我刚才去买你说的那个什么佩,那婆娘说要现订,麻烦的很,而且贵的很”别浦撇了撇嘴,“咱这回先这样,你容我攒些银钱,咱们再办一场。”


还来!初凉一时心中警铃大作,连忙拉住别浦的手“这样就很好了”非常违心的表示“我,很开心,你饿不饿,咱们吃饭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