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葬送的回礼

作者:星云之空
更新时间:2022-05-08 21:30
点击:442
章节字数:45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声明:此文纯属个人随性创作,不代表官方,认准作者QQ:2569293925,谨防被骗






【越鱼纸空姐小,突虽很然唐,但,义尽你务的告诉是还,装了exp我lo你si被ve看不见的上身,炸还小有时168就爆。】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白色字体从左到右依次为——星期六,夜间,01:05。


房间没有开灯,四周只存在安静呆着的家具轮廓。


我侧躺在床上,尽力蜷缩被冷到的身体,右手半抓着不算大型的黑色手机,眼睛被尚未调整明暗度而在昏暗中忽然闪起的亮光刺得发疼,禁不住痛苦悲鸣一声过后,才慢慢舒缓一些。


值得一提,因为睡觉没有佩戴眼镜的缘故,就算随后及时调整明暗度,手机屏幕的景象依旧显得有些模糊。


上面那条讯息便是眼睛适应光线后看到的。


正常世界的人类文字,但内容错乱且意义不明。


发送者的号码是一长串数字。


最近几年来广告公司越来越强大了吧,连十几块通讯费都可以用几个月的号码也能挖掘出来……


鸟子暂且不提,感觉就算小樱的手机号码被盯上也轮不到自己才对。


如果回复的话,会被那边视为活跃用户从而继续轰炸,这时候就该沉住气,假装没事发生。


我半途放弃起床喝水的打算,翻转一下身体准备继续睡觉。


咯嚓。


咯啦啦啦……


机械发条转动的动静。


像那种已经拧得很紧却依旧使劲扳动的闷响,又像是放置许久失去机油滋润的零件悲鸣。


声音出现在自己左臂上面。


我疑惑的用右手摸向源头位置,除了柔软的血肉触感别无其他,拿起手机点开屏幕,所照之处毫无异常。


唯一发现是左臂没有用力却奇迹般的悬浮在半空中。


正常情况下手臂没有使劲,会受到重力影响跌在床上。此刻像极了被支起的机械零件,不能动,安静的悬浮着。


这种超脱常识范围的奇怪事件,只有身处里世界才会出现。


我迅速屏住呼吸并摸滚着起身,翻找出床边背包里的马卡洛夫,打开手机的灯光功能,再三确认周边环境。


可惜连中间领域的熟悉感都没发生。


的确是自己租赁的房屋。


没有诧异之处出现,除了现在还处于麻痹状态的左手……


不对——


我是被冷醒的。


现在正值夏季,床上自然不会添置被褥,身上短袖单薄的白色睡衣也在证实自己记忆没有出错,那为何醒来时会冷到条件反射的蜷缩手脚?


是莫名的寒冷让左手变得麻痹?除了那里没有其他地方发生异样……还有起初机械发条的拧动声音是怎么回事?


对方一定要自己从手机屏幕上那条意义不明的讯息里寻找答案吗?无法理喻,令人生气!


我找了个相对狭小的角落躲着,一边时刻观察四周一边重新翻阅起来。


这条讯息分明就是打乱了字数顺序再发过来的恶作剧。


尝试整理第一句【越鱼纸空姐小,突虽很然唐】,果然,调整过来后就是【纸越空鱼小姐,虽然很唐突】。


【装了exp我lo你si被ve看不见的上身】?将英文单独挑选出来,exllosive?那是炸弹的意思吧?


我皱着眉一遍遍仔细翻阅,足足花费数分钟,才勉强疏通顺序读懂讯息——


【纸越空鱼小姐,虽然很唐突,但,尽义务的告诉你,你身上被我装了看不见的炸弹,还有168小时就爆炸。】


168?


186?


681?


手机讯息的字数是打乱的,这代表着极有可能168这个数字也存在多种顺序读法。


最重要的是——


【如果爆炸的话,会发生什么?】


我在手机上打出这段文字。


想了想,理智让自己放弃发送过去的打算。


绝对不可以跟对方沟通,更不可以主动去理解对方,想要寻求答案,只能依靠自己。


我愤愤的按捺住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熄灭掉手机屏幕。


既然是炸弹,不管看不看得见,其结果都是爆炸才对。现在看不见,摸不着,取不下来,明确存在于自己左臂上面,不敢保证随意行动会不会加速倒计时或者直接爆炸,只能暂且冷静下来努力思考。


其一,是哪里不小心去到了里世界?


前段时间在里世界葬送了润间伢月,一路平安无事的回到现实,告别了汀先生和露娜后,今日跟小樱和鸟子约定去了餐厅,大吃大喝后拖着疲累酒醉的身体回到房屋倒头就睡,中间没有感觉出哪里异常。


其二,会不会不小心触碰到了里世界的东西?


濑户茜理那里没有,是召唤润间伢月的笔仙?先不说是在里世界进行的仪式,作为被召唤的源头——润间伢月已经被处理掉了才对,难道还召唤出了其他东西。


其三,有没有办法自己拆除这个炸弹?


我从未尝试过用眼睛观察自己,毕竟出事的后果不是开玩笑的。但假如做好准备,加上鸟子的手,说不定可以尝试一下。


这么晚打扰鸟子休息是不对的吧。


总而言之,我现在重新拿起了手机,不管要不要联系,右手已经解锁了界面。


【如果爆炸的话,会发生什么?】


我是什么时候将这段文字发送了过去?


没有印象,是精神紧绷的情况下失手操作?


而对于这件事情,更令我惊吓的是对方已经回复了过来——


【会……嗦嗒,米喏白莲苦可……】


无法理解的乱码文字。


突然感觉很烦躁。


因为感觉手机铃声会打扰到旁边的人,加上也没几个人联系自己,所以音量一直调得很低,特别是自从杀死润间伢月事件后变得更烦人的濑户茜理学妹,最近干脆关闭了铃声提醒。


考虑到安装炸弹的人还会继续发送讯息的可能,不得不重新打开铃声。


那么,现在这位犯罪者在哪?


自己房间没有错位世界的感觉。隔壁呢?


以前隔壁莫名出现过一种声音,贴近墙边便听到讨论内容是关于自己,结果闯进去发现一个人也没有,为此还去小樱那借宿过。


现在贸然再去一次,半夜私闯民宅可不是向邻居道歉就能完事的。对方还不确定在不在那里,就算在也应该不会轻易露面……


太被动了!


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对方在自己身上安装了设定168个小时才启动的炸弹,代表不会立即出手。发送讯息提醒,代表喜欢观察猎物。既然如此,完全可以找一个自己的主场地方,将对方引诱过来。


我从衣柜里随便翻出一件外套披上,用未受影响的右手拿起背包,轻步朝向外边,将不知何时开始散溢四周的鲜花味道隔离在房门后面。


星期六,夜间,01:25。


我查看时间后便熄灭了手机屏幕,真的庆幸自己有每天好好充满电的习惯,明明没有手机没有社交也可以生活下去……


目前正身处于外面的街道,打算挑选一条偏僻荒凉的野外前进,一旦察觉到情况不对,立马奔向DS研。


刚出门时也曾想过直接去DS研究所,不过现在是深夜,一旦过去肯定会惊动到汀先生和小樱最后是鸟子。感觉会给汀先生造成困扰,小樱绝对会大发脾气,鸟子的话不想连累她。先撑过一夜,白天再作打算吧。


现在的气候非常闷热,白天被暴晒的景物在月光下显得颓然,无数蚊虫不停撞击散发出昏暗光线的自动贩卖机,四周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


就算是晚上,也不太会有谁愿意在夏季出门。


这么想着的时候——


左边街道口,慢悠悠走过来三个人。


一高两矮,一胖两瘦。


高的是女性,矮的是两个大叔。


距离太远看不清样貌,全都低头耸肩,各自手上捧着一份类似纸张的黑色物体,步伐显得异常沉重。


像不像当初拍打小樱家门的那批人?


我捂起嘴巴和鼻子,阻止险些将这个想法说出口的冲动。


我躲在自动贩卖机的旁边一动不动,将马卡洛夫掏了出来作出戒备,现在左臂依旧像是拧紧的发条不方便行动,必须拒绝正面交火。


暂且定义为里世界生物的三个人形,越过自动贩卖机,穿过马路,停在我家房屋的面前。


砰砰砰!


高个子大妈开始拍打房门。


「我到了,请开门。」


那种尖锐粗犷的嗓音远远传递过来。


砰砰砰砰砰砰——!


没有得到回应,她立马换成两只手猛烈捶击起来。


我远远的看着她们,终究忍不住暴躁的憋声骂了一句「该死」。


还未来得及撤离,腰间就传来一阵颤抖和声音。


放在外套口袋的手机响了,屏幕亮光透过布料不停在闪烁。


我解锁界面,看到那一长串数字发来的讯息。


【的了属亲死到者。】


的了属……


又是这种顺序打乱的玩法!


忍着脾气,花费几分钟慢慢解读意思——


【死者的亲属到了】。


死者是指润间伢月,亲属是指她们?


上门寻仇?


也许不对……死去的润间伢月只是一个披着人类皮囊的怪物,其本体作为一个组成里世界的构成零件,与其他构成零件是否存在人类一样的情感无法明确。憎恨,羡慕,友情,爱慕,守护,它们之间拥有吗?


姑且先认为润间伢月作为侵害方的主导者,在死亡后,那些从犯们继承了她的想法,继续执行主动侵犯的行为。


再或者是杀死润间伢月后,触发了某种机制,其留下的后手开始发挥作用。


远处的那位大妈没有停止拍门的意思,甚至开始准备利用肩膀撞门。


stop!不要去看,不要去理解它们……


我熄灭掉手机,借助旁边自动贩卖机的亮光,在黑掉的屏幕上观察自己的脸部倒影,发现眼睛并没有闪烁出深蓝之色,不禁松了一口气。


以前濑户茜理邀请大家去吃烤肉,在电梯里误入了里世界,我们进去救她时,碰到了一个生物,我的眼睛跟鸟子的手,都爆发出了强烈的深蓝色。


越深蓝越危险。


现在可以借此当成一个预警,只要眼睛变成深蓝色立即第一时间逃离现场。


在此之前,既然对方装置了168小时(暂定)才启动的炸弹,试着走出房间也没有受到加速倒计时的惩罚,那便意味着自己的时间还有充裕,可以观察一阵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所幸背包有备用的眼镜,还有一些出远门的必须品,不管是逃离还是作战都能做出准备。


对面三个人形已经在猛烈撞着房门。


咚哒咚咚咚咚咚!


闹了这么久的剧烈动静,邻居居然没有出来查看的意思?


不对——


是咚,哒,咚咚咚咚咚……


咚是撞门的声音,哒是踢到石头的声音。


因为掺杂在一起,极容易察觉不到。


咚是在远处响着,哒是在身后响起。


我立即压低身子,稳住重心以便让接下来的逃跑动作更具爆发性和速度,猛然回过身,握正马卡洛夫瞄准哒声发出之处。


一个小女孩出现在自动贩卖机旁边。


她穿着荧光粉外套,脸上毫无表情。


双手捧着一束白菊花,和一份类似纸张的黑色物品。


「霞?」


我调整心跳加快所带来的剧烈呼吸后,皱着眉叫出一个名字。


是小樱决定收留下来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霞停下脚步,似有所疑的看着我。


许久之后——


「死者。」


她忽然开口。


「死者?」


完全听不懂这句话想要表达的意思。


「死者!」


霞停顿一小会,再次重复。


「你自己过来,还是小樱带你过来的?」


「死者!」


不行,要是有小樱在,还可以询问一下小樱到底发生了什么。目前这种情况,很大概率是她偷偷溜出来的。


我略感烦躁的挠起头,深吸一口气,打算矮下身继续询问,眼睛匆瞥到一样东西——


霞用双手捧着的,白菊花下面夹着类似纸张的黑色物品。


跟那三个里世界人形带着的一模一样。


「可以看一下吗?」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


霞意外没有拒绝,呆呆站着不动。


是一份双页折叠式硬纸制品,首页用深金颜色写着‘请柬‘两个大字。


翻开后可以看到两行大小不同的楷体字,属于人类文字也没有打乱顺序。


请柬。


因纸越空鱼168小时后意外死亡,特请,枉驾吊唁。


——这是属于自己的葬礼请柬!


我猛地抬头,近乎僵硬着后退两步。


「死者。」


霞看着我,还是刚才的姿势和声音。


「给我准备的葬礼?」


「嗯。」


「你来参加我的葬礼?」


「嗯。」


「那边的三个人,也是来参加我的葬礼?」


「它们,扮演,亲属,身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