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的心意。

作者:博凌
更新时间:2022-03-27 13:21
点击:262
章节字数:47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終章、我的心意。


搓揉雙手,呵出一口薄霧。

寒風刺骨卻不乏宜人豔陽,這是適合出門買菜的早晨。

心情舒暢,抬頭觀看廣闊無垠的藍天,不時有幾隻鳥排成陣列盤繞飛旋。

「本世紀照耀大和永遠的太陽──情歌天后,粉絲暱稱果皇高坂穗乃果,出道30週年紀念演唱會一票難求!」

盯著商店街電視牆上午間新聞報時,園田海未才驚覺竟然已經中午了啊。她雙手提菜提肉,搶購各種特價簡直是大豐收。

一開始還不習慣跟其他家庭主婦一起擠,但是那種搶購成功的勝利感竟然跟打贏比賽的成就感莫名重合。

真是神奇,心情愉快。

忽然一通電話打來,掏出手機──雖然已經是2015年,但海未沒有像妻子那樣,各種家電精通,還能在網上跟年輕人話嘮追星網購,記得上次還預訂了「30年經典情歌傳說中的傳奇傳說收藏BOX」Blu-ray Disc,簡稱「情傳傳傳」收藏BOX BD,最近應該快到了吧?該收拾一些地方出來了。

岔題了,總之她手上還是按鍵老人機。來電顯示的是她髮小,「喂,是園田。」

一開口就是老樣子的大嗓門,冒冒失失還帶了點哀求。

「海未ちゃん~這次拜託求求你,海未大神唷,不要給讓穗乃果我唱那種小情侶膩歪歌曲了,拜託我都四捨五入六十歲老人家了,你不羞羞臉我都破廉恥了!」

「什麼小情侶膩歪歌,真沒禮貌……歌詞裡是我對ことり的愛!你不是情歌天后高坂穗乃果嘛,唱愛情的歌曲有什麼?」

是是是唱了一輩子情歌,然而是個單身果。

什麼情歌天后嘛嚶嚶嚶,可惡穗乃果風評被害,還不是海未搞得鬼?高坂穗乃果回想起她逝去的青春,說多都是時代的眼淚。

後來穗乃果順利考上音大,然而就讀音大期間,她最大的問題就是作詞了,依照她只能寫出那種「穗乃果我要跟三角龍、麵包談永不分手的戀愛!」這種歌詞品味,她就放棄治療。把主意打到再度寫詩的海未身上,請她幫忙作詞……順便一提作曲家是一位好心的匿名為番茄醫生的好人。

之後穗乃果在路邊唱歌時,遇到經紀人挖掘,一出道就一炮而紅,火遍全世界,而海未就一直是她的專屬作詞家。

畢竟那個年代,大家都挺辛苦的。所以那時候她大部分是唱鼓舞振奮人心的歌,歌曲大部分都挺追求夢想、上進,許多人的評價是:就算在怎麼遇到低潮,只要聽了果果的歌曲就能振奮精神,所以她斬獲各種音樂大獎,被粉絲們稱呼驅散陰雨的永恆太陽──果皇。

然而悲劇就在這時發生了,有一天公司希望她換個愛情曲風時,她二話不說又找上海未,而這也是她後悔的地方──她唱的情歌倒是跟海未的心情有很大的關係。

講海未思念ことり的時候,她立刻變成癡情天后:等ことり放假回國又變成傻白甜天后:ことり離開的時候,她就變成悲情天后。

百面果果,在線精分。

就這樣唱了30年情歌還做成了收藏BOX熱烈預定中……可惡,不要把穗乃果當成你們黏著系30年小情侶……不對,老妻妻的傳聲筒!

海未盯著廣告,出現穗乃果要上國民綜藝節目「にこにー的廚房」宣傳。

にこ也好久不見了呢?她想,ことり出國之後,失業員工にこ就應繪里的邀請進入演藝圈,本來是后台工作人員,被經紀人發掘經過幾年努力成為了國民偶像,她的綜藝節目「にこにー的廚房」從十年前播放至今仍然在黃金時段熱播,這次10週年紀念是值得紀念的252集,就邀請了穗乃果上節目。

「下次唱的歌,要在にこ節目上唱嗎?」

「是啊,所以請、拜託大詩人、金牌作詞家園田海未さん至少不要在您結婚紀念日,我上にこちゃん節目那天,又給我人妻穿圍裙在家裡煮飯等待伴侶回家咖啡、茶或是我的可愛歌曲,要我老人家唱,我丟不起這個臉!」

「是是、我會斟酌處理……噗哧。」

帶著笑意,海未掛掉電話,經過街角蛋糕店前,幾隻麻雀在地上躍動啄食,享用美味的午餐時間。

路人的經過大大打擾了鳥兒,麻雀們立刻展開雙翅,消失得無影無蹤。

作為兇手,海未挺直背脊、彎腰對向蛋糕店門口,實在令人匪疑所思的畫面。

「對不起!」

即使如此,海未還是無畏周圍路人們的懷疑目光堅守禮節,對著空氣正式道歉。抬起頭,瞥見店櫥窗──起司蛋糕八吋大特價。

熱量肯定很高。健康與本身不是特別喜歡考量下,她肯定不會接受這個罪惡象徵。

──哈~起司蛋糕!謝謝你,海未ちゃん~

興奮高亢、總是輕柔細軟的嗓音在腦中迴響。想像聲音主人一臉陶醉、展露幸福的笑臉,甜甜的、嗲嗲的喊著自己名字。由於修行板著的堅毅嚴肅面容瞬間放鬆,被傳染似的嘴角被牽引上揚、不住傻笑。

儘管會吃得很膩、很噁心、很想吐,但是會努力幫忙分擔不健康的風險一起吃,一切都為了她的笑容。

下定決心,推開大門,發出清脆叮鈴。

「恭喜您,頭獎──伊豆溫泉之旅雙人行!」

噹噹噹──噹噹噹──主持人激動搖動手鈴,鐵與鐵的碰撞響亮貫徹整個商店街,路人開始聚集跟著拍手喝采。

沒想到,買個起司蛋糕集滿點數,經過商店街門口的攤位沒什麼目的抽獎碰碰運氣,竟然中獎了。

「恭喜您,是跟園田太太一起去吧?」

愣愣地提著蛋糕,點點頭與商店街會長合照、握手。回過神來已經拿著招待票券在歸家路途。

年節快到了。伊豆、伊豆──觀賞1月底到3月初逐漸盛開的櫻花和梅花、溫泉、看海的好地方,真是令人期待。

肯定是ことり的功勞,注視著被提起的起司蛋糕不禁這麼想。

想要分享好消息,雀躍的心讓腳步也跟著加快。

打開外牆大門相互碰撞的聲響,意識到禮節不能敗壞。

輕輕推開,屋齡快三十年的老舊家門還是發出惱人噪音。

「ことり,我回來了~」

以往都會有人出門迎接,但今日卻沒有。海未疑惑地脫掉貝雷帽、身上大衣放置手臂,鞋子除下在玄關處朝外擺放整齊。

客廳,入眼便是一片混亂,箱子散亂堆放,拉門大開就知道是出自於儲藏室。

牆上時鐘依舊停留在十二點多。壞掉了,她尋找電池更換,往櫥櫃走去。

越過高疊阻擋道路與視線的箱子,停頓。已過中午,大落地窗外透進的光線逐漸斜射著實刺眼,從後撒落在正中間木桌的人兒。

暫時停止呼吸,心臟瞬間停擺。

降臨人間,貪玩累著了──趴在桌上的是睡著的天使……老天爺忘記帶走她的容顏。

南ことり一直是園田海未的初戀。

相識相知相熟相戀至今,依舊……不,甚至說是仍然迷戀的程度也不為過。

從二十代一直到現在四捨五入六十,經過了將近四十年的歲月,她似乎完全沒有改變,始終如一。

感動,觸動內心最深層的感動不停打轉、浸滿眼眶,不輕易落地的淚就沿著臉頰滑落。

大概是年紀大了淚腺也發達。她遮掩狼狽,轉移注意用衣袖胡亂擦拭淚痕。

「嗚……怎麼就這樣睡著了,難道不知道會著涼嗎?」

也擔心對方著涼,吐出隱藏害羞的抱怨。怕吵醒,將手上大衣輕輕覆蓋在ことり身上。

「這是……啊!」

驚呼,迅速掩住嘴。

「嗚……」

緊皺眉頭,ことり只是挪動身子,換個舒服的睡姿舒展繼續睡。

呼。海未拍了拍胸脯,更加小心翼翼的接近桌子。

要說她驚呼的主因──桌上竟然放著多年前親筆寫的情書,簡直不能直視。

以前ことり還是出國了,而那些情書該怎麼說呢?她是不敢寄出去的,那時候ことり一出國她就每天寫信抒發自己的思念,開始寫詩為你靜止為你做不可能的事。

結果寫完太羞恥了,她是不敢寄出去的。每天寫一封、一週寫七封,通通丟到箱子裡封印起來,重新寫了份正經的寒暄信,偶爾的偶爾可以跟ことり跨海打電話抒發掉一些思念,然而她對她的愛戀卻是越來越深。

有一天,穗乃果拜訪了。隨手翻翻,竟然發現那些被封印的信,最後又變成穗乃果口中那一首首經典傳唱歌曲。

唱歌的時候雖說一次羞恥play兩個人,反正粉絲也不知道作詞家是誰。可是原稿那是給ことり的,保存得好好的,只羞恥play海未本人啊。

爆炸通紅的雙頰,產生想挖個洞鑽進去的想法,簡直是被莫大的羞恥play了一番。

海未戰戰兢兢提著信的一角,扔進它原本歸屬的地方,上蓋──可怕,封印了上古魔物:黑歷史。

長吁一口氣,幸好沒有三高,要不然心臟怦怦直跳真讓人受不了。

重責大任,完成。


清洗手,輕手輕腳回到客廳坐下。

靜靜注視ことり的睡顏便發覺微微顫動的眼睫附著一粒灰塵,小心去除、深深害怕吵醒那閃耀著甜美笑容的沉睡。

輕撫她的鳥毛,就會像磁鐵似的拼命往自己手上靠近,磨蹭磨蹭就像是個孩子,海未不住輕笑了出來。

「唔……海未ちゃん?」

「是?」

糟糕,吵醒ことり了。一瞬閃過的想法,馬上就被ことり的傻笑替換成好可愛。

「想要抱抱,嘿嘿……」趴在桌上,輕輕揮動著雙手撒嬌。

幸好不像自己有起床氣。這樣慶幸著,「來吧!」海未張開那看似瘦弱卻堅實的雙臂抱住ことり、不時輕撫她的髮絲──有著髮色同化的趨勢。

從沒有想過能夠白頭偕老,夢一般的現實。

「抱歉,出門太久了。餓嗎?」

「不餓。太晚起床,但是早餐還是很好吃喔(˙8˙),謝謝你海未ちゃん。」

在海未的懷裡蹭了蹭,找了一個較為舒適的位子、更加緊緊圈住對方的腰際。

「謝謝?」

輕撫、重重回抱,作為回應。海未那依舊嚴肅的臉,出洋溢的太過幸福的笑容。


ことり享受著對方懷中的溫暖,不經意間偏過頭,發現異狀。

到處查看──箱子不見、關好門的儲藏室,清空留下一紙信封背面的桌、桌上紙團早已向垃圾桶報到,又是乾淨如平時的客廳。

「收拾好了?」

「嗯趁著午睡,慢慢收拾好了」

「噗(ˋ8ˊ),海未ちゃん搶ことり的工作,壞壞!」ことり噘起嘴彷彿能吊起三斤豬肉、輕輕搥打海未的胸膛。

做完事情想要得到大人稱讚,卻被搶工作而鬧脾氣的孩子,實際上只是想要表達撒嬌的訊號,這是結婚後就沒少過的慣例。

「抱歉、抱歉。為了補償ことり的憤怒,我買了起司蛋糕喔?」

前額那特殊造型的髮,揚起──大大暴露主人的興奮之情。

「……還生氣嗎?」

「餵我吃?」

逞強著語氣故作憤怒,偷偷往上瞧等著海未的反應。

「餵、要多少都餵給你吃」

假裝生氣怎麼不被看出來,海未還是順著妻子的意──在ことり的任性裡沉淪。

「耶~喜歡!啊──」

尖叫,戛然而止。忽然,ことり意識到這樣驚聲尖叫的話似乎太容易被收買了,馬上清了清嗓子試圖轉移注意。

「咳咳,每年慣例的──蜜月旅行地點想到了嗎?」

「有、有……想到了。」

對於ことり的轉變覺得太過可愛,海未容易變化多端的表情一點都掩不住憋住笑的掙扎。

「就是……這個,商店街抽到的伊豆半島雙人行。」

拿出招待票,怕ことり又生氣趕忙說。

「哇,伊豆~看海呢~」

知道是在說真的海洋,不是在呼喚自己,海未點點頭。

「既然說到海的話……要拜託海未ちゃん一件事情。」

ことり離開海未的懷抱,拿起桌上的一件信封,揚起大大的笑容遞到海未面前。

「請。能不能幫ことり寄封信?」

不可思議,這個畫面似乎很有既視感?

「可是我──」不是郵差了。話到嘴邊一半就不再說下去。

那年見完父親,她就辭職,繼承家裡的道館開班授徒,繼續把父母重視的園田流傳承下去。儘管打敗她不會成為Pokemon大師,不過這麼多年的教學也算是桃李滿天下。

郵差啊,真是懷念,每一天都能見到ことり那每一天充實的工作。郵差那是從早到晚,很勞累的工作,就算如此還是慶幸、慶幸著能夠因為這份工作認識南ことり,她一生的摯愛。

現在不能親自送信了,但是那一份份寫著自己的心意,還是跨越國境傳遞到ことり手中,她深深感受到曾是郵差的驕傲。

「拜託你了~」

過了那麼多年,海未還是會被ことり的完美抬眼攻勢打敗,無法拒絕。

大概是要幫忙丟郵筒。海未這麼想正要接過時,發現了怪異。就算許久未做,依舊存在的職業病──注意到信封一角少了點東西。

「ことり,你又忘記貼郵票了。」

無奈地皺眉,不忍苛責柔聲說,卻得到ことり連眼睛都在微笑的回應。

疑惑,從ことり手上鄭重接過信件,注意到熟悉的名──收件人:園田海未。

興奮帶點羞澀的臉頰,ことり似乎在無聲催促海未快拆開、快拆開。

怕傷著信件內文,海未小心撕過信封上緣,那是一張天空藍與海水藍交錯幾乎彼此相一致,要融為一體的海天一色、樸實美麗信紙。

僅僅一行字細細讀過,轉而望向垃圾桶報到的大量紙團。究竟是多麼努力呢?

「我也是,我愛你。」

深情款款地回望相似、散發笑意的溫柔眼眸,拉過愛人的手、指尖彼此間緊緊纏繞,放在自己左胸處收緊,相視一笑。


──託付與你,是我的心。


全文完。


完結惹完結惹,突然覺得好像在看13集動畫的感覺(?
大概,總之先把坑填起來了,如果有機會也有空再寫番外吧,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空www
僅以此題祝福大家,有信心w好好努力吧w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