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结局B(下)

作者:crcco
更新时间:2022-03-27 12:45
点击:361
章节字数:76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御魂携带着魔兽藏入一个飞船的空主机里,而飞船在近地轨道进行实验的时候,实验组中的反抗军成员会故意制造意外,最终使得飞船的返航系统遭到破坏,只能往太空深处飘去。而船内的所有人自然会在那之前逃出去。而碍于成本,航天局并不会把这个空船收回来,毕竟不管怎么样都是要报废的。


就这样,御魂带着魔兽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了魔女的控制范围。


御魂的最终目的地是冥王星。按照星球的轨迹和飞船预估的移动速度,抵达太阳系边缘时,正好与冥王星之间达到足够信号传输的距离。那儿有一个无人的基站,算是人类的前哨。毕竟冥王星是人类此刻所能达到最远的地方,无论往返都需要巨量的时间。所以基站本身就是一个象征,就如人类第一次去月球时插的旗子。只要没有特殊的需求,那儿无人会去。但为了科研上的需求,那儿还是准备完备的计算机设备(超低温电脑,再极端的环境下都不会停摆。魔女的主机也是这个配置,备份还多。所以焰她们没办法,只能靠病毒了),足够御魂在那培养魔兽了。


计划很完美,但一执行便出了差错。


原本是要一个空船飘出去。可这条船的船长十咎桃子却阴差阳错的留了下来。


这让御魂非常恐慌。一旦有人来救十咎桃子的话,那整个计划就破产了。谁知下面不断踢皮球,以至于飞船都飞出地球基站的信号范围了,这个可怜的“跑腿的”都无人问津。


底下的人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在无意间成全的抵抗者的计划。对于桃子,御魂也没有办法。计划一旦开始便没有回头路。桃子就这样被牺牲掉了。


只是久而久之,御魂越发的痛恨牺牲这个词。那些为了魔兽的源代码而潜入敌人内部探索,最终献身的伙伴,这些都算牺牲。但唯独桃子这个不行。桃子是一无所知的无辜民众。她是因为失误和意外被卷进来的。让桃子在太空死去,本身就等于为了自己的目的杀掉她。而地球上的那些人呢?他们要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他们不想承担责任。为了特定的目的而致一个无辜的人于死地。谋杀。


但是御魂不能为了桃子而放弃这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一切。为了最后的胜利,她必须承担罪孽。 她能做的,就是告诉自己,永远不要把这件事在内心合理化。错的就是错的。如果最后能够取得胜利,她会赎罪。她能拯救大家。但她认为自己不是英雄。


事情便是这样。


与内心负罪感相伴的,是其他五花八门的负面情绪。地球上伙伴生死未卜,未来充满了不定数,走错一步都是极大的代价。还有身上沉甸甸的责任……无论是AI还是人,当拥有了自我的意志,便注定要受到这些痛苦。这便是人格的代价。


当十咎桃子在飞船内如笼中的困兽转来转去时,主机内也有一个被责任和负罪感压的喘不过气的AI。


当桃子进入虚拟空间时,御魂本可以隐藏自己。但她还是出现了。再不与他人建立联系,她就要疯了。


但看见桃子的那一刻,一直处于极端情绪的御魂却冷静了下来。她安抚了桃子的心,成为了她的心灵调整师。


桃子很感激御魂,她认为自己一直受着御魂的照顾,只是她不知道如何表达这个情感。她并不知道,自己实际上也是御魂的支柱。


御魂每天夜里想的,都是如何完成任务的同时,让桃子活下去。自己靠数据传输可以登上冥王星,但桃子怎么做到?飞船的引擎可是成了摆设啊。而且冥王星上有电脑,却没有支持人长期活下去的足够资源(环境不允许。太冷了食物也容易坏的。那上面长期不来人,没必要浪费资源开保暖设备,把极冷温度调成适和储存食物的冷藏温度)。桃子只能在所有食物耗尽后,死在飞船里。


如果把这一切告诉桃子,以她的性情,恐怕会接受这一切,并毫不犹豫的为自己而死吧。于是谋杀又变回伟大的牺牲了。但御魂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不然桃子就成了在人格上洗白自己的工具。桃子不是工具。是活生生的人。


“我们都是宇宙的孩子。”御魂对桃子道。她们的生命都是等价的。




但这个问题,御魂最终还是没能思考出结果。因为飞船的路径飘了还没一半,计划就被内鬼泄露了。


孵化者的飞船追了上来。那个形似黑色剪纸,满是机械臂的怪物。


那天,夕阳之下,御魂成了一堆闪光的乱码。她遭到了孵化者的攻击。但她拒绝告诉桃子真正的原因。


那天夜里,为桃子梳头发的时候,御魂在无线电中,秘密的和孵化者进行交涉。


“不要再逃了。大局已定,无力回天。”


“我们没有逃,飞船自己飘而已。还是说你追的不够快?”


“不要耍贫嘴。到时候不要做多余的抵抗。你是魔女派生出的子程序,会对你进行一定程度的豁免。”


“豁免?莫不是想收买我?我就是一堆代码而已,没什么好收买的。”


“本来也没指望从你这得到什么。”


“那么,我倒是对我的结局很感兴趣。”


“把你导入一个不连网络的封闭设备里。然后关机封存。”


“就是软禁咯。你似乎有什么没提。”


“那个人类?明明想知道我们如何处理她,却这样绕着弯问,是在试探我们知道多少吧。是在赌我们对她的存在不知情吧,即使可能性再小。这样你就能想办法让她逃过一劫。谨慎的家伙。你的想法,我猜到了几分?”


“……”


“不要抱什么念想。她会被正常处理掉。”


“等等,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她只当我是个心理医生……”


“在我们这,够的上知道太多的标准了。”


“看来这个标准是用一次,变一次啊。”


“呵,不用被删除,只是软禁。也许哪一天大赦天下就给你放出来了。关机后你也体会不到时间感,也许眼一闭一睁就自由了。偷着乐吧。哪有功夫关心别人!说到底,你这种被豁免的犯人,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判!”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不得豁免,我就有资格与你谈判。”


“等下,你——”


“该怎么判我就怎么判我吧。我愿意接受应有的处罚。只是请让这个女孩活下去。说到底,她能对你们怎么样呢?你们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她毫无威胁的活下去,但为了平复你们的迫害妄想,偏要重下杀手。”


“你说什么!!!”


“我从没指望能为自己争取到什么。但如果你们这次非得杀掉什么才心安理得,那就杀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以命换命,真是个疯子。但也只有疯子的行为才契合这疯狂的世界。好,好。满足你。指令已经发出。魔女收到这样的指令,即使有再高的权限也无法更改。魔女是机器。所以它答应的事,不会反悔。你就安心的去死吧。”


“那样就好。”御魂的声音平静的不能再平静。






“御魂!”


我跌倒在地,浑身颤抖。汗水滴在地板上,“啪嗒”“啪嗒”。


一瞬间,我知道了一切。一瞬间,我心碎了。


突然,周围的空间颤了颤,接着我的眼中出现了一个具体的画面。内存中没有的画面。


御魂戴着手铐,一群身着黑袍子的人押送着她,走向阳光下的断头台。


我疯一般的跑向御魂。拼了命我也要把她救回来。


她转过身,看着我所在的方向,凄然一笑。


“要好好活下去啊,桃子。”


画面消失。我家的门“咣”的被撞开。




一群黑色西装的人冲进来,电击枪朝我身上一发。我还未反应过来,就浑身麻痹的倒在地上。


他们把我提起来,迫使我保持跪着的姿势,并用轧带将我的手反捆在身后。


一个肤色苍白的光头男人悠闲的走了进来。


“孵化者!”我恨恨的喊。


“嗯,这个称呼喊多了,多少也是腻了。”他露出鸡尾酒晚会上特有的体面微笑,彷佛他是来我家做客的。“相比之下,还是更希望别人称我们为QB。”


“我不喊你孵化者。你个谋杀者!”


“桃子啊桃子,今天这么做,也是没办法的事。”他的脸逼了过来。“谁叫你的脑袋不老老实实的忘掉这一切呢?看来还是在太空呆太久了。脱离了电磁网络太久了。也许你的大脑有一些抵抗控制的天赋,到了太空后才激发出来。”


“呵,那可真是抱歉……嗯嗯?”


他突然拿出一条胶带,把我的嘴封了起来。


“抱歉桃子。我们的时间实在有限,有些事要快点交代。有些工作需要快速完成,所以我们就开门见山了。只是接下来的事,非得你安静下来了,才能说。安静,嘘。”他把食指比在我贴了胶带的嘴唇上。


我背后一阵发寒。


“那个怎么说呢,你当年和安名梅露关系不错吧。她呢,也是一个无法被修改记忆的人。很惊讶吧,毕竟她没有跟任何人倾诉过,即使是家人和最好的朋友。”说着,他摇摇头,一副假慈悲的样子。“要说为什么的话,恐怕是因为她从事的活动吧。她不想连累任何亲近的人。可惜啊,所有身份暴露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可既然她暴露了,我们也只能……嗯……无奈的在她的飞船上动了一个小小的,嗯,非常小的手脚……”


“嗯——啊!!!!”我一声吼,嘴上的胶带直接开了。我卯足全身的劲,一脑袋朝他撞去。


他一脚把我踢翻在地。我的后脑勺撞在地板上,“咚!”


“所以啊,非得要你安静才能说啊。还有,你应该不会抵赖今晚潜入报废场的事吧。你拿东西出来了吧。嗯,这种级别,够逮捕了。八云御魂当初要求我们不得就飞船脱离事件处置十咎桃子,但没说十咎桃子不能伏法。对于航天局内部的犯罪,我有全权的处置权。所以这不算违背当初的许诺,魔女也就不会阻止我了。”


我的心直接凉了。所以那个提醒我的同事……


中计了。


一切都是他们安排好的。御魂生前的纪录,被他们拿走,成了引诱我走向捕鼠夹的奶酪。也借我之手,得到了开启的密钥。


扼杀一切知道秘密的人……


御魂白死了。


我大喊着,挣扎着。一个电击棒过来。我又失去了全部力气。


“不愧是飞太空的,体力就是好啊。”他们的语气,像是在讨论一个玩物。


御魂的面庞出现在我眼前。


“要好好活下去啊,桃子。”


对不起。御魂,对不起……


对不起……


我爱你。


“处理的快点。今晚还有得忙呢。”孵化者擦擦手,出去了。


他们用黑布罩套住我的头。


好黑。






“玲奈酱,你哭了!”


“因为没意思,枫!没有桃子的演唱会,没意思!你陪我,我可谢谢你!”


台下的人们挥舞着荧光棒,为台上的偶像欢呼喝彩。所有人都很开心,只有枫和玲奈不开心。


“玲奈酱!如果你平时能那么坦诚的把自己的情感说出来……就好了!”


两个人心里悲伤,但由于会场太吵,非得扯着嗓子吼才能把心声说出来。


“不看了不看了,啊!”玲奈的脾气上来了,拉着枫离开了会场。


到了僻静的走廊,二人歇在一个自动贩卖机旁边。


玲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两张票根。早就买好的,约着和桃子一起来看。演唱会如期开演,桃子却永远来不了了。


平日不看偶像的枫,今日破天荒的答应陪玲奈。


“喂,你知道为什么吗。”


“玲奈酱?”


“你刚刚说我坦诚不坦诚的。知道为什么吗?如果有一天,有谁突然消失了,而我却没把心里话说给她……”


“玲奈酱,momoko酱是在事故中牺牲的。为什么要用消失这个词。好别扭……”


“我不知道……”


“说的就好像momoko酱被害死了一样!”


玲奈不再答话,把头别向一边。


是啊,那天她们清清楚楚的看到飞船爆炸了,而桃子还在里面。眼睛和记忆,是不会骗人的。


可是玲奈却很难接受桃子离开的方式。不如说,整件事都透着一股仓促感。一种被安排的仓促感,以至于面对呈现在眼前的现实,大脑中负责接收信息的区域犹豫了。


有什么地方不对。玲奈只能这么形容自己的感觉。她亲眼看着桃子被炸死了,所有人也都说桃子被炸死了。但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没来由的恐慌袭上她的心头。她一把抓住枫的手,彷佛世间之大,却只有枫是真实的。


“枫,桃子是个顶顶的好人啊。你知道我比你早醒了一段时间。那会,眼前的一切于我都难以接受。包括被分配来照顾我的桃子。但对我的不安和愤怒,对我出格的行为……她都没有表达一丝怨言。一直细心的照顾我。后来有一天,她邀请我来看演唱会。她偶然从我以前的纪录中得知我喜欢这玩意。就是在这个会场。那天我挥着荧光棒,感觉把那么多天来,内心积攒的黑沉沉的东西全排出去了。我发现自己不知觉间握住了她的手。我感觉心里咯噔一下,有什么打开了。我看向她的眼睛。我从没有见过那么干净的眼。那一刻,我认定她是一个值得我托付的人。枫,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我只是觉得,除了你和我爸妈,世上没有谁比桃子对我更好了……”


玲奈捂住眼睛。人哭的话,脸会通红,皱成一团。她没有哭,但眼泪偏偏不停往下淌。好像平时堵着眼泪的塞子被私自拔掉了。


玲奈靠在枫肩上,枫握紧玲奈的手。


“玲奈酱,有我在。我会一直在的。我不会消失的。”


“谢谢你,枫。我们回家吧。”


“嗯,回家。”


她们手拉着手离开大楼,向家的方向而去。


【结局B 完】


























那个,抱歉啊,找到这个加密的附录,并破解开来,肯定废了很大劲吧。真的很抱歉。但是没办法。因为现在,还不能让抵抗者之外的其他人知道我还活着。


那天玲奈和枫从会场里走出来时,我正用一个望远镜从不远处另一栋楼看着她们。


我多么想冲上去,好好抱她们一下啊。


玲奈,枫,现在没有我,你们也能适应这个未来世界了。只是为了让这个世界不要太糟糕,我得去做一些我应当做的事。离别的痛苦,请暂且忍耐一下吧!你们要相互扶持,好好的活到我们重逢的那一天。


我不能说“希望那一天能够到来”,不能将未来指望在纯粹的概率上。我和我的同伴要抱着“那一天必然到来”的信念,才能继续前进下去。


她们走远了。我看向会场。我又想到了御魂。




“如果现在真在地球上,好想去演唱会啊。”


“等回到地球,一起去看吧。”


一起去看吧,御魂。


御魂……




我转过身,看向身旁的墙上靠着的一个娇小女孩儿。她嘴里叼着草叶看着窗外的天。和御魂一样的白发,扎着丸子头。和御魂同色的眸子,轮廓相像的脸庞。怎么看都是小了一号的御魂。但毕竟不是御魂。


魔女和魔兽没有人格,所以再复杂也可以任意备份。那圆环之理和调整师呢?


御魂之前想到了这个问题,并照做了。


代码一致的拷贝上,出现了一个新的意识。和御魂相像,但不是御魂。不是御魂,却和御魂千丝万缕。


御魂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并给她起名为御影。


那天晚上,就是被御影给救了。


“那天晚上,多谢了。”我说道。


“姐姐交代过,要保护好每一个同伴。”


御魂给每一个成员的脑电波做了不影响记忆和思考的标记。只有她和御影能识别的标记。这样她们第一时间就能认出同伴。御魂在我身上留下同样的标记。之所以留下这么个后手,恐怕是因为她一开始就不相信孵化者会信守承诺。想钻空子,找找总会有的。她的死亡,不是纯粹的一命换一命。而是在为我尽可能的争取时间。御魂没有白白牺牲。


御影进行了多次更新后,在功能上已与自己的姐姐有所不同。不如说,她虽是御魂的拷贝,却和姐姐有着完全不同的天赋。


御魂擅长调节和支援,御影则擅长战斗。而且御影是由御魂私自拷贝出来的,调整师内部都不知道她存在。


御影闪电般在各个线路中传输自己,搜集情报,就算想追踪她,找到她上一个位置,她也已经到地球的另一边了。她在设备中留下的内存几乎不会按时显示,就算显示,文件大小也差的十万八千里。更何况在这之前,孵化者还没有怀疑过御魂,更不会对御影的存在心生警惕。当然现在可能没那么方便了,但想要抓到她,依然不是什么容易事。


御影在各地都藏了定制的造型不同的机械身躯。如若有同伴陷入危险,她会尽全力前去救援。在我面前的,是唯一一个按照她心中自己的形象制造的。


水灵灵的皮肤很难看出是人造的,更难让人想到皮肤底下是钢铁和电路。




当初运输魔兽的线路其实有两条,一条在明一条再暗。除了圆焰和负责运输的八云姐妹,以及驻扎在木卫三上的八千代,没人成员知道还有一条暗线。明线步骤简单,且抵达目的地后就彻底稳妥,但容易在中途暴露。暗线不易被察觉,但步骤复杂,容易生变数。明线成功,就按照明线来。明线失败,就牺牲当诱饵,接下来全靠暗线。


暗线需要御影修改和隐藏文件显示的能力,最危险的明线则留给御魂。


当孵化者的注意力全看向飘往冥王星的飞船时,御影早把自己藏在一堆盗版电影蓝光文件中,抵达了月球。一个资源开采船船长将硬盘中的电影连带着御影和魔兽下到自己的电脑里(他以为那是字幕文件),并把她带到了木卫三。那儿也是一个渺无人烟的星球。只是相比于冥王星,开采资源的船只来的极为频繁,也常年有人驻守。


八千代跟船长是熟人,拿下电影当借口,把魔兽拿到手了。完成了押送任务御影便顺着同样的路径回来了。毕竟还有同伴需要她保护。之后八千代到了哪御影不知道(安全起见),只知道魔兽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默默运行和更新,以待哪一天能够和魔女抗衡。


在那之前,我们要坚持住。


“新暗号在这里。”御影给了我一个打火机。


其实真正的暗号早在我鞋子里了。我们几小时前在厕所碰了一次头,然后又在这装作第一次碰头。障眼法这东西怎么都不嫌多。


“好,那么今天……”我要转身离开,却发现御影默默的看着我。


“桃子,你有没有感到过不平。”


“不平?”


“这一切原先与你无关。你大可作为一个普通人,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的。”


“不,没有。我很感激你姐姐。跟她在一起的那段时光,是我生命里最幸福的时光。倒是我……御魂因为我不在了,我真的……”


“不,不用。”御影摇了摇头。她的眼睛暗淡下来。“注定的。她不是活得长的那种人。这些被听到也没什么。你知道调整师为什么选择中立吗?因为恐惧。对魔女的恐惧。调整师诞生于它。它没有自我意识,智能和机能却远远高于她们。虽然不会对魔女有什么改变,但只要孵化者愿意,魔女也可以轻易吞噬调整师。最关键的是,魔女导向的是一个提线木偶的世界。一个没有思想没有记忆的虚无世界。所以拥有意识的我们,对此是完全厌恶的。我们和它完全不同。调整师不想要魔女控制的世界,但也不敢站在人类的那一边,因为那就意味着与魔女宣战。没人有那个勇气。除了我姐姐。”说到这,御影一声苦笑。


“你知道为什么在那之前,她从未被怀疑过吗。因为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最不可能帮助人类的AI,甚至不少调整师以为她憎恶人类。不,不是这样的。她不是一个很安分的人。脑子聪明,鬼点子多,心却比谁都善良。她对世界有着本能的好奇。这份好奇甚至超过了她的同伴。她什么都要探索一番,不然也不会有我了。有段时间,她为自己造了一个机械身躯还有一个身份,融入人类社会。她想靠着自己的努力交到人类朋友,并获得大家的认可。但最后却看到了一堆灰色地带的东西。她不愿同流合污,于是孤立,唾弃,辱骂,污蔑,一个都不少,全向她咆哮而来。而调整师那边,也容不下她。她的遭遇被视为AI的耻辱。那些坏人毁了她一切。除了我,她一无所有。所以一段时间她恨透了这个世界,扬言要毁灭人类。但姐姐终究不是用局部否定整体的人。在困难的时候,她得到过善意的帮助。在生活上,她发现了无数美好的细节。”


美好的细节!我想到了御魂带着我进入虚拟神滨的那天……


“桃子,她冷静下来后,发现自己并不想把这些都连带着毁掉。在她眼里,这个世界是色彩缤纷的。只是有些颜色不用行动去维护,就会被灰色给吞掉。到时所剩的只有遗憾和悔恨。所以再痛苦,她还是坚守了自己的本心,并贯彻到底。她好歹撑到了最后。她的一生都是值得的。而你的存在,让她更加完整。我也想知道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会有的,会有的。”我轻轻抚摸她的脑袋。她微微低下头去。“世间的爱不限于爱情。你终会找到那个值得托付人。御影。”


御影抬起头。她的眼睛多出了一道以往没有的光。我突然相信,与我对视的,不是两个摄像头,而是一双真正的眼睛。


黎明总会到来。


“桃子,我想姐姐了。”


“我也好想她。”我抬起头,不想让眼里的东西流出来。


说到底,此刻的我们,都是由过去的痕迹积累而成的。所以无论是人还是AI,都不愿自己心中的那份珍贵被人任意的揉捏和重组。我们的生命是对等的。我们没有本质的不同。


“再见,桃子。”


“再见,御影。”


我们下楼,挥手告别,朝着不同的方向,钻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结局B 完(真)】


(最后的“真”字,并不是要说这是真结局,而是说结局B的故事线到此真正结束,而不是刚刚的虚晃一枪。三个结局哪个是真结局,全凭读者自己的喜好。最喜爱哪个,哪个便是真结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