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落幕 择日而死者

作者:Doc
更新时间:2022-03-21 15:02
点击:316
章节字数:22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蝶姐姐,妳怎么了?」

众人围上来,此时蝶的状态显然有些不对劲。

少女僵直地跪坐在原地,捂压著胸口,呆滞的眼神已经被空洞的灰白充满。

「妳们对蝶姐姐做了什么!」

希尔薇抬起了冰冷的枪口,薇尔康姆也举起凶残的链锯。“Simple”则是展开了背后的翼膜。

「她的情况与我们无关,我只讲述了事实。」

莉莉丝无感情地回复著,蝶的表现是意料之中的情况。

「她需要……时间……」

「呵呵,没什么呢。」

在此时,蝶突然打断了复杂的局面。

一扫之前的“精神崩溃”之状,舞女的脸上带著病态的笑容。

『很早很早以前我唱过歌,』

舞女开始哼唱起清新的小调,眼神里满是追忆与伤痕。

『现在我还哼著那个调子,』

旁若无人之境,她似乎在把过去呆然眺望。

『仅仅因为是诗人写给我的歌。』

周围的空间逐渐扭曲,这并非是虚幻,蝶的ESP力量正在绽放出其真正的恐怖。

舞女每每在此时才会感受到“自己已是死去之人”的真实——自己就是这样死去的呢。

而也是舞女残存作为「人」来生存的证据之一。内心中的痛苦又是为什么呢?

那个家伙,真是又自说自话地……把自己抛下了……

『那些浸透柔情蜜意的字眼,』

“答答!”

同样的红舞鞋,同样地在地板上踏出节奏,这是代替了舞女心脏的跳动。只不过,这次并没有共舞之人。

『在舞女的胸中深深地呼吸。』

其他人没有任何动静,宛如观看这场单人舞曲的观众。希尔薇她们是不敢轻举妄动,而莉莉丝则是冷漠观望。

『舞女把她的灵魂沉进爱的沟底,』

舞女灰白的眼眸直直地仰望雾霭的苍穹。

『只是黑鹤不能再用温暖点燃起歌中的爱。』

她停下舞步。

『我不知该怎么度过残年——是在亲爱的曼珠沙华的绽放中流连?』

舞女伫立在原地,失落地发现似乎并没有找到自己所追寻之物。

『亦或是在衰老时战栗地哀叹——往日歌曲中所唱出的缠绵?』

【诗人,这样的命运与安排,妳的舞女……

——可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呢。】

蝶将目光看向了对面的夜魔女与“揭幕人”。

【留下的我们,都是「择日而死者」……而非不死者。】

「那么……让我们来谈谈吧。」

……

实际上,我知道自己不能陪伴她太久。

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最后的准备,是将她留在“后手”中设定好的安全屋,终有一天,她会自己苏醒。

我会让她忘记我,这是必要的,即使我知道这对她来说是一种残忍与背叛——但是,什么都不做的话,情况只会更糟。

掌握「死灵术」的我,已经开始“扭曲”,更何况身上还背负了多余的自我,导致和「自我次元」的接触强度在本就超出极限的情况下愈发超负荷。而这也是侵蚀加快的根本原因,但是我觉得无所谓。

我见过很多「死灵法师」。其实祂们和祂们的造物一样可怜,在长久而迷茫的时间中开始受到异样的欲望和扭曲的情感的侵扰。疯狂的死灵法师已经越来越多,而即便保持著自我,也会不断被孤独和病态的世界所侵蚀。

而我也同样如此,一些不预期的东西开始潜滋暗长。更何况在将自身转变为死者之前,身躯只是孱弱的人类,和那些在前日谈中经过“精心照料”的实验体不同,它们是制作不死者的完美材料。

而实际上,那些实验体——自从21世纪中期,随着「MK-Ultra计划」的实施,以及「歌剧院」的发展,就这样经过了近百年;近百年后的2140年,因为世界各地的纷争与战火不断,且局部发生多次有限核战争,联合国缔结核兵器禁止使用条约,禁止将核武器用于纷争。

同时,由一些大国主导的,以救济战争孤儿为主旨的福利设施开始运营,该设施以受到有限核战争毒害的国家为中心设立,聚集了贫困阶层与战争孤儿。

诚然,战争是毫无意义且永远是悲哀的,令人怜悯的永远只是过著普通生活的民众。

所以世界看似很积极地在解决这一切问题,对吗?

很可惜,时代的悲哀、扭曲的历史车轮已经不足以被修正了。况且……

——正是在同年,「歌剧院」开始保证了稳定的实验体供给源。由于据称“比小白鼠更便宜”,人体实验变得极为盛行。

次年,也是诗人与舞女相遇之时。

或许熟知那段历史的人们知道,2149年,“歌剧院00”中的不死者实验体“阿尔法”首次成功控制ESP。虽然实验阶段的事故造成了5名工作人员死亡,但仍大幅推进了使用不死者的ESP开发。

而实际上,「最初之作」并非是代号为“阿尔法”的少女,而是……蝶。

在那个时候,各国刚开始针对ESP开发而展开使用不死者作为实验体的ESP适合性试验。早期成功的一些成功实现了足以引发ESP的自我接触强度。

而实际上,一个巧合中的成功之作被隐藏在其中。

在第一次见到蝶时,我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点,不过并没有向外发表此事。

所以之后才有把她拯救出来的机会。

即使在文明的末期,ESP控制技术也仍未完成。

我拿起崭新的相框。里面的相片是一位身姿婀娜的舞女,让远处的星星都为她黯然失色。

她是我的舞女,我是她的诗人。

……可是,这次不能好好的陪伴她了。

时间的概念在死者眼中是如此复杂,且难以计数。

我曾以为那个悲哀的时代终结了。

——实际上永远没有。因为我们来自那个时代,是那个时代仅存的眼泪与象征。

而现今世界,所谓死者的乐园——一切是人类咎由自取。

2155——“最终战争”爆发。130余枚核弹在世界各大陆之间爆炸,之后全面核战争开始。

我曾“有幸”见证著“辉煌而美丽的蘑菇云终结了一切”这一事实。

核冬天到来。地球上大部分政治体制崩溃,进入无政府状态。

核爆炸、核辐射、粮食短缺、不死者暴走——世界人口的98%丧命于灾难之中。而活著的人也并没有侥幸,而是将迎来更加苦痛的苟且与末日。

我们并非被无妄之火吞噬在那场火光中,而只是——「择日而死者」。

而我,又能陪伴她多久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