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2-02-01 12:45
点击:830
章节字数:35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李世民在寇仲、徐子陵的帮助下,于玄武门之变中挫败魔门阴谋,杀死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被立为太子。同年,李渊逊位为太上皇,太子李世民即皇帝位,改元贞观。

魔门在这场争斗中元气大伤,偃旗息鼓,静待时机。

婠婠回到阴癸,以千黛为副,再任掌门,驱逐追杀白清儿等人,整顿收拢阴癸余众。掌权后,婠婠不信师妃暄身死,命阴癸门众四处打探师妃暄消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封与雪奉师妃暄遗剑回慈航静斋,梵清惠因她力杀邪王石之轩,以身殉道,重将她列入慈航静斋名下,另外令佛道两门暗中留意是否有她的消息。

寇仲四处游历,出入江湖,徐子陵则和石青璇一同隐居幽林小谷。

贞观二年,唐收复夏州,统一全国。

贞观四年,李世民遣李靖出师塞北,灭亡东突厥,威名震北疆,李世民被西域诸国尊称为“天可汗”。

天下一统,河清海晏。

贞观五年。

青州群山深处。

一女子山间小路中穿行,道路崎岖难行,丛生的荆棘划破了她的衣衫,她丝毫不在意,在脑中回忆路线,坚定前行。

五年了,她叹了口气,一点踪影都没有。

千黛说,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多半在渭水里喂了鱼,哪里会有尸首。

但她不信。

师妃暄哪有那么容易死。

看不到尸首,就是没有死。

她一边重振阴癸派,一边四处找寻。这些年,有十多次说有她的消息,她立刻把手中事务交给千黛打理,自己飞身去接,每次都不是。

从最初的激动和失望,渐渐变得习惯。

她相信师妃暄还活着,可也接受了自己找不到她,毕竟,天下这么大,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半年前,她本来是要千黛接任掌门,可千黛死活不同意,她只好挂个掌门的虚名,把派中一切都交给千黛。

终于能够心无旁骛地找妃暄。

那个云游僧人的话可靠吗?出家人不打诳语,封与雪递的消息,该有点谱吧?

她心中起伏,边觉得多半也是假的,边希望真的找到。

师妃暄。

日日魂牵梦萦的名字。

她不信老天无眼,要收了这个大好人,天上神仙菩萨那么多,哪里差她一个。

那么艰难才能在一起,怎么可以就差最后一点。

她不服,纵死也不能瞑目。

碧落黄泉,她也要找到她。

山一座接着一座,绵延起伏,又深又陡,爬起来十分耗神,还须常常查看那云游僧人手绘的地图,才能确认没有迷路。

怎么会有这样么个破庙建在深山里?

她想着,继续前行。

在山里钻了三五日,她终于见到那座寺庙。

台阶上长满青苔,山门年久失修,倒了一半,但杂草掩映中,仍能看到门上写的“善缘寺”。

是这里了。

她仰头望向山内寺庙,夕辉照过去,腾起袅袅炊烟。

沉闷的佛寺钟声响起。

她走了过去。

庙里一个高大魁梧的和尚在敲钟,格外专注,背对着她。

“和尚!我想问下,这里可有一个女子名唤师妃暄?长得很好看,大概四五年前来的,应该穿的白衣?”她很是礼貌问。

和尚仍旧敲着钟,只略略用手指了下佛殿。

她道了声多谢,便朝那佛殿走去。

这是唯一的佛殿,也很破败,但看得出有人修缮整理,是以还没坍塌。

她走进大殿,看到一个人穿着深灰僧服,跪坐在佛前,一头黑发如瀑垂下,右手边放着个木杖。

那人垂首低低诵经。

婠婠浑身震颤,不可置信地张开嘴,再走近几步,嗫嚅良久,方道:“妃暄?”

那人身体一僵,停住诵念,肩头耸动,微微颤抖。

婠婠不再犹豫,飞转到那人身前,怔了一瞬,便喜极而泣:“妃暄,真的是你……”她靠近跪倒,伸手拉对方胳膊。

师妃暄用手遮住左脸,也凝望着她:“婠婠。”

婠婠登时滚下热泪,低泣道:“让我看看你怎么样了,妃暄,我到处找你——你干嘛捂着脸?”

师妃暄苦涩笑了笑:“我怕吓着你。”

婠婠心里一紧,覆上师妃暄的手,轻柔而坚决地将她的手移开。

一块狰狞的疤痕。

她轻轻抚摸,望着师妃暄的眼睛笑:“我的妃暄,哪里就吓人了?”

师妃暄明显地松了口气,低首道:“其实我自己,都不能接受。”

婠婠急忙道:“阴癸好多药膏,回去就给你治好!妃暄,你活着我就……很感激了。”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扶住师妃暄,“这些年,你怎么过来的?怎么到了这儿?这儿离登仙顶那样远。”

师妃暄借着婠婠的力,一手拿起木杖想要起来:“说来话长……”

等到站起,婠婠才发现师妃暄的右腿空荡荡的。

她刚想问,妃暄便安慰解释道:“从山上掉下来,摔断了腿。”

婠婠又是鼻子一酸,勉强忍住眼泪。

接下来,她才大致知道事情的轮廓。

师妃暄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石之轩竟然善心大发,救了她一命——至于擦伤了脸和摔断了腿,便无可奈何。二人掉进渭水,石之轩借着浮木带着她漂浮半日,被渔船所救,后来四处辗转,机缘巧合下来到这座寺庙。

先是昏迷,后要确认石之轩是否真的改邪归正,一心向佛,再加上一身功力所剩无几,腿断难以走出深山僻壤——这里向不与外界有联系。直到遇见那云游僧人,才请他传递消息,所以拖了许多年。

“我一直昏迷,直到在这里才慢慢醒过来。更详细的,也不清楚。”

婠婠惊讶:“石之轩救了你?”

“是。”师妃暄颔首,“我有命活下来,全赖他散去大半生的功力为我救治。”

婠婠更加惊讶:“他对你这么尽心?!”

“嗯,”虽许久未见,但师妃暄很快就回到了和婠婠相处的熟悉氛围,略微狡黠笑,“他现在还在。”

“还在?!”婠婠大惊,“我没见到啊!”

“喏,就在外面呢。”

婠婠扶着师妃暄走出去,看到那敲钟的高大和尚走过来。

“石之轩!”婠婠讶道。

和尚走到她面前,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世上没有石之轩,唯有痴余而已。”说完,又怡然走开。

婠婠半晌才回过神:“我看他,真有做个得道高僧的潜力。”

转过头,夕辉洒在身上,师妃暄望着她笑。

洛阳。

婠婠推着坐轮椅的师妃暄,讨赏般问:“妃暄!你看这里好不好!”

师妃暄怔住了。

面前是一处五开间的七进院落,应是富家豪宅,然而门上牌匾却写着“慈幼堂”,慈爱孤幼。

婠婠一直记着。

“院子是李世民划给我的。位置可好了,对街挨着张记糕点,现在我已经和素娘很熟了,可以去免费蹭点心,哈哈!除了这里,还有城外一个村子。”婠婠在她身边温柔道,“慈幼堂,是以你的名义建的。”

师妃暄心中感动,点头:“好,很好。”

婠婠万分得意,推着她进去。

回来后婠婠花了大功夫为妃暄延医诊治,她的身体更好了,脸上的疤痕也淡去许多。

“四年前就建好了,我把秦阿婆也接过来住啦,两年前她高寿而终,走得很安详。”婠婠絮絮叨叨地说着,“现在这里收养了二十多个孩子,真是做起来才知道累得不得了,我也是自找苦吃,放着阴癸派主不做,来做这代理堂主。”

“代理?”

“嗯,”婠婠理所当然道,“现在你回来了,这种劳累差事,当然要交给你了!”她笑,“我的堂主。”

师妃暄笑而不语,伸手点了点她的脸:“那你就是我的副手了,婠副堂主。”

“遵命!”婠婠搂住她的脖子,亲昵道。

二人说笑着来到正厅。

正厅内闹哄哄的坐着几大桌子人。

二十多个孩子分散坐开,有的抓着瓜果吃,有的围成一团玩,有的围着封与雪和千黛,她二人一个手中拿剑,一个手上拿飘带,正互相不服地争执,孩子们听得很开心的样子。宋玉致和李秀宁亲密挤坐一起说笑,徐子陵和石青璇对坐正说着什么,寇仲忽然从中劈掌打断,徐子陵瞪他一眼,寇仲嘻嘻一笑跑开,徐子陵就起身追着他打,石青璇看着他们捂嘴笑,顺便一把揽住身边的小孩子。

热闹温馨。

柔和的阳光照得师妃暄眼睛发酸。

“妃暄!”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

紧接着所有人都安静了,朝师妃暄看过来。

婠婠跳到她面前,手向正堂一扬,作出个“请”的姿势。

“妃暄,欢迎回来。”

她望着她,笑。

正厅爆发出一阵笑声和欢呼声。

最重要的人就在面前。

师妃暄抽了抽鼻子:“嗯,我回来了。”



小插曲:

婠婠向师妃暄介绍慈幼堂的孤儿们时,很得意地揽着一个女孩说:“妃暄,这是我的关门弟子,明空。”

师妃暄奇怪:“你的弟子?”

“是!”婠婠瞧着明空,“将来阴癸派,必在她手中光大!”

师妃暄皱着鼻子:“人家愿意入阴癸么?你就强迫她……”

“怎么不愿意!”婠婠着急,“她可崇拜我呢!”

师妃暄摇了摇头:“一定是你诓她……”然后向明空说,“别听婠婠胡说,慈航静斋不比阴癸差,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下?”

(李世民称帝是慈航静斋的胜利。按原著《大唐双龙传》和后续《日月当空》,明空就是婠婠的传人女帝武曌,后来武曌称帝,也是完成了婠婠夙愿,阴癸全面胜利,压住了慈航静斋,这就是婠婠和祝玉妍不同的计划(不要问为什么明空是孤儿,全是瞎设,笑)。不过武曌称帝后,觉得魔门不需要存在,就直接把魔门根除了……所以阴癸无了(悲),慈航静斋还在。这一波啊,慈航静斋笑到最后。)


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多!终于成功赶在年前完结啦!
感谢看到最后的朋友们!没有你们的支持,很难写到最后!
之后就是婠暄甜蜜忙碌的慈幼堂生活啦,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
祝大家除夕快乐,新春顺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bamboo233
bamboo233 在 2022/03/22 14:28 发表

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了,太好看了啊啊啊,求番外呀!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