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2-01-30 23:12
点击:359
章节字数:35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等到师妃暄醒来,已是三天后。

她在地道中耗损太多,有伤元气,再加上石之轩不重不轻的一掌,昏睡多日才醒转。

睁开眼第一件事,她就问婠婠的消息。

床边的石青璇奇怪,她找到师妃暄时,只有她一个人倚着墙,没有看到其他人的影子。

听了来龙去脉后,她才紧蹙着眉:“肯定被石之轩劫去了,既然那么说,石之轩一定不会让婠婠有事,你放心好好休养。”

师妃暄不听,挣扎着就要自己去找婠婠。

一边的封与雪看着师姐憔悴的模样,不禁红了眼眶。

石青璇急了,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探听婠婠消息,封与雪也跟着承诺,好说歹说把她劝住。

她又问能不能把千黛寻来,二人无法,都答应了。

于是师妃暄就暂在玉鹤庵休息。

当天夜里,千黛就红着眼睛来到师妃暄床前。

师妃暄将婠婠最后的嘱托一一说了,千黛沉默地听着,最后低声哭泣起来。

原来爆炸后,白清儿就洋洋得意地掌握了阴癸大权,宣布千黛是门中叛徒,是以千黛正被阴癸门众追杀得四处躲藏。

师妃暄被她哭得勾起了伤心,但她现在知晓婠婠有可能没死,便只是轻轻拍拍千黛的背,柔声安慰几句。

千黛被安慰得止住了泪,倏而反应过来,呆瞪着她半晌,随后恭敬真诚地朝师妃暄行了个大礼,打心眼里认可了师姐的选择。

二人尽释前嫌。

师妃暄让千黛暂时匿身玉鹤庵。封与雪知道后又是气得瘪嘴,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千黛既然被阴癸追杀,帮上一帮也不为过,她便不服着接受了。

千黛通晓魔门诸事,正好能为寻找婠婠派上用场,加上慈航静斋的情报网,二人便经常一起行动。

接下来几天,师妃暄对最近的事情才有了大概的了解,那天众人齐聚国宴,正说笑间,看到李世民的居处——掖庭宫清凉斋发生惊天动地的爆炸,当时李渊就黑了脸,在众人面前训斥李世民数句,并责令李世民立刻搬到宏义宫去。这下父子温情的表面被撕破,无法奢望李渊的改变心意。寇仲和徐子陵都很为李世民不平,加紧了武力夺位的部署。

师妃暄每日都问石青璇她们有没有婠婠的消息,最新的就是石之轩确实带着婠婠出城去了。

待到身体更好些,能走动了,师妃暄便借由寇徐能入宫且认识韦公公的便宜,钻了个空子,去见李渊身边的韦公公。

韦公公一开始极为怀疑师妃暄的目的,但听说天魔诀竟在师妃暄手上后,态度大为转变,婠婠下落不明,天魔诀的去处也就无人知晓。掌握了《天魔诀》,也就掌握了阴癸的传承。再加上师妃暄与婠婠的关系令人信服。

一旁的寇徐二人听了也都咋舌:谁能想到阴癸派的镇派之宝竟在慈航静斋手中?

韦公公沉思,最终颔首答应了合作的请求,但有条件:合作到婠婠再次出现。

寇徐兴奋不已,当下与韦公公谋划。得到李渊近侍的支持,李世民夺位的把握就大了几倍。

师妃暄将婠婠的嘱托一一做好,每日练功养伤回复元气,等着婠婠的消息。

即使是石之轩,即使是神仙菩萨,她也要把婠婠夺回来。

多日后,她终于等到了。

“石之轩放出话,师姐被他关在登仙顶上,要我们阴癸明天申时拿《天魔诀》交换,否则就杀了她。”千黛叹口气。

白清儿们喜不自胜,巴望着石之轩赶紧杀了婠婠,在她掌控下的阴癸不会管这件事。

石青璇皱眉:“只为了《天魔诀》?”

“《天魔诀》是阴癸圣物,石之轩一直想统一魔门,现在阴癸余下诸人不是他的对手;他只针对阴癸,魔门其他门派更加关注李氏争斗,没必要掺和。”封与雪解释。

“不,”石青璇摇头,“我是想知道,如果不送上《天魔诀》,他会不会真的杀了婠婠?”

此言一出,屋里就剩了静默。

“我想,会的。”相对更了解石之轩的千黛回,“他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谁能料到他做什么事。”

“也就是说,婠婠现在活着,但如果要救婠婠,只有靠我们了……”石青璇判断现况。

“偏偏是明天……”封与雪苦笑,“秦王已决定先发制人,明天发动玄武门之战,控制住太子和齐王。”

“寇仲和子陵要配合秦王行动,且想除掉烈瑕和杨虚彦,也脱不开身。”石青璇叹息。

“我作为慈航静斋弟子,亦不好参与。”封与雪苦着张脸。

“这样说,其实能去的人只有我,千黛和妃暄?”石青璇总结。

另二人凝重点头。

“现在《天魔诀》已确定藏在静斋,千里之遥,即使愿意也无法交给石之轩。”封与雪指出关键一点。

石青璇道:“那么,要救婠婠,必须硬撼石之轩,从他手中夺下婠婠。”

又是一番点头,陷入冷寂的沉默。

在座三人,论武功,别说硬撼石之轩,能否撑过一招半式都是未知之数,就算合力亦不乐观。

“而且青璇姐也不宜直接面对石之轩,四大圣僧都愿意保护你,其中一层也是担心他伤你。”封与雪长叹,“若他邪性大发,撇下婠婠而要杀你,该怎么办?”

“四大圣僧?”石青璇被点醒,拊掌笑道,“我怎么忘了!四大圣僧还在东大寺!”

当年石之轩偷得佛学经理,被四圣僧联手追杀,石之轩只能抱头鼠窜,东躲西藏保住性命。

“如果四大圣僧愿意出手,那么胜算便大了。”封与雪喜道。

三人都略松了口气。

“师姐那儿……要不要告诉?”封与雪想了想,斟酌问。

此问一出,余下二人都静默了。

千黛属于魔门,现在要指望正道救人,已是羞愧得无地自容。师妃暄对婠婠的情意,她虽认可,但是师妃暄毕竟不是魔门中人,不去是本分,去是情分,她不好逼迫,也不会苛责。

石青璇也犹豫住了,过了好一会儿道:“妃暄她现在的状态……武功没有恢复完全,精神也不太稳定,我看如果她知道了,一定要去拼命的。”

“我也是担心这个。”封与雪皱眉,“师姐因爆炸的事极为愧疚,现在如果……唉,我不敢想。”

“那就不要告诉她了!只告诉她有婠婠的下落,之后等我们救出婠婠再说!”良久,石青璇下定了主意。

“可我已经知道了。”正此时,师妃暄走了进来。

石青璇瞪大眼睛,封与雪张大嘴巴,千黛好一些,稍显惊讶。

“打晕我,捆住我,还是怎么办呢?”她笑。

“师姐……你偷听……”封与雪心虚地开口。

“是。”她倒坦然,“你们担心我,我明白。可是,我一定要去。”

石青璇明白师妃暄不会改变心意,当初在成都,自己以性命相逼,都没能阻止她,现在又能做什么呢?

“既如此,妃暄,我们先去拜访圣僧们,然后再好好商量下该怎么做。”石青璇抚着额头叹道。

翌日,登仙顶。

登仙顶背倚终南群山,下临汹涌奔流的渭水,山势陡峭,悬崖峭壁,孤耸直插云天。传说登上峰顶便可遨游成仙,“登仙顶”一名便由此而来,是一座当之无愧的险峰。

它处于长安城远郊,来回颇费功夫,又兼登仙顶孤绝高耸,僻野清寂,鲜见人迹,能够登顶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更别提长安城中风云变化,各路高手虎视眈眈,盯着李阀内部,生怕错过一点得利的机会

占着地利天时,也怪道石之轩会悍然以婠婠作威胁,他根本不怕有人乱事。

师妃暄背着剑匣,缓步登上登仙顶峰。

还未至申时,夏日的太阳高挂在天上,本该是毒辣酷烈,但因登仙顶极高,温度比山下低上许多,阳光想刺进来,都被氤氲缭绕的山雾驯服了。

越近山顶,她的心也越发清凉,舍去一切杂念。

登仙顶巅是一块一览无余的广阔平台,长着些低矮树木,临江崖边更是只生着些不成气候的低矮杂草,权当给土石添点生机。

师妃暄甫登峰顶,就看到近崖处两个紧挨着的人影。

一道青色人影临风而立,另一人就在他身边,背倚着半高的大石块。

师妃暄心下一沉,石之轩老奸巨猾,选的地方极其刁钻:四边空旷,一览无余,没有地方可供掩藏遮蔽;婠婠就在手边,牢牢掌握她的生死。

来前的谋划根本无法展开,一切都需随机应变。她心里思谋,面上反而更加镇静,朝人影走去。

呜咽的箫声猛地响起,借助风势传遍峰顶。

先是悱恻缠绵,有如凝噎,饱含相思情意,然后陡然转变,高亢响亮,斗志昂扬,可是不久后,又变得悲凄哀婉,似在诉尽一生不平。

情真意切,感人肺腑,这一曲,在青璇之上。

师妃暄从容自若地走了过去,约距三丈之处,一枚石子击到她脚边,示意她不能再前进。

石之轩手持竹箫,回身朝她很亲和地笑:“妃暄,怎么是你?”仿佛是她熟识的多年的可靠长辈。

“我来寻婠婠。”

石之轩摇头:“我只见阴癸门人,闲杂人等,莫要浪费我的时间。”

“你不是要《天魔诀》么?”师妃暄很沉稳,“阴癸派送得,我就不行?”

“你有?”石之轩微讶。

师妃暄微笑:“我为何要骗前辈?——我要先确认是不是婠婠。”

石之轩沉思片刻,将身边人转了过来,面对师妃暄。

婠婠面色苍白,靠着岩石大口喘气,看样子状况不好,只一双眼睛有力地盯着师妃暄。

“婠婠……”师妃暄难以按捺心中喜悦,轻唤出声。

“妃暄……”婠婠艰难出声,面露担忧。

师妃暄的心这下真正定了下来,她可确认,眼前是货真价实的婠婠。

石之轩笑吟吟道:“交出《天魔诀》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