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2-01-28 21:38
点击:295
章节字数:37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徐子陵和寇仲曾绘制他们所知的杨公宝库内部地图给师妃暄看,地道连接着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地库,安全出入没有问题。不过杨公宝库是鲁大师的得意之作,内部许多机关,寇徐也不了解,因此还需小心。

婠婠知道杨公宝库的暗道,也是通过某次与寇徐半试探半真诚的合作。

师妃暄按照记忆中的路线,从最近的地道潜了进去。

一入地道,那股久远而熟悉的地下湿朽味儿就扑面而来,师妃暄微皱眉头,继续义无反顾地前行。

杨公宝库布置精巧,最好按照寇徐给的路线走,而婠婠就算将火器运进来,也多半不会触碰机关,将自己置于险境。因此,只要查探现有范围就好。

师妃暄早在心里演算,至多一个时辰必能出来。

杨公宝库是库中库,假库套真库的格局,当初李阀发现并清理查封的是假库,而真库中的珍宝则被寇徐二人安排手下运出,少帅军能与李阀有一抗之力,杨公宝库功不可没。

寇徐留下真库,既是为了方便和李世民联络,也是备不时之需,未料到被婠婠利用。

师妃暄一个地库一个地库地搜寻。前面几个库都空荡荡的,往后都或多或少有装着腐朽兵器的木箱。

没有火器。师妃暄松了一口气。

半个时辰倏忽而过,还剩五六个库就结束了。

师妃暄从一个寻常的小门进入到下一个地库,但刚进去她就惊得瞳孔微张。

这是个格外开阔的巨大方形地库,高约三丈,长宽都有十丈之多。最中间是一根足有三人合抱粗的高大嶙峋石柱,石柱接连着上下,以它为中心向四周延展开密密麻麻的木箱。

她点亮四周灯烛,便见木箱两层垒放,质地比之前库中的要新许多。

师妃暄皱起眉,直趋上前打开最近的一个木箱,里面赫然是火器!

她倒吸一口气,接着打开一排木箱,无一例外,都装着火器。

师妃暄怔愣在原地,这么大的地室,这么多的火器,足够炸毁地面上的建筑。

余下的地库还没有查看,不知道这是不是太极殿的正下方……

她心乱如麻,过了会儿摸摸自己的脸,才发现有一滴泪。

这样大规模的火器,一旦引爆,后果不堪设想,何况还不知是不是所有的火器都在这里,自己必须赶紧出去传递消息。

“妃暄。”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师妃暄抹干了脸上的泪,换做面无表情地转身看向婠婠。

“你动作真快。”她平静道。

“妃暄,”婠婠无可奈何,“你总是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师妃暄笑了下:“魔门这样辛苦,我怎么能闲着。”

婠婠走近几步:“妃暄,这里不适合,我们出去说吧。”

“为了这批火器,你费了不少心血吧?”师妃暄不理她,侧身去抚摸木箱,“婠婠,自相识来,我总觉得你心怀良善,并非无可救药。现在才知道,是我看错了。”

婠婠向前倾身晃了一下:“妃暄?”

“如若爆炸,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师妃暄问。

婠婠嗫嚅几下,反过来问:“妃暄,你为什么肯定我是要引爆火器,而不是暂存?”

“那我现在问你,”师妃暄偏头望向她,“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婠婠,你打算怎么处理它们?”

婠婠张了张嘴,最后避开师妃暄的目光直视。

“呵,”师妃暄苦笑,“你可想到会有多少无辜的人因此丧命?”

“妃暄,你明白,做大事,总会有人牺牲,那是避免不了的。”婠婠狠声道。

师妃暄垂眸问:“如果,我就是要被牺牲的人呢?”

婠婠气得摇头:“妃暄,这根本是两回事!你怎么能和那些人比?”

“众生平等,我自问,没有那么贵重的性命。”师妃暄平淡道。

婠婠紧皱眉:“妃暄,天下之争,死伤无数,便是李世民手中,何尝不沾染无辜性命。你支持他而苛求我,难道公平吗?”

“我知道不公平,因为你是阴癸掌门,因为我深受慈航静斋的教导,因为我爱你。”

婠婠沉默了,先看了圈火器木箱,然后转头直视师妃暄,眼圈些微发红:“妃暄,时间越长,我越明白师尊在我心中的分量。她这一辈子为了阴癸做了许多十恶不赦的事,但她,待我尽心尽力,不是娘亲胜似娘亲。我是她最得意的弟子,也是她最不肖的弟子。可临别之际,她还是把阴癸派交给了我,毫无保留。她这一生为阴癸呕心沥血,我必须要让阴癸重入正轨,让她九泉之下能够瞑目。”

师妃暄神情稍微缓和:“祝后确实令人钦佩。”

“所以师尊的遗命,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都会尽力去做,即使对面是你。妃暄,你不是慈航静斋的人了,别蹚浑水不好吗?”婠婠几乎哀求。

“婠婠,我会阻止你。”师妃暄抽出长剑,指向她。

婠婠的脸色冷下去:“师妃暄,你是铁了心了。”

师妃暄轻轻颔首。

婠婠闭眼深呼吸一口气。再睁眼,神情变得冷峻。

一道剑光朝她袭去,天魔带如蛇出袖,气劲交击,搅动地室中平静的空气。

师妃暄出剑迅疾果决,每一剑都蕴藏精纯内力。婠婠完全施展天魔大法,形成一个全方位牵引内力的气旋场,天魔带或疾刺,或束缚,随心所欲地朝对方袭去。

二人身影上下翻飞,从这端斗到那端。有几次,剑尖划破婠婠衣衫,下一瞬,天魔带就刺向师妃暄要害之处。

二人均不遗余力,全力以赴,不一会儿,各自身上就留下深浅不一的伤痕。

灯烛的火苗在打斗带起的空气里不断剧烈跳跃着。

师妃暄虚晃一剑斜劈向婠婠,随后一掌集中对方的胸口,而天魔带立刻缚上她持剑的手臂,顿时被绞得剧痛。

她一脚点地,顺着天魔带的方向凌空旋转数圈,脱离束缚。

而一道寒光闪过,婠婠持刃近身,她不躲不避,旋剑劈向对方肩脖。

她已不采取退让保守的打法,而取玉石俱焚之势。

婠婠眼睫轻颤,避开几分。

半晌后,二人再次对峙站立。

婠婠面色阴沉,死死盯着师妃暄,她早已发觉,师妃暄不惜性命,要和自己分个你死我活,而她不想拼命,这样必败。而若要扭转,自己也必须抱着和师妃暄同归于尽的念头,她做不到。

她心下焦躁又疑惑,师妃暄为何突然转变,要对自己痛下杀手?她第一次感受到对方浓烈的杀意。

而师妃暄面容沉静,犹如老僧入定般古井无波。

剑光一闪,长剑在空中幻化出万千剑影,铺天盖地朝婠婠袭去。剑气在石壁上留下道道深痕,旁边的木箱也被击碎不少。

天魔带如龙蛇在半空游走飞舞,迅速破解剑势。

正在二人难解难分时,婠婠以余光瞥见一个鬼祟的白色身影在入口端的木箱周围,她瞬间明白过来,抛下师妃暄朝那身影飞去。

可惜离得太远,那身影站了起来,白清儿朝她一微笑,就如鬼魅般窜出地库。

她眼尖,看到小指粗的火引线被点燃,急速燃烧着,与此同时,唯一的出口开始落下厚重的石门。

左边是落下的石门,右边是燃烧的火引,不可能兼顾,婠婠不作犹豫地往出口奔去。

“妃暄!跟我出来!”她呼喊着回头,却见师妃暄义无反顾地朝火引线方向扑去。

婠婠大惊失色,师妃暄落后于自己,她根本来不及切断火引线!哪怕差之毫厘,师妃暄都要在爆炸中尸骨无存!

她看着下落的石门狠命跺了下脚,转而也飞向火引线。

火引线越烧越快,几个眨眼就只剩一小截。

眼看着火引线就要燃尽,引爆整个地库的火器,伴随着“轰隆——”一声,天魔刃在接口处及时将它截断。

石门完全落下,和地面纹丝合缝。

师妃暄这才赶到火引线旁,舒了一口气。

婠婠看着浑然和石壁一体的石门,叹了口气,然后到师妃暄身边,后怕道:“师妃暄!你不要命了?!”

师妃暄收起长剑:“你该出去的。”

婠婠蹙眉:“妃暄,我怎么可能扔下你?”

师妃暄不回答,走到石门前,仔细寻找出去的机关:“鲁大师向来会于绝境中留一线生机,我们还有机会。”

婠婠忽然想到什么,立刻去另一边搜寻,同时严肃喊道:“妃暄,我们分开找,时间不多了!”

两人隔着很远的距离对话,声音在空阔的地库中回荡。

师妃暄手上不停,嘴上问:“怎么时间不多?”

“火器并不只在此处。”婠婠颓然道,“地上也有。上面爆炸也会带着这里的火器一起。”

师妃暄静默了会儿回:“你真是计划缜密。”心中想国宴还未开始,不会贸然爆炸,自己还有时间,外面石青璇她们也赶得及报信。

婠婠哑然失笑:“若真是如此倒好,结果自己陷入这般险境。不过,万一丧命于此,你也陪着我,真叫我不知是喜是悲。”

二人安静地搜查一会儿,师妃暄又道:“你该出去的。”

婠婠不在意:“师妃暄,你刚刚还不要命地想杀我,现在怎么后悔起来了?”她手上摸索着,忽然摸到一个奇怪的凸起,“有了!”

师妃暄闻言也到婠婠身边去。

婠婠回忆着当年在洛阳地宫的境况,试图旋转这个凸钮,却根本旋转不动。她转而想要按压,却也不动。

难道只是普通的凸起?她心里着急。

师妃暄若有所思,眼神向石钮附近搜寻,果然在一丈多远的地方也见到一个奇怪的凸起。

她站到那边的石钮处:“婠婠,我们一起试着按按。”

婠婠点头:“一、二、三。”话音落下,二人一同按下石钮。

而这次,石钮竟神奇地下陷了。

“妃暄,你向右旋转五圈。”

二人默契地旋转石钮。

转完后,地库还是一片安静,婠婠不由得露出懊恼的神情。

“咔嗒——”

突兀的一声,婠婠看到身后三尺处慢慢出现了个狭窄的小门。

“鲁大师怎么这么喜欢二人才能解开的机关?”婠婠吐舌头,“如果只剩你一个,就没救了——”

她急趋到小门口,回头道:“妃暄,快来!”

话音刚落,头顶陡然发出如炸雷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她愕然回头,看到师妃暄快速朝自己飞来,她的身后,库顶被炸开一个大洞,飞砂碎石都狂乱飞舞。

师妃暄竟匪夷所思地身形一滞,似是不愿求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