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第一百零九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2-01-26 23:44
点击:299
章节字数:38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漆黑的夜,正适合做偷偷摸摸的事。

师妃暄穿上夜行衣,只是这次的目标从尹府变成了东宫。

阴癸派锁住内力的秘法有其独到之处,但师妃暄身负慈航剑典及不死印等功法,亦能自辟蹊径寻求解救之法。之前故意令白清儿打自己一掌,就是借力冲破阴癸秘法的封锁。一旦解开,就再难困住她了。

师妃暄小心翼翼避过巡逻的长林军,在东宫内谨慎穿梭。根据之前听到消息,火器应该藏在东宫之内,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再进行转移。

东宫内护卫不少,不过世上少有如师妃暄这般功力的人,因此她潜行较为顺利。

不多时,她就发现聚聚宝殿的巡兵比别处严密十倍,且四角都有哨楼,在东宫内显得很不平常,有必要进去一探。

师妃暄来到聚宝殿旁的隔墙,观察着周围的守卫。

正在她全神贯注时,身后忽然袭来一阵劲风。她未做惊慌,瞬间回身出剑格开迎来的天魔带。

“你怎么总从后面偷袭?婠婠。”师妃暄望着来人,微笑着说。

婠婠没有笑,露出少见的冷脸:“师妃暄,你总是这样。”

师妃暄仍旧笑着:“婠婠,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只能这个样子。”

“妃暄,我不想你扯进来。”婠婠脸上浮现一抹担忧,“乖乖地被关着,不好吗?”

“婠婠,我不会被任何人摆布。你不也一样吗?”

婠婠的面容松动几分:“千黛总说我现在优柔寡断……妃暄,我、总不能对你无情……”

“婠婠,”师妃暄柔声道,“你不用顾及我,因为我会阻止你。”

“呵,”婠婠笑了,“师妃暄,你底气倒足,我就一定输?”

“嗯。魔门,赢不了。”师妃暄淡淡地笑。

婠婠盯着她看了许久,才露出一个戏谑的表情:“嘛,我不和你争这个,是输是赢……反正你总是我的。”她这样说完,却直接高喊一声弄出动静。

“什么人在那?!”巡兵立刻警戒围了过去。

婠婠朝她得意一笑,很快就往外遁去,师妃暄无奈,也只有离开。

二人一前一后,翻出了东宫宫墙,来到了较为僻静的街巷。

师妃暄长剑迅疾刺出,直取婠婠要害之处。

天魔带像长了眼睛般荡开剑尖,而师妃暄变换剑招,绵延不绝地刺去,丝毫不留情面。

婠婠一边用天魔带格挡,一边抽出天魔刃反击,“当——”的一声,刃剑交击。

“师妃暄,你这是气急败坏了?”

师妃暄笑了一下:“在这将你重伤,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婠婠咋舌:“妃暄,你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我会陪你养伤。”师妃暄抽剑翻身,凌空踢出几腿,旋即又刺出漫天剑影。

天魔带如灵蛇般飞舞,在黑夜中划出无数道弧线。天魔带缠上剑尖,婠婠欺身凑近,手持天魔刃划向师妃暄的脖子,但被对方一掌劈开。

“妃暄,这样有意思吗?你伤不了我,我也伤不了你。”婠婠一边用内力对抗,一边盯着她道。

师妃暄亦催动内力,毫不示弱:“我们似乎从未分出过胜负,倒是有些期待。”

二人僵持不下,婠婠思索着用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摆脱对方的缠斗,却忽然听到一声轰天巨响,师妃暄身后的远处火光冲天。

婠婠辨清了方向,那正是东宫的所在,脸色一沉。

远处火焰燃烧着,吞噬着黑夜,隐隐有喧闹人声。光照过来,二人都变得晦暗不明。

看情形,是一场巨大的爆炸,藏宝库里火器的爆炸。

片刻后,婠婠问:“妃暄,你故意的?”

“只是随机应变罢了。”师妃暄莞尔,“上次是我大意,同样的错,不会再犯第二次。”

“你不是一个人……”婠婠沉思道,“寇仲和徐子陵?”

师妃暄不说话,算是默认。

“呵,”婠婠细细看着她,“真不想让你和那两个家伙靠太近。徐子陵……你可不能被他骗走了!”

“你乱想什么?”师妃暄觉得好笑,“他和青璇好着呢……还是你不放心我?”

婠婠过了一会儿才忧郁叹气:“只是有点……之前关你,生气了吧?”

师妃暄一怔,敛眉道:“嗯。”

“果然呢,都不太敢去见你。”婠婠揉了揉眉心。

师妃暄收回剑,面容沉静如水:“婠婠,这段时间你我就是陌路人罢,对彼此都好。”

婠婠露出震惊的表情:“妃暄,你什么……意思?”

师妃暄沉静道:“这段时间我反复想,如果分开,这是最好的机会。”

婠婠哑然,指甲掐得生疼。

“但是,我做不到……婠婠,我放不下你。眼下情势复杂,你要管住阴癸,不能在这时和我太亲近吧。”师妃暄微笑,“我也不能太对你心软。”

婠婠急切道:“妃暄,这事结束后,我们再不会这样作对,也再不会分别。”

“我知道,婠婠。”师妃暄很温柔地笑,“所以,只是暂时。我会等你。”

婠婠看着师妃暄,她说得坦诚,可自己却觉得不踏实。她真的这么想吗?

婠婠走近师妃暄,想要摸一下她的面庞,却被她轻巧避过。

“婠婠,你我这次,必要分出胜负了,我会赢的。”师妃暄轻易岔开话题

婠婠明白她打定了主意,便收回自己停在半空的手,背过身收拾情绪,装作语气高昂道:“师妃暄,大话别说得太早。这局谁输谁赢尚未可知,最后,一定是我赢。”

师妃暄回到藏身联络的民居,果见寇仲喜形于色,说他和徐子陵趁那个小混乱潜进了藏宝库,发现了囤在那里的大批火器。他二人本想回来商量后再决定如何处理,未料突然来了大队人马要转移火器,情急下他们就直接引爆了火器,在东宫制造了一场轰动的爆炸。

这下,不仅找到了火器,还予以毁灭,解决了秦王的一大威胁。

师妃暄点头听着他们的叙述,放了心。她想自己遵循了本心,没有愧对梵斋主的教诲,即使并非慈航静斋的弟子,也为天下太平一统尽了些力。

为了火器奔波数日,师妃暄终于能沐浴更衣,清静身心。

她在玉鹤庵中休息了一夜,翌日清晨去玉鹤庵附近的一间小屋,石青璇暂居在那里。

和婠婠的事她迷茫很久,昨天好不容易说出自己的决定,心里轻松了些。石青璇也为石之轩的事烦恼吧,正好可以一起讨论下。

师妃暄很快来到小屋的篱笆门前,伸手欲敲门,却发现门未关好,留着一条缝。她心中生疑,急忙进去查看。

却见院中一丝不乱,但里里外外都没有石青璇的踪影!

石青璇此刻正昏迷着,被烈瑕放在密林中的一片空地上。

烈瑕坐在她身边,伸手抚摸她的脸庞,眼中流露出一丝怜悯与恨意。

在成都,大明尊教许多人都死在石之轩手上,包括大尊许开山。大明尊教已经支离破碎,名存实亡!

手顺着脸颊向下滑,烈瑕心中愈来愈恨,石之轩自己是对付不了了,但是他的女儿嘛,就容易下手了……

不仅仅是石之轩,还有徐子陵,一次一次破坏自己的好事,使得大明尊教变成今日这副样子,自己也成为无处可去的游魂!

血海深仇,不能不报!烈瑕狰狞冷笑一声,石青璇已落在自己手上,插翅也难飞!不管是石之轩还是徐子陵,即将因此付出代价!虽然自己向来自诩不会强迫女人,可是仇恨当前,顾不得那些了!

他伸手解开石青璇的腰带,脱下她的一层外衣,然后贪婪地在她发间深嗅几下,手不停地动作。

衣服被一层一层地解开脱去,很快只剩最后一层里衣。

烈瑕志得意满地看着石青璇,欣赏这件即将到手的战利品。

“呃……”石青璇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艰难问道,“烈、烈瑕……你怎么……?”

烈瑕见她醒来,更加笑吟吟道:“青璇大家,愚蒙晓得你的爱郎没空相伴,所以主动请缨,好填补青璇大家的空虚寂寞。”

“你、你卑鄙!”石青璇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抬手就想给他一击,却被烈瑕轻松地拦下。

烈瑕抓住她的手腕,微笑道:“你已经中了我大明尊教特制的毒雾,这会儿是不是觉得身体软绵绵的没有劲,同时还有一团火在体内烧?”

石青璇的脸色变化,咬唇不语。

“那就对了,”烈瑕诡笑,“看来亦不需要我主动,青璇大家很快就会投怀送抱了。”说着便忘情亲吻她被抓住的手臂。

“无耻……”石青璇边骂着边想挣脱,可惜根本挣脱不开。

烈瑕笑:“你不如顺从些,等下我亦会对你温柔,让你不至于那么疼……”

石青璇简直要七窍生烟,她从未如此被人羞辱过,却恨自己如木偶般被他摆布。

她想要大呼大叫,却被烈瑕捂住嘴发不出声,烈瑕也懒得再等,直接强硬上手。

正在二人乱作一团时,一旁却发出冰冷的声音:“烈瑕,你是自行了断,还是我帮你?”

烈瑕一愣,石青璇亦瞪大眼睛望向来人。

婠婠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

烈瑕没有回头,只是淡然说:“婠婠,你不要坏我好事,我们,是同一边的人啊。”

“哦?我怎么不知道?”婠婠笑。

“石青璇在手上就拿捏了石之轩和徐子陵,对你来说,天大的好处吧?”烈瑕皮笑肉不笑道,“要了她之后,我把她留给你,怎样?”

“呵,听上去是不错的交易。”婠婠走近他,随即天魔带出袖,直接卷向烈瑕。

烈瑕惊愕避开,连衣服都不及整理。

婠婠不给他停顿的机会,天魔气场瞬涨,连下杀手。

烈瑕本以为自己能够对抗婠婠,现在才知道婠婠功力在自己之上。虽然也杀不死自己,但是纠缠下去,并没有好处。

报仇来日方长,他当机立断,脱身远遁。

婠婠没有追他,收起天魔带,去查看石青璇的情况。

她伸手拉住石青璇的胳膊,觉得有些发烫,再看她的脸,是不可抑制的红晕,被一碰,发出轻微呻吟声。

“毒劲这么大?”婠婠愕然,“石青璇,你可别忍不住啊……”

“谁、谁忍不住……”石青璇费力回击。

婠婠把她拉起来,给她披上外衣。

石青璇直接顺着力倒向婠婠,手不小心抓住并扯开了她的衣襟 ,闷着头大喘气。

“石青璇,你别指望我和你做那种事啊!我不能对不起妃暄!”婠婠假装严肃道。

“你、你闭嘴!谁要和你……”石青璇发狠回,但也因此脱力,直接瘫倒在婠婠怀里。

“唉,好在啊,你是妃暄娘家人,不然我才不管这闲事。”婠婠说到这里,忽觉心中落寞,“你放心,不会让你失了清白。不过,也不能白白救你,借你一用,还算公平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bamboo233
bamboo233 在 2022/03/22 14:02 发表

青璇被调戏了 好可怜(๑>؂<๑)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