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018 两枚发簪

作者:风之画
更新时间:2022-01-05 23:20
点击:364
章节字数:38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故事一个接着一个,两人推杯换盏中轮番的讲各自觉得好笑、好玩的事,李贞睁大着眼睛,好奇着林曼所讲的每一个她都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故事,不自觉间美眸含情,时而心生崇拜,时而心生向往。


林曼偶尔会讲童话故事,偶尔也将战国时代人们如何用兵,因为她意外的发现,她在讲这些的时候,李贞格外的喜欢听。


而李贞自己从小听的那些满大街人都知道的故事,林曼居然一个都没有听过。


今夜是满月,二人便在月色的笼罩下,就在门口的台阶上你一杯我一杯尽兴的聊着,林曼还给李贞讲着那些古代的诗人是如何爱酒,又讲起了那些古人们的诗句,都无不让李贞觉得美轮美奂,望着他英俊的侧脸,目光流转。


雪又纷纷而至,但喝的兴高采烈的的二人居然丝毫不觉得冷,浑然不知夜幕里远远的地方,还藏着一道一直在注视着她们白影。


待到二人醒来早已日上三竿,而林曼和李贞则是大叫着从对方的身上爬将起来,显然是二人已经喝的完全丢了记忆,虽然二人都还穿着寝衣,但却是凌乱不堪,可从刚才的姿势,二人应该是抱在一起睡的踏踏实实。


“李…李姑娘,出去以后可不能提今天发生的事。”


谁知那李贞噗嗤一笑,“这有什么,又没真的发生什么,就算是发生了我也不介意。”


这话到让林曼吃惊,“怎么你们这的姑娘都是这么开放的么?”。


李贞更是噗嗤一笑,“都我已经发现了,你也是个女子,所以我不怕跟你睡在一起啊,就算发生什么...”李贞忽然凑到林曼脸前,魅声道:“两个女子之间还能发生什么?”


林曼被李贞的这一个猝不及防的靠近,弄的耳根一红,立即有些慌乱的起身,又觉得自己似乎被轻视了,对方好像在对自己挑衅,“那...要是真想发生什么也不是不能...”


倒是轮到李贞有些好奇:“那你倒是来试试啊,我倒想看看到底能发生什么?”而后身子向后一仰,脖子一歪,好看的脸到真有几分挑衅。


林曼见她要当真,立马认怂的道:“好好好,什么都不能发生,算我怕了你。”


地上凌乱散落着好些纸张,纸上都是歪歪扭扭的墨迹,但写的又好像是些什么诗句。


林曼捡起来一看,好像是自己写的,这诗句也都是自己曾经背的些个课文里的唐诗宋词,莫不是自己昨天喝大了在这里跟古人秀诗?


“只是你昨天讲的那些王侯将相的故事,我很感兴趣,你虽然这字迹甚丑,但词句甚好,你总是说着一些听不懂的怪词怪句,但解释完后却别有新意,我很喜欢,小公子你要不要出去以后跟着我混啊,我可是皇帝面前的红人,把我伺候的舒服了,没准我还能给你美言几句。”


“红人,难道你还是个钦差不成,莫不是皇上喜欢的女人?”林曼笑着开她玩笑。


李贞却抿嘴一笑,“你觉得皇上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喜欢我这样的吗?”


“你...确是很美,但是我又不了解皇上,我怎么知道。”


“说到底,出去以后你到底想要个什么官职,我和皇帝说说赏与你便是,要不就做皇帝身边的贴身侍女吧,也许一不小心还能被纳了后宫,也可对我照拂照拂,如何?。”


李贞的玩笑越开越离谱,但林曼却苦笑了一句:“可惜的是,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有命出去呢。”


李贞见林曼沮丧,便一拍林曼的肩膀打气道:“只要你能送我走出这里,我就能做你的阿拉丁神灯。”


李贞的眼神中泛着光辉,神采奕奕,丝毫看不出像是在吹牛的样子,林曼不禁对她的身份更是好奇起来。


“你,为何会被困在这里?”林曼问道。


“还是算了,不和你吹牛了。”李贞的眼神随即暗淡下来,略带一丝伤感:


“其实,我命很苦的,老父重病又逢家道中落,家中又无男丁,为了给父亲看病,我只能临时充了房府的私兵,想着拿到这笔银钱就走的,却不成想,事情完了之后会被直接扣在这个村子里。”


“哦?那你是如何被招进房府做私兵的?”


“哎呀,你就别问东问西了,先来跟我想想办法怎么把我的家奴救出来嘛,我一大早洗头发,洗脸都没有人给打水,要是今日还没有小梁在,估计就要我自己铺床叠被子了,什么都要自己做,可这些我根本都不会嘛。”


李贞撅起好看的嘴巴,晶亮的眸子闪烁着倒着真显的有些委屈。


林曼有些无奈,但还是摇摇头答应了,“行,那现在就去你们昨日吃饭那家,想必你的家奴就是被他们抓了去。”


“那我还没梳洗呢,没人给打水,没人给接漱口水,没人给梳头发,什么都没有。”


林曼长呼了一口气,心想还是忍忍,于是耐着性子打来了水,李贞甜笑着望着林曼给自己忙来忙去,看这林曼无奈的神情,她的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待李贞都洗完后,林曼又为对方梳理发髻,但这并不是她的强项,弄的对方唉唉直叫,还十分的不满意,但好在经过了好半天时间的磨合,李贞才算勉强过关的点点头。


林曼这也是第一次为古代的女子梳妆,李贞长的还真是标致,只是没有个可以给女子挽发的发簪,林曼只好找了一根筷子代替,李贞这才不情不愿的答应着出了门。


林曼现在是一身公子布衣,不算华贵,可也不失体面,但长相依旧俊美。


出门第一件事,李贞便去了制衣店,挑选了一身姑娘家穿的衣裳,虽然村子里并没有什么显贵的质地,但款式却还蛮新。


李贞自带着一股子高贵气质,只是穿上这再普普通通的衣裳,也能透出那非一般人等的气势。


走出制衣店,李贞非常开心,仿佛多天来的压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一回。她十分亲近的挽着林曼的胳膊,仿佛牵着小姐妹的手般心情愉悦,走走停停。


外人看来,倒活像一对小情侣,那李贞之前仿佛真的是尝到了没钱的滋味,这下子到仿佛绑了一个土财主般的,见什么都嚷嚷着要买,林曼也不懂古人都喜欢什么,只是被生拉硬拽着倒也新奇的跟着看东看西。


更可气的是李贞一路上都在喊着,“相公你看这,相公你看那。”仿佛买东西并不是目的,炫耀英俊的相公到成了她要干的正事,弄得林曼这路上好不尴尬。


只是一晌午的功夫,村子里的人便几乎都认识了她们,因为两人的长相都是在太过抢眼,林曼本来还想着低调行事,不料却瞬间成了家喻户晓的风云人物。


虽然是村子,可也不乏有些个好物件在集市里。


“相公你看,这个簪子好漂亮啊。”李贞眼前一亮,手里多了枚十分华贵的金属配玉簪子。


那玉簪颜色纯正、浓艳、均匀,阳光下查看毫无隐藏的杂色,那是绿色中鲜嫩、略带黄色调的秧苗绿,其透明度也十分的高,敲击声清脆悦耳,加工的也极为精巧,表面平滑、抛光及好、形态也佳。


李贞随后又拿起了另外一枚玉簪,这一只的颜色是微微墨绿,这两个簪子外形十分相似,质地雷同,却只是玉的颜色有所不同,仅此而已。


“相公,我可不可以两个都要?好难分出要哪个呀。”李贞微微嘟嘴撒着娇道。


“店家,多少钱?”


“客官,这一只簪子五百两,两只一千两。”


“什么,这么贵?”林曼一惊,李贞却不以为意,这种成色五百两已经很便宜了,虽然算不得什么上成,但是毕竟是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有这种成色的簪子已经算是极好的了。


“客官,您也看见了这是上品,别看村子不大,可偶尔咱这还是有显贵的人来看看的,不瞒您说,这可是外邦朝贡的东西被私扣的,有时候还会被那些外邦人再买回去,所以我这不愁卖,客观您相中了就赶紧买,不然怕是过这村就没这店了,所以啊,少五百两不卖!”


“外邦朝贡?该死的房锦程还有谢之荣两个老匹夫。”李贞嘴里咬牙切齿的咕哝着。


“你说什么?”林曼不解李贞的意思。


可一旁的小贩听了却紧张的小声道:“哎呀姑娘,你怎可咒骂丞相大人,你幸好是让小的听见了,这里可都是丞相府的人,乱说话可是会被抓起来杀头的。”


此时的林曼才知道李贞口中的房锦程说的应该就是房丞相,也就是房轻歌的父亲。


想必这外邦朝贡的物品都应该是入宫的,但看样子这是被房丞相从中渔利了,好的东西自然是自己先收入囊中,成色一般的才会流入市井,甚至还能设售卖点被外邦再买回去,这等于是把普通的货色又置换成了银钱收入囊中,这就是典型的中饱私囊,看来房家的富可敌国还是有原因的。


“相公,可是我想要。”李贞可怜巴巴的望着林曼,林曼也是无奈!


“可我没有那么多钱啊?”


李贞想也是这个公子虽然看上去并不破落,但也应该没有富庶到能花五百两买一个簪子的地步,便嘟着委屈巴巴的嘴巴,恋恋不舍的放下了玉簪,一步三回头走了。


林曼看着这簪子,倒是真的蛮好看,又望了望李贞头上别着的那根筷子,有些于心不忍,于是转回头对小贩亮出了房轻歌给的玉佩,那小贩见了玉佩却立即屈膝半跪着拱手,一脸正色的道:“公子有何吩咐!”


林曼其实想到了小贩本就是房家的爪牙,因为这等物件不可能给一个寻常百姓人家来替其售卖,但却没想到这小贩见了房轻歌给的玉佩能有这么大的反应。


林曼见李贞没有看过来赶忙扶起小贩,耳语道,“其实我在调查重要情报,得讨好人家才能获得有用的信息,把这两个簪子给我包起来,我一会来取。”


“是,公子,我这就给您包起来。”


“干嘛呢,还不快过来。”李贞见林曼还没来,于是在前面催促着。


“来了来了。”


[客满祥瑞]酒楼。


李贞背着手站在门口定睛观瞧了一番,随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之后腿往长凳上一抬,大声吼道:“掌柜的呢,出来算账。”


此时正值晌午饭时间,店内的人甚多,但见这如此漂亮的姑娘倒是让人们眼前一亮,只是这举止倒是甚为不雅,引来不少人定睛观瞧。


“客官,您有何贵干?”跑堂的小二见来人不善,便先行过来询问。


“你可还认得本姑娘?”


店小二仔细观瞧,才恍然大叫道:“嗷,你不就是昨天吃霸王餐的那小斯,怎么原来是个姑娘,早知道昨天就应该先绑了你,卖到青栈去换钱。”


“嘿,你们这就是黑店,不就是吃你顿饭没给钱么,赶紧把你们昨天绑的人交出来,今天我相公来赎人了,多少钱我们赔你们便是,竟还出言不逊。”


此时对方掌柜的也走出来了,正是昨天那些青壮汉子中带头的那人。


“董掌柜,您看…”


只见那掌柜的面色阴沉的朝他做了个下去的手势,那小二便会意,便前去呼叫支援去了。


“在下董世初,是这家店的掌柜,你们想要的人我们没有,但昨天欠下的银钱今天却必须得留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