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017 初入咙村

作者:风之画
更新时间:2022-01-03 18:07
点击:373
章节字数:32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一夜房轻歌并没有睡好,而满脑子都是被喂药的画面,她迷迷糊糊,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那药水吞下的。

咙谷村。

“这里就是之前四营的人,因为不知道谁是细作,所以就都把他们放在这个村里里和村民一起生活,所有人包括村民均不得外出,村里所有都要自给自足,直到查的水落石出为止!”

“那我这次就佯装成村民,然后你们在明处调查,我在暗中调查如何?”

“倒是可行,你要知道,前四营的人训练质量很高,战备技能也强,但当时出了一些状况,导致当时前四营有一半的兵力都被调往其他处做了紧急救援,所以这边的调配武器的任务就临时抽调了其他营地的新人,互相之间都还不太熟络,现在又把他们安置在陌生的村落中,这种人和人之间的陌生感更甚!”

“这也正好便于我这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融入。”

房轻歌给了林曼一块粹白的玉佩,“我会给你安排村内的住所,这是营地的管理者信物,有了它你可以随意进出营地找我或者我二哥,以便于传递你所得到的有用情报!”

房轻歌为林曼要了一处离热闹的集市不远的住处,没有多富丽,只是一处很普普通通的门房和小院,但房轻歌却事无巨细的将林曼用的铺盖里子和能藏起来却用的到的东西,都换成了最好的,她还怕林曼凉着,故意多留了一床铺盖和被子,以备不时之需,也便于自己哪日若想留下,亦好找寻个借口。

忙碌了一整日,房轻歌欲走,但又找了好几次借口想多留一刻,可最终,还是要独自留下林曼,因为村子里很多人都认识她,所以她必须更低调些行事才行。

虽说只是个村,但规模却还不小,婉若小镇般的繁华,酒楼、青栈、客栈、商铺应有尽有,林曼踏着院墙攀上房顶,而后顺着房顶又来到了高处的一个塔楼。

这里紧邻最繁华的街道,各处穿插的小巷也能映入眼帘,便于观察,初来乍到,得尽快的熟悉下地形,以及这里的人文习惯才行。

此时还不是很晚,街上的人蛮多,带着孩子孩子的妇孺围坐在一起攀谈,几个半大孩子满街追逐嬉闹的,不时还传来孩子的哭声,林曼顺着望去,是那孩子想要买糖葫芦,得不到急的直哭。

林曼也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也是被父母宠着惯着,不知道现在他们在另一个世界怎么样了,那个世界的自己怎么样了。

“别跑,吃了霸王餐还打伤人,今天看你还往哪跑?”粗鲁的谩骂声吸引了林曼的注意,只见那是一条被封死的后巷,两个粗布杉的小哥被几个青壮年追赶着,堵到了死胡同里。

眼见被堵走不成了,其中一个脸稍显黑,身形偏瘦的小哥将怀中的包袱往那白净小哥的怀里一塞,“公子你先跑,我来拖住他们。”

“可笑,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跑。”

那白净小哥想救人,可大概真的是技不如人,只好抱着包袱要翻那堵路的墙头,刚好那里有一堆可以垫脚的木头正胡乱的堆放,要知道情急之下踩在松散的木料上是非常危险的,但此时那白净小哥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他快速的蹿到了墙头上,但小腿还是被划伤了,木头散落一地,为首的青壮骂骂咧咧的和几个人正揍着黑瘦的小哥,又一挥手,让两个手下去追了白净小哥。

白净小哥所站的墙离地大约两米五六的样子,他腿有些发抖,不太敢跳,但见追兵已至,只好硬着头皮跳了下去,但还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他下落之时扭还是伤了脚。

但还是拖着伤脚一瘸一拐的往前奔着,这里像个破烂不堪的室外仓库一般,地面凌乱着乱七八糟的碎屑。

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奔着怀里依旧抱着那个包袱,还不住的回头看是否有追兵追赶,可没走多远,便被一股子大力猛的拽到了侧面的一个墙缝之间,小哥正要惊呼,却被一个人捂住了嘴巴,并且那人立即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此人正是林曼,墙缝狭小,那白净小哥此时非常紧张,脚步声临近。

待追兵又走远,白净小哥才长松一口气,而林曼则不以为意。

“多谢兄台搭救。”那人也没什么心思久留,便急急往回奔去,大概是想去看一下那瘦黑的小哥到底怎么样了,林曼也没跟着追,却看见那人匆忙之中包袱里掉出来的,乃是一个馒头,和一个鸡腿,随之掉落的,还有一个木质锦盒。

林曼打开锦盒,里面却是一个钥匙状的东西,但那钥匙机关甚是灵巧,最顶上则被掰成了精密的五角星凸起,后面便跟这一排高低不等的锯齿,林曼将之还原又放回了木盒之内。

林曼再次越上高处定睛观桥,却看见刚才那黑瘦小哥挨打的地方,除了一摊血迹,已经没了任何人的踪迹,而那白净小哥则瘸着脚,绕了一大圈,才小心翼翼的来到了那瘫血迹处,见人已不见,才有点沮丧的将地上的包袱一甩,靠在墙边跌坐在那里,而后竟然埋头啜泣起来。

“怎么一个大男人还随便哭哦!”

林曼从墙上跳下,将鸡腿和馒头扔到对方包袱上“呐,你东西掉了。”

对方见来人是林曼,有些紧张的神经才放松下来。他望着包袱上的鸡腿和馒头,便立刻将之收进了包袱仿佛是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但对方摸索半天似乎发现了还有一样东西不见了,便望向林曼,林曼却一脸真诚的道:“是少了什么吗?”

那小哥忙摇头:“没有,就这些吃的最重要了。”

“你住哪,我送你回家,我看你也走不了,不如我背你吧。”

“不,不用了,刚才已经很麻烦你了。”

林曼也没有多说什么,这地方当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但那白净小哥走了几步,便又转过身问道:“兄台可知此地何时解封?”

“不知道,不过最少应该还有五六天吧。”林曼想到身上的蛊毒,希望是自己的大限之内能够将事情查清楚吧。

“怎么,兄台是落难于此吗?我见你鞋袜,裤子内里与外衫的质地并不搭配,皮肤和手虽然赃兮,但是肤质却并不粗鄙,反而很是细腻,即便不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也至少是个读书识礼之人,方才那瘦黑小哥叫你公子,你跟他该是主仆关系,又怎会落得这般田地。”

林曼想着此人该不是本村人,才着急着解封此地,那就应该是四营的新被调遣的私兵,因为房轻歌说前四营的人都训练有素,也应该都互相认得和互相照拂,总也不至于落得个如此狼狈之相。

“你猜的没错,我名叫李贞,方才那个黑瘦小哥正是我的贴身家奴小梁,我们前不久被困此地,却不料住进了黑店,来了一伙贼人将我们的衣物钱财都洗劫一空,然后将我和家奴都赶了出来,方才我和家奴太饿了,我就自作主张的想去吃霸王餐,然后趁其不备时溜掉,后来,就像你看见这样了。”

林曼摇摇头,不知道是该同情还是该怎样,“你跟我来吧!”

林曼将其带回到住处,又买来了些许酒菜,看来这第一个晚上,就能了解到一些情况呢。

林曼给其找了新换洗的衣裳,没想到对方梳洗打扮一番以后,竟然是一个姑娘的模样。

“你这是…”

“既然公子是恩公,我便也实不相瞒,在下却为女子,身处乱世,自当是男儿身更为安全一些。”

林曼想来那些运送武器的私兵即便调遣,也不该是有女人出现,想来她应该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只是既然已经救了,对方又无家可归,总不能将人再赶出去吧。

看这女子长相也是绝色,这样一比,竟与房轻歌相不出高下来,那文婉儿自是更比不过,她不像房轻歌般冷气逼人,也不像文婉儿般热情如火,而是落落大方张弛有度,但更多的,是那眼神中透露出的一丝威严和霸气。

她明眸皓齿,但笑起来两颊深深的酒窝十分显眼,撒起娇来又有骨气说不出的柔媚。

“呐!”李贞将布巾递给林曼,林曼接过来不明所以,随后明白李贞大概是要自己擦擦脸。

结果她刚举起帕子对方则唉唉了两声,林曼诧异的望着对方道:“怎么?”

“谁让你擦自己啦,你愣着干嘛,给我擦头发呀!”

林曼愣在原地,想发作又不好发作的样子,想也是一直被下人伺候惯了的大户小姐,这是虎落平阳了还改不了一身的小姐脾气。

林曼只好走到李贞身后,为她擦拭着头发。

那女子边享受着服务边问“公子手法真好,不比小梁子差,公子可有什么心愿,带我出去之后可以还你一个愿望。”

“愿望?怎么,难道你还是我捡到的阿拉丁神灯不成?”

“阿拉丁…神灯?那是何物?”

林曼爽朗一笑,将擦完头发的布巾往架子上一搭,径自坐在了台阶上,一拍自己旁边的位置:“过来喝酒,我给你讲讲阿拉丁神灯的故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