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016 螳螂捕蝉

作者:风之画
更新时间:2022-01-02 17:35
点击:361
章节字数:29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林曼来到走到房轻歌身边,俯下身摸了摸她的头“已经不烧了,对了你说想吃什么?”

“粥。”房轻歌嘟着嘴巴望着林曼,跟方才完全判若两人。

“想吃呀?”

“嗯。”

“自己煮!”林曼气哼哼的说完扭头就要走。

“林曼。”房轻歌却一把拽住了林曼的手腕把她拉回到了自己的身边,林曼的手腕上确实有两个很明显的宽阔的淤点,虽然毒素已解,但伤口周边依旧肿胀。

“毒针已经拔了,你不要担心。”林曼笑着安慰道。

房轻歌的水眸里露出了心疼的,但嘴上却依然强硬,“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

可林曼话音未落,房轻歌便直接凑将过来,将唇附上了林曼脖子上的伤口。

“啊。”房轻歌的举动让她猝不及防,林曼被吸的一疼,却也依旧忍着没动。

“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不要多想,刚才是我下手有点重了。”

“所以你这算是将功补过吗?”她应该是想道歉的,但应该是她说不出口,林曼也没有戳破。

就连房轻歌自己都不明白,刚才为什么要这样,她甚至觉得林曼的血是甜的。

“是你们先吵到我的,我何过之有,是你们有错在先。”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那我走了。”

房轻歌一惊,“去哪?”

“给你拿粥,药应该也快好了。”林曼走前宠溺的摸了摸房轻歌的脸。

见林曼走远,房轻歌招呼来老仆吩咐道:“闫管家,去打听一下秦医官现在在何处,让其一个时辰内一定要赶来这里。”

“小姐,秦医官现在就在别馆中亲自给您熬药呢。”

“什么,怎么会?”

“林公子大清早回来的时候就差老奴把相府里能请到的最好的医官找来了。”

房轻歌闻言微微一笑,心里一阵暖。

老奴叫来了秦医官,待秦医官正要行礼房轻歌赶忙上前扶起:

“秦医官,我身上的伤到底是什么状况,可否如实相告?”

“小姐,不瞒您说,您身上的伤是被自己的内力反噬断了筋脉,非常严重,不过小姐您不用担心,林公子已经给了我一颗非常名贵的丹药,倘若用这还魂丹,您不但内力可以恢复,而且还会较之前有所精进。”

房轻歌文言才意识到文婉儿对这颗丹药的描述所言非虚。

“那若是没有这还魂丹呢?”

“没有,呃…到也无妨…只不过倒是性命无忧,但怕是从此以后,您恐会百病缠身,病体娇弱,且再也不能催动内力了。”

房轻歌脸色有些煞白,心情如遭雷击。

“没有内力,那不是就等同于武功尽失?”

“按道理上来说,是这样的。”

她爱习武,也在习武之上有着颇高的天赋,为了练习内功,她吃了很多常人无法忍受的苦楚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而这一切,难道就要这样被永久的尘封了吗!

废了内功,就等于废了她房轻歌的一身武艺。

“秦医官可知道西域蛊毒这种东西?”

秦医官闻言略微皱眉,撸着胡须思考了片刻道:

“我听说过这东西,厉害的狠,但是我解不了,这蛊毒一旦入体便开始产卵,只有再将蛊母喂食到中蛊之人的嘴里,这蛊母就会吞噬掉所有的蛊,如此便能解了这蛊毒,当这蛊母食完所有的蛊后,就会活活饿死,所以就算食了蛊母也不用担心。”

“那如若有了这还魂丹,可否能解这西域蛊毒?”

秦医官又想了想道:“理论上来说应该可行,但光是一颗丹还不够,但若加上这蜈蚣毒倒是可以一试,我曾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有这样的先例,先用这蜈蚣毒毒死这些蛊虫,无论是蜈蚣之毒还是这蛊虫临死前的挣扎,都一定会对脏腑产生致命的伤害,而后再用这还魂丹,或许能达到这起死回生的效果也说不定。”

医官退下后,房轻歌有些心痛的闭上了眼睛,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才睁眼走到桌前,轻抚起自己心爱的宝剑,秀起了一段“将军行。”

她舞剑舞的极美,但奈何身子还没恢复,只是舞了一小段便觉体力不支。

房轻歌剑爱剑擦了又擦,而后便打开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将宝剑放了进去,随后指尖轻抚着木盒上面精致的纹理,轻轻的为它落了锁!

敲门声想起,房轻歌赶紧整理好仪容,一脸笑容的开门迎接着端着药进来的林曼。

“怎么,见过秦医官了?知道自己要康复了就这么开心?”林曼也笑着打趣她道。

“当然了,你可知道在江湖上之,我的武功排行第几吗?”难得见到房轻歌也有要炫耀的一面,林曼颇为惊奇。

“那肯定是天下第一呀!”

“为什么这么肯定?”

“肯定是因为你的脸皮厚呗,天下第一非你莫属啊。”

“你…”房轻歌正要拉林曼的耳朵,林曼却赶快叫停,“等等等等,药,药别洒了,快,趁热先喝了吧,我已经吹温了的!”

房轻歌望着林曼递过来的药碗,有些感动,“这么贵重的药,你先把她放在桌子上,万一我一个没接住,打了怎么办,难道你还要再去后山抓一只啊?”

“好好好,先放这,那你小心拿哈,可别给打破了,就是再想去抓一只也没有了。”,林曼特意很夸张的道:“文婉儿都说了,千年等一回呢!”

一提文婉儿,房轻歌立刻嘟起了嘴巴,而后望着桌子上的药碗说道:“要不,你喂我吧。”

林曼怎么也没想到,房轻歌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她只好宠溺的道:“行行行,都依你。”

可正当林曼刚刚拿起了汤池,随即身子便被定在了当场,动弹不得。

“房轻歌你干嘛,不是要我喂你吗?又点了我的穴是什么意思。”

房轻歌苦笑了一下,随后道:“林曼,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只救了你一次,你却救了我很多次,你欠我的早就还够了,何况我并不认为你是欠我的,这次换我救你。”

“喂喂喂喂,什么意思,别别别,这药很贵…”房轻歌仰起林曼的头,将药悉数倒入林曼口中,却不料林曼鼓起了腮帮,忽然间的舞动两指,瞬时封住了房轻歌的穴道。

此时轮到房轻歌惊诧至极,她知道林曼是不会点穴和解穴的啊,她,是什么时候学会点穴的?而又是怎么冲开穴道的?

她还来不及细想,林曼已经伸出双手轻轻的捧起她的脸,不理会她渐渐放大的水眸,径直将口向着自己的口压来,她想摇头躲开,奈何挣不脱对方的力气。

药水悉数灌入到房轻歌的口中,入喉,说不出的苦涩,也有着说不出的甜。

那药水中还残留着她的味道,她甚至都来不及回味,口中便被塞入了那颗还魂丹,看着她不由自主的吞下药丸,林曼才满意的笑了!

而后林曼从怀中掏出仿真皮垫来哈哈大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打不过吧你没有办法,就这么强大,~啦啦啦啦啦啦~”

林曼一直太过开心,竟然哼唱起现代的歌曲来。

“你…竟然…”

“我之前有观察过你们的点穴手法,知道要点哪里了,但是还不知道力度,昨天问了文婉儿我才学会的,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点你的穴?快给我解开,你这个傻子,疯子,你当真是不要命了。”

“轻歌,谢谢你,宁可废掉一身武功也要救我的情分,我收下了。”

“你…你怎么知道。”

房轻歌不知道的是,林曼先给房轻歌送的是粥,但刚好走到门口却听到了房轻歌和医官的谈话。

而后她便看到了房轻歌在庭院中翩翩起舞的样子,她不知道房轻歌舞剑的样子有多让自己迷醉,但他此刻的开心却是真的,因为就在刚刚,她已经确定了房轻歌真的是要为救自己的性命而牺牲掉自己的一身武功的,要知道她可是整个房家在兵权上的唯一希望呀。

“那还魂丹仅此一颗,你给了我你怎么办呀,我又死不掉,大不了废掉一身武功,可你丢掉的是命呀!”

林曼笑着拭去了房轻歌脸庞坠下的晶莹,“所以啊,为了你对我这份心意,我也决定尽力的好好的活下去,我们把细作找出来,我觉得,一定会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不是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