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道路裡的尤彌爾

作者:陌然無心
更新时间:2021-09-24 13:50
点击:239
章节字数:26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莎夏嚼著牛排

她不懂除了食物以外,還有什麼可以讓人如此執著




<1>


「啊啊我可愛的希斯特莉亞居然有小孩了!是哪個喪盡天良的傢伙幹的好事?」尤彌爾崩潰的哭倒在地,雖然知道希斯特莉亞對男生根本沒興趣,但還是忍不住吃醋加忌妒,「要是我有神奇棒子一定早一百步讓希斯特莉亞懷孕啦!」


「太誇張了啦恩人大人…」


自從始祖尤彌爾破除了道路跟現實之間的阻隔後,尤彌爾每天都拖著莎夏來偷看希斯特莉亞,有時候希斯特莉亞需要上朝開會,尤彌爾覺得待在旁邊有點無聊就會順便去看看希斯特莉亞的孩子長大了多少。


「妳說這小鬼頭的眼睛像不像希斯特莉亞?雖然比不上希斯特莉亞的好看,但看久了還是有點可愛…如果眉毛跟鼻子不要像到那臭男人就完美了」尤彌爾拭淚,都是艾倫那暴躁屁孩的錯!如果當初直接把艾倫賣給瑪萊,說不定希斯特莉亞懷的就是自己的小孩了。


「呃啊妳到底在想什麼…表情好恐怖!」看到面目猙獰如般若的尤彌爾,莎夏緊張地嚥了口口水。


這是要去殺人嗎?



「艾倫你個幼稚的中二病白癡!」


尤彌爾剛得知希斯特莉亞是為了配合艾倫的計畫才決定懷孕生子後,馬上殺回道路,往艾倫疲憊不堪的臉揍上一拳。


「這種事情你揍我幹嘛啊?我明明是叫她逃離帕島,而且真的要說的話,她可是因為妳叫她抬頭挺胸的活下去才決定生小孩的欸!」艾倫痛得齜牙咧嘴,他完全搞不懂尤彌爾在生什麼氣…應該說他從以前到現在都搞不懂尤彌爾。


他只知道這個女人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想的都是希斯特莉亞。


「總之這件事我可不會就這麼算了!」尤彌爾說完就氣呼呼地走了。




<2>


「…吶老太婆,幫我捏一隻希斯特莉亞唄」尤彌爾蹲在始祖尤彌爾旁邊,手指無聊的在沙地上隨意撥弄。


「…」始祖尤彌爾沒有裡她,自顧自的用沙子堆出一隻猴子,又把它推倒,旁邊的吉克抖了一下。


「喂喂,妳那麼厲害,捏個人對妳來說應該很容易吧?我好想抱抱我家可愛的希斯特莉亞啊…妳知道這樣看的到摸不到多難受嗎?」


始祖沒有說話,但表情充滿了不屑與不滿。


「…哦~我知道了,我們年輕又貌美的始祖小妹妹呀…」尤彌爾終於恍然大悟,她根本只是不爽自己被叫老太婆吧!


不然為什麼一直以來只有自己的要求會被拒絕。


「可以請妳幫我捏一隻希斯特莉亞嗎?用您無上的手藝」用諂媚的語氣,尤彌爾把她所有聽過好話都講出來了。


用這種爛話術怎麼可能成功…果然想命令始祖做事,除了我那令神明都崇拜的弟弟之外,還是得靠王血啊!吉克無奈的搖搖頭,心想這人實在是太天真了。


沒想到始祖尤彌爾露出滿意的微笑,不用幾分鐘就捏了個抱枕出來。


「喂…不是吧?」吉克咋舌,現在是怎樣?王血不值錢了?


他不知道,其實對於這裡的人提出的請求,始祖尤彌爾多數都會答應。


「我沒辦法複製未亡之人的身體,所以只能做到這樣,這段期間妳就先用這個替代一下吧」


是印著希斯特莉亞的等身抱枕!上面還有希斯特莉亞頭皮的香味…從此以後尤彌爾每天睡覺都堅持抱著它,而且走到哪帶到哪。


「不…怎麼說…妳這樣也未免太像癡漢了吧…」艾倫尷尬的搔著頭,真是的眼睛完全不知道要看哪裡,她到底知不知道分寸啊?


「蛤啊?你這個沒有戀愛腦的白痴怎麼可能懂希斯特莉亞跟我之間的感情」尤彌爾吐舌,這種整天只知道塔塔開的愛情笨蛋跟我說什麼戀愛。


結果隔天,艾倫也拿了一顆米卡莎的抱枕回來。




<3>


「我那天真善良無邪可愛的希斯特莉亞是不是回不來了?」


不管見過多少次,尤彌爾還是不敢相信也無法習慣,那個曾經對著誰都能露出和善笑容的克里斯塔會變成如今能將上下朝臣玩弄於股掌間的希斯特莉亞。


…但是反差萌也挺新鮮的嘛!不一樣的希斯特莉亞也別有風味。


「妳走之後,希斯特莉亞整個人就變的很陰沉,那時候大家都快被她嚇死了!我還以為她被什麼東西附身欸!」莎夏說。


「但真的沒問題嗎?再這樣下去,恩人大人妳會變成被壓那一邊的」她旋即露出擔憂的表情,但啃食白薯的動作還是沒停下來。


「放心啦,那小個子怎麼可能壓得住我?」



幾十年後,被希斯特莉亞壓在身下進攻的尤彌爾想起了當初跟莎夏討論的片段,心裡可說是無限感嘆。


自家的女神長大了,還開葷了。


「怎麼了?尤彌爾?」看下面的人好像有點走神,希斯特莉亞關切的問,應該不是在想其他的女生吧?還是這個位置太顯眼?不會吧,自己都特地找了這麼隱蔽的地方了。


抬頭對上希斯特里亞充滿無辜的雙眼,尤彌爾張開雙臂緊緊的環抱住她。


「沒事,只要是希斯特莉亞就好。」自己當不成攻也沒關係…


「在說什麼啊?尤彌爾妳好奇怪喔!」




<4>


尤彌爾蹲坐在希斯特莉亞的床邊,望著心上人的睡顏,真想親上一口。


好可惜自己只能默默看著她老去,沒辦法實際的陪伴在她身邊。尤彌爾情不自禁的伸手撫摸希斯特莉亞因為歲月而出現皺紋的臉龐,還是在預料之內的,自己的手穿透了她的身體,沒有任何實際的觸感及體溫。


尤彌爾落寞的收回手…算了,自己能再像這樣看著她已經是萬幸。


「又來看她睡覺,妳是變態嗎?」柯尼雙手插腰,真是有夠難看的,現在才知道守著她,當初怎麼會選擇跟萊納他們走。


「哈…柯尼也在啊?」莎夏邊打哈欠,嘴裡好像還嚼著什麼東西「這五十年來,恩人大人晚上都會趁希斯特莉亞睡著時幫她量戒圍,我都不知道除了吃以外,還有其他事情可以讓人這麼執著。」


「不…那純粹是因為妳是笨蛋吧…」柯尼說。


「如果我做的戒指大小不合怎麼辦啊!結婚可是人生大事,我想給我親愛的希斯特莉亞最難忘的婚禮」尤彌爾拿出量尺小心翼翼的測量。


「我們結婚的時候你們兩個也要在場,好好的看我是怎麼跟希斯特莉亞相親相愛的」很好,手指沒有變粗也沒變細,不然要她再重捏一個戒指出來可是又要再花上一大段時間的。


「會準備肉嗎?」莎夏一聽,整個興致都上來了,「妳們會跟其他人一樣,結婚的時候準備很多吃的嗎?」


「當然,我會請那個玩沙老太婆多弄一點吃的來」尤彌爾起身,雖然明白碰不到,但還是形式的在希斯特莉亞的臉頰上輕輕落下一吻。


「… Goodnight. Sweet dreams, dear. 」



治理一個國家每天要處理的公務很多,除了要擔負國家建設以及政策、軍事的運行,還時常要應付那些不知死活的地方權貴,甚至常常會有從那些不知名國家提出的政治聯姻要求需要處理,但女王從來沒有因為疲勞而導致身體虛弱。


希斯特莉亞在清晨陽光的照射下醒來,昨晚也睡得很好。


應該是作了好夢吧?但夢到什麼已經不記得了。只是臉頰上好像還停留著親吻的感覺,胸口暖洋洋的,好像有能量源源不絕的湧出一樣。


尤彌爾,是妳在守護我吧。我們約定好了,我會一直抬頭挺胸的活下去,絕對不會讓妳失望。


「今天也要好好工作呢!」希斯特莉亞對自己說道。


想不到番外會有第二篇吧~我也沒想到
但總之就是寫出來了
一人一篇,感情不會散嘛

這次的故事沒什麼大主題,所以就用正文提到的東西延伸出了其他道路中的日常
嗯,散裝的四篇小故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