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城門(米內)】未知子&博美

作者:小樹枝
更新时间:2021-08-03 22:22
点击:1607
章节字数:56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要說人生裡做得最錯誤的決定,內田有紀會毫無保留答,演戲生涯。


她不喜歡娛樂圈的喧喧鬧鬧,表面燦爛輝煌,其實是燈紅酒綠的掩飾。由繁雜的人群建構成的虛幻世界。內田不是擅長面對人群的人,無奈她在這裡長大,曾經好不容易以結婚的名義,以為能逃離腐朽的圈子,誰知又在離婚後回到這個不堪入目的職場。


可是,要說人生裡做得最正確的決定,內田有紀也會答是演戲生涯。


在演戲的過程她可以活像另一個人。活潑帥氣的早紀,傻氣正直的夏美,冷艷凌厲的一美,簡單直率的萬里子,深情卑微的詩織,矛盾可悲的朱音。她享受以演戲逃避現實的那一瞬間,像能在另一個世界裡渡過不一樣的人生。




不過當她接到名為“城之內博美”角色的簡介,她眉頭一皺。


“怎麼了?不喜歡這角色?”經理人像意識到內田的異樣,靠過來瞥望內田手裡Doctor X的戲本。


“嗯⋯⋯怎說,說不上不喜歡。”


也說不上喜歡。


城之內博美既高冷又溫暖,她和醫院的每個人努力保持一定的距離,心裡渴望改變腐敗的醫院卻力不從心,無奈自己被束縛在醫院裡。直到大門未知子出現。對城之內來說,大門可說是城之內向世界邁出第一步的勇氣——


這根本就很像⋯⋯


“這角色和有紀醬你很像不是麼。”


經理人以半嬉笑的語氣說。


“外表冰冷,其實心軟得不行。而且內裡超溫柔的。我覺得這角色,非有紀醬不可啊。”


內田苦笑。”雖然這樣說啊⋯⋯”


“這劇前途無量,沒有拒絕的理由吧。”


的確。像經理人說的,這樣的劇本很能賣。內田看第一頁便知道。看似柔弱的女主角,其實是天才的外科醫生。手術技巧一流,以高傲的姿態不畏強權。


再加上,飾演這女主角大門未知子的人。


是米倉涼子。




聽說,是個很厲害的女人。






如果說在內田印象裡,所謂”很厲害”的人,是那種熱情奔放,氣勢凌人,風風火火的人。


米倉表面很像這種人,但又好像不是這樣。在勝村政信等人面前,的確大大剌剌,笑得沒心沒肺,倒是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規規矩矩,活像變成另一個文靜内向的米倉涼子。


不熟悉的人裡,其中包括,內田有紀。


不知道是米倉真的怕生,還是根本怕了内田這個人。由討論劇本,排演,正式拍攝,米倉很少跟內田說上多少句話。


她們一開始的隔閡很微妙,就像兩個世界的人,碰上了,有點好奇,但互相不敢接近,像生怕觸碰到未知的外生生物。




米倉的被動,讓內田鮮有的成為踏出第一步的人。


“你在做什麼?”


米倉在低頭把玩著智力解扣環,聽到內田的聲音她有點驚訝的抬起,聳聳肩,繼續低頭探索。解扣環發出咚咚的清脆聲音。


“沒什麼。想像著,未知子怎樣解決這玩意兒。”


“米倉桑,很認真的人喔。”


米倉聽到有點驚訝的抬頭,但露出一點不好意思的樣子,內田想,看來讚美的說話對這個人很奏效。


“不過,這東西怎麼這樣難解喔。”


內田看著這個拼命努力卻徒勞無功的米倉,覺得有點可愛。她彎起鳳眼,笑著觀察對面的米倉,儘管低著頭的米倉並不會感受到内田的視線。




之後,由這契機開始,她們二人的感情急速上升。看見她們出雙入對,別人笑她們活像一對情侶。每次米倉乘著這個玩笑,鼓起腮子裝生氣的來炒熱氣氛,而內田也只是笑了笑應對。






“Yuki醬,我老實說好了。”在酒吧的角落,天海祐希手指托著酒杯底,看似鼓起了相當大的勇氣才吐出話來。”米倉涼子這個人啊,不適合你。”


“哈?你在說什麼傻話啦。”內田嬉笑著,抬頭眼角瞥見天海那副眉頭深鎖的側臉。看來她不是在開玩笑的。


天海嘆氣。“我跟你認識了那麼多年了。你的小心思,我又怎會不懂。”


內田搖頭。“才不是你想的這樣。”


“Yuki醬,你說好了。由剛才坐下起,你有哪一句不是在說米倉涼子這個人啊?由劇裡到戲外,你們的私聊,還有你和她的飯聚,還有很多很多。唉,你喜歡哪一類的,我怎會不知道。”


內田笑了,又同時不禁佩服天海這好友的觀察力和細心。”敗給你了。不過,不是你想的這樣。”


“怎麼一回事?”


“我說,我不打算和yone醬再有進一步的發展。”






内田有紀這個人啊,年輕時跟男性的緋聞傳得廣為人知,實際真正有交往過的沒多少個。


倒是交往的女性有一兩個。不清楚是不是事務所用人際關係把傳媒的嘴封得密實,那是鮮為人知的過去。


本來以為這一輩子應該不會再對女的動心——是的,內田真的,有少少,少少而已,對米倉涼子有點好感。


僅僅這樣而已。


沒有再多的期望。






說起上來,她們的相識很像大門未知子和城之内博美。


——這句說話是米倉說的。


那一個晚上,內田收到來自米倉的line。米倉這樣形容著她們。


內田在家百般無聊,身子陷入沙發裡,手指啪達啦達在螢幕上飛快打字。


“為什麼突然這樣說?w” 附上可愛的笑臉。


叮——有回音了。


“有感而發(?)”


晚上的感性時間嗎?這個有點可愛。內田棒著手機笑。


然後對方又傳訊息了。


“因為我想未知子也是一個不擅長主動和人建立關係的人。這個和我一樣。”


“所以當博美主動跟未知子說辛苦了,而不是被當作手術天才的時候,其實未知子心裡應該很高興吧。”


內田想了想。然後埋首打字。


“所以,為什麼未知子和博美和我們很像?因為我主動跟你說話你也很高興?”


訊息一秒被已讀。卻良久沒得到米倉的回覆。


內田想會不會自己這番話有點過分自大,讓對方很難接話了。


然後在她思考之際,手機一震。


“嗯。真的很高興的。”


這個會不會過分直率了?對於米倉的笨拙和坦誠,內田不禁笑了出來。


然後下一秒。


“Yuki醬,你怎樣想?”




大門未知子和城之內博美,米倉涼子和內田有紀。


她們很像,又有點不像。


大門未知子帶領著城之內博美成長。大門像城之內的一點光。劇裡從來沒有道明城之內的情感,但內田想,光是用崇拜和佩服這四字形容城之內對大門的感情,未免太草率。


從第一季城之內初見大門,產生對大門的好奇,一邊欣賞她的信念,又一邊禁不住以輕率的語氣提醒她做一匹孤狼的後果。明明和女兒相處的時間相當寶貴,卻一收到緊急手術電話便義不容辭去幫忙,其實,內田想,那一刻被大門信賴的城之內儘管嘴裡十萬個不願意,其實心底有一絲絲高興。


被大門未知子的光芒吸引,想成為大門未知子的力量,陪伴在大門未知子的左右。即使對大門有再多的情愫,內田想,城之內也不會再向前一步。


因為,再走前一步,那便是地獄啊。


內田和城之內都清楚這個道理。所以她們在一個遠處看著這點光芒便行。說什麼適合不適合。她們根本沒奢求過能跟喜歡的人並肩而行。


儘管大門知道不知道這心意也無妨。內田想,城之內更希望的是她即使知道了,也最好裝作不知道。這只能是她們最好的結局。


大抵這就是共通點吧。




良久,內田還是拿起手機,回答米倉。


“不像啊。一點也不像。”


“欸欸欸為什麼?”對方還貼了一個哭臉。


“因為yone比起未知子更要笨吧。”


“哪裡?????????”


對方好像不服氣的。


像個笨蛋一樣。






“喔喔喔,內田桑好厲害。”在檢查影像的時候,導演讚歎不已。”對對對,這個眼神。城之內抬頭,本來是對大門突然更改手術方式有所遲疑,但當大門說自己不會失敗的時候,城之內堅定的眼神像在說,我相信你。對,就是這種感覺。”


內田被誇得不好意思,下意識摸摸鼻子。她瞥向旁邊的米倉,米倉兩眼直盯著熒光幕,看上去很滿意拍攝成果。


“幸好城之內這角色找了內田桑來演出啊。”旁邊的工作人員附和道。


”內田桑和城之內的氣質很像,又有高冷的一面,又有著溫柔的一面。總算找對了人來演啊。”


“根本就是本色演出吧。”


內田笑笑沒說話。


“等下你們幾個。”米倉此時搭話了。”你們這樣說,豈不是說yuki醬沒付出努力來演城之內嗎。”


旁人聽到立刻收斂了,連聲說不好意思。


“而且說,yuki醬不像城之內啊。”米倉像在肯定自己的想法般的重複一次。”嗯,完全不像。”




然後眨眼間,Doctor X接近尾聲了。


陸續有演員抱著鮮花說著一堆感謝的說話,這些都好像在暗示著某些東西將要迎來結束的時候。


夜裡,內田抱著手機身子縮在沙發裡。


自從Doctor X開始拍攝米倉主演個人的部分,別說她和米倉見面的機會,她們倆斷斷續續聊了幾天後,便沒再聯絡了。意想之內的結果,卻意想之外地失落。


回顧她們以前每天聊天記錄,從日常公事,到生活大小二事,甚至職場的八卦是非,一大篇的聊天紀錄盡訴著她們由小心翼翼的相識,到後來沒大沒小的打罵。然後最近的句點。


手指下意識在螢幕上打了幾行字。


“我想見你。”


⋯⋯還是不行。


手指飛快連續按下刪除。


可是,又有點不甘心。


“你有時間嗎?”


搖搖頭,她又按下刪除。


然後深深歎氣,整個身子陷進沙發裡去。




也對,內田有紀並不像城之內博美。


城之內是大門最佳的拍擋,即使大門這一年走去哪,總會在冬季回來日本和城之內再創奇蹟。因為她們是如此令人羨慕的信賴關係。她們是需要彼此的。


反觀內田和米倉的關係看似很友好,其實很脆弱的。她們之間的連繫,坦白說,就只有劇組的事。


米倉的世界之大,內田是觸及不了。她擁有絢麗的色彩,是舞台的聚光。她擁抱著很多,值得擁有的更多。她會前進,改變,再散發更亮眼耀目的光芒——即使內田加快步伐也追趕不上的速度。


所以說,她們是不一樣的。


相識如此雷同,不代表有一樣的結局。


大門和城之內是虛構的,她們擁有無限的可能性——這個就是跟米倉和內田根本性的不一樣。




叮——


手機屏幕亮了一下。


內田一個激靈坐直身子。是米倉傳來的。


“有空嗎?出來吃個飯怎樣?”


內田抱著手機,良久未能點下訊息的屏幕裡去。






從前,城之內博美最後悔的事就是回大學醫院工作。


忍受大學醫院的庸醫脾氣也算,不知道中了什麼蠱自己還一頭栽進前夫的懷裏,回家還要看著那個不成器的前夫。好像正當她對生活十萬個後悔之時,大門未知子出現了。


對,她後悔來了大學醫院。可是如果,如果她沒去大學醫院的話,她根本不會有機會遇上大門未知子。彷彿去大學醫院又好像成為她人生一個正確的選擇。


——唉,城之內啊城之內。你跟她已經相遇,相識了。你還在奢求著什麼?







不能奢求更多。不能再期望更多。


沒錯。這樣就足夠了。


最後,內田看了一眼米倉的訊息。果斷地關上屏幕。







“最近yuki醬你好像有點不對勁。”休息的空檔,米倉靠過來內田身旁,她臉貼得很近,鼻息打在內田的側臉。


內田拉起笑容。”可能有點累。Yone醬不累嗎,之前不是連續幾天拍攝個人的戲份?”


米倉縮回身子,像不滿意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案,她撇著嘴,眼神滿是疑惑。儘管如此,她還是回答內田的問題。”的確有點累。又外景又特寫。唉,還是拍手術的場比較好玩。”


“為什麼?”


米倉轉了轉眼珠子。“因為,拍外景時只有我一個人,太無聊了。而且Yuki醬也不在。”


而且Yuki醬也不在。


聽到這句說話內田怔一怔,沒答話。


“Yuki醬。”


“什麼?”


“我有時會想,如果Doctor X有完結的一天怎麼辦好?”


米倉整個人依附在椅背上。


“啊——有時候會想,如果自己能多演其他類型的角色便好。但有時候又會想,如果這裡完結了,就代表和大家關係沒以前那麼要好。難得在這裡認識了一堆要好的朋友和前輩。”


——好可惜啊。米倉話末這樣說著。


內田望向身旁的米倉,她逕自說起這些有的沒的。


“但是,不是沒辦法的事嗎。”


內田苦笑著答米倉。


“所有事情也會有完結的時候,只是早還是晚的分別而已。能聚在一起,一起完成Doctor X已經是緣份。”


內田望向米倉,米倉好像不多接受她的說法的樣子。內田只好苦笑,手肘碰了碰米倉。


“Yone醬也不是第一次拍戲吧。這道理不是應該早習慣了嗎。”


對啊,人和人相遇,相識,本來這機率微之極微,更別說找到和自己性格相似又投契的人。


可是這一切也會有完結的一天。活著那麼多年,什麼悲歡離合,內田有什麼沒見過。後悔的悲嘆的,內田的人生也經歷過無數次了。這一次也沒什麼大不了。


因為沒什麼大不了,所以這道理不是應該早習慣了嗎。


米倉搖頭。”不習慣。不想習慣。”


內田不禁蹙起眉頭。怎麼這樣孩子氣的,這個人啊。


米倉靠了過來。“Yuki醬真的這麼想嗎。”


“這話怎麼說?”


“明明在倒數第二次戀愛殺青時哭得稀里嘩啦。Doctor X的殺青也是。在我眼裡看來,yuki醬才是重情的人。”米倉倒吸一口氣。”Yuki醬,你真的這樣想嗎?”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米倉突然來一個直線球,像一下子打中內田的內心裡去。


你真的這樣想嗎。這樣令內田有點措手不及。


內田有紀啊,再期望多一點,再走前一點,便是地獄了。你狠心把自己推進去嗎?


“⋯⋯未知子和博美。”


“啊?”


內田說。“大門未知子和城之內博美。你說過她們和我們不是很像嗎?故事裡的大門每一個冬季也會回日本,而城之內也一定在日本等大門回來,再次成為她信賴的拍擋。故事反覆循環著,好像成為她們之間的默契。”


“嗯。”


“但是。”內田搖搖頭。”那終歸是一個故事。如果放在現實,實在會有太多的萬一了。像她們兩個會有怎樣努力也解不開的矛盾,就算沒有,她們身邊也會有很多的挑戰,像是家人啊朋友啊。還有生離死別呢。還有意外呢。”


米倉歪頭。“那所以?”


“所以,我想說的是。”內田有點不耐煩。”連在虛構的世界裡的她們也有離開對方的一天,既然終有一天會分開的話,那不如早一點在最美好的一刻分開不是更好嗎?”


“我不懂。”


“哈?”


“我不懂,為什麼要用未知子和博美來困住你自己?”米倉反問。“未知子和博美只是故事啊。就算她們存在在世界上某一個角度,也只是屬於她們的故事。為什麼要去比較?”


“這個⋯⋯”


沒等內田猶豫,米倉深深吸一口氣,說。


“Yuki醬你不是城之內博美啊。你是內田有紀。”


“內田有紀就是內田有紀。”


然後,米倉微笑了。


“你就是你啊。”




你就是你啊,內田有紀。


米倉說。


也許你見過以前太多的悲劇,也許你開始對愛情變得失落,也許——內田心裡苦笑,太多的“也許”阻礙自己,自己也沒發覺。


可是那些“也許”不值得成為阻礙她前進的絆腳石,內田一直沒發覺,她和米倉之間最大的妨礙是她自己。實在太可笑了。


大門未知子和城之內博美。米倉涼子和內田有紀。


如果真的喜歡面前的人的話,別去計較那些有的沒的好了,就依自己的步伐去喜歡她好了。




內田那天做了一個夢。


夢裡只有她和米倉,米倉一直在她前面走著,驀然,她停下步伐,轉過身來,伸出手,對著內田笑。米倉的笑容像沒入光芒中,內田忍不住快步追上前,然後迎上米倉的手。陽光帶著她們的身影穿過黑暗,她們在一步一步向前走,漸漸的,她們奔跑起來,一起步進未來。




從前,內田有紀最後悔的事是進入了娛樂圈這演戲生涯。


但看著眼前的米倉涼子。她又覺得。




大概這是她一輩子最正確的決定。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