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

作者:Tsnki
更新时间:2021-07-16 10:00
点击:350
章节字数:92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灰朦朦的天空,空氣中微溼的觸感,冰涼的風划過身體的感覺,這種天氣感覺鑽進溫暖乾燥的被窩裏就能舒服地入睡。這一切都讓Eileen想起在維多利亞那種受庇護的生活。


維多利亞算是一個處於小海島上的移動城邦,因爲近海所以氣候偏溼,夏季的時候雨更是下個不停。在這裏生活的Eileen遠離了少女時期發生過的事情。就像是人的大腦在受到精神創傷之後作爲自我防禦會自動模糊相關的記憶,維多利亞首都朦朧的霧霾讓Eileen一直處於一種不清醒的狀態。


Eileen比約定的時間早了十五分鐘來到了皇家游樂園的門口。她的常服和在工作時候穿的制服風格非常不一樣,常服的風格更加接近復古的維多利亞洋裝。身上的淡藍色短袖連衣裙被小小的絲帶蝴蝶結點綴著,長至小腿的裙擺連著兩三層的荷葉邊,脚上穿著棕色的中跟靴,身上斜挂著對於Eileen來説有點偏大的深棕色長方皮革包。穿著這一身的Eileen看上去像是個可愛的洋娃娃,好像是寵愛小孩子的長輩爲了滿足自己的私心給她穿上的一套衣服。而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對於Eileen的外公來説Eileen從未是個麻煩的女孩,只要給予基本的生活需求就足矣。不過外公并沒有虧待過她,可能是因爲老年人都比較寂寞的緣故,有個年輕人和自己一起生活、順帶照顧照顧自己讓他十分高興。自己在維多利亞度過了平穩的時光,而這一切都是因爲Noir把自己帶離那個地方。


自己現在的生活是建立於別人的生命之上的,畢業後離開了維多利亞的Eileen突然意識到了這一點。當時她以爲Noir已經是不知道在哪裏丟失了自己的性命,等到她回去龍門想探望Noir老家的時候,發現屋主已經換了人。之後從鄰居那裏聽來Noir的父親是得癌症去世了,對了一下日期大概是Noir離家后不到一個月的事情。這時候Eileen偷偷地奢望著Noir的父親不知道自己的女兒的事情,希望她的父親在那時候已經病得意識不清,可能在離死不遠的睡夢中以爲自己女兒和她年輕的妻子已經過上了幸福安穩的生活。從鄰居的話語中他們也從未見過回來老家的女兒,在他們的視角中就是女兒在父親死後搬離了這傷心之地。


當時的Eileen覺得,如果Noir還活著的話一定會回來探望自己或者是父親的。


不過Noir的確是還活著,也可能有自己的什麽原因并沒有回來龍門。也是呢,誰還要回那個受詛咒的地方。Eileen惡毒地想著。


“Eileen!”從不遠處傳來的女性的聲音打斷了Eileen的思緒。只見錫蘭從地鐵站的門口走了出來,看到Eileen就揮著手叫喊,而黑也緊跟隨後。


“哇,你今天穿得好可愛啊。”走近了的錫蘭看到Eileen的常服稍微評論了一下。


“啊,哪有。錫蘭才是,總是穿得那麽好看...”


Eileen説的的確沒錯。可能時尚也是大小姐的必修課程之一(?),錫蘭總是穿著當季的衣服,就算是不太懂穿搭的Eileen也本能地覺得穿在錫蘭身上的衣服都是令人賞心悅目的。


‘也有可能是顔值加成吧。’Eileen偷偷地想著。


“欸,Eileen你等一下想去玩那個嗎?“説著錫蘭指向聳立于樂園中間的大型過山車,臉上浮現出了和平時大小姐的優雅有點不太搭的小孩子一般興奮的表情。


只見一列車廂像子彈一般隨著過山車的軌道飛著,然後在達到最高處的時候稍微停了一下,然後就從接近90°的急轉彎衝了下來,隨後就是痛快的大聲尖叫。


”啊啊啊...“看到這一幕的Eileen突然感覺到頭昏惡心。“我...我還是不了,有點怕這種的,所以都沒坐過。”


“我也是第一次坐過山車啊。不過不想去就算了,那我們等一下先分頭行動,我和黑先去坐過山車,你和Noir去玩別的。然後中午在廣場集合?”錫蘭看著黑不知道從哪裏拿來的樂園小冊子,指著地圖上的中央廣場的一個角落説著。


“嗯,好的”Eileen簡單地回應了一下。


‘Noir...’Eileen默念著這個名字。已經過了約定時間的十五分鐘,明明平時都不是不守時的人,是真的不想來嗎...


“啊,是Noir小姐!”錫蘭喚醒了在暗自發呆的Eileen,只見錫蘭揮手的方向走來了一個黑色的人影。


Noir回應著錫蘭的揮手,小跑到了三人面前,不知道爲什麽Eileen覺得Noir看上去好像有點愉快。


‘從那以來還是第一次看到Noir的常服呢...’Eileen想著。只見Noir今天是差不多全身黑色的搭配。上身是一件黑色的露臍上衣,外面套著帆布布質的風衣。下身穿著中腰的寬鬆長褲,而褲子上綁著不少用來裝飾的皮帶,褲子腰側的部分更是綁了一串銀色的鏈子,鏈子的另外一側穿在了皮帶孔上。長褲的下擺則是被塞進了穿在雙脚上的戰術靴裏。露出來的腰部肌膚和稍微的肌肉紋理都讓Eileen感覺到有點不好意思。


在簡單地互相打了招呼以後,錫蘭就提出了關於等一下行程安排。在聽到”兩人一組分頭行動“的時候Noir看了一眼Eileen,Eileen還是老樣子地回避著眼神。


“那現在就這樣吧。中午見!”錫蘭興高采烈地牽起了黑的手,把對方拉往過山車的方向,而黑也十分順從地跟著矮自己一個頭的錫蘭走。


被留下來獨自面對Noir的Eileen有點不敢説話,然而意識到沉默只會讓氣氛變得尷尬的Eileen只好開口向對方搭話。


“那個,你想去玩什麽嗎?”


Noir只是看著Eileen幾秒。“隨意。”然後從嘴裏擠出廢話一般的答案。


“啊...這...”面對Noir毫無幫助的回答Eileen只好手忙脚亂地拿出樂園小冊子,在仔細地琢磨了一會兒后才開口提議。“先去這個吧。“Eileen友好地微笑著向Noir擧起小冊子,手指指著手冊上一個離樂園入口不遠的摩天輪圖標。


因爲自己不喜歡看上去太刺激的設施,摩天輪這種慢節奏又能看到好看的景色的感覺就很不錯。


“摩天輪...嗎?”Noir整理了一下前髮。“這不是情侶才一起坐的東西嗎?”


Eileen的笑容瞬間僵在臉上,她緊張地瞪大了雙眼。“這...朋友也能一起坐吧...?那不然我們玩點別的...“


”我無所謂,這個就行了。“説完Noir就往摩天輪的方向走去。Eileen也不好説什麽,只好小跑著跟了上去。


一路上都能看到色彩繽紛的設施和裝飾,帶有維多利亞復古風格的街道卻融入了童話般的色彩設計。道路旁聳立著一排排的小商店,窗戶展示放著漂亮精緻的商品引誘人入内參觀。一旁的小廣場還放置著幾個小食攤,從遠處就能聞到爆玉米花和棉花糖的香氣。在廣場的中心有一個穿著布偶熊的玩偶裝的工作人員在售賣著氫氣球。一群小孩子圍著他,向著身旁的父母哀求著。一個賣雪糕的小貨車停在了一間糖果店附近,播放著令人懷念的樂曲。好像是被這熱鬧歡樂的氣氛感染的似的Eileen的步伐變得歡快起來。


”啊,Noir,你要吃冰淇淋嗎?”Eileen笑著問Noir,這一次不是禮貌性的笑容,而是真誠的喜悅。


“我...我還行吧。“現在反而是Noir有點不習慣這麽開朗的Eileen。


聽到Noir的應允后Eileen帶頭走到了冰淇淋車前。”嗯...我要個薄荷巧克力的...啊我請你吧。Noir你要什麽味道的?“仔細地研究了一會兒菜單的Eileen説道。


”我要個..草莓的吧。“


’意外地可愛呢。‘Eileen暗暗想到。


Eileen幫兩人買了冰淇淋,Noir從Eileen的手裏接過草莓球的,而Eileen拿起薄荷巧克力的就舔起來了。兩人繼續在道路上走著,等到兩人把冰淇淋都解決完畢的時候,摩天輪已經是近在眼前了。因爲樂園裏有很多類似過山車的那種比較刺激有趣的設施,摩天輪這種平平無奇還很慢節奏的基本上沒有什麽人排隊。兩人在隊列中等了十五分鐘就被工作人員帶進了摩天輪車廂裏。


隨著“咚”的一聲聲響,車廂慢慢地升了起來,機械運作聲的聲量緩緩地提升著,直到達到一定水平才穩定下來。


摩天輪偶爾發出的突兀的機械聲和稍微晃動著的車廂讓Eileen感到十分舒服。她大膽地打開了一點窗,讓高空的涼風吹了進來。看著底下因距離感而失真的樂園景色,Eileen的雙眼都變得閃閃發亮了。


過了一會兒,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勇氣,看膩了窗外的景色后Eileen突然開口説話。


“Noir,你是不是又受傷了?”


Noir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看著窗外的景色,她手搭在窗戶的平臺上,托著下巴。被Eileen質問后才收起臉上稍稍的笑容,對上Eileen的視綫。


“我看到了,你剛剛接過冰淇淋的時候露出來的綳帶。所以你遲到了也是這個原因?”


“我在哪裏執行任務,在哪裏受了傷你管不着吧。”Noir下意識地摸著左手的新傷口,不過還是提醒著對方兩人之間的協議。


”也是呢。“對此Eileen并沒有表示異議。”不過我很好奇,Noir你到底是抱著什麽心態赴約的。你説是好同事的過家家游戲,所以你完全沒有忍著傷也要赴約的理由。


“説到這裏的時候Eileen停頓了一下,繼續使用著淡淡的語氣。”的確,如果是普通同事的話,無論是答應或是拒絕都很合理。可是,考慮到你真正的目的,不是拒絕才比較合理嗎?“


面對Eileen的質問Noir保持了沉默。


緩緩的機械聲繼續響著,直到車廂轉到了摩天輪的最高處停了下來。在這危險的高空中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不想回答嗎?Eileen嘆了一口氣,放鬆了背部靠在了椅背上。


”Noir,我開始不懂你了。“


還是沉默。


摩天輪發出好像是機械部件鑲進了正確的凹槽的聲音後再次運行起來,車廂隨著摩天輪的弧度慢慢地降了下來。


”噗哈哈哈哈“意識到什麽的Eileen突然笑得彎下腰去。


”哈哈...抱歉啊,我只是覺得很好笑而已。這種奇怪的游戲。“Eileen笑夠了一樣,擡起頭來,擦了擦眼中的淚水。


”能讓我看看嗎?你受傷的地方。“


一陣嫣紅爬上了Noir的臉頰,然而沒等Noir主動伸出手Eileen就把對方的左手拉到了自己這邊。被這個動作牽扯了傷口的Noir感到了一絲刺痛,可是也并沒有因而反抗。


Eileen把Noir風衣的袖子往上卷,露出了前臂包裹著綳帶的部分。


”是怎麽受傷的。“Eileen一邊輕輕地撫摸著被綳帶包著的地方一邊問道。


”...能一擊解決的事情就懶得防禦了...“


聽到這個回答的Eileen稍微皺了一下眉頭。”Noir,能爲了我稍微珍惜一下自己嗎?“


Noir沒有説話,只是把手抽了回來。雙手失去了對方的體溫讓Eileen頓時感覺有點空虛。


“Noir...”Eileen輕聲呼道。


Noir并沒有回應,眼神鎖定著外面的景色。


“Noir,你知道我爲什麽要執意擔當羅德島的指揮官嗎?”


被這個問題引起好奇心的Noir把目光轉回了Eileen身上。


“我不放心,我不放心讓別的人指揮你作戰,我不想讓別人使用你的能力。我覺得他們都不會珍惜你,尤其是...”説到這裏Eileen皺了一下眉頭。“尤其是那個博士。”


“我懷抱著遠大的志向,我想讓感染者們獲得自由。可是我也有自己的私心。Noir...你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人,雖然到現在我已經不知道這是什麽樣的感情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那麽地喜歡你,還是只是想彌補我的過錯。”


“我甚至有一種衝動,一種令我感到罪惡感的衝動。”Eileen大吸了一口氣,平穩了一下自己。“即使是感染者們都遭殃了Noir還是能獨善其身,因爲我會把Noir保護起來,只要Noir從‘感染者’這個身份解脫出來,其他的人我不在意...”


“到此爲止吧!”Noir突然地大叫了起來,打斷了Eileen的話語。Eileen驚訝地看向Noir。“憤怒”,是Eileen和Noir重逢以後從未在對方身上看過的感情。


Noir扭曲著臉,咬著下唇,眉頭緊鎖,擺出了一副不算好看且頗具威慴力的表情。好像察覺到自己的表情實在是太難看,Noir把頭擰到了一邊去。


“Noir,怎麽了...”有點被嚇到的Eileen小心地發問。


“沒事。“生硬的回答。


見對方無心繼續討論,Eileen也不好追問,只好乖乖地閉上了嘴。Noir好像很煩躁的樣子動來動去的。兩人就在這僵持的狀態中度過了剩餘的時間。車廂回到地面后Noir就徑自走了出去,Eileen急忙也跟了上去。好像不太想理Eileen的樣子Noir快步地走著,步寬處於劣勢的Eileen只好跑了起來。


”抱歉,抱歉,Noir,不要生氣。“Eileen快哭出來一樣地追著對方。


Noir沒有回答,還是在前面快步走著。


”抱歉...啊...“好像是因爲眼淚模糊了視綫,Eileen絆了一下,不過沒有摔倒。


”嘖“好像是被叫煩了一樣,Noir回了頭,然後拉起Eileen的手把她拖往一間看上去人比較少的設施。


她們走到了設施的大門前。大門的四周被黑色的布料和一串串的星星燈裝飾著,上方的一個牌子寫著“鏡子世界”。走進設施第一感受就是氣溫過低的空調和像是高中文化祭小攤子的簡陋感,讓人覺得這裏少有人烟也是理所當然的。


前廳裏除了一個看上去了無事事的工作人員以外就沒有其他人了,看到前廳并沒有其他游客的Noir打算直接走進被黑布擋住的入口,可是察覺到Eileen的情況不對的工作人員制止了她們。


”請問這位小姐需要幫忙嗎?“看上去很友善的工作人員越過Noir直接向Eileen發問。


Noir用力地捏了一下Eileen的手,示意對方要好好回答。


”我...我沒事,只是剛剛,差點摔了一跤,嚇到了。“Eileen擦擦眼睛裏的淚水,不過眼睛還是汎著紅。


”你要包紥一下傷口嗎?“


”不需要,她沒有受傷。“Noir在一邊插嘴說。


”我是在問這位小姐。“


好像意識到工作人員是害怕Noir是要對自己做什麽的壞人,Eileen連忙回答。”沒事的...就按照Noir説的就行了。我們是一起的。“


既然Eileen都這樣説了工作人員也只好放行。“注意脚下安全,裏面燈光有點昏暗。”這樣提醒著兩人的工作人員給每人發了一個小型電筒。接過電筒的Noir就把Eileen拉進了裏面。


穿過黑布走進去才發現裏面是一個鏡子的迷宮,周圍的燈光比在前廳的時候暗了許多,往裏走就能走進各種隱蔽的小角落。難怪那工作人員特別謹慎,這裏的確是做壞事的最佳選地。


Noir不説話,只是一直拉著Eileen往前走,直到一個感覺不會有人來的小轉角才停了下來。這個轉角的每一面墻都裝了一個鏡子,終於能停下來的Eileen仔細地觀察了一下自己的狀況。


自己看上去狼狽極了。本來被梳得整齊的捲髮因爲奔跑而變得散亂,眼睛周圍都變紅了一點,而眼底下的黑眼圈提醒著自己最近的睡眠素質。寬鬆的長裙也因爲劇烈動作而移了位,裙擺變成了尷尬的一高一低。


看到鏡子中的自己Eileen連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和裙擺。


”Eileen。“Noir的叫聲打斷了Eileen的動作。


“?!”Eileen回過頭就發出一聲驚呼,只見Noir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了一把摺叠小刀。看到這一幕的Eileen害怕對方要傷害自己,慢慢地往後退步,直到背後碰上了盡頭的鏡子。


不過Noir并沒有接近,只是脫下了自己的風衣,然後在Eileen還沒有看清楚的瞬間就把小刀切進了自己的右腹部。


“嗚嗚啊”Noir跪在了地上,發出了痛苦的低吼聲,不過手中的動作并沒有停止,繼續緩慢地往右邊切去。


“你在做什麽?!”Eileen驚慌失措的,跑到了Noir的面前,手握在小刀上想阻止這動作,無果。Eileen看自己無法阻止對方,只好慌張地拿出了終端想要報警,可是因爲血液濕滑了雙手和慌亂的原因,Eileen在終端上按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


好像終於滿足了一樣,Noir把小刀拔了出來。小刀被抽出來的時候Noir發出了一聲喘息,隨後就是大口地呼吸著。


“看吧,Eileen。”Noir艱難地説著話。


Eileen慢慢地擡起頭看向了對方。Noir右腹部的傷口很深,看上去尤其的猙獰,不過仔細看就能發現在傷口的位置長出了細小的藍色水晶,好像是在縫補傷口一樣填補著血肉之間的空洞。


”你看,和源石融合度高的肉體,尤其是我的右半身,都得到了超人的修復能力。“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嗎?我是一個感染者,這是藏不住的事實。”Noir對上Eileen的雙眼,苦笑著説道。


“在旁人的眼中,我就是一隻怪物啊。”


“不...你不是...”


“我就是!”説著Noir的傷口已經不見了蹤影。“你説你要保護我,可是你能把我帶到哪裏?在這個世道上哪裏會有感染者的容身之處?”


“Eileen,等待著感染者們的只有血淋淋的道路,我們感染者們都是命運共同體,并沒有獨善其身的説法。你作爲非感染者如果沒有走上這一條鮮血的苦難之路的覺悟,那麽你還是抽身吧。”


“Noir...我...不想離你而去。”Eileen開始輕泣了起來。


“那就熟悉這腥甜的味道,熟悉沾滿鮮血的我,或者是你,或者是感染者們,又或者是其他一同在這條道路上行走的人。”


“Noir...我...我是罪人,我需要贖罪。”Eileen一邊忍受著自己急促的呼吸,一邊説著。“我的生命是建立於你的生命之上的。”


”我并沒有怪罪你。而且,誰又不是罪人呢?“Noir想起了那些因爲想拯救自己和感染者們而死去的同伴。“我的罪行比你的還深。”


Noir溫柔地抱住了Eileen。


兩人在低溫的房間裏擁抱著,Eileen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了那個17嵗的晚冬,天真的兩人在寒冬中互相取暖的那個夜晚。


好像抱夠了一樣兩人拉開了距離,Noir看著跪坐在地上的Eileen,對方好像還是驚魂未定的樣子。


Noir再審視了一下彼此,發現現狀有點不妙。Noir的手和腹部都沾滿了血液,而長褲和上衣已經被血染溼了,不過因爲是黑色的所以看不太出來。相比之下,Eileen的手上,胸前和裙擺都沾著很明顯的血跡,顯得她尤其狼狽。


“你先在這裏等等,我在旁邊的服裝店看看能不能給你買點穿的。”Noir把風衣套了回去,遮住了腹部和手臂上的血跡。只見Noir往設施正門的反方向走去,看來是要從後門溜出去。


Eileen獨自一人坐在了地上,自己腦海里的聲音頓時被放大到塞滿了整個空間。


她站了起來,往左右兩邊平行擺放著的鏡子看去,看到了無限個自己。


自己是註定要走上這一條鮮血的道路嗎?


Eileen仔細地觀察了一下自己,怎麼看也不像是個會在戰場上廝殺的人,被鮮血染紅的裙子也因此顯得異常詭異。


不過,誰又會想冒著生命危險去做殺戮的行當呢?


大部分人都不太想吧。在小說中幻想自己是帥氣的英雄是一回事兒,當真的處於生命危險的時候正常人都會退縮吧。至少自己會是那種打退堂鼓的普通人。


正常人都不會想幹殺戮的行當,除非到了不得不戰鬥的時候。


當年的Noir不也還是個普通人,可是卻被迫拿起了武器,做著這種骯髒的活。


對方是在誘惑自己嗎?


Eileen被這個突如其來的猜想嚇了一跳,不過隨即而來的是奇怪的性慾。


對方是在誘惑自己,誘惑自己與她墜落,直到地獄,或者是別的什麼的地方,只有兩人的深處,合為一體。


“你是個奇怪的女孩。”鏡子裡的人對Eileen發言。


“從一開始我就被玷污了,我需要贖罪。”Eileen撫摸著裙子上的血跡回答道。


“鮮血讓你感到興奮嗎?”


“她的脆弱只屬於我,她只能為我受傷,她是我的。”Eileen閉上了眼睛,好像不想再看鏡子中的自己。


“你對那一晚的事情是怎麼想的?”


“我要殺了他們。”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大概過了十分鐘,Noir氣喘吁吁地回到了Eileen所在的地方,手上還抽著一個小塑料袋。這時候Eileen看上去已經有點平靜了,她換上了Noir給她新買的連衣裙,換裝的時候Noir還自覺地迴避著視線。兩人走了出去,在前廳的工作人員看到換了衣服的Eileen露出了懷疑的眼神,不過也只是説了”歡迎下次再來“之類的客套話。


‘啊,大概是被誤會在裡面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了...雖然也沒錯...’Eileen心裡吐槽著。


走出建築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正午了,兩人去洗手間洗乾淨了身上的血跡就按照約定在大廣場的一角和黑和錫蘭會合。


”誒,你換了衣服嗎?”看到身穿著不一樣的裙子的錫蘭這樣發問道。


“啊,是的啊。我剛剛吃smoothie的時候不小心灑了...啊哈哈”Eileen摸著腦袋,打著圓場說著。


一旁的黑聽到這番話做了個反應,眼神在Noir身上停留了幾秒,不過很快就移開了。


四人商量了一會兒,決定在附近的一家西餐廳就餐。餐廳有著以童話故事為主題的佈置,四處都放滿著人工花草,墻上的幾個掛畫畫著可愛的童話角色,餐廳的幾個角落還擺了蘑菇造型的燈。四人按照服務員的帶領下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餐廳裡播著俏皮又柔和的爵士樂,沒過一會兒餐點就被端了上來。


“啊,你們剛剛去哪了?”享受著這愜意氣氛的錫蘭開始了對話。


“我們坐了摩天輪,然後去走了...鏡子迷宮。”Eileen有些遲疑地回答道。


“噗哈。”錫蘭捂著嘴小聲笑了出來。“怎麼都是些情侶玩的東西啊。”


“還...還行吧。主要是人比較少。”


“也是,我們就玩了過山車,還排了一個小時的隊。”錫蘭整理了一下頭髮,坐在旁邊的黑同時歎了一口氣。被這舉動吸引了注意力的錫蘭轉頭看向黑,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抱歉呢,要黑陪我一起排隊。”


“怎麼這樣說呢,小姐。”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我只是覺得你今天有點放縱了。”


“啊啊”錫蘭發出一聲和平常形象不太符的類似撒嬌的聲音。“今天難得出來玩,放開一點不好嗎?”


“小姐喜歡就好...”黑也拗不過對方。


’哇,黑小姐被治得貼貼服服的。’Eileen隔岸觀火般欣賞著這位高冷的殺手小姐的窘狀。


餐桌上愉快地對話還在持續著,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是錫蘭和Eileen的對話,因為四人約會的另外兩個人都不太認識對方。


“啊,我去一下洗手間,Eileen你要一起來嗎?”錫蘭向著Eileen發問,這時候四人都差不多停下了刀叉。


“啊,我現在還行。”


“那好吧”錫蘭徑自離開座位,走向了洗手間的位置。


被留下的三個人失去了調節氣氛的話事人,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背景音樂還在幽幽地播放著。


“你有什麼想問的嗎?”出乎意料第一個開口的人是Noir。


“哈啊?”Eileen發出疑惑的一聲,轉過頭來看著Noir,卻發現對方看著坐在對面的黑。


好像是沒料到Noir的問題,黑咳了一聲,不過還是用著平淡的語氣回答。“沒什麼,我只是有點疑問,剛剛你們到底去做什麼了。Noir小姐身上的是血跡吧。”


Eileen的腦海里響起“咔噹”的一聲,緊張地在桌底下握緊了雙手。


“沒什麼,只是讓某連血都見不得的廢柴指揮官見識一下世面而已。”Noir無所謂地回答。


“...”黑還是保持著冷峻的表情。


“廢...廢柴?”相比之下,Eileen的反應就激烈得多,想不到對方用如此簡單粗暴的詞彙來形容自己。


“不是嗎?”Noir突然伸出手,擼了擼Eileen的兔耳朵。


“這...”自己好像也無法反駁。


“...你們,真是有趣呢”一旁的黑突然插話。


“是嗎?”Noir淡淡的回應著。


“如果我是你的話,就不會把一般人卷進這種骯髒活裡,尤其是對自己來說很重要的人。”


聽出來黑是在怪罪Noir的Eileen連忙回答。“不是這樣的,黑小姐...我是自願在羅德島擔當軍事行動相關的職位的。”


“...”Noir緊閉著雙唇。


黑也不好再說什麼。


沒過一會兒錫蘭就回來了,現場恢復了友好的氣氛。之後四人在遊樂場裡度過了剩餘的時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