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仲夏夜的哀叹

作者:逆回朔夜
更新时间:2021-07-02 23:48
点击:467
章节字数:66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无法做梦,准确说是不会像他人一样可以构想出现实不曾发生过的故事,所以,在我梦中出现的只有不变的过去

火红的天空下,小草摇曳着夕阳的余晖,追逐着树叶的徐徐微风,载着她摇荡的秋千,飘舞的长发刺骚我着的鼻尖,满是她的气息

那是初中时候的事,还在对观察她人乐此不疲的我,有一个十分要好的朋友。

我们认识的缘由也很简单,只是碰巧两家正巧在隔壁,家长们每天接送我们上学时经常碰上面,久而久之关系就亲密起来了。

她是只怕生的兔子,总喜欢一个人弹着钢琴。

根据后面的旁敲侧击才知道,她的父母过去似乎对她有着过于刻板严厉的教育,导致了她这样柔弱怕生,逆来顺受的性格。虽然后面已经不再各种约束她,但已经形成的性格却没有那么容易改变。

第一次正式见面是我妈带我拜访她家做客,我听到了楼上传来的琴音。尚还幼稚的我那时未有品味艺术的鉴赏心,只是出于好奇心作祟,趁着大人不注意偷摸着爬上楼梯

钢琴的顶盖和支架把遮住她的模样,我看不到她,她似乎也没注意到有人来的样子。冒昧跑到旁边也不是太好,所以我隔着一小段距离向她搭话

“你好,我叫孟舒岚,就住在你家隔壁,今天来你家做客。”

不知是不愿中途打断还是因为对我唐突搭话而感到困惑,她的弹奏持续了好一会才停下。

“我叫顾暖月,你好”

从谱架板旁探出微红的脸向我看来,果然很像兔子。

“我们以前好像也见过好几次面吧,那个,就是每天上学放学时候”

“嗯”

“听妈妈说,我们都是初一年级,可惜不在一个班里,不然就能早点认识了”

“嗯”

不擅长交流的她很是惜字如金,我将视线转向一旁的钢琴

“其实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别人弹钢琴,有点好奇就跑上来了,你弹得真好听”

“嗯,我已经学习了快三年,每天都要练习几个小时”

“这么久呀,换我肯定受不了”

说到钢琴,她的口吻便不再那么生硬,我捏着步子朝她走近,见她没反对在一旁的地板坐下

“可以再弹点给我听听么”

突然的要求让她有些迟疑,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琴声随着她的手指的跃动响起,大概是更换了曲子与方才的旋律不同,只是上面也说过此时的我对音律毫无兴趣,所以我并没有多沉浸在乐声中而是不觉失礼地一直注视着弹奏的她,在钢琴面前显得有些娇小的身板在努力支配着它,我喜欢看到别人认真专注模样

不久后,音声中断

“怎么不弹了”我边鼓起掌问道

“唔...”她的脸比方才更加通红,只是看着我

我很快明白这是被人一直盯着所以感到不自在了

“好吧,是我的错。不过你弹钢琴的样子很好看,所以我才一直看你”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抄起琴谱作出在读的样子

“说起来,除了钢琴你平常还在做干啥呀”

“读书,写作业,看电视”

“不会出门玩么”

“爸爸妈妈有时候会带我去外面吃饭,逛街。但是最近很忙,一直在家里”

“一直待在家里不无聊么”

“外面人好多,我不想出去”

“好像也是,妈妈说过外面有很多坏人,还有专门抓小孩的坏蛋”

“嗯嗯”

“不过,我每天都有在外面逛哦,虽然也就是在家里附近走一会”

“你不害怕么”

她并不知晓自己才是特殊,疑惑道

“书上说,遇到困难要勇敢面对,以后我们长大了工作肯定要跟很多人说话的,不能一直逃避”

“可是”她似乎在找反驳的话迟疑起来

我忽然一时兴起

“你见过烟花么”

“嗯,偶尔可以在窗户外面看到”

“那想不想自己来放一下”

“可是烟花要点火,可能会爆炸。而且我也没钱买烟花”

我没错过她眼中闪烁而过的光芒,继续引诱她

“放心,是给我们小孩子玩的小烟花,不是那种飞上天的。不过,也很漂亮啦,我每年过年回老家都会放着玩,还剩下一点,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一起试着放下”

她眼中的光芒更甚,带动了我的情绪

“这样吧,那你周末的时候你来我们家玩,我带你出去就好了,我妈妈那边我来说服就Ok啦,就是不知道你妈妈肯不肯”

“我去说说的话,妈妈应该会送我过去的,毕竟你们也来过我家,还就在隔壁”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不过还有个问题”

“我们是不是取个称呼比较好,总不能一直你啊你地叫”

“叫名字不行么,班上同学都是直接叫我暖月呀”

“不行不行,那太一般了。我想跟你做朋友,朋友的话就可以用别的称呼啦,你没有什么小名么”

“没有,妈妈平常也都是叫我名字的”

“唔...”我揉捏着自己耳旁的头发,只是想不到什么好点子

“你叫暖月,我叫舒岚,不然直接就叫小月,小岚好啦,你觉得不怎样”

“...好吧”

“那就约好啦,小月,不过我现在可能得先下楼了。妈妈要是找不到我会担心的,你也要下来么”

我朝她伸出手,邀请她离开钢琴的位置

“那我也下去吧,我还没跟你妈妈打招呼呢”她纤细的手伸来被我牵住,那时候跟同龄的女孩子这样牵手明明是一件很普遍的事,但是我却为此格外开心

两天后的周末晚上,我们一起去放了烟花

准确说是我借口说是带她去散步瞒着大人们带她偷偷去放了

我们住的地方有一条小路,通过那边的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河边的一大块空地正好适合我们活动,要是不小心着火了正好旁边也有水,这是以防万一的措施,至于烟花则是我以前没放完私藏留下来的,点火后会冒出树状一样的光,我想她一定会喜欢的

只是凡事都没那么顺利,许是没好好保存,火线的前端已经断开了,只剩下短得几乎看不见出头的一小截

这个距离的话怎么说都有点危险了,我有些动摇,只是事到如今我也总不能退缩,只好先拖延下时间

“说起来,小月”

“..怎么了”大概是瞒着父母的畏罪感还有没大人陪同的不安,她只是畏缩张望周围

“也没什么啦。只是在想要不要一会再来放烟花,你想你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放完就回去不觉得太可惜了么”

“好吧,小岚想去哪”

“这河边再往上走有个小亭子,我想我们可以在那边坐一会休息下看看风景”

“可以吧,希望不会太远”‘

“放心,我来了好几次,从这里也能看到,就在那。不过你得牵着我的手,天太黑了我怕你走丢或者掉到河里”

“嗯”她很老实地交出自己的右手给我

她的走姿很是矜持,步伐比一般人慢了不少,我也只好迎合她慢慢挪步,许是今晚的夜风不够清爽,从她手中传来的热感让我感到手心似乎冒出了汗,我开始有点懊悔,是否会被她嫌弃

通往亭子的露台只有四五分钟的路程,忐忑的我并没有打开话腔的余裕,反倒是她先开头

“小岚平常在家做什么呢”

“也就看看书,做完作业帮家里人做做杂事,然后出门随便走走啦”

“看样子跟我差不多。”

“嗯,不过在学校的话我还挺经常跟同学一起玩游戏的。像跳皮筋那些,小月呢”

“我不喜欢运动,所以都是待在位置上看书”

“你是在哪个班”

“4班”

“唔,我在你们上一层的1班,怪不得之前没怎么在学校见过你,以后下课可以找你玩么”

“我不想跳皮筋,捉迷藏也不想玩”

“那就看书好啦,我家里也有很多书,你想看什么我们可以一起看”

“不去玩没关系么”

“没事啦,每天都玩一样的游戏我差不多也腻了,说不定读书更有趣呢,我爸爸还一直叫我多读书呢”

“好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跑到你教室后边门口等你,我知道有个地方平常没有人去,我们可以躲在那里”

“嗯”

到了露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只余另一边的椅子,好在让两个女孩一起坐的空间还是有的

终于松开牵着她的左手,在右掌上擦拭,还是干燥没感到有出汗的湿度,我微微松了一口气看向四方,明亮灯火下照着远处的建筑

她盯着昏暗的水面不时荡漾开的波纹似乎饶有兴趣,向我提问

“这河里会有鱼么”

“看样子是有吧,喏,你看那边还有牌子禁止钓鱼”我将告示牌只给她看

“小岚认识什么鱼么,就是,鱼的名字”

“我想象,鲫鱼,鲤鱼,还有草鱼,鲨鱼,鲸鱼也算的话”

“我也一样。你觉得有美人鱼么”

“应该没有吧,毕竟是童话故事”

“我觉得也是,不过我之前做梦的时候有梦到过”

“真好啊,我就从不来不会做梦,妈妈说不会做梦是好事,但是我感觉正常人都会做梦”

“但是要是是做的恶梦就很可怕了”

“小月经常做恶梦么”

“不是,但是偶尔会出现,半夜醒来到处都是黑乎乎的看不见,很可怕”

“说起来,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说是有时候可以跑到别人的梦里”

“听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

“要是真的可以的话,那小月做恶梦的时候,我就跑到你的梦里保护你”

我故意做出夸张的动作,惹得她弯起嘴角

“那要说的话还是平常的梦里出现比较好”

“为什么”

“你想啊,恶梦可能一个月都不见得有一次,平常梦的话,那我们不是等于天天晚上都能在一起了”

“哦..哦” 她似乎没注意到自己言语的不妥,我有些害羞地低着头,看到手表的时钟

“啊,差不多该放去烟花了,不然就没时间了”

“要八点了么”

“已经七点四十多分啦,回去晚了可是要挨骂的”

我拉住她的手朝原点跑起来



存放了两三月的时间我也确实不能保证是否如愿进行,为了避免失望,我给她打了预防针以及火线的事。不安的她摆出一副蹲防姿势躲在了我身后方,愈发让我又想到兔子

“不是,你为什么要捂住耳朵啦”

“要是突然会爆炸的话不是会很响么”

“最多也就是哑火而已啦,哪里那么容易爆炸”我理所应当地回答她,实际上这只是根据我个人所见得出的结论

“好吧”她将双手放下

“你数一二三后我就点火,听明白了么”

“不然还是不放了,看着好危险”她摇摆不定的眼神担忧地看着我

“放心吧,我听我班上那些男生说的,更危险的他们都放过”

“那我数了?”

"嗯"

“一~二~~三”

我点开攥紧的打火机,火花在火线上浮现,传来丝沙响,发觉到自己不该有这发愣的闲情时候

危险

自己的衣服被扯动后仰,一只手臂将我脑袋压下

鼻尖传来微微的香气以及布料的触感,我仰起头来,她一阵后怕地看着我

“你怎么突然发起呆啊,吓死我了。还好没什么动静”

“嗯...谢谢”我还未从心跳加速中缓过神,看向烟花那

“看样子似乎是哑火了,遗憾”


我话音刚落从里面传来的噼啪声,随即橙光的绚烂在我们眼前绽放

在这漆黑的夜晚中,只有小小烟火的光亮将我们包裹

我们无言地看着这副景象,与司空见惯的我不同。她的眼眸中摇曳着感动,在城市长大的她可能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类东西吧

“啊,没了”火光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没入黑暗,她有点遗憾地说道

“嘛..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再给你弄点来”

“嗯”

“不过,下次要去别的地方么,像公园之类的”她似乎没注意到手还压着我的脑袋在她胸前,我捏了捏小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询问道

“跟烟花一样好看么”

“小月喜欢花么”

“嗯”

“那里有一个大花坛,开着许多花,还经常有人专门过去拍照片。”

“昙花也有么”

“不清楚,听大人说有几十种花,可能有吧”

“什么时候去呢”

她的声音落在耳旁,让我有点飘忽

“只要你想去,随时都可以”

从那天起,我开始做起了梦,但是梦里出现的总是跟她的回忆


渴望接触的光,喜欢隐藏的夜,我与她如此相反,但又彼此吸引,她的“什么时候去呢”不知不觉已经成为我耳熟目染的一句,我们的脚步跨过了城市的每一条街道甚至更远,成为了亲密无间的挚友同时我也有了新的苦恼,自己会因他人的欢笑而欢笑,苦恼而苦恼,对我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我将观察的对象转变成自己,开始了生来第一次的自我审查,写起了日记

只在电视剧上看过片段恋爱剧的我,对这类事情有着十足的后知后觉,翻阅每天的日记后,我才发现

自己或许喜欢上顾暖月的这个事实

但她对我怀抱的只是真诚的友谊这件事,让我在我们两者间感受到了隔阂,而这份隔阂在我的注视下愈发扩大

她的性格变得不再那么拘束,开始会与周围同学打理好关系,我会在教室的后面看到她与他人说笑,会看到课间她与同学一同去厕所,会看到她借给别人书籍。虽然减少了与她在一起的时间,但私底下的日子自己还有大巴跟她在一起的时间

钢琴是她的每日必修课,我偶尔会在她练习的时候在一旁看书打发时间,久而久之也面识了教导她的老师,那是位说是美人也不为过的年轻女性,端庄的外表下还包裹着我所不具备的成熟与温柔,让我感到痛苦的是,暖月对她似乎有着别样情愫的事,这是我第一次开始讨厌起自己分析他人时候的敏锐

我怀抱的是桔梗的苦涩,见到阳光即会死去的青鸟

上了初三后,学业变得繁忙起来,以此为契机我开始一点点与她拉开了距离

“最近好像没怎么跟小岚说话的样子”一天的放学后,她在教室门口拦住我

“我也想找你啊,只是老师布置的作业跟试卷太多了,毕竟也快中考了”

“小岚有想好考哪里的学校么”

“还不清楚啦,小月有想好么”

“你觉得聆花怎么样”

“聆花?啊,那个女校是么,听说成绩要求很高诶”

“小岚的成绩肯定可以上啦,怎么样,要一起来么”

“好吧,我回去跟家长商量下”

“唔,果然有什么不对劲”

“什么意思”

“如果是以前你的话,肯定会说回去说服家长才对。小岚不想跟我在一起么”

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跟她彻底分开,这是三年来头一次想到,而我才明白自己如今就在这分岔路上。

“我说,小月”

“嗯?”

"这周有空么"

“有啊,又要去哪里玩么”

“没,只是想着好久没放松了,就在附近走走就好”

“好吧,什么时候”

“这周五傍晚吧,等你吃完饭”

有点疑惑为何得是傍晚的样子,但她还是同意地点了点头

说是随便走走其实我已经想好了目的地,那是两人最开始去过的地方



“好久没来这边了,改的都快认不得了” 她有些吃惊地环顾四周

河上架起了通往对岸的铁桥,过去走过的大道被青草铺成的坂道占据,只余下河边五米宽度的左右的小路。

“所以,想说什么呢”淌在夕阳下悠闲地漫步时,她忽然出声

“所以说只是单纯地想散步罢了”

“你觉得我会信么,都认识这么久了。小岚在闹别扭的时候喜欢什么都不说”

“你这样子可跟最开始可是差远了”

“那还多亏小岚的功劳,没有小岚跟我一起的话,我肯定还是原来那个一个人的我”她靠近我身后,将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推着我前进

“不,做出改变的是你自己,我只是起个催化剂的作用罢了”

我将注意力从她身上传来的香味移开,有点刺眼的阳光让我不禁眯起眼

“来聊点八卦怎么样”

“诶,难得听小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也行吧,想聊啥”

“嗯,只是随口问问啦,不用当真,听着可能有点怪,不想回答也不用勉强”

“嗯”

“暖月你.,”

“嗯”

“有喜欢的人吧”

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轻轻将脚底的小石头踢入水中,传来细小的噗通声,推动我前进的手离开我的肩膀。我故作镇静继续说道

“是怎么的人呢”

“唔,没想到会被小岚问起这个问题”

“毕竟我也是女孩子,对恋爱感兴趣也是正常啦”

“小岚的话,倒是可以告诉你,不过要保密哦”

“嗯”

“教我的那个钢琴老师,你应该有见过吧”

后方的她学着我方才的模样踢起一块碎石没入水中说道,自己的猜测应验让我露出丝苦笑

“小学的时候,我的孤僻症比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还严重,别说朋友了,跟别人正常交流都很少。父母的事业问题还在发展期,没时间管我,每天只会对我提出要求”

“五年级时我开始学习了钢琴,认识了刚从大学学校毕业的老师。老师人很好,不只是耐心地教导我,还给予了那时父母没给予我的关爱。嘛,虽然现在我爸妈对我很好啦”

“所以就喜欢上她了么”

“最开始只是把她当成憧憬亲近的人,后面慢慢接触发现了老师其他的一面,我也不知道这是否是喜欢,但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感到安心”

“但老师也是女生吧,被人知道肯定会被指手画脚的”

“喜欢的事随他人怎么说都不会在意吧。况且,我也没打算跟老师坦白的打算”她有些落寞地仰起头看向天空

“自己是不正常的,不可以因为这样的任性去干扰她正常的生活。”

“但是努力练钢琴都是为了她吧,真的没关系么”

“没关系,况且,也不全是为了老师。说起来,小岚你其实对音乐没兴趣吧”

“为什么我每次弹钢琴时候总是喜欢凑在一旁看我弹呢”她忽然走到面前挡住我,迫使我看向她

我无法像当初那样纯真地说出自己喜欢她弹琴的样子,不坦诚的自己让眼角有些湿润,假装受不了太阳的耀眼揉了揉双眼,轻松无事地说道“反正都是没事干,听你弹曲还能解解闷”

“但是,我能有现在都是小岚的陪伴,还有也是为了小岚不那么无聊,才努力学习的钢琴” 余晖下,她盈着笑意的脸颊宛如绽开的水仙般清秀,我指尖颤抖了下,忍住心里轻吻她这份可爱的冲动

“.............”

“所以今天叫我出来就是聊这些八卦么”

“不。所以说是为了散心才想聊点有意思的话,不过好像有点严肃过头”

“单方面透露好像对我有点不公平。那我反问一下,小岚有什么喜欢的人么”

“唔,说的也是呢”

我注视着她,故作思考样

“想了想,果然还是最喜欢小月了”我鼓起勇气,在玩笑中融入自己的真心,感到浑身发麻,紧张不已

“诶,好狡猾,这样说的我也喜欢小岚”

“那我跟钢琴老师你更喜欢哪个呢,要老实回答才行”强行翘起嘴边作出笑脸我摆出捉弄她的模样

“唔啊,感情这事不能比嘛,况且这又不一样”

【不一样】仿如巨石落在我的心里,苦痛与窒息,她对我的只是朋友的喜欢

“啊哈,开玩笑啦,别这么认真走啦走啦,去喝杯奶茶回家做作业去了”

“唔,真是的~”


红色的晚霞即将沉落在水之一头,我的昼间之花,落下它那被遗忘的花瓣,在这黄昏中,这花成熟为一颗记忆的金果,咀嚼着青草带着香甜的苦涩,自以为是的我在心中做出了对我们两人最坏的打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