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解放

作者:贴地飞行
更新时间:2021-03-06 18:21
点击:537
章节字数:29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前辈...”灯子猛地停止了哭泣。“我觉得...现在止血的话...我还能再抢救下...”

来不及思考,灯子脱下上衣,跪着爬到侑的身边,轻轻地用衣服按住了侑正在出血的脖子。

“我没事的呀前辈...”侑抓住灯子颤抖的双手。膝盖磨出了许多伤痕,灯子的眼泪依然没有停止。

“侑...”灯子全身颤抖地低吼到“我真的太害怕了。”

“前辈...这里没有丧尸...”

“你真的是个傻瓜...我才不害怕什么丧尸...”

“前辈...”

“我害怕的是...”灯子俯身,紧紧地抱住侑,“我害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害怕我再也不能像这样抱着你,跟你撒娇了...”

“对不起,侑,虽然我答应过你再也不说对不起,但是,我到今天才明白自己有多自私。我一直觉得自己死了你一个人才能好好的在末日生存。”

眼泪滴在侑的耳廓。却不冰凉。

“可是我现在明白了,即使让你选择死亡你也不会放弃我...对不起,之前一直没能好好体会你的心情,对不起侑,我再也不会寻死了...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前辈...”

“おかえりなさい。(欢迎回家)”

血止住了。


营地里。

佐伯心不在焉的进行着解剖实验。如果不是因为父亲之前是病毒研究所的要员,自己从小就深受父亲影响,眼下营地里也没有这方面的相关人员,佐伯真的不愿意在如此简陋的环境下进行研究实验。

手中的试管比以往更加沉重,佐伯颤抖地把它送回试管架中。

‘如果灯子...不不不...绝不可能...’

虽然私心是想将她占为己有,可是她不希望身边再有任何熟悉的人因为病毒丧生。


就像母亲一样。


研究所里满目都是高精尖的实验设备,佐伯对这些东西根本不感兴趣。她今天来只是因为学校文化祭邀请了家长参加,父母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于是她来到实验室将邀请函转交给他们。

一路上遇到了许多熟悉的人,佐伯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带她来过研究所里参观,许多实验人员都认识她。

按照指引,她来到了父亲的房间前,门口赫然立着一个需要输入密码的装置,佐伯尝试性的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博士您好,请进。”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父亲的办公室,里面装修简约,只有架子上堆积的奖杯和奖状时刻提醒着来访者这是一位获得了无数奖项的优秀科学家。

父亲好像并不在房间里。佐伯走到办公桌前,突然,她踩到什么圆滚滚的东西。佐伯俯身捡起物品,上面赫然写着“X病毒抑制剂”。


‘X病毒?好像曾经听父亲说过,应该就是他和母亲最近研究的那个病毒吧。’


父亲一向小心谨慎,怎么会把药物落在地上呢?

或许是靠近内室的原因,里屋传来父亲与人争吵的声音。佐伯刚起身,父亲突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佐伯下意识的将药瓶放进了提包里。看到佐伯正站在门外,父亲用手揉了揉自己眼睛,随后将双手轻轻地放在佐伯的肩膀上。佐伯刚想开口:


“你怎么来啦,爸爸现在有点事情要离开,你先回家好吗?有事回家再说。”


‘可是你们已经多久没回家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猛力地敲着门,父亲再也没看佐伯一眼,转身离开。

佐伯最后听到的一句话是:

“您夫人...”

“知道了。”

邀请函掉在了地上,明明只是一张纸,为什么碎成了这么多片。


研究所四楼,灯子牵着侑,两人小心翼翼地沿着墙壁前行。

行至一间大门敞开的房间前,灯子探头向里望去。侑在后面拉了拉她的衣袖。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房间内,一股巨大的力量将灯子从侑的手上抽离。侑冲进房间里,灯子正被一个高大的丧尸举起,她用步枪抵在丧尸的两齿之间,肉眼可见的力量悬殊正把灯子一步步逼向危险的边缘。

侑从背后抽出消防斧,正准备冲上前与丧尸一决死战,只见这只高大的丧尸突然将灯子甩了出去,随后挣扎着跪倒在地,没过一会就咽了气。

丧尸的背后站着一个穿着白色研究服的男人,手里拿着的斧头还在不停地渗血,男人大口的喘着气,莞尔之间瘫倒在地。

侑在灯子被甩出的一瞬间就判断好了方位,在末世中生存,人的每项器官都被迫发挥到极限。在灯子撞墙的瞬间,侑将她抱住,两人一起滚了出去。

“侑,你没事吧?太乱来了,怎么能就这样冲上来,要是你...”

侑伸出食指挡在灯子的唇前。

“比起担心我,你应该担心那个救了你的人。”


两人走到男人身边,才发现他的肩膀已经被咬了,看样子已经过了很久,伤口已经有腐烂的趋势了。

侑突然想起来佐伯给她的药还有几颗,既然已经到了研究所里,离找到血清更近了一步,给他一颗药应该也没关系的吧...

侑转头看向灯子,却发现她早已注视着自己,笑着点了点头。

“您还好吗?我这里有一种药能够抑制病毒扩散,您吃一颗吧。”

男人抬头看着侑,他接过侑递来的药丸,用舌头稍稍舔了一下。

“谁给你们的药?你们从来弄来的?”男人突然嘶吼到。

“是是是我们的一个朋友...”两人被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

“她还活着吗...”

“当然...她很好...”不知道为什么,侑觉得眼前的人并不像是坏人,对于出手将灯子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人,她只想好好感谢他。

“这个药不是抑制剂,是扩散剂,我是研究所的实验人员,尝一口就知道了,抑制剂是苦的,扩散剂是甜的。”

哗啦————

侑手中的药瓶掉落在地。

这么多天以来,她一直在给灯子吃扩散剂,难怪灯子的狂暴期越来越短,身上黑色的地方越来越深...


‘是我害了她。’


‘怪不得那天,前辈会那么憎恨的看着我,原来她一直吃的是扩散剂,很痛苦吧...’


“侑,侑?”灯子抱住她。“我完全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你陪我这么多天,我...”

瞳孔地震。地上泛起一圈一圈的水印,是汗水还是眼泪...

“现在不是煽情的时候。”男人突然说道。“研究所里还有很多像刚才那样的丧尸,你们要快点走。”


‘走?去哪?灯子可能要变成丧尸了,我还能去哪?’

‘等等,说不定还有希望’

“看您的穿着,应该是研究所的人吧,朋友告诉我研究所里可能会有病毒血清,可以救她...”眼泪像断了线一般砸在侑满是伤痕的手上,“求求您告诉我...求求您...我没法眼睁睁看着她变成那个样子...”

“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您...”


救救她。


“你明明能救母亲的...为什么不救她!是你害死了她!”

“不是这样的...我怎么可能...”

“父亲求求你了,救救母亲吧...”


“血清一共只有两只。有一只失踪,另一只...”

“请您告诉我制作方法,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制作出来救你们俩!”

男人抬手揉了揉眼睛,随后伸手摸了摸侑的头。

“血清已经无法制作了。”男人艰难的起身,向着一个金属物体前靠近,对着一个发光的扫描仪看了一眼。“但是...”

金属大门打开了。

“另一只血清在这里。”男人从隔层里将一个针管状的物体拿了出来。“给她打上,马上就能好了。”

“可是您...”

“我已经没救了...”男人将血清塞到侑的怀里。“只要知道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那个人还好好的活着,我就心满意足了。”

“唯一的愿望就是,她不要恨我,因为我...”


‘真的很爱你啊。’


“前辈...”侑在男人身边蹲下,“您和我们一起走吧,营地里有很多厉害的人,说不定有人能治好您呢?”

“呵呵...这个病毒只能用血清治疗...除此以外别无他法...原本想把这个留给自己或者家人的...”男人捂着肩膀的伤口,一字一句地说道,“但是遇到了你们绝不能见死不救,你们都是好孩子,要好好活下去啊...”

“前辈。”灯子也蹲了下来,“血清我们一人一半可以吗?说不定还有其他办法呢?”

“不行的,血清的量只能刚好救一个人,一人一半谁都好不了...”“你们快走吧,不用管我了,这是我的命,快走吧。”男人起身将两人推出门外,转身向着房间的深处走去。


‘你们一定要好好活着啊。’

‘替我照顾好那个孩子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