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三十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3-08 01:16
点击:300
章节字数:36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深处的洞穴中忽然传来一阵箫音,紧接着是蝠翼振动的杂乱声响。

师妃暄躲在洞口旁,催动内力,将五官感觉提到极致,等待出手的时机,婠婠则按照约定守在伏魔洞口。

师妃暄无法完全相信婠婠,所以没有向她透露所有情况,不过只要她按照约定去做,就不会有危险。

箫音忽而高亢,尖锐刺耳,贯满大小洞穴。千万只蝙蝠便应音乱舞疾飞,发出轰隆巨响,造出惊天裂地的骇人声势。

师妃暄暗懔,早知青璇箫音得秀心师伯真传,却不知能有号令蝙蝠这等令人惊异的本事。看来自己旧时囿于静斋之中,虽纸上得来颇多,但江湖之大,总有超过自己想象的人事。

声音愈来愈响,愈来愈近,不多时,便有一大群蝙蝠从洞口喷涌而出,虽密密麻麻但彼此间井然有序并不碰撞,场景诡异。

师妃暄未料蝙蝠的数量如此之多,暗道难怪青璇叮嘱一定要涂抹避蝠粉末,如果仅凭自身,纵然功夫卓绝在这蝠群中也招架不住。

她摒去杂念,至“心有灵犀”之境,手握色空剑专心致志等待敌人。

前方发出一声长啸,一个人影被蝙蝠裹挟自洞口跃出。

师妃暄首次亲见蝙蝠攻击活人,只见蝙蝠如一团黑云包围着那人,那人运功对着蝙蝠狠下杀手,大批蝙蝠受击坠地,可仍前仆后继地疯狂向那人进攻。

师妃暄认出那人是魔门八大高手之一“倒行逆施”尤鸟倦,当即如闪电一样弹向尤鸟倦,以彼岸剑诀第三式“佛踪乍现”袭向尤鸟倦。

尤鸟倦虽与蝙蝠苦战,但亦有所感应,挥动背挂的重逾百斤独脚钢人对上剑招。

“嘭”的一声,二人皆受到巨震,伴随铜人挥舞蝙蝠也纷纷被撞落下。

师妃暄借势换招对着尤鸟倦连夺三剑,尤鸟倦虽是邪门高手,但蝙蝠袭扰不断,最后仍不免中了一剑。

师妃暄本欲乘胜追击,但尤鸟倦身处险境中也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绝活,猛喝一声挥舞铜人快速旋转,将周身蝙蝠全部击落在地,也逼得师妃暄无法近身,最后直接将百斤铜人掷向师妃暄,自己趁她躲避的时候,如疾风般闪身而出,往洞外去了。

师妃暄见追不上尤鸟倦,便不纠缠,只身往洞里去和石青璇汇合。

蝙蝠漫天飞舞,但都不敢靠近师妃暄,纷纷避让,也算奇景,但师妃暄无意欣赏,一路疾行,越往深处,蝙蝠越少。

片刻之后,师妃暄觉察到前面有二人,也是没有蝙蝠敢靠近,欣然落到二人身边问:“青璇?”

“妃暄?”石青璇本语带欣喜,但旋即回复平静道,“你去哪儿了,半天不见你。”

“我被祝玉妍设计困住……说来话长,这位是?”师妃暄看向另一人,询问道。

“师姑娘!竟然这么巧!”那人的眼睛在黑暗中炯然有光。

师妃暄一下子认出是谁:“徐公子?你怎么会?”

石青璇打断道:“等会儿再叙旧,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

三人来到一处小溪旁,石青璇径自调息回复,徐子陵到一旁的小丘摘取野果,师妃暄则警惕四周,防止有人跟来。

出伏魔洞后,三人为免阴癸派袭击,一路疾行出数里,才敢停下。

在黑暗中待得久了,就觉得阳光极其舒适,师妃暄遥望赤砂山,阳光之下,烟云环绕,赤色夺目,美不胜收。

石青璇很快收功,然后走到溪边,踢掉鞋子,露出如玉纤足,将它们浸到冰凉的溪水中,然后坐下,把竹箫放到身边,轻晃双腿,一脸舒适自在。

师妃暄想到婠婠最喜欢赤足,问:“这样很舒服么?”

石青璇此刻许是脱离险境,显然心情不错,轻快回:“那是当然,你也试试?”

师妃暄心中一动,但想到此举不雅,有违静斋训导,终是摇摇头:“不了。”

石青璇转头望向师妃暄惋惜道:“静斋规矩繁多,看你这副古板圣人的样子,可失了不少乐趣。”

“虽身在外,但师门规矩不可违……”

“好了好了,知道啦。”石青璇回过身去,用脚拍打溪水,不以为意。

师妃暄看着石青璇的背影,心下恍然,觉得又回到年少时一同在静斋度过的时光,二人上山捕雀,下水捉鱼,好不快活,便走到石青璇身边坐下。

双方把各自遭遇简单陈述一番后,石青璇问:“师姑娘,那婠妖女,果真是阴癸派和你对决的弟子?”

“何有此问?”

石青璇思索道:“虽然她属魔门,但是有些行事,虽说合理,但是细想来,又像在刻意给我制造机会,不让邪极宗的人接近我。唔,若说为阴癸派扫清障碍,也能说得通,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

师妃暄暗自吃惊,自己已经把和婠婠合作的相关事情都隐去不提,石青璇仍能看出端倪,好在邪极宗素与阴癸派不和,要是让祝玉妍知道,不知会怎么责怪婠婠。

师妃暄犹豫一番,终究还是把自己与婠婠合作的事情对石青璇和盘托出。

石青璇不属静斋,行事率性,又和自己有多年情谊,天下之大,若论信任,除了她,再没第二个人。

“师妃暄,你再说一遍!”石青璇听完不由得诧异质问,声调都提高了一个度。

师妃暄无奈笑道:“你应该都听清了,我不用再说一遍了吧。”

石青璇完全忘记之前还和师妃暄冷战,也忘记师妃暄现在的静斋圣女身份,就像年少时一样愤愤地给了师妃暄一个爆栗:“师妃暄!你这么大人了,做事这么分不清吗!除了我你还和谁说了吗!”

师妃暄揉了揉额头道:“没有其他人了。”

“没有就好!”石青璇松了口气,“你知不知道你和阴癸派的人合作,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江湖会怎么看你?会怎么看静斋?不说静斋如何,你啊,绝对没有好下场!而且你这样直接和我说,万一我心存坏心,宣扬出去,你又怎么办呢!还有,你怎么能信阴癸派的妖人,那等两面三刀的魔门做派,到时候你被骗得骨头都不剩都不知道!斋主到底是怎么教你的?!难道你是真的佛法过于精深把自己渡成了个博爱苍生的大善人了吗?罢了罢了,我不追究那些,总之你对魔门中人绝对不能心慈手软……”

师妃暄未曾想石青璇一口气冒出这许多话,假装捂住耳朵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怎么唠唠叨叨话这么多,就像师父……”

石青璇见状伸手打掉她的手:“你捂什么耳朵?!我是为你好你知不知道!欸!你还躲……”

闹了半天,最后两个人对视,都不禁笑了起来,笑得止不住,索性都向后躺倒在草地上。

“这么多年了,自你离开静斋后,再没有这样了。”师妃暄望着天上悠悠的白云道。

石青璇将脸转向一边道:“我一直以为你行事循规蹈矩,没想到还有这种惊世骇俗的行为。哼,要不是你不省心,我才不会理你。”

“好了,我不会再问你当初离开静斋的缘由,如果是因为我做了什么错事,那我向你赔礼道歉,你呢,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个笨人吧!”

提到当年石青璇心中一黯,但听到后面,又觉得好笑,知道再也不能像之前那般狠心冷面对待师妃暄,便晃动浸在水里的双足,心情舒畅道:“慈航静斋的高徒这么低声下气了,我就给你这个面子啦。不过婠婠的事,你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江湖险恶,得多提防。”

“知道了。”

“你和徐子陵,很熟么?”石青璇忽然又问。

“怎么说,见过几次面,不知道算不算熟。”

“他是不是喜欢你?”

“青璇,很关心他?”

“没有,我只是好奇。”

“我是静斋弟子,你也知道,总要回去的。”

“也有没有回去的静斋弟子啊。”

师妃暄知道石青璇指的是师伯碧秀心,回道:“下山历练,自当历七情而不惑于心,我意坚定,你不用担心。”

石青璇幽幽叹口气道:“也不知道这对你是否太过苛责无情。”

二人闲聊几句,听到徐子陵回来的脚步,便都坐起。徐子陵将野果递给二人,坐到一旁,三人饱腹一顿。

“那邪帝舍利不过一个黄晶球,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值得这么多魔门高手拼死争夺?”徐子陵边吃边问。

石青璇道:“那是子陵你未曾见过真正的邪帝舍利。”

“还请石姑娘赐教。”

“这就和魔门的邪极宗脱不了干系了,”石青璇解释道,“邪帝舍利本是一种罕见的黄晶球,历任邪帝——就是邪极宗的宗主,都会在自己大限将至时,将毕生功力凝成精气,注入到邪帝舍利之中,令继任者将晶球内的元精据为己用,更加强大。”

徐子陵震惊道:“这种方式闻所未闻。既然是邪极宗的重要之物,又怎么会流落在外呢?”

石青璇娓娓道:“那是因为邪极宗的道心种魔大法是魔门至高无上的功法,甚至在阴癸派的天魔大法之上。这门功法会令修炼者在性格气质上发生转变,上任邪帝向雨田利用邪帝舍利修炼此功虽然未竟全功,但因有了道心,竟在死前幡然醒悟,担心座下弟子危害江湖,便以邪帝舍利为诱饵,令他们立下血咒,只有拿到邪帝舍利才能继承邪帝之位,踏足江湖,同时又暗中告诉祝玉妍舍利的下落,令他们争斗不休。其实却将真正的邪帝舍利交给鲁妙子,让他藏好。”

徐子陵赞叹道:“竟有如此奇事!那么石姑娘真有邪帝舍利吗?”

石青璇摇头道:“我——当然没有!鲁大师心思灵巧,只是请我除去邪极宗恶人,却也未告知真正的舍利下落。”

徐子陵叹道:“这舍利之中蕴含让人无法想象的元精,倘若魔门任何一人获取,日后都将对白道武林不利,也会令中原平白增添腥风血雨。”说着,不由得看了师妃暄一眼。

石青璇敛眉道:“这次利用伏魔洞将他们关在里面,却不知道他们能否真的葬身蝠口,如果不能,以后还需计议。”

徐子陵宽慰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师妃暄不参与他俩的谈论,吃完果子便站起拍拍手道:“看这时日,我们该动身了。”


竟然认真写了一章情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