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记录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21-03-25 00:07
点击:216
章节字数:91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其一 给未来的你


『你好。』

屏幕闪烁了几下,模糊的人影逐渐清晰。

女学者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看上去属于很干练的类型。

『接下来要说的,或许你们已经知道,甚至早已察觉,但我相信你们知道的不是全部。』,金发女子说,『你看到这个视频,就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对叫龙袭击的频率以及行动规律进行的分析得出的结果是,』,她继续说道,『这些并不像是生命体,更像是机械或者说行尸走肉一样的叫龙,很难说具有何等程度的智慧,但毫无疑问它们并非只是单纯的袭扰,却也没有想要毁灭人类文明的意思。一头Gutenberg级就能在一晚上毁灭一座城市……如果它们倾巢而出,很难想象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显然,叫龙中确实具有某种……女王蜂的存在,它控制着叫龙袭击的程度,像是想从人类这里得到一些什么。』

『当然,这不是我研究的方向。』,女学者露出苦笑,挠着脸颊,『维尔纳也多次暗示我不要涉足这方面的调查研究——别看他一副阴沉的样子,还是个会做克隆实验这种可怕事情的人,该说是不直率呢还是待人方式独特呢——』

『咳咳。』,女学者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些多余的东西,表情和思绪很熟稔地拉回原先的状态,『我想说的是,APE,也就是目前以莫大的势力干涉着几乎所有国家的政治与经济的组织,我稍微动用了一点人际关系稍微接触了一些资料。』

『他们几乎是跟着叫龙同时间出现的。』,女学者做出回忆和思索的表情,『确切地说,在人类的数个大型都市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之后,它们就带着极为完备的作战计划和科技成果突然出现在了联合国内部……表面上是由多个超级大国组成的联合团队的名义,但多少有些可疑。』

『按维尔纳的猜测,发现了岩浆燃料的或者也是APE,但那时他们并不叫这个名字。』

『不论如何,APE带来的科技成果和对叫龙措施对当时人类的处境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一下子就成了世界上方方面面都举足轻重的团体,简单来说就是掌控了许多国家的政治经济乃至……军事。他们涉足了几乎所有的政体,话语的分量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被承认的组织,当然这分量里也有永生研究的影响——啊,我和维尔纳也是研究组其中成员——』,女学者指了指自己,又证明似的晃了晃白大褂上的名片。

上面写着『卡丽娜·米尔扎』。

『但是,应该说是直觉还是研究中大量信息资料叠加产生的念头,长生不老这一研究总让我有些细琐的违和感,维尔纳大概也有同样的感觉。』,卡丽娜认真地说着,『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录制这一个视频,放在目前科技看来不便而且交互性极低的芯片里。』


『这是记录,也是警告。』


『先解释一下我们的研究吧。』,卡丽娜伸手将摄像头调整了一下,昏暗的房间里,她身后的数个一人半高的培养皿出现在视频中。培养皿中尽是墨蓝色的液体,有着人类体型的固形物以不同的姿势漂浮在其中,看上去有种诡异的美感。

『永生的研究本就是在发现叫龙体内寄生的类似人类的生命体之后被APE顺水推舟提出的。』,卡丽娜将摄像头摆正,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对这些生命体进行解剖之后,我们发现它们的内部有着和人类极其相似的结构,包括内脏,循环系统,小到血管和淋巴,除去部分内脏的位置差异之外,它们和我们身体上的区别简直小到可怕。』

『当然,我们又很快排除了这些——我们姑且仍旧称之为叫龙吧——是人类生物学上的先祖的可能性,』,卡丽娜露出了稍稍有些困惑的表情,『我们无法完全解析叫龙基因在生命体本身上的表现,最顶尖的生物遗传学家也做不到,即便这些基因的表现让它们看上去多么像人类,它们和我们的区别也不可忽略的巨大。』

『这中间的区别当然有许多,肌肉和骨骼的密度之类的——你根本想象不到这些看上去和人差不多大的家伙有多重,心血管能承受的血压又有多强大——不过这不是重点,APE那群家伙就像是提前知道一样,他们只在乎一点,叫龙那长到可怕的生命周期。』

『可是通过对他们染色体端粒的分析发现,叫龙或许对自己的种族进行了某种……基因改造。』

『对这种改造分析的结果是,如果可能的话,叫龙的个体甚至可以存活超过万年,对于人类这好似蜉蝣的生命长度而言的确称得上是永生。』,大约是科研者的身份作祟,卡丽娜稍稍显得激动起来,『想象一下吧,一个个体寿命极长的超级文明,且不论它们如何解决人口问题——超巨型的都市,复杂到可怕的社会体系,居然可以维持长达——呃,总之是极为漫长的一段时期,且不论这个文明覆灭的原因,这文明本身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乌托邦。』

卡丽娜说着说着,表情却渐渐暗淡下来:『当然,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社会,自然也无法判定其与人类文明孰优孰劣,从叫龙的强大战斗性能来看,它们面临的战乱程度似乎更甚于人类……总之,维尔纳的团队想办法从所得的叫龙的染色体中提取出了一小段对细胞寿命影响最大的信息,并将其以最适合人类的结构进行加工,在最大限度保留基因效果的情况下得到了一种类似人类细胞的物质——黄血球。』

『——它就像是自己演化了一般,维尔纳是这么说的。』,卡丽娜说,『只是稍稍用人类的干细胞进行了些许诱导,它就变成了APE希望的形态。紧接着,维尔纳的团队又将黄血球植入培养皿内的人体活组织,很顺利的得到了喜人的结果——细胞的老化速度被极大地延长了,粗略计算后的平均预期存活时间是——一百年。』

『当然,这只是一次实验,科研的成果不经过千百次的洗礼绝不可靠,但APE立刻就将永生研究得到进展的消息散布到了全世界,并堂而皇之地开始募集人体实验的对象,甚至要实验对象自掏腰包,价格比起治愈癌症还要高上数十倍。即便如此,试验的日程表依旧被排满了。』

『他们自然不知道黄血球的侵蚀性有多强。』

卡丽娜叹了口气,当时人们的狂热程度自然不言而喻:『结果没有第一次试验那么好。对活人植入黄血球的量只是数学计算的最优解,那只有小白鼠试过的方程直接导致了第一位受试者的死亡,他全身都冒出墨蓝色的液体,死的非常痛苦。APE不想让外界知道,他们就不可能知道。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黄血球的量与人的体质似乎还有密切的联系,APE不在乎,但部分科研人员想办法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拿人类基因上的近亲进行了试验,才终于确定了适合人类接种的量。』

『然后,我们发现,在出现了四五个牺牲者之后,接种后存活下来的受试者的细胞的老化程度并没有减缓——甚至急速地加大了。元气满满的小伙子在三个月后就垂垂老矣,而且这过程完全不可逆。』

『奇怪的是,这种情况似乎只出现在人类的身上,且并非人类的组织细胞,而是具有独立个体意志的整体的人,这一存在上。』,卡丽娜接着说,『也就是说,你砍掉一个人的手,将黄血球注入那只手臂,它能在理想的永恒盛夏保存将近五十年的活性,可将手臂接回去就只会让他死得更快。』

『这期间,我们拿到了叫龙体内人形寄生体的大脑的解剖数据,与人类的大脑对比分析之后,我们发现它们的前额叶皮质所能进行的高层次思维能力甚至超过人类数倍……几乎可以断言,这些类人生命体应当同样具有人一般的自我意识。我们得到了关键的试验物质,也知道了影响实验结果的变量,但我们根本无法控制变量本身。』

『于是……』,卡丽娜似乎有些动摇起来,『比杀人更残酷的试验开始了。』

『被APE压在头上,我们别无选择,那些不愿意做这些试验的研究员都消失了。』,她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因而抿起嘴唇,声音也低沉了下去,『我们通过精神药物尝试抹杀了受试者的自主思考的能力,简单来说就是剥夺了他的自我意识……甚至尝试切除了他们部分的脑前额叶……但结果并不值得我们这么做。』

卡丽娜扶着额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此时她的情绪与视频刚开始简直天差地别。

『永生研究开展一年又三个月后,彻底进入了困境。』,她过了一会又重新开口道,『部分研究员——包括维尔纳在内——转而被APE调去进行对叫龙大型兵器的开发,据说是利用了黄血球制造出的非人非物的类叫龙兵器。而我则被留下继续永生研究。我不理解这样的研究还有什么进行下去的意义。』

卡丽娜重新端正了坐姿:『那之后不久……我找到了他们的首席。我问他,为什么要把我继续留在这项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研究项目里,为什么不利用APE拥有的公信力告诉大众永生计划本身不过是痴人说梦,反正目前几乎称霸世界的他们也用不着这些东西来骗取人民的支持。』

『我当时一定是哪里不对劲。』,卡丽娜说,『也许我也想就这么干脆被他们处理掉算了,也用不着再进行那些害人的研究。』

『可那个高个子的家伙看着我,我能感觉到他面具后面的视线——就算这些家伙们从来没有露过脸,一年四季都穿着像是白色猴子一样的滑稽衣服——我也知道他在看着我。』,卡丽娜似乎下意识地流露出了一丝恐惧,『他很坚定地说:这不是痴人说梦,米尔扎小姐,而我们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所谓的称霸世界。』


我们APE将给予人类贪欲所能及的一切,然后,看着这些无比美好的东西,究竟能带来何等的毁灭。


『我当时没能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但我知道他后面那句话在指什么。米尔扎小姐,他说,你想证明灵魂吗?』

『于是我知道了APE的意思。』

『众所周知,所谓的生与死只不过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概念,就像薛定谔的猫一样只有被观测到的时候,这两种也许可以同时存在的概念才会坍缩成观测者所观测到的其中一种状态。』,卡丽娜说,『也就是说,只要所有的观测者消失,那么理当被观测的存在就永久的处于生与死的模糊界限里,如果此时的被观测者拥有着自我意识,那么他是否就是永生的呢?』

『如果说……』,卡丽娜认真地说,『如果说黄血球确确实实可以做到极长地延长受试者的生命周期,而其另外一个作用只不过是将被注入的生命体迫近死与生的模糊界限从而迫使观测者得出结论……』

『那么排除掉所有其他的观测者后,剩下的唯一的观测者就只有被观测者自己。一个意识如何判定自己是否死亡呢?还是说,是否存在于被观测者体内的意识本身就是两种可以叠加的状态——当它对自己唯一的状态进行观测的时候,生(存在于体内)与死(存在于体外)的可能性坍缩成其中一种——不正是,幽灵吗?』

『思维本身具有量子化的特性,假定意识亦然,黄血球毫无疑问充当的就是终结这种意识同时存在又不存在于大脑中的叠加态。简而言之——黄血球可以创造幽灵,而且这幽灵通过某种叫龙的技术之后不再具备观测生死的能力,不再拥有生与死的概念。』

『当时思考到这种可能性的自己难以遏制的激动。』,即便是现在,卡丽娜的眼瞳中依旧闪耀着星星之火,『以前的所有实验中被观测为死亡的受试者,实际上他们的意识体游离于体外,在无法被观测的状态下最终消融在空间里,就像所有的神话怪谈中连尸体都留不下来的鬼怪一样!』

可她的表情立刻又严肃了起来:『……但是,对量子态的意识进行观测以目前的科技水准是无法做到的事情,也就是说这个假说最大的漏洞依旧是无法被证明。』

『那么,干脆就当它是对的好了!』,卡丽娜决然说,『历史上无数的假说即便放在今天都难以证明,并不差这一个,并且……有一个最大的证据就摆在面前——叫龙。』

『假设叫龙通过某些量子层面的技术一直使寄宿其中的类人生命体的意识保持着叠加态存活至今,那么只要通过相同的技术,想必人类也能获得所谓的永生。』

『APE认同了我的观点,并分配给了我一个专门的叫龙研究团队,帮助我从尽可能能得到的叫龙兵器以及设备中获取需要的信息。』,卡丽娜说道,『这个过程进行了将近一年,我们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信息,但远远不够。究其原因,叫龙这项技术似乎本身就是某种利用了量子的叠加态才能作用的骗术。』

『换句话说,一旦人类对叫龙的这项技术进行观测并试图理解,那么所有的叫龙意识就会结束生与死的叠加态——它们将彻底灭绝。』,卡丽娜说,『可这不意味着人类面临的威胁会消失。假设目前为止出现的所有叫龙都有量子态的意识约束着它们,那么失去了这一约束的它们又会对我们的文明造成何种程度的危害呢?』

『……然而,APE没有给我犹豫的机会,另一个专门负责观测的团队很快接手了我的位置,通过架设在世界各地以及月球,火星和数个环日轨道上的大型射电望远镜,对六千五百万年前叫龙文明的无线电通讯进行了收集。那些六千五百万年前飘散出这颗星球的通讯在宇宙中游荡了好几个文明的纪元,最终只言片语飘回了这颗星球所在的星系,重新回到了这颗星球。』,卡丽娜低垂着双眼,『APE并没有尝试解析叫龙的语言,而是将其中涉及到的,哪怕改变符号也不可能改变的物理定则和公式一一找出,通过这些公式绘制出了一个极其模糊的……量子的幽灵。』

『他们把这个幽灵称为……星实体。』

『恐怕,这个星实体就是那种技术的关键。一个独立于这颗物质文明星球的天降的量子幽灵。』

『——如果对它进行观测的话……』


其二 FRANXX


『维尔纳?怎么了,一副苦瓜脸?』,一头金发的卡丽娜看向镜头这边,露出一个稍稍有些生硬的微笑。

『啊,没有……』,镜头稍稍晃动了一下,看来负责进行实验记录的就是维尔纳。而使用的记录仪器大约是具有摄像功能的眼镜。

镜头在卡丽娜身上用于进行FRANXX寄驶实验的紧身衣上定格了好一会。

『你眼神有些吓人。』

『不,我只是……只是觉得,那个,』,镜头垂下,维尔纳就像不会说谎的孩子,只会通过闪躲目光来躲避质问,『你的金发很好看。』

『维尔纳……』,卡丽娜低声叹了口气,靠近过来,『谁也不知道观测的结果会让那些叫龙变得这么疯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前线的士兵每天都在成倍伤亡,已经有好几个城市被核辐射的阴霾笼罩着……维尔纳,我的故乡和你的故乡也在里面。』

『可是……FRANXX的寄驶实验成功率还是很低,我只是担心——』

『总有负责失败的人,也总有负责成功的人,不是吗?』,卡丽娜再次笑了笑,这次要柔和得多,『我愿意相信你是负责成功的那一个。』

『……』,被称作维尔纳的人陷入了沉默。

卡丽娜看着镜头这边,低下头思考了一小会,然后说:『维尔纳,你不是对我的研究有兴趣吗?关于叫龙的量子技术的。』

镜头微微抬起,看来维尔纳确实很在意。

『你还真是好懂。』

金发女子眺望着大型实验室中央的巨型人形兵器量产型的雏形。各式各样的线路露在外面,部分结构似乎还不太符合工程力学,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兵器将会是和叫龙对抗的唯一希望。许多研究人员和工程师正在忙前忙后地负责着这兵器的调试,有两个家伙正埋头钻在卡丽娜不久后要进入的寄驶舱里忙活着什么。

『虽然只是我的猜测,叫龙恐怕从来就没有进行过永生研究,』,卡丽娜坐在维尔纳身边说道,『它们观测那个幽灵唯一的目的是为了制造出对抗某种强大敌人的兵器。』,她看着维尔纳,『一个永不疲劳,永不退缩,永远做出最优战术决策但绝对没有自我的究极兵器。漫长的生命周期只是研究的附带品。』

『恐怕,被这种技术干涉的叫龙士兵的肉体也出现了脆弱濒死的现象,因而……它们把士兵在死亡之前关进了无法被观测到内部的薛定谔的盒子——叫龙的巨大兵器里。处于叠加态的士兵们既生存着也永远死去了,就像丧尸一样和某些敌人进行着无尽的战斗——直到消融在空间里的那一天。』

维尔纳发出微微的叹息:『可是,这样说的话,观测到这项技术的人类不是也没有办法使用了吗,结果APE那群家伙想要的是什么?』

『也许……我们观测的只是概念本身,并不触及概念庇护的事实。当我们将这个概念强加于人类这一种族上的时候,也许概念和可能性也就不重要了……剩下的只有冰冷的事实。』,卡丽娜说,『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这是我唯一能得出来的结果……恐怕想要达成所谓的永生,人类应该要像叫龙一样舍弃一些什么,舍弃一些在主观意识中使人成为人的东西。』

『维尔纳,你听了别笑。』,卡丽娜自己倒是笑了出来。

『难不成你想说是爱与和平之类的?』

尴尬的沉默,维尔纳不易察觉地轻咳一声。

『……那就称之为灵魂吧。』,卡丽娜捋了捋发尾。

『就是因为这种猜测,APE才让你来做下一个试验者吗?』,镜头转向那些FRANXX。

『也许吧。』,卡丽娜说,『也许。』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金发女子又接着开了口:『为什么是FRANXX?弗兰克是你的名字对吧,维尔纳。』

『嗯。』,镜头微微晃动,维尔纳点点头,转向卡丽娜,『这些FRANXX最初是用叫龙的细胞进行培育后制造出的类生命体。但是,大多数的细胞株就像是……不想被人类利用一样在一段时间之后就很快溃烂死亡。只有一株存活了下来,而那一株基因的染色体恰好是XX,准确来说,这之后所有的FRANXX都将是它的后代。』

『最初的那株也叫作FRANXX吗?』

『嗯,但是,我给它起了个另外的名字。』

『哦,是什么?』

『鹤——』,维尔纳顿了顿,『……等试验结束之后,我会告诉你的。』

卡丽娜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意外,接着她长出了一口气:『哈……维尔纳啊维尔纳……』

低沉的信号声打破了短暂的沉默,远处传来喊声。维尔纳转过头,FRANXX的工程师正在那人形兵器的脚跟处向着两人招手。

『看起来到时间了,维尔纳。』,说罢,卡丽娜缓缓站起,她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怎么,不祝我好运吗?』

『果然……还是太危险了……』,维尔纳也跟着站起。

卡丽娜微微笑了笑,从紧身衣的小型储物囊里拿出一小块芯片递给维尔纳:『这个你拿着,我所有研究的数据都在里面,包括APE不知道的那些。』

『我拿着又能如何,这些数据根本不是我研究领域里的东西啊。』

『是那个幽灵的观测结果。』,卡丽娜说,『观测的结果不是冰冷的数据,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拿着它,然后……完成那个幽灵,用你的黄血球。』

说罢,卡丽娜便大步向着FRANXX走去了。瘦削的身影几乎没有什么脚步声,镜头在那一小块芯片上停留了很久。

『卡丽娜!』,维尔纳突然抬头,音质炸裂了一瞬间,『我向你保证……就算这项技术成功,我也不会将它用在自己的身上……但是,我会见证那个幽灵的出现,我一定会!』

卡丽娜微微驻足,然后再次向前迈步,只是脚步轻快了许多。

维尔纳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登上寄驶舱,看着她对着他缓缓地挥手,然后消失在闭合的舱门里。

寄驶实验的指令在负责监督的APE其中一人到来后很快就开始了,又很快在FRANXX的寄驶舱爆射出璀耀的闪电与流星一般的彩虹般的光芒后结束了。

粗重的呼吸声里,镜头疯狂地摇晃着。维尔纳跑到FRANXX旁边。他推开想要登上寄驶舱的工程师,打开舱门,眼中只有一具已经高度碳化的尸体。

只是轻轻的触碰,『卡丽娜』就坍碎成了一堆灰黑的粉末。

『卡丽娜……』


其三 灵魂


胡子拉碴衣冠不整的维尔纳出现在屏幕中央,他看上去老了许多。他的背后矗立着数个一人半高的培养皿,只是培养皿中全都空了,只留下墨蓝色的液体。

这是卡丽娜曾经的办公室。

『永生研究成功了。』,维尔纳说,『FRANXX的寄驶实验也成功了。』

『永生和FRANXX寄驶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分开。寄驶员在被注入黄血球后就具有了寄驶FRANXX的能力,并且不会产生可怕的湮灭。』,那双眼睛布满血丝,『没错,湮灭。卡丽娜的那次实验……不论她用了什么办法,她成功激发了某种反应,在寄驶舱里创造出了一个电子大小的反物质。那个电子大小的反物质本来可以摧毁整个实验室的,但是……』

『已经证实,注射了黄血球的受试者完全可以适应FRANXX中叫龙的基因对身体造成的危害,并且不可思议地可以减缓黄血球造成的细胞老化现象……』,维尔纳说道,『但是,就像卡丽娜猜测的那样,注射了黄血球再进行寄驶的受试者无一例外地出现了感情消失欲望减退甚至丧失本能的状况。』

『到底因为这个东西死了多少人……经过多次试验,』,憔悴的研究者声音微微颤抖,『我们发现,将单人寄驶FRANXX的模式换成双人寄驶之后这种情况得到了极大的缓解,并且,女性联结FRANXX主体,男性进行操作的模式在这其中效果是最好的,我们将男女寄驶员分别称之为雌式和雄式。』

『这之后的多次对叫龙作战测试也证明了这一点。』,维尔纳说,『因为FRANXX基因构成的原因,单雄式操作的FRANXX几乎不具备战斗能力,而单雌式操作的FRANXX虽然具有可怕的战斗力,却出于完全失控的状态,而且,对受试者身体的伤害也十分巨大。』

『就像——生命被吸走了一样。』

维尔纳长长出了口气:『寄驶FRANXX的寄驶员的作战寿命只有不到两年。不论用何种方法,药物,催眠,寄驶员的情感与欲望都会渐渐流失,一定时间之后,他们的器官会出现衰竭。先是生育能力,之后是身体机能,最后他们会失去……情绪?我不知道,他们变成了会思考的行尸走肉一样的奇怪生物。』

『他们体内的黄血球被抽离之后,所有的器官都停止了老化,停留在濒死的边缘,但就是——苟延残喘着。』

『那些……被牺牲的东西,就那么消融在空间里了。就像卡丽娜的研究那样,他们的……灵魂?不论是什么,坍缩成了死亡态,而他们的躯体却因为对自身观测的缺陷永久地存在于生与死的叠加态。我想你一定会奇怪为什么别的观测者不会导致他们的死亡吧。』

『有两个原因。』,维尔纳举起拇指和食指,『一个是他们的自我观测失去了死亡的概念,而观测本身是极为抽象的概念,他们的自我观测对于人类这一种族而言是绝对的……没错,剩下的只有冰冷的事实而已。』

『另一个原因,我认为是卡丽娜观测的那个幽灵。』,维尔纳似乎有些纠结,『我们目前能得到的数据只是叫龙对它描述的公式,很多东西都不甚明了。如果是卡丽娜的话,她一定会大胆地假设说那个幽灵或许真的具有某种庞大的因果性,所以它对这个物质世界的观测抵消了几乎所有对它的观测,从而改变了一些宇宙法则吧。』

维尔纳低低笑了一声。

『也许有一天所有永生的人终于也会因为某些原因而真的死去,但那一天……大约真的是几百年后吧,至少这几百年里他们确实是永生的。他们永远都在一个黑色的盒子里,永远,直到人类的文明毁在APE手里。』

维尔纳到这里就不说话了,他扶着额头仰在椅子上,发出长长的叹息。

『卡丽娜……我要怎么阻止他们。』

『我不想的,卡丽娜,我真的不想……』

『是他们逼我的,是APE……该死,真该死。』

他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书桌上,声音颤抖着像是个孤独的孩子一样要哭出来。

『不是我的错……我只是,我只是——』


视频闪花。

『……维尔纳。』

视频恢复正常。


维尔纳突然像是死了一样突然僵直着身体沉默了下来,过了很久他才咽着口水低声说道:『卡丽娜?』

『卡丽娜?!』,他突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疯狂攫掠着整个办公室,『卡丽娜……你变成了那个幽灵是吗?就像你观测的那个那样——卡丽娜?』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很久都没有。

『幻觉吗……也好,也许我根本没有资格……』,他瘫坐回椅子上,再次扶着额头陷入了沉默。他瘦削的脊背微弱地起伏着,不知是哭还是在笑。

又过了许久,他似乎才想起了正在录像的事,抬起头,向着镜头的方向伸出颤抖的手臂。

毫无预兆地,他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桌子上什么镜头里不甚清晰的东西。

手臂慢慢垂到桌面上,他的两根手指像是对待什么易碎的工艺品一样,缓缓夹起一小段像是不存在的事物。

他看上去像是疯了。

可是他没有。

光线微微偏转,他手指上黏着的,是一根中长的带毛囊的金发。

偏偏这时候他没有呼喊卡丽娜的名字,而是抿着嘴唇盯着这根发丝看了很久,直到刺痛的眼睛流下一滴泪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谁叫你是hentai
谁叫你是hentai 在 2021/02/12 14:43 发表

作者大大 我的超人 !!!关于观测叠加态一下就想到了杨氏双缝干涉,那个实验真的就是幽灵一样,看到这些记录感觉能摸到一些来龙去脉了x
研究人员真的是高危又令人敬佩的存在,可恶的APE!!!
现在的莓就是宇宙间的幽灵了呢,怎么说,好酷又好苦,真的好怕接下来零二成为观测者x,然后莓,会不会就没了呜呜呜QAQ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