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这样、好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1-13 10:55
点击:275
章节字数:29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接下来去哪儿?”


这话问得有些奇妙,季无念笑问,“师兄都来抓我们了,你还想跑啊?”


“……”想跑的也不是月白。分明是季无念自己想了一个“不可回三清”的任务,月白才会在这里等她。现在被倒打一耙,月白也不多说,只问,“那师尊想回去么?”


这又是一个奇妙的问题,季无念一手撑在桌上,托着下巴,“如果在这里跑了,师兄会发火的吧……”


说得好像她怕六离发火似的。


月白反正不太在意。她就是需要找个地方休息养一养,在哪儿都区别。“既然怕六离仙长生气,那便回去?”


“回去会被抓着干苦力的。”季无念笑着凑近她,在近处显了几分关切,“你这么累,还是回长夜好好休养一段时日。”大人的诸多劳累都为她,季无念也舍不得。她拉起月白的手晃了晃,像哄孩子似的,“之后诸多事宜都要倚仗你,把你累坏了、可不是‘杀鸡取卵’?”


……这词用得怪怪的。


看季无念一脸坏笑,月白也不想和她计较。拉着她起身,月白问她,“那你呢?”


“我也是在外面自由些。”季无念跟着她起来,却走到了她的前面,牵着她向前。“回去虽有师兄庇护,却不一定是好事啊……”她说着说着还要伸展一下,另一只手都举过头顶。而后放松回笑,她凑到月白耳边,笑说,“都不能在大人怀里睡了呢。”


她笑得灿烂,正映着背后阳光,连云纹都显得刺眼。


月白没有多言,只是将昨夜季无念发抖的样子从记忆里翻出,提醒自己这张笑脸是有多假。


那时的她分明陷入了叫不醒的噩梦,一身都绷紧了。月白抱着她、轻轻唤她,可季无念听不到,只是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看着是平静的,可太专注于控制这份平静,让一切都显得像是幻觉。


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季无念好似也是幻觉。她的第一反应是笑,同时强制放松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好像只是自然醒来的样子。这大概只是一种奇怪的习惯,季无念几乎是无意识得这样做着,然后无辜地笑笑,“我好像、睡着了?”


她睡着了么?


月白说不好。因为季无念真的很少进入“睡眠”,而在这个时候、这个情况下,她真的可以睡么?


如果不是睡,那又是什么呢?


她是不是没有步入代表休憩的睡眠,而是直接走进了令她发抖的幻觉呢?


月白没有问,轻轻得把她的头抱紧怀里,让她贴在自己胸前,轻声告诉她,“你睡得、不安稳……”


不安稳。能被看出来的不安稳。


季无念抓紧了月白腰后的衣服,把自己往里再埋了一些。


月白大人没脱外衫,可她的衣服面料都很好,又滑、又软,还不隔音,叫她能听见平稳有力的心跳。


“月白……”


她轻轻唤着,得大人一声轻轻的“嗯”。


多好、多幸运,比隔壁的管笙不知道幸福到哪里去了。管笙那么惨,却还要背着那么多伤害走下去,都是因为她……


那颗在幻觉里浸过的心脏死死发紧,季无念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手掌,不让它攥紧月白的衣服。她的呼吸都停了一瞬,又强逼着自己慢慢吐出。她不能往那个方向钻进去,必须要想点别的……


正好背上多了一个温度,顺着她的脊背往下,缓慢的抚摸。


季无念睁开眼睛,最好的对象就在自己眼前。


“月白……”她想问,可又不敢开口。


于是只能笑笑,脑子里转着要怎么把这个情形搪塞过去。一会儿要好好冷静一下,甚至该检讨检讨怎么就又“睡着”了……


“唔。”


季无念睁大眼睛,几乎是本能似得往后退了退,但背上月白还按着、她又没反应过来要躲,这就被月白亲在了嘴角、再一点点地碰向唇中。


月白是真的很喜欢这样轻轻地吻。她碰一下、季无念就眨两下眼睛,还很无辜的样子、像只兔子。


之前也就喝醉了酒才会这么乖巧,看来是真的被吓着了。


月白知道她一会儿肯定会说出什么气人的话,在她还无辜的时候、要夺去她逞强的机会。轻轻得吻到嘴角,月白将她的腰拉近,低语相问,“我想碰碰你,好么?”


“徒儿,你管师姐就在隔壁呢。”


不出所料,这人果然嘴欠。


语气揶揄,几乎是在调笑。月白本来以为自己会有点气的,但她此时很平静、很了然,甚至有一种看穿一切的空洞,吞噬了眼前人的笑意,只留下一点点残存的仪态。


月白胸前的衣服还是被拉紧了。


“……这样、好么?”


天不怕地不怕还总在惹事的季无念问出这么没出息的话是真的少见,月白也没有正面回答她的意愿。她往季无念的身边去些、再近些,贴住了便再往前、要她一点点平躺下来。用轻柔的吻安抚她的“没出息”,月白在她耳边告诉她,“管师姐安稳得睡了,会好好休息一晚……”


这里有一个顶级的精神系法师,让对方做一个美梦不是难事。只是这里还有一个精神系无用的人,月白要用其他的方式安抚。


不能太强硬,因为她会害怕;不能太怯弱,因为她会逞强。要恰到好处得堵住她逃走的路,又要计算精妙得给她留出转圜的空间。还好月白大人已经观察了她很久,能在季无念的诸多复杂中寻一条伤她最小的径。那狭隘的空间里写满了月白的名字,什么都可以推给她。


是月白想,所以不必感到罪恶。


是月白应,所以不必感到羞耻。


是月白在,所以……不必感到害怕。


尽管如此,承欢的季无念还是竭尽所能得安静。咬住牙齿,忍住鼻息,连喘息声都想用撕咬堵住。她本还是抱着月白的,可一只手的手腕进了她的牙间,另一只也躲开了自己近在咫尺的人,抓在了一旁的床单上。


月白就在她身前,她却松开了手。


傻乎乎的。


月白拿开那只留有红印的手,带着它环到自己腰间。那空出来的位置,她便用自己的唇齿相填。


季无念敢咬自己,却不舍得咬月白。那双闭紧的眼睛也睁了开,周边泛红,越来越像只兔子。


“抱着我。”


这是一句命令,可语气很轻、没有气势,语调微降、好似商量。说话的人停下了动作,抵着季无念的额头,连平日冷淡的眼神中都泛出温度,“乖。”


季无念此时是乖的,什么都愿听她。


月白此时是温柔的,什么都想给她。


安全想要给她,安稳想要给她,安宁想要给她,安心想要给她。只要季无念想要,月白都愿意。可是,她不知道季无念愿意收下多少,又有多少会随着她之后戴起的笑容被拒之门外……


月白升起少有的无奈,又轻轻吻去季无念眼角的泪水。口中的咸味或许是张无数字的收据,她只能安慰自己,多多少少、也该被留了一些吧……


“月白……”


平复下来的季无念不知怎地有些瑟缩,还是拉着月白已经皱了的前襟。她有些不敢看月白,内心晃动。


这其实都说不上是一场欢好,只是月白好心、在不知缘由的情况下安慰她罢了。


月白总是如此温柔、叫她自惭形秽。


“师尊又欠我一次。”月白看见她的低落、感受到了她的平稳,压在她身上笑起来,“记得还。”


剧烈过的心脏隐隐约约可以感受到另一边的跳动,季无念似乎也被她的温婉带去,一点点缓和。她看着月白,看着她在一盏昏暗烛灯中的笑容,温柔又调皮,自信又坏心。她忍不住去碰一碰月白的脸,顺着她笑,“感觉、要还不过来了呢……”


“不着急。”月白说一次,亲了一下她的手掌,“慢慢来。”


慢慢来。


季无念回头,没有在自己身高一致的地方看到那张冷淡却美丽的脸。视线稍微往下一些,叶二那张更加灵动的脸才映入眼帘。虽然她的神情还带一些冷情,可其中气势却也和脸部轮廓那般、软下许多。


她想起早上月白扶她起身时的目光。那种冷淡而柔和的感觉很矛盾,可又是切身的、真实的,似是上好的丝绸着了冰线,划过舒软、留贴肤凉意。


灭了心火,抚了神伤。


“师尊?”月白收到目光,稍稍仰头,“怎么了?”


季无念只是笑笑,摇了摇头,“就想再走走。”


“好啊。”月白身子撑得住就不着急,“当是消食也好。”


发生了这么多事,月白自己也有些虚弱,但她还是有散步消食的盈余。这让季无念不禁又笑,“你也不怕师兄来抓我们哦。”


月白坦坦荡荡,“不怕。”


“那便慢慢走吧。”季无念笑着回。


慢慢走。慢慢来。


慢一点,远一点。


写着写着,就是这样了,咳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阿鹫鹫 赞赏了 1000 点“喜欢故事,谢谢~加油~”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