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抛到脑后。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12 13:05
点击:334
章节字数:35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粒种子入土,要过多久、才能成为我们这碗中珍珠粒?


冷羡捧着一碗白饭,被这问题问得一愣,答道,“春种秋收,两季而为。”


“……欸,非也非也。”问的人转向一旁,再问,“小姑娘,你可知啊?”


被询问的红衣人刚叼起一弯毛豆,见问到自己身上,便回,“这米新采,该是去岁收的晚稻,用的黄穋稻苗,自种下到收刈可短至六十余天。便是长些,也多在百天之内。”


“对对对。”问者一双大手黝黑干裂,头上绑的头巾都成灰色。他一拍冷羡的肩膀,“你们这些读书人呐,还不如人家一个小姑娘,也不知道书读哪儿去了,花架子似的……”虽话语嫌弃,这汉子却还往冷羡这边挪了个位置,用手指点着桌子,“我跟你讲啊,自先皇选种修田之后,春种秋收的、视为早稻,再种一茬为晚、多是秋种冬收,有一年双熟的,也有连作的、间作的,各地而异。我们这是湘楚之地,多用连作法……那收成一下上来,可养天下!”汉子两个手指又用力敲两下桌子,“我跟你讲,要不是我们这些农家辛苦劳作,哪有你们这细皮嫩肉的生养?……欸你看着我干嘛呀,这些可都是民间常识,你要考官、怎么能不知道呢?好好记住啊……”


冷羡只能虚心受教,被有力的汉子拍了好几下肩膀。待他终于被自家婆娘叫回去,冷羡已经多了不少农耕知识,而他身旁的红衣人则开开心心得啃了一盘毛豆。


端起都有些冷掉的白饭,冷仙长偷偷得松了一口气。


“老板!再来一盘毛豆!”


“好嘞!”


眼见着又一盘毛豆上桌,冷羡只能摇摇头。


“倒是看不出来,你竟会对人间农业熟悉。”


“嗯?”季无念嘴里正叼着一个,为了讲话还先将其中一粒挤出吃进嘴里,边嚼边说,“我在人间行走,不像诸位仙长在门中静修,自然知道得多些。”


“……确实,”冷羡笑笑,看这小小摊位之外,“仙门清修,难有人间这般巨变。”


“无仙佛之力,那就要自找出路,如此而已。”季无念笑着,继续吃她的毛豆。


冷羡也不多言,慢慢得品尝桌上餐食。除了毛豆,凌洲还点了三菜一汤。刚刚被农户教育过的冷仙长不想浪费,结结实实得吃着。两人好好吃饭,除了一些人走过时换得他们对视,其他都无波澜。


一直到毛豆啃完,餐盘见底,两人才整理整理,叫老板结账。冷羡是个没钱的仙长,只能眼睁睁得看女伴付钱,还因此收了老板几个眼神。季无念叫老板免去零碎,用了土话问道,“阿叔,这里最近是不是多了好多道士啊。”


“是啊,”店家带些口音,往外指点,“好像都要往巴林去啊……都跟他们说了不能去……”他指指自己的脑袋,“头脑有病……”


季无念忍了笑,没再多问。


他们从店里出来,步上小镇街道,混进来往人群。季无念两人扮成进京春试的学子,在这凡人堆里一点也不出众。可他们是有某个目标的,便是刚刚端着罗盘走过的人。


“他们究竟在找什么东西?”冷羡边走边问。


“宝物。”季无念边走边回,“此时让仙门头疼的隐密魔气便可由那些宝物散出,诱惑人心、致人狂暴……”


“宝物?”冷羡觉得奇怪,“在这等地方,若真有宝物,这么多年、竟无人寻得?”


“……”季无念想了想,回说,“没有那么好寻,不然也不会用上罗盘了。”


“……那罗盘又是何物?”冷羡继续问。


“那隐密魔气不止仙门,其实魔修自身也难以察觉,”都说到这里,季无念也不多隐瞒他,“漆墨手上有一个可测其存在的罗盘,现在这些小喽啰手上的、都是那个的仿制品……”她转头一笑,“那还是寻玉偷偷仿制的,应该是最近被漆墨发现了,这才多做了些发下去。”


“寻玉?魔将?”这些人名出现,让冷羡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确实是个魔修。“你是如何得知?”


“……”季无念在嘈杂的人声中隐去了回答。也不管冷羡什么反应,她继续说下去,“魔修上一次现身北地,便是寻玉背着漆墨暗中寻找隐密起源。事情败露,他必然被漆墨好一顿训斥,这次被派出来、估计也有将功赎过之意……”


“……上一次?”冷羡对那时的记忆有些模糊,但直觉也让他一问,“这便是你会出现在北地的原因?”


季无念耸了耸肩,没再多答。他们行至小镇镇口,冷羡突然停了脚步,站到一块告示牌前。告示不长,大概就是写巴林有溃,暂时封路。季无念也瞟了一眼,说道,“三清弟子该是来过了。”


冷羡想想,回上一句,“三清之言,官府倒是愿意听的。”


“……呵,”季无念一笑,“仙门之言,人间都是愿听的。不过是有人傲慢,非要‘不踏俗世、不落凡尘’罢了。”


“你这话说的,到不像个作乱的魔修,”冷羡一直觉得这人奇怪,“以你心智、若进仙门,必也可有一番作为,而不是现在这般……”


他停了话,季无念便帮他接下去,“臭名远扬、为人不齿?”


她笑着说,冷羡却不知该如何回。但红衣人不在意,在他面前转个半圈,倒着迈步,脸上还笑,“我的名声也就在仙门魔界传传,可对这世间众人来说、那些不过是饭后谈资,比不上一碗米饭、一盘毛豆。”


冷羡看她,还是那句,“你当真不像个魔修。”


季无念只是一笑,回问一句,“有什么区别?”


他们穿过这个小镇进入山林,一步一步得往着更深处去。空中有御剑飞行的气息痕迹,两人都注意着隐蔽气息,不想被任意一边发现。


冷羡起先还能感觉到刚刚那些人留下的些许魔气,可在进入山林之后便觉得周边魔气消失得无影无踪,干净得甚至让他开始怀疑此处是否真有魔修现身。


“此处有异。”冷羡提醒。


“嗯。”季无念知道,一句感慨,“有异才有趣。”


巴林本就是个有趣的地方,一些“异象”、不过让它更加神秘迷人。“巴”在当地话里,乃是传说中的撑天柱,所谓“巴林”、便是柱山成林突破云霄。远远望去,是一道道刀削崖、是一座座斧劈山。冷羡以前在下山游历时来过此处,虽山下人世巨变,此间美景、却不负时光。


峰林百里瑰丽,飞瀑万丈缥缈。


只可惜那都是高处风景,他们现在所走的都是山峰间隙中的低谷,被山雾和树林遮去了光照、便是这白日都有些阴郁。巴林之中沟回交错,山峰底部更是高低起伏宛若迷宫。冷羡跟着凌洲左弯右拐,慢慢深入,走得十分小心。


又拐一个弯,冷羡面对这看上去四处无差的景色,再提一句,“此处恐有迷阵,或许包裹了整个巴林。”


“是有。”季无念左右看看,寻到了高空一处飞瀑。她带着冷羡到了那附近,向他安排,“冷仙长你就在此等待,若是见到寻玉、便上前截获,直接带他走。”她指了指来时的方向,“一定不要冲过云雾,就按我们刚刚来时的路走。”


“好。这个我记住了。”冷羡深深看她,说不出对眼前人究竟有几分信任,再问,“可你如何得知他一定会从此经过?若我又带不走他呢?”


“我自有我的计策赶他出来。你若带不走他,那便自己藏好、再寻机会。”季无念笑回,往某个山沟方向看一眼,继续自己的说辞。“寻玉此人心机很深,你带他走的时候、不要说是来救他,只说是来寻我、原因便是要寻回素琴佩剑。你对他狠厉一些,魔气逼供也可。你一定要让他相信,你是觉得凌洲与魔界有交、而你还对藏雪怀有旧情、想替师门寻回至宝,其他的你都不在乎。”


这本就是冷羡心中一愿,甚至不用伪装。


“以他性格,若身处弱势,一定会想办法拉拢你。”季无念再一笑,“之后如何,冷仙长不用我多说了吧?”


冷羡点点头,“顺之以谋,我知道。”


这位仙长常年病弱,虽有元婴修为、并不以武力立足,可多年沉淀思考,冷羡亦有他的足智多谋。季无念并不怀疑,此时看他,又浅浅笑道,“此步踏前,冷仙长只怕会与我一般名声,真想好了?”


“什么名声不名声的,”冷羡随她笑起,眼中泛一圈魔气,“我已是个元婴魔修,本就是随心随性……再说那种东西,连盘毛豆都比不上、又有什么好想?”


季无念知道冷羡也有他的洒脱,笑开了说,“这儿的毛豆是真的好吃。”


“我觉得还是剁椒鱼更有鲜味。”冷羡笑回。


目送凌洲离去,冷羡回想起刚刚入口的美味。湘楚一地的辣总是带些鲜咸,用舌尖的微痛刺激更为浓厚的味道。他久病静养,一向克制,再加上他本是藏雪长老之一,自要以身作则、坚守清修。可血腥一遭,魔气入骨,他又好像在这其中学到了什么。


仙魔无谓,但求无愧。


……而且剁椒鱼是真的好吃。


“柳云霁是湘楚人。”


冷羡吓了一跳,回身一看,竟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月白。美人仙长拱手作礼,唤一句,“月白姑娘。”


“嗯。”月白应一声,往山谷中的某处往去,“她进去了?”


“是。”眼前人的冷淡比之前见她更甚,冷羡隐隐能感觉到月白的躁气。这位显然与凌洲亲密,但比起好相处的凌洲、这位更加疏远。冷羡想了想,打算告知一下她此时情况,“凌洲叫我等在此处……”


“我知道。”


这番打断有些无礼,冷羡感到了些许异样。他看看凌洲消失的地方,“月白姑娘是担心她有危险?”


“……?”一个魔修搜寻、仙门阻斗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危险?


月白看冷羡像看个傻子,可这个傻子也不过是上了季无念的贼船。月白也知道季无念说了“月白会来接我”这种话,但信不信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实是季无念把冷羡留在了结界外围,可能是不想他随自己冒险,也有可能是因为她觉得一个人更利于行动……


不论如何,“不要自己进去”这句话、季无念还是抛到了脑后。


有点烦。


冷羡猜她担心,还想安慰,“凌洲聪慧、又……”


月白正心烦,夺问一句,“若当日是她被藏雪追杀,你会救她么?”


冷羡一愣,答案明显。


月白不想再说,一步虚空,追入结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12/11 20:11 发表

无念这个当面“好的好的”背面我行我素像极了面对老板的我XD
不对她连当面“好的好的”都没有O.o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