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扳道工行动

作者:海鸥之歌
更新时间:2020-12-11 17:02
点击:100
章节字数:36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喂,谁在那里!?”一道刺眼的手电晃的穿着铁路工制服的少女睁不开眼,她只能屈着胳膊挡住一些刺眼而又寒冷的手电光线,用几乎同样大的声音回复道:“扳道工蓓蕾塔!”那两个背着步枪拿着手电的人这才将手电光远离少女的脸颊,然后转身去下一个地界巡查去了,

托曼帝国此刻正值凌晨三点,不同于正常的居民区的万籁俱寂,这三号车站早就开始紧忙活起来了,根据上面的指示,在三点四十分的时候会有一列火车停靠在此十分钟补充燃料和物资,月亮光还未淡去,三号车站的工作人员便已经开始洒扫起来了,有的工作人员搬来几桶个木桶,里面满是红酒,还有的工作人员会在铁轨附近扑什么红地毯来表示迎接

蓓蕾塔很不理解,但是她没有任何时间对这种形式主义的行为去产生好奇心, 因为她并不属于这里,她把左手揣进左面的裤兜里,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她看着两个拎着水桶的工作人员缓慢的从她面前经过,突然就想起来这样一句话

“一定要把定时激活器放在装有绿码的车厢里并设定好时间”

她心中不断回响着这样的一种声音,这声音与其说来自她的心,倒不如说是来自于她们大队长的口中,哦不,应当说是上方的任务罢了,这任务逐级传达到她这里,她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与其说她是具有一个主观能动的可自己独立思考的人,倒不如说她是一个早就被编码好了的前来执行指令的工具人,

“哎?我在想什么呢!”她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继续望着此刻仍然空荡荡的铁轨,突然,她感觉有人碰了一下她的胳膊,这不是偶然路过者的那种意外触碰,而是刻意的触碰,她旋即转头看了过去,啊!好一个四目相对!她愣在了那里,眼神中写满了惊讶与不可思议,可是与她对视的那个人眼神中却显示着平静,

“晚上好,扳道工蓓蕾塔” 对方轻轻的说道,蓓蕾塔再次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回复说

“晚上好!妮可拉”

被叫做妮可拉的那个少女微微一笑,然后对着蓓蕾塔耳语了道:“妮可拉真是个好名字”

蓓蕾塔也笑了笑,因为她知道现在的她不是一个人在进行任务,对她耳语的这个人,正是她的上级,也就是她的大队长————西格莉德

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近,列车近了,越来越近了,她可以看到列车的轮廓越来越清晰,随着震耳欲聋的声音的逐渐逼近,列车在铁轨上飞驰所带来的冷气流也使她浑身抖了几下,她讨厌寒冷,因此她很讨厌秋天和冬天,而现在它不得不站在秋天的火车站台上吃一波冷气流的袭击

“列车入站!工作人员迅速为列车进行清洁与燃料补充”

一声令下,十几名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纷纷登上列车,开始了清洁,她也登上了列车去执行她的任务,她登上了四号车厢,她噔噔噔的上了台阶,然后朝车厢里一望,几名戴着钢盔背着步枪身着灰色制服的士兵正在打牌没有注意到她,她拿着抹布穿过正在打牌的士兵,她快步的前进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情况,是的,很不幸,一个穿着灰色制服的士兵盯上了她,这个灰色制服的士兵在她找到装有绿码的车厢的那一瞬间就伸手拽住了她,士兵不知道那里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他知道根据他的长官下达的指令,这个车厢是不许有任何人接近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压抑的太久了,急需一个异性作为他发泄欲望的工具,他拉住了蓓蕾塔,蓓蕾塔回头,一下子看到了那士兵犹如發情的公狗一样的恶臭面孔,背着枪的發了情的公狗笑嘻嘻的从嘴里面吐出猥琐的一段话:“嘿嘿嘿,小妹妹,来跟我玩一会儿呗”

蓓蕾塔一边疯狂摇摆着手臂想要挣脱掉,一边抗拒的说“我不要,你要再这样我就去叫人了!”

那变态笑嘻嘻的什么也没听进去,依然在那里强词夺理道“老子为国家奋战这么久了,有点报酬也是应该的吧,嘻嘻嘻,喊人?你不知道这车厢的隔音效果有多么好,对吧?等下就让你知道知道哦~所以你就牺牲一下自己的身体吧”

“变!”她愤怒的吐出一个字,

“变态!滚开!”干净利落的骂声传来,那士兵嘀咕了一句是哪个混蛋坏本大爷的雅兴,然后刚回头,立马右边脸颊就感觉到一阵剧痛,疼痛感瞬间遍布神经,随后面部又遭到了一拳痛击,这公狗一手掩住面部,另一只手又想去摸腰间的军刺,蓓蕾塔用尽全力狠狠的踹向了这混蛋的小腿,那混蛋立马失去了平衡,嗷的一嗓子倒在地板上,蓓蕾塔迅速躲到了那人的身后,留下这个被痛扁的人在地板上痛苦的大叫着。

“你不知道这车厢的隔音效果有多么好对吧,等下就让你知道知道哦”他突然听到这样熟悉的一句话,是啊,真是这样,之前说出这句话的他,现在的他就在这里验证这句话的真实性,而复读这句话的正是袭击他的那个人

“你你你!你是谁?你要做什么”他慌慌忙忙的蹬着腿不断向后移动,

“我是工作人员,我现在要测试车厢隔音效果”冷冷的回复了几句话,她立马抽出剪刀,锋利的剪刀刃一下子刺进了这变态的下体

“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士兵疼得哇哇大叫,他捂住鲜血直流的下体痛苦的嚎叫着

“你真是有够烦的”只见那“工作人员”一膝盖直接狠狠的怼向了他的下巴,这下子他已经完全进入了痛苦点海洋了,蓓蕾塔看呆了,她愣在那里,看着这个变态由得意到震惊,又由震惊到现在的绝望

“处理一下他,蓓蕾塔,他浪费了我们的时间”

“啊!是!妮可拉!”蓓蕾塔捡起一段绳子狠狠的勒住了那人的脖子,那人开始绝望的蹬腿,但慢慢的,他不会再挣扎了,逐渐平静了下来,妮可拉见状把剪刀从这死者的下体里拔了出来,然后狠狠的刺进这尸体的喉咙里,这下他再也叫不出来了,妮可拉把死尸拖到了厕所门口,打开厕所,把他扔进了厕所里面,并从口袋里掏出锁头咔哒一声锁住了门,

“虽然这节车厢就没人来,不过还是要上一层保险”妮可拉平静的说道,蓓蕾塔呼哧呼哧的的喘着气,显然惊魂未定,妮可拉拉住那个被吓坏了的小姑娘的右手,打开了装有绿码的那节车厢的车门,把她拉了进去。

“没事了, 诺维雅,没事的,你看见了!他死了,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吧,定时激活器”

“好”出乎西格莉德的意料,诺维雅没有大哭大叫,也没有看出有什么害怕,反而冷静的拿出了口袋里的定时激活器,将激活器放置在一箱绿码里面,

西格莉德看了看手腕上的信号激活显示表,上面没有任何意外的显示着“aktivieren”在这行单词下面还显示着剩余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西格莉德迅速关上了门,并且在里面反锁好,她快步走到窗户旁边打算打开窗户,但她看到了呆站在一旁的诺维雅,她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离开了窗户,

西格莉德沉默的望向她的队友诺维雅,诺维雅什么也没有说,列车开始了前进,钻进了一条隧道,自然光消失了,黑暗笼罩了这节车厢几分钟,

“队长?”诺维雅呼唤道

“什么事情?还有!任务期间应该叫我妮可拉!”

“啊,可是,刚才……妮可拉也叫我诺维雅来着……”

“胡说……哎……好像还真是哦”

西格莉德突然想起来就在刚才自己安慰诺维雅时,确实叫了面前这人的真实名字

气氛逐渐尬了起来,二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西格莉德打开了一个装着绿码的箱子,拿着四块绿码放到了自己的

西格莉德看了看一眼指示表,然后迅速起身拉开了窗子,霎时间冷气灌满了这个房间

“好冷!”怕冷的那个少女发自内心的大声抱怨着,同时她的手里面被塞了两块绿码,两人熟练的把绿码装进了早就携带好的能量罐中,并调整好了指针

“三!”

“二!”

“一!”

“启动!”两人然后同时跳出了窗户,在身体离开列车的那一瞬间,她们同时激活了绿码,像在水里游泳一样的使劲的蹬着空气,逐渐保持了平衡,西格莉德悬浮在空中,诺维雅紧随其后,

奔驰的列车仿佛突然摆脱了重力的束缚,直接脱离了铁轨冲向了高桥下,西格莉德轻轻的触碰着信号激活显示表上的“Selbstzerstörung”模块,一道奇异的光芒从倒数第二个车厢闪耀开来,然后犹如失控的火焰一般传到了火车头,

“咻~”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绿光越来越扩大越来越明显,不一会就把整节火车盖住,难以见到轮廓,

接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列车在距离水面不远处爆炸开来,短短几秒钟,这辆列车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能证明它存在过的证据,就是在爆炸中侥幸飞出的比较耐热的几块钢板,不过那些钢板也沉在了这条河流中,

“总体来说这很完美,是吗?”西格莉德拿着望远镜俯瞰着下面的这壮烈的场面,同时好奇的问了问诺维雅的态度,但是诺维雅并没有回复她什么

“诺维雅?你怎么了?”西格莉德刚放下望远镜疑惑为什么诺维雅为什么没有回复自己时,立马感觉自己被抱住

“诺维雅?!”

诺维雅抱住西格莉德,哇哇的大哭起来,她的睫毛被泪水弄得湿漉漉的,泪水从诺维雅的脸颊滑过,滴滴泪珠滴在了西格莉德的右肩上,阵阵呜咽声传到西格莉德的耳朵里,只见诺维雅紧紧抱住西格莉德

“我……害怕……呜呜……啊啊啊…啊呜呜呜”

惊讶的西格莉德将安慰化作了行动,右手轻轻的摸着诺维雅的头,

“回去吧,诺维雅,结束了,我们的任务结束了,回去了”

“谢谢,谢谢,呜呜!谢谢!谢谢!谢谢,你来了,谢谢”

面对着队员这样的感谢,西格莉德只能不断重复着

“没事了”

“没事了”

“结束了!”

“一切都好了,你不要哭了啊”

………………

早晨的第一轮太阳照耀着不停抽泣的诺维雅与手足无措的不知怎么办才好的西格莉德,此刻来自诺维雅泪腺的泪珠和太阳的金色光辉洒了一齐洒在了西格莉德的身上……


文笔很渣……希望各位狠命拍砖!拜托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