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艦指】梅乾/暮時糖/雨後

作者:Klappmesser
更新时间:2020-11-22 12:28
点击:68
章节字数:22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碧藍航線衍生文:梅乾

======      

胡德寻到指挥官时,她正坐在海锚喷泉的底盘上吃便当。


      松软的蛋卷在筷子下一分为二,然后和米饭一道送入口中。以往,这另一半属于胡德,可现在她只能看着梅子被拨到一旁,其余配菜飞速减少。


在指挥官面前站定,胡德蹲下身对上指挥官躲闪的视线“你在同我置气。”言末上前抓住膝盖,将伺机起身的指挥官按回座位,“回房却又是一副木讷的模样,若不是听她们提及,我真以为你对我毫不关心。”


      “你还知道我会生气!明知有诈还不撤退,当命令是耳边风吗?”指挥官显然是想利用午休空当调整情绪,眼下步调被胡德打乱,火气一个没压住直接窜上头。说完她便意识到后悔,气势萎靡一半小声嘟囔出一句对不起。


      “我不是想用退休前的便利,多挣点功绩嘛。”胡德抬手将眼前人的军帽取下,晚秋正午的阳光还是帶了些熱度,汗水打湿的几缕碎发服帖的趴在前额,指挥官后仰着想要躲闪,又怕角度过大一头栽进水池,僵着姿势保持几分钟后伏案工作带来的腰痛还是让她败下阵来,“不许说退休,再说哪里是便利,分明是拿你们的命不当回事。”


      虽然视野中的脸依旧气未消完,但胡德从话里捕捉到指挥官生气的原因,带着笑意趁她失神毫无防备,将餐盒从手中拿走,然后借着她来抢夺时的前倾,准确无误的给她塞了颗梅干。


      看着指挥官眉间蹙起一个川字,捂着嘴碍于她在面前不敢吐出的模样,胡德一挽耳边垂下的发丝,轻轻吻了上去,“还要继续生气吗?指挥官。”


————————————


2020/11/21

碧蓝航线衍生文:暮时糖

======

克利夫兰,海伦娜

======

下周六社团聚餐,要来吗?

叼着棒棒糖的学姐见她走来,从倚坐着的围栏上跳下。

粉色糖球被咬掉了半边,想必半刻前就已成为粉末在唇齿间相碰。

大概很甜,她想着这事,嘴上却是说着拒绝的话,谢谢学姐的邀请,下周六会有兼职,所以,去不了......

她有些不自在的捏住下衣摆,学姐未再多说什么,惋惜几句便挥手告别朝同学走去。

只是等人时自己碰巧经过罢了,学姐,又怎么会来特意通知呢。她摇了摇头暗自在心底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正要迈步朝车站走,身后有人唤了她一声海伦娜。

转过身,克利夫兰站在不远处,微微低着头,视线有些躲闪。

她记得今天黑板上写着克利夫兰值日......细瞧面前披挂晚霞的人,鬓角处有撒进余晖中的点点亮闪闪,海伦娜心里顿时了然。

不是说好了,我可以自己回家的吗......

我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看见些好玩的事情总忍不住想找个人分享。她看见面前一向自信的金发女生微微顿了一下,可以邀请你当我这黄昏电台的唯一听众吗?

她轻轻应了句好,然后看着克利夫兰双手搭在后脑勺,吃到糖一般开心的吹了声口哨。

嗯,确实很甜。唇边挂起她本人并未察觉的笑意,将碎发挽至耳后的海伦娜再次抬脚向前走去。

反正离家不远,就稍稍走一段吧。


2020/9/24


————————————

碧蓝航线衍生文:雨后

克利夫兰,海伦娜

======

雷声隐隐,闪电划过,半边天骤亮,猝不及防爆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

正数着关机秒数的克利夫兰回过头,看见亮光下将脸埋进枕头里的海伦娜。

她犹豫半刻走至床尾,握住海伦娜的脚踝,掀起脚底就是一顿猛挠。

砸进薄毯里的海伦娜一扫眉间的川壑,笑得如刚脱了水的鱼,左右拍打可又挣脱不开。都多大的人了,还怕打雷,抬眼见效果已经达到,克利夫兰便收了手。海伦娜擦去眼角笑出的泪,弱弱的说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上次看恐怖片。

那也是你自己要求的呀,克利夫兰坏笑着一摊手,望着又一道闪电在窗外劈开天幕,迅速上前一步捂住海伦娜的耳朵,雷声落下的同时在她眉间落下一吻。睡吧,睡着了就听不到了。海伦娜点头嗯了一声,蜷缩进克利夫兰的怀里。

可夏季的雨若是没下透,被拍打起的热浪就会载着土腥气,与潮湿一道闯进屋内,同浅尝辄止的吻一样涂添烦闷。

小克,我睡不着。话一出口,海伦娜慌忙捂住嘴,连鸣虫都歇息了的下半夜,这声显得格外突兀。克利夫兰依旧阖着眼,却也是一直未睡。背对她的海伦娜一直试图调整姿势,结果就是隔着衣料,不断摩擦着她的下体。她轻咳一声试图找回语调,刚问出要不要开空调,衣角就被拽住。

欲望有时会相互作用,原本将其压下的克利夫兰,看到海伦娜因为羞涩说不出口而憋出的红霞,再也按耐不住。

点燃的情欲瞬间激发,化形成小人在舌尖踢踏,香舌成为小人扬鞭下狂奔的俊马,跨过名为牙关的路障溅起沿路的水花。

卡在喉间的呻吟让海伦娜像是轻声啜泣,她抓紧克利夫兰的肩,还是受不住软倒挨向床板。直到两人都吻得发喘,克利夫兰才放开炙热的唇瓣,舔着海伦娜的脖颈向下挑逗。原本贫瘠的山峰,在她的揉捏下长出红豆,俯身含住的那刻,海伦娜的颤音顿时变得急促。傲然挺立的柔软上,啃咬一点点侵蚀着理智,酥酥麻麻的快感顺着她玲珑的弧度滑进谷底,最后滚落到两腿间的隐秘之地。

感到到隔着布料停在芳泽上的吻,海伦娜再也忍耐不住发出一声低吟。克利夫兰用手指在穴口附近的水渍上打着转,看着面前敏感的身体随着动作轻颤,转而俯下身,在海伦娜的耳边发出恶魔的低语,可以吗?

看到海伦娜咬着下唇轻轻点头,眼角还挂着泪痕,克利夫兰将其舔去,趁着纤细的手指尚还湿润,探进期待已久的洞口。异物缓缓抽送的感觉让海伦娜有些害怕,可早已化成一滩水的身体又提不起劲,只能凭着本能做出反应。每次内壁里的凸起被触碰,她都免不了一阵颤栗,强烈的收缩让克利夫兰的手指在狭窄中艰难运动,最后抽出时,更是带起一股蜜液缓缓流出。

将沾了露水的两指擦干净,克利夫兰将床上蜷缩的小兽搂紧,咬了咬她的耳垂,洗完澡再睡。


 


End

2020/8/19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