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圣诞

作者:三八禾
更新时间:2020-11-22 02:30
点击:2367
章节字数:99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圣诞

啊,又是一年圣诞要到了啊。我看了看日期,又拍了拍睡在我身边的鸟子的脸。

“鸟子,起来了哦。再不起来我可就要掀你被子了。”

“唔...空鱼你真是坏心眼...再五分钟啦...”

“不行。”随着我的话音刚落,我便掀开了她的被子,任由她那如刚诞生的维纳斯女神般姣好的裸体暴露在十二月寒冷的空气中。她立刻颤抖着打了个激灵,以极快的速度从床上弹起,对我伸出手——夺回她的被子。

“呜呜...空鱼真的是很欺负人欸...明知道我昨晚是没有穿衣服的,就不怕我感冒吗!”鸟子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她的身体无论看多少次也不会觉得习惯啊。我使自己的目光尽量不要落在她身上,但这并不影响我回答她的话。“你身体素质那么好肯定不会感冒的啊,而且就算感冒了,第一个被传染的也肯定是我嘛,听说感冒传染了别人之后会好得快点呢。”我笑着回应她,红晕爬上她白皙的脸上,样子愈发楚楚动人。

“所以你要怎么样才肯起床,经过刚刚那一番闹腾你肯定也清醒了吧。”我边穿衣服边对鸟子抛去问题,谁知她直接从我身后抱过来,柔软的身体紧贴着我的背,那透明的左手在光线暗淡的室内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陪伴了我许多个日夜的、鸟子独有的体香扑鼻而来,使我恍了恍神。

“吻我。”她的话语言简意赅,与先前不同,她的声音变得嘶哑。我当然明白为什么,但是现在不行啊鸟子,不可以的。

在被她以及她的气息包裹住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变得奇怪了。我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极力使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起床之后,我就吻你。”“不要,我怕空鱼你耍赖,先亲后起。”

小孩子吗这人。

“不我不会的,先起后亲。”

这是一场没有结果的争论,最终我向她妥协了。我转过身,飞快地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

“好了可以了,你快起来,说好了今天要去圣诞街道的。”我转过头去,果然还是觉得好羞耻,希望昏暗的室内,在我背后的鸟子不会察觉到我早已红透的双耳。

“好~剩下的留到今晚...欸!空鱼你别走啊!”我无视她的后半句话,下床洗漱。

整顿完之后,我们一起出发去小樱家,准备通过那里的Gate以及去年夏天我醉酒后冲动买下且经过改装后的AP-1前往圣诞街道。说起来倒是挺害羞的,现在我们穿着的是去年在鸟子的强烈要求下买的情侣款的大衣,她的是白色的而我的则是黑色的。她戴着的冬帽是黑色的,而我的则是白色。她将我的手握住,一同揣进她的口袋里。很温暖啊,手也是,人也是。我们的装扮在大街上引起了众多人的回头,虽然大多都是朝着我身边的大美女就是了。想到这一点,心里边暗暗生出一丝不爽,但鸟子握住我的手稍稍收紧了一点,并转过头来微笑着悄声对我说,“别吃醋啦,空鱼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你只需要知道我爱你以及我的眼里只有你就行啦。”

又是那带着微妙温柔的微笑,看到那男友力爆棚的样子,可恶,这闷骚金发,就知道说些让人脸红的话。

因为提前和小樱说好了,所以她家的大门并未上锁。“小樱,我们进来了哦。”鸟子将头探入门内向小樱问好,房间深处传来了小樱慵懒的声音。“啊,请进请进。我就不出门迎接了。”

听到了小樱以一如既往的语气说话我们便放心了。她还是同往常一样缩在那张椅子上,手里捧着热可乐。与以往不同的是,她身上裹着一条棉被。我们将准备的一些糕点当作提前的圣诞礼物放在她的桌上,她看到了也只是漫不经心的点点头,以一种嫌弃的语气说道“嚯,小俩口真有闲情雅致啊,里世界的圣诞幽会~真亏你们想得出来。心也是够大的。”我们只是羞涩的笑笑,而她又看见了我们握在一起的手,叹了口气。“真是拿你们没办法啊,唉,不要总是让我操心啊,注意安全。”

我们点头,小樱坐在椅子上转过身去,从她的眼神中我似乎看到了一丝寂寞,鸟子显然也注意到了,于是我走上前摸摸小樱的头。“我们会平安回来的,放心吧。到时候请你吃烤大肉。”

她先是愣住了一会,随即满脸通红的冲我们激动的嚷嚷。“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啦!我不是说过,不要再摸我的头了么!”我不禁为自己的行为有些感慨。在遇到鸟子之前我可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与她人相处的一天。

我们在笑声及小樱的嘟囔声中进入里世界,这片承载了我们太多回忆的青蓝世界。其实由于鸟子早上的磨蹭加上我们路上的耽搁、添置补给等事,我们进入里世界时已是下午一、二点那样了。见状,我提议先在原地休息一下再前往目的地。我拿出背着鸟子偷偷准备的便当,果然她有为我的准备所惊喜到。这样真是太好了啊。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呐,空鱼。这是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不知道?”鸟子看向我的眼神中满是欣喜与感动。被一个大美人用这种眼神看着还真叫人挺不好意思的,我害羞的别开目光,挠挠脸颊。

“保密。”可不能告诉她这是我在半夜挣开她的怀抱而起床偷偷做的啊。没有吵醒她真是太好了。

是的,这是手工便当。我也是有在为了鸟子学习一些东西的啦,虽然也不是很难。

“呐呐,可以打开吗?”她的眼中仿佛有星星一般闪耀,“当然可以啦。”话音刚落,她便打开便当盒。

里面是三明治。鸟子捂住嘴睁大眼睛。“天哪...”

是三明治,而且馅料和我们第一次在里世界野餐时鸟子所做的三明治是一样的。我可是有好好记着的哦。鸟子肯定也察觉出来了吧。我偷偷瞥向她,只见她就是傻愣着,总感觉自己的内心有在期待着什么,但我说不上来。鸟子还在愣着,没办法,我支起了便携的小椅子拉着她坐下,拿起一块三明治。“来张嘴,啊——”

她怎么还是愣着!我可是都放下羞耻心来主动喂她了啊!我不禁有点恼怒,突然间鸟子她吻过来,我一惊,手中的三明治掉到地上。啊,真是浪费。但随即我的注意力便放到了嘴唇上传来的熟悉的、柔软的触感。

搞什么啊这人,啥也没说就亲上来了,虽然我不讨厌就是了。这想法仅在我脑海中闪过一瞬,随即我便沉浸于唇与唇相碰的喜悦之中。许久,她的唇恋恋不舍的离开我,带出一条银丝悬挂于我们之间。这场面太过让人脸红,我别开脸,脸上早已同烧起来一般火热,鸟子抱紧我。

“我好高兴,空鱼。”我没有再同她贫嘴,而是默默的反抱住她。“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快吃啦。天黑之前到不了的话可是很危险的。”

“好~我还要你喂!”

“恕我拒绝。”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喂她吃了。我们就这么互相给对方喂食,便当盒很快就见底。其实我之前有偷偷练过几次,就味道来说。虽然和记忆中的味道有所出入,但应该是味道不差的。我注视着正在细细咀嚼的鸟子,想听她的评价。

“很好吃喔~能感受到空鱼的爱的味道~”

“才没有那种调料啦。”

我能够感觉得到,当自己看着满脸幸福的如同一只大型金毛犬般的鸟子时,自己的嘴角会不自觉上扬。

吃完后我们一起收拾了剩下的东西,我惋惜地看着那块掉在地上的三明治,将其拾起,准备一同装入垃圾袋中,却发现鸟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它。“我说,我可以吃吗。”她指指那块三明治,样子像极了一个嘴馋的孩子。

“不可以,掉地上了,脏。”想吃掉到地上过的东西的这一想法倒是真的挺像孩子的。

“可是我不想浪费空鱼的爱。”

“都说了没有那种调料了,还有...”

“还有?”鸟子看着欲言又止的我,歪头。我望向四周,尽管周围没人,却还是下意识地作出这一动作。最终,我下定决心,凑到鸟子身边,悄声道,“我的爱都给你了啦,乖,不要在意那块三明治了,以后再补给你,还会再做的啦。”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不过鸟子因为这些话高兴起来了就行,我深呼吸,没多想,希望从刚刚羞耻的话语中缓回来。

前往圣诞街道的路上异常顺利,按理来讲那片爱情旅馆的地方应该同观景台那时一样会变才对,奇怪的是它再也没变过,而是一直留在那里。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倒是好事,毕竟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地方得以保留下来,倒是挺叫人欢喜的。我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瞟向坐在我右边的鸟子的左腿上,那把双手斧虽说没有去年那般崭新,但威力可仍然不减。我们的右腿上都别着一把刀——去年的圣诞礼物。

斧子使女人看起来更美,吗。想到这,我不禁微微一笑。而鸟子则是注意到了我的变化。“怎么,想到什么好笑的事了吗?”她微笑着问我,她虽然看着路,并未正眼看我,但她的侧脸也让我微微失神。“也没什么,就是想到了某位大美人说过的话了。”

“哦?是哪位大美人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鸟子的语气有一瞬间特别冷淡,就像吃醋了一样。

“就是你啊。”但我最终还是没说出口,而是笑意更浓。

“笨蛋。”

这一路上倒是再没有碰到“件”了。老实说,我还是挺不愿意同它打交道的。自从上次鸟子开枪杀死拥有着我的脸的“件”之后,我对它就一直有着心理阴影。没看到它真是让人松了一口气。不过原因可能就是去年鸟子杀掉了一个红色的人,而我也彻底认清了红色的人的真面目。想想还是挺让人后怕的,我的胃不禁难受起来,幸好只是一小会儿。我们将车停在爱情旅馆的废墟前,从车上拿出扫把等清洁用具。

没错,我们今天的第一个任务是,打扫这片废墟,也算是一个小里程碑般的人物吧,毕竟我们有打算拿这块地方当作一块备用基地什么的。况且这边也有水和一点点电,虽然不知道是哪来的但是能用,这是很棒的一点。

短短半个下午肯定没法打扫完整片,因此我们决定先从我们曾经睡过的房间开始,毕竟今天也是决定继续睡在这个房间。首先我们打开窗子透风,任由温暖的阳光照进房间,房间中的灰尘颗粒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显眼。“开始吧。”“嗯。”

我先是拿了几床被子到楼顶找了杆子晾起来。幸好这旅馆本就有晾衣杆,我没费多大劲就晾完,然后就去和鸟子打扫房间了。俩个人打扫其实还是挺累人的,但总比一个人要好。直到黄昏的落日照在我们脸上,我们才意识到一共也只打扫了俩个房间而已,真的是有够困难啊。

“空鱼,要不今天就先到这里?先休息一下吧,反正也不急,慢慢来嘛。”“嗯,我也是这样想的。鸟子你先去我们要睡觉的房间烧点水准备泡杯面吧,最好再生个火,正好房间里面有炉子,我先去收被子了。”“诶?我不用一起去吗...欸?晚上没有便当了吗?”

哪有那么多时间做俩份啦笨蛋,我在心里暗自吐槽,而且哪有那么容易能让你吃到。所谓物以稀为贵,就是这个道理嘛。于是我选择性的无视她后半句话。“我一个人就好啦。”

登上楼顶,眺望远方。里世界的夕阳给人一种残败的美感,但可没时间磨蹭,我得赶紧收好今晚就得用的被子,马上就晚上了,温度也在逐渐下降。我搓搓手,呼出一口气,开始收被子。突然间我闻到一股油的味道,天空也马上昏暗了下来。我抬头看,冷不丁对上一双眼,和人的眼睛很像,却是人眼的千百倍大,它盯着我几秒钟后,撇开了视线。

我吓得后退一步跌坐在地上,只感到一阵恶寒。我将注意力放在右眼上,企图看清这生物的真面目,但没等我看清它便飞走了,出了一身冷汗的我不敢再独自面对那恐惧,草草收好被子下楼。因为不想被鸟子担心,所以我极力做出一副平常样子。好在她似乎没发现,而是招呼我在已经生好火的炉子边上坐下吃面。

因为太过恐惧,我并未尝出任何味道。那个同鸟一般的生物我应该是见过的,就在最开始进入里世界的那几次...还有那熟悉的油味,也应该是它身上所携带的。之前都是在草地上远远的望见,看来这次可能是因为在楼顶上,离得它比较近了,才和它对上视线,既然它以及飞走了,那应该没什么危险了吧。我悄悄地深呼吸,注视着正在吃面的鸟子,内心也逐渐平静下来。鸟子身上似乎是带着不可思议的魔力一般,情绪波动大时看着她,我的内心总会渐渐平静。能够与她相遇,真是太好了啊。鸟子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停下手中动作抬起头,正好与我对上视线,她歪头,笑了。笑得像孩子一样可爱。

“怎么了吗空鱼?”面对她关切的询问,至此,我完全平静下来。“没什么呢,真好啊。”回答了几句意义不明的话。在鸟子的注视下我突然有些紧张,便瞥开目光,将其转向窗外。鸟子似乎不满意我的回答,嘟起嘴巴,也将目光撇开了。

啊,天黑了啊。注意到了这一点的我起身将门关上。我绞尽脑汁也无法想出那个不明的像鸟一样、有着人类眼睛的生物是出自什么怪谈里面,便放弃了。也许只是一个里世界独有的生物吧,也可能是像苍马大队美军的车踏入异错后变成了“移动绞刑台”那样类型的怪物。不过它没主动攻击我,我还是不要去招惹它的比较好,总感觉会非常棘手。

面吃完了,没什么事做的我们,决定到床上去。也不是说完全没事可做啦,只是入夜后的里世界里,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以防万一,我们分别将各自的枪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随后我们便钻入被子中——同一床被子。经过了这么久的相处,我早已清楚就算我们先分开盖了俩床被子,最终也一定会演变成鸟子钻进我的被子中这一局面,索性就只用一床被子了。我将头埋在鸟子的颈间,她搂抱住我的腰,同往常一样。在早已习惯了的姿势中,在鸟子的味道与她发间的香气中,我很快就感受到意思睡意,但是不行,今晚是特殊的,我必须在鸟子之后入睡。鸟子的怀抱和我印象中最开始的红色的人的怀抱不同,更加柔软、亲切、让人安心。更重要的是,能感受到她的爱。为了驱散睡意,我悄悄的将手放到大腿根上,企图通过疼痛来使自己清醒,却不小心抚上前不久鸟子所留下的、专属于她的印记。一股酥麻感通过全身,我不由得闷哼一声。稍微加重的呼吸是鸟子察觉到异常。

“怎么了吗,空鱼,不舒服吗?”她低头,下巴搁在了我的头顶轻轻磨蹭,说话时气息喷洒在发间,痒痒的,使得酥麻感加剧。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我在心中暗自愤愤道,嘴里说出来的却是另一个意思。“没有,没什么,我要睡觉了,晚安。”

装睡。

“欸这么早!可是我们早上的...”“晚安!”我轻轻的咬了一口鸟子裸露的脖子,眼角余光也瞥到了另一侧的酒红色斑点,羞耻在心中滋长,我将头埋得更深了。鸟子应该是懂了我的意思,也没有再说什么了,老实的搂着我。

不对啊,她怎么这么安分。如果是之前的话,应该会再闹一下的才对。不过我也没多想了,这样反而顺了我的意。炉子里的火越来越小,房间内逐渐被黑暗笼罩。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的双眼快睁不开的时候,鸟子突然动了一下,吓得我瞬间清醒。

“空鱼?你睡了吗?”悄声询问。我原本准备回答“还没呢。”,但又怕继续纠缠,便装出一副我已睡熟的样子,同时想看看鸟子到底想做什么。没有等到我的回应,看来应该混过去了。而此时我听见了鸟子略带不满的话语。“空鱼大笨蛋...今晚连晚安吻都没有...真扫兴...那我可就自己来了!”

啊,这点确实是我有问题,但是等等啊鸟子小姐!请你冷静!这样就算我本来睡着了也会被吻醒的吧!但我的内心活动终究不能传达给她。能够感觉到鸟子逐渐捧起我的脸,迅速接近的气息让我有点慌了神。我的脸啊,争点气,千万别红啊!

唇上并未先等来熟悉的触感,反倒是额头上落得一吻。应该结束了吧,我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但事情并非我所预料的那般简单,细碎的吻逐渐落在我的眉间、鼻梁、右眼、脸庞,最后是嘴角。被吻过的地方像烧起来了一样热,我的睫毛不住地颤抖起来,现在我的脸也许红透了吧。似乎是过了一分钟左右,鸟子的动作没了下文。原以为自己逃过一劫,这回应该结束了吧?现实却狠狠地打了我的脸。她温柔地吻上我的唇,先是在唇上停留许久,让双方都能够充分感受到彼此嘴唇的柔软。接着她的动作逐渐霸道起来,却又伸出舌尖,轻轻舔舐我的唇瓣。温柔与霸道的结合体——让人沉迷其中。

突然间她发起攻势,湿润的舌头顺利地滑入我的口腔,肆意掠夺。接着那灵巧的舌头缠上我的,邀请着我与她共舞。配合着她的同时,我突然想起来,一年前平安夜的初吻,那时鸟子明明还有点羞涩的...现在...变化真大啊...技术也越来越好了...

我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突然间她停下来,于已被攻陷的城池中撤退。我明白再装下去也没有意义,叹了口气,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她的视线。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嘴角边挂着的银丝映照出了刚才的激烈...不好意思再看下去,我稍微将视线偏转一点,却立刻被她扳回来。她捏着我的下巴,强迫着我与她对视。

“装睡就算了,接吻的时候也不专心?在想什么呢。”

她明显是在笑我,而我死鸭子嘴硬。“才没有装睡,明明...明明是鸟子你亲得那么激烈。突然间被那样对待,任谁也会醒的吧!”“是吗,可是我只会对空鱼这么做啊,所以才不会知道别人会不会醒呢。”

...怎么总感觉这人白天和晚上不是同一个人?

好想反将她一军,我便开口。“只是突然想起来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就强吻了别人呢。”

啊,她的气势弱下去了。“...反正结果是好的,当时空鱼也清醒了,这就够了吧!”我弹了弹她的额头。虽然是气势弱了,但她那开心劲可不减,接了吻之后她心情很好,甚至哼起了小调。她轻轻捏了捏我的腰,咬住我的耳垂。“虽然和预想的不太一样,不过我很开心呢!晚安~”她又舔舔我的耳朵,心情颇好的挂着微笑睡觉去了。

...真的是小孩子吗?虽然我也不讨厌就是了...不如说还是很喜欢鸟子这点的...才没有!

唇上、耳边还残留着刚才的触感。头顶上的呼吸很快平稳下来,鸟子应该是睡着了,怕晚上冷着,,我轻轻掰开鸟子搭在我腰上的手,起身去添点柴火。这傻孩子入睡的还真快。不对,既然她睡着了,那我终于可以做那件预谋已久的事了!我先将木头放入炉中,火很快旺盛起来,红光笼罩住房间。接着从自己的登山包中取出一套衣服——一套圣诞老人的衣服,红袄子,红帽子。虽然很羞耻,但想着总得有点气氛,我还是偷偷买下了这套衣服。换好衣服后,我再从包中翻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盒子,找出礼物包装纸将其细细包好。这个包装纸我还是很喜欢的,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被吸引住了。看了看包好的效果,完美!盒子里是我为鸟子准备的圣诞礼物。

是一对戒指,当然其中有一枚是我的。

正当我拿起礼物,正蹑手蹑脚地准备将其放在鸟子的枪边时,窗外突然传来风拍打玻璃的声音。窗户玻璃摇摇晃晃,很快破碎。我回头看着此景,心中不由得升起阵阵感慨。

这什么窗户啊,质量这么差。不对,这里本来也是一处废墟。这下不好了,火得再旺盛一点了。

但是,当油味伴随着呼啸着扑进室内的寒风而来时,我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了。

什么嘛,原来是秋后算账么?虽然这个说法在这里并不贴切,但没时间管那么多了。我正准备去拿我的马卡洛夫,结果还没等我转身,一根长长的鸟喙从窗外伸进来——不偏不倚地夺走了我手中的礼物。


之后那鸟迅速飞走,速度快到给我一种刚才的都是一场梦的错觉。但破碎的玻璃、微弱的火苗、失去的礼物,以及在床上发出“唔...好冷...”呻吟的鸟子,都在告诉我,这不是梦。

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我们在里世界的夜里睡下了,可不意味着那些生物会因为我们的休息而停止活动的啊...

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有什么心情。如果说开心的话,那傻鸟可是叼走了我为鸟子准备的礼物;若说难过的话,我们的性命却是都没有受到威胁。我集中注意力到右眼上,看剩下的礼物包装纸,那确确实实只是普通的包装纸而已,并没有发出银白色的光芒。那难不成是戒指的问题?还是说是那个生物的恶趣味?我的思维愈发混乱,头好痛...

我呆楞在原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今天下午的鸟子一样了,只是楞住的原因不同。直到身后传来熟悉的气息,回过神来时才发现我已经处在鸟子的怀抱中了。她正背对着窗户,就那么抱着我。隐约中,我看见由窗外飘进来的雪。

“怎么了空鱼?怎么穿成这样,还在破窗户前傻站着...咦?怎么哭了!?”

啊,我哭了啊。眼镜上腾起一层水雾,咸咸的水滴经嘴角浸入唇中,明明前不久那里还满溢着香甜的感受,现在倒是完全扯不上边了。

鸟子这种时候也还是那么善解人意啊,她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笨拙地擦去我的泪水,后来摘去我的眼镜直接上嘴吻去我眼角的泪。就这么过了一会,我终于缓回来能够开口说话,但能说出口的也不过只是一些残破不堪的短句而已。“有…怪物…抢走了…我为鸟子…准备…准备的圣诞礼物…”

听了我的话,鸟子也愣了一会,但接着她仿佛理解了眼前所有情况的前因后果,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背,安抚着我。

“没事啦,空鱼为我准备的惊喜到底有多少啊!空鱼你就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啦,光是能够遇到你都让我感激不尽了啊。那些身外之物怎样都好啦,你没事才是最重要的。况且我今年也没准备什么特别像样的东西啦...所以不要在意!”她摸摸我的头,语气中满是宠溺。啊,她是从哪学来这种话的啊。

“可是...去年我都忘记了...今年是...一周年...本来想...好好补偿鸟子的...那礼物是...”

“好啦打住打住,我不用知道那礼物是什么内容,你这不是都知道是一周年了吗,我们现在的关系还需要谈补偿什么的吗?而且,如果真要补偿的话,那么作为补偿,请我面前这位哭花了脸的圣诞老人作为空鱼给我的礼物,好不好呢?”

她笑着摸我的头,好耀眼啊——我的泪水再次决堤。无需言语,我直接用行动来表示我的回答。

我吻上她,咸咸的。我们并没有再管那漏风的窗户,也没有添柴火。尽管如此,我们的身体仍旧滚烫。交织的发丝、细腻的舌头、纤细修长的手指、细碎的呜咽...每一次的触碰都让我心动不已。动情之际...鸟子呼唤我名字的声音是那么悦耳动听...逐渐加快的喘息...室内的空气在我们交融的身体中逐渐升温...到达最高潮时,我听见鸟子以极其嘶哑的声音对我说。

“空鱼,我爱你。”

啊,我也是,鸟子,我也爱你。胸口的感情满溢得仿佛要溢出来,我哭着回应着她,那是喜悦的泪水。最终,我们紧紧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心跳,沉沉睡去。

所以最后还是兑现了早上鸟子的要求嘛。

第二天起来时我只觉得的腰疼,以及嗓子十分难受。

...看来是昨晚做的太过火了,不过,不后悔。

或许是我动作幅度太大吵醒了鸟子,她颤抖着想要把眼睛睁开,我看着她,最终与她对上视线。她很天真的笑了,牵住我的右手,亲吻着我的掌心,接着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早上好,我可爱的圣诞老人。”

...好羞耻!我突然回想起昨晚在她怀中的样子,实在是与我平时的形象不符,太羞耻了。

不知为何,鸟子将她的左手浅浅地插入我的发间,右手在我背上游走。算了。我想我知道原因。

“唔...不要了...腰疼...”我用一种近似撒娇的语气,哀求着鸟子不要继续做了。什么形象,再见吧,早就丢完了,我的身体吃不消了啊。“欸~”鸟子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还是收手了,真是感激啊。

不对,为什么她的声音很正常,她没感冒?可恶。

纠结了好久,我还是挣扎着从鸟子的怀抱中起身。她倒是翻个身,继续睡了。离开被子的一瞬间我的身体一哆嗦,好冷!我迅速地穿好衣服,发现窗边已经积起了厚厚的一层雪,窗外的景色也是,都披上了一层白色的外衣。正当我叹息要重做一次卫生时,我突然瞥见了一个东西,一个眼熟的盒子,虽然外表坑坑洼洼有瑕疵,但其正在窗边积雪的一个小角落中安静的呆着。


怀疑自己看错了,我又将注意力放在右眼上,发现盒子表面有着极细微的银光。我艰难的弯下腰,打开盒子,发现里面的戒指竟是完好的,只是同原来的银白色相比多了一点青蓝色,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将注意力放回双眼之后,那青蓝色仍旧在,看来只是普通的颜色了。戒指表面没发现银光,真是一件怪事。就目前看来,戒指是安全的。我小心地用手帕将它们收好,盒子是不敢留住了。并不知道那只鸟想的什么,也许恰恰只是那张包装纸上有银光,也许这是上天给我们的恶作剧,也许...

不管怎样,真是太好了。

但我并不准备现在给出去了,我要向那时一样...

我要为鸟子亲手戴上。

当我们整顿好一切,前往通往牧场的gate之后,在gate门口,我喊住鸟子。

“鸟子,先等等,有东西要给你,左手伸出来一下。”“欸?”

虽然她很疑惑,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我掏出手帕,打开手帕的一瞬间,我看见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笑了,这种时候我并没有害羞,取而代之的是慎重。

“仁科鸟子小姐,可以请你为我戴上它吗?”我尽可能的使自己笑得帅气一点,但眼泪似乎又不争气地留下来了。如果不是眼泪的话,那就一定是拍打在我脸上的雪花。

“乐意至极。”鸟子也笑着流泪了,这样我似乎心里平衡一些了。

我在阳光下尽力辨认出她那琉璃般的左手的无名指,为她戴上戒指。同样的,她也将戒指为我戴上。接着,我单膝跪下,亲吻那透明的无名指,眼中尽是温柔。亲吻过后,我很快起身,端详着那戒指。

尺寸刚好合适,合适的有点可怕。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自豪之情,对鸟子手指的尺寸,我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思绪很快被突如其来的吻打断,这次,我可是能专心沉溺于这个吻中了啊。

虽然这一次有很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情况,但我们可是能够平安返回表世界了啊。

双唇缓缓分开后,鸟子突然拿出了一个信封,从胸前的口袋里。

“唔...这个...礼轻情意重啦!里面是...”鸟子难为情的别开脸,用食指挠挠脸颊,脸上的红晕分外明显。她这样子可不多见啊。

“好啦,打住,我现在也可以不用知道里面是什么的,我会自己看的。”

我笑了,鸟子睁大眼睛看着我,显然是想说点什么,我想我知道那是什么,但我只是笑。

“那这个,我就等找个独处的时间看了哦?”

“啊,好。”

“回去之后,就去请小樱吃烤肉吧。”

“嗯!那是自然啦!”

她在阳光下笑的很灿烂,她的身后是一望无际的白雪。

一个想法突然深深的烙在了我脑海里。

总有一天,我能够为鸟子穿上比这雪还要白的婚纱吗?

【完】


没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哈德良先生
哈德良先生 在 2021/08/04 15:53 发表

好甜好甜好甜

Lag01
Lag01 在 2021/04/09 18:01 发表

是不是有地方打反了,怎麼開心的事是戒指被搶走?

Lag01
Lag01 在 2021/04/09 12:08 发表

作者寫的好甜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