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十年

作者:皮库尼库
更新时间:2020-11-02 02:00
点击:483
章节字数:19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天下午很早就放学了,刚吃过晚饭准备继续温书的谢安柔收到了卢曼笙发来的消息。当她赶到诊所的时候看见卢曼笙坐在靠里面的座位上,手背扎着针,透明的细管往上延伸,戳进挂在支架上的两袋透明液体中。卢曼笙正低头盯着摊放在自己大腿上的厚厚的一本书,没有扎马尾,一侧的长发收拢进耳后。

谢安柔微微喘着气穿过几排座位向卢曼笙靠过来,跟坐在一旁的卢叔叔和白阿姨打了招呼,俯身凑近卢曼笙问:“怎么回事?”卢曼笙耸了耸肩:“发烧,医生说可能是急性肠炎引起的。”谢安柔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抬手去探卢曼笙的额头,果然很烫:“吃坏肚子了?今天白天不还好好的吗?”卢曼笙挠了挠自己的脸颊,脸上显露出为难的神色:“啊,其实这几天就一直拉肚子来着,具体吃坏什么也说不清楚。”谢安柔沉默了一下,忽又轻轻地笑起来:“害怕吗?明天考试今天还发烧。”

不知道为什么,不论发生什么,只要谢安柔一笑,卢曼笙就会觉得事情好像没什么大不了,不由地也跟着笑了笑:“嘛,平常心吧,就算不发烧也做好了睡不着觉闭眼躺到凌晨的心理准备了。”“也是。”谢安柔说着在旁边坐下来。焦虑肯定会焦虑,担心害怕紧张都会有,老师也提前打好预防针 :不论什么情况心态都放平和一点,基本已经稳固的考试水平不会因为突发事件被多么剧烈地影响到,重要的是不要在心里太刻意强调这种影响。

谢安柔点了点卢曼笙腿上的书本:“看得进去吗?”卢曼笙摇头:“主要是也不可能全部过一遍,随便看看,不然也没什么好做。倒是你要复习吗?”谢安柔伸手轻轻覆盖住卢曼笙扎着针的手背,药液汩汩流进血管,针头附近的皮肤凉凉的。“也不差这点时间啦。”

本来冰凉的手背被覆上一片温暖,卢曼笙感觉刚刚持续的钝痛好像舒缓了一些。谢安柔微微皱眉看了会儿点滴液,喃喃道:“点滴的速度有点快吧?”卢曼笙不甚在意地回道:“早点输完就可以早点回去,还有两三袋呢。”谢安柔看了卢曼笙一眼,眼神里有收敛的嗔怪,伸手轻轻调节着小滚轮:“不痛吗笨…,脑袋烧坏啦?”卢曼笙委屈地撇撇嘴:“我没调过啦,开始就是这样。”

谢安柔调好点滴的速度,没再说什么,手还是覆在卢曼笙手背上没有挪开,只是眼神轻飘又无辜,似是在认真思考别的事情,这手不过是无意中放在那里。卢曼笙便继续低头看书,有时在谢安柔和自己爸妈的闲谈中插两句话,有时主动找谢安柔说点什么考试相关的事情。

这样过了两个小时,支架上的药袋也换过两次,卢曼笙感觉热度稍微退了些,只是眼睛比较酸涩灼痛。谢安柔摁亮手机屏幕看了看时间,该回学校了,不然可能赶不上宿舍门禁。卢曼笙看着谢安柔的动作神色,问道:“是不是该回去了?”谢安柔点点头,却没有起身,只是看看卢曼笙头顶的袋子,又看看卢曼笙的手,又对上卢曼笙的眼睛,总之似乎哪儿都值得看一看。

卢曼笙催促道:“那你赶紧回去吧。”谢安柔一边点头一边嘴里嗯嗯着,稍微挪了下腰,还是没有起身。卢曼笙感到有点好笑,便问:“还有什么要说?”谢安柔慢腾腾起身:“没有了,明天考试加油。”卢曼笙笑着回应:“你也是。”谢安柔又转向叔叔阿姨道别,然后一步三回头地走出诊所。

第二天在考场上卢曼笙一边吸鼻涕一边写试卷,时不时还要忍耐喉咙里冒出的痒意。有时候实在是觉得自己太吵了,卢曼笙干脆用纸堵住自己的鼻子,任由鼻涕随着自己低头写字的动作缓缓流下来慢慢浸湿卫生纸。

做试卷的时候心情倒没有特别紧张,甚至因为跟平时月考的模式和流程太像而有点麻木。高考这两天小城里特别安静,街道只在某几个时间段才会涌动起来。直到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卢曼笙走出考场,抬头看了看外面血红的夕阳,轻轻呼出一口气。因为考场离家很近,考试结束出考场的学生又太多,卢曼笙没有让父母来接,考完试收拾好东西便一个人坐公交回家。

晚上有毕业聚会,卢曼笙回到家便开始洗漱换装。折腾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收拾打扮完毕,跟父母说了去向和原由之后就出门了。大家陆陆续续到了餐厅,尽管一开始都约定说不要谈论考试的事,不过果然还是这个话题最能吸引人,考场上发生的事、遇到的奇怪题目、考试时突发的状况,随便哪个细节都能带出新的回忆。饭吃到一半,班上比较成熟的几个男生站起来开始向老师敬酒,其他同学也各自拿起手边的水或饮料跟老师碰杯,老师们似乎也被这种重压之后的轻松又伤感的氛围影响,脸上的表情比平时生动自然了许多,嘱托的话也更温和简单。

吃过饭大家准备继续去唱歌,少部分同学离场了,卢曼笙和谢安柔也在其中,毕竟两人没有要告白的人,没有纠缠不清的暗恋,没有耿耿于怀的遗憾,跟着大家一起继续玩最大的乐趣也不过是当当观众看看八卦,比起这些两人更希望在这个颇有纪念意义的夜晚单独相处。当谢安柔拉住卢曼笙的袖子往一旁拽时,卢曼笙也就跟着欣然迈步逃离了人群。两人快步走着,渐渐地又小跑起来,手指滑进对方的指缝紧紧相扣,微热的夜风吹起两人的长发,路边透明的橱窗映出可爱的笑颜。从八岁到十八岁,从时光的这头到另一头,她们终究没有失散。


卢崽与柔崽的感情和相处方式,对我来说已经是相当好的状态了,简直可以说是奢想哈哈。十年陪伴,你是我的解药,也是我的皈依。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