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任務『與許萍晰分手』完成。〉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28 04:46
点击:557
章节字数:44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摔下樓梯前,除了一瞬間的失重感之外,還有被擁抱的溫暖。衛靜嫻閉上眼睛,等待著該有的疼痛來到,卻發現那疼痛遠不如想像中的那樣。她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白色的襯衫,再抬頭,又看到了緊閉雙眼的許萍晰。

「妳……」

「欸……痛痛痛。欸,妳,是哪個?」語氣有些生氣,許萍晰問著。

「……妳沒事吧?」

「大概,我運氣向來都不錯。」她揉了揉自己撞到的地方,又問了一次:「所以,妳是誰?」


「……正人君子的那個。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衛靜嫻想起身,卻使不出力,只能乖乖躺在她的懷裡。

「……,好,但是不是現在。妳怎麼了?」許萍晰的聲音依然帶著怒氣,起身後,她把衛靜嫻架了起來:「算了,去保健是說吧。」


沒想到一連兩天都要跑去保健室,自己什麽時候有病弱屬性了?還是……這裡的衛靜嫻本來就有不可告人的病情……?

「妳不要亂想了,小嫻健康得像個智障。」

看到衛靜嫻多變的表情表演,許萍晰說出了讓她安心的話。所以果然是系統那個混蛋亂塞記憶的副作用吧。


兩人一路沉默的來到了保健室前,許萍晰敲了敲門後就帶著衛靜嫻走了進去。

「嗯?怎麼了嗎?」

「護士阿姨,我們剛剛摔下了樓梯,所以想來保健室休息一下。」


過來五天左右了,這是衛靜嫻一次見到保健室裡面有人,稍微訝異了一下。

「欸?要不要緊?是不是去醫院比較好?」

連護士都這樣講了,不過許萍晰卻搖了搖頭:「我們沒事,只是撞了下手跟腳而已。」

「真的?……好吧,我先去吃個飯,等等就回來。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說出來。」交待完後,就匆匆拿著自己的包包走了。


現在到底幾點?衛靜嫻有些困惑。

身旁的人則是把自己安置在床上後,坐在了床緣。「妳怎麼了?」許萍晰問。


「……我聽到訓導處有人廣播我。然後我頭很暈很痛。」衛靜嫻老老實實的說著,也擔心著:「妳不躺下嗎?」


「我沒事。」許萍晰嘆了口氣:「還有剛剛並沒有什麼廣播。」

所以……那是自己夢裡的聲音嗎?衛靜嫻皺了下眉頭,覺得系統真的把自己害得夠嗆。

「唉……妳現在還是一個人在家吧。」許萍晰的語氣與其說是疑問,不如說是肯定。她說:「今天放學後就直接回家吧。我去住妳家,妳這樣我不放心。」


「……可是……」衛靜嫻還想說什麽,卻被許萍晰打斷了。

「沒有可是。」非常強硬:「還是說,妳不願意?」

「也不是……,只是我想說,在最後……」雖然說了最後,但其實衛靜嫻已經開始擔心自己到底回不回得去了,她苦笑了一下:「我只是想說,今天放學後補償妳一個約會。上次的結束太糟糕了,妳明明很期待的。」


「……」許萍晰沉默了一下,看著衛靜嫻的眼神似乎軟了不少:「妳不用想那麼多,我不在意的。回去之前妳就好好休息吧。」許萍晰摸著她的額頭,微涼的手掌讓她舒服的瞇起了眼睛,漸漸得,又睡著了。


這次沒有作夢,更沒了奇怪的記憶。一直到放學、醒來為止,許萍晰似乎就這樣一直待在衛靜嫻的身邊。

「我又翹了一天課了。」這是衛靜嫻睜開眼的第一句話。

許萍晰眨了眨眼:「反正受罪的是她,妳不用擔心。」


「也是。」衛靜嫻笑了,許萍晰也跟著笑了。

「只是我被妳抓著也回不了教室就是了。」她指了指衛靜嫻不知道何時緊抓著自己衣服的手,說:「連護士阿姨都笑我了。」一臉哀怨。


原來,在自己睡著之後不久,護士阿姨也拿著便當回到了保健室。

跟許萍晰一陣尬聊之後,看著頗有精神的許萍晰,原本想叫她回去上課的,沒想到許萍晰起身要離開時,卻發現衣服被緊抓著不放。

護士阿姨也嘗試把手解開過,但是才強制把自己的手掰開而已,衛靜嫻就發出了不滿的呻吟。


「妳們感情真好。」護士阿姨笑著說。

雖然知道沒什麽特別的意思,不過許萍晰還是覺得很尷尬。

明明26歲了,加油點好嗎!


許萍晰放棄了掙扎,而護士阿姨那邊也默許了。隨後又因為有事,便離開了。


「……抱歉。」

「沒事,回家吧。」許萍晰牽著衛靜嫻的手,「可以走路嗎?」細心的問著。

「可以,睡過之後好了很多。」衛靜嫻點點頭,把鞋子穿好之後,站了起來,還順便跳了兩下表示自己很好。


沒想到卻換來對方兩個字的嘲諷:「幼稚。」

……哭哭。


兩人回了教室,教室內基本上已經沒有人了,所以並沒有被追問之類的情形發生,她們拿了書包後,就一起回家了。


「晚餐想吃什麽嗎?」進了家門,衛靜嫻問著。卻想到家裡好像已經沒有食材了。

「雖然我很想再吃一次妳煮的晚餐。不過妳今天的狀態……」

「我們去買食材吧,我沒問題的。」她拉了拉許萍晰的手,笑得很柔:「約會是補償不了了,我拿晚餐來抵好嗎?」


許萍晰呆了一下,「嗯。」回握了衛靜嫻的手,她說:「但是不要太勉強自己。」

「不會,妳想吃什麽?」


聽到這裡,她想了一想,「那就,妳喜歡吃的東西吧。」她說。

「真的?」愣了愣,衛靜嫻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妳不要後悔晚上又十字固定我就好。」

她們把書包放下,拿了錢包就又出門了。

生鮮超市並不遠,只需要步行十分鐘。於是兩人就乾脆當做了飯前的散步。


「妳怎麼那麼會記恨?」

「不,那真的很痛好嗎?妳小時候是不是常常看摔角啊?」

「我爸愛看的。」

「那就是看了。」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除了結帳時,被許萍晰搶了袋子以外,並沒有發生什麽特別得事情。

「我拿就好了。」她的語氣嚴肅的像是衛靜嫻的家長。

衛靜嫻抿了下嘴:「我是很像重症病患嗎?」

「像。」秒答。


……好吧。

衛重症就這樣一路沮喪到回家。

在洗過手之後,衛靜嫻把她趕離了廚房,要她乖乖去客廳看電視。

「妳去客廳坐好,不准來廚房添亂。」畢竟丟菜刀事件對衛靜嫻來說,還心有餘悸。


沒想到許萍晰卻張著無辜的大眼看著衛靜嫻問:「在廚房看著也不行嗎?保證不會丟菜刀。」她想了想,「不!保證不會離開椅子半步!」說著。

「……被看著我不自在。」

「拜託!」


……好,總之衛靜嫻是真的拗不過許萍晰了。她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無視了對方的歡呼聲,她把食材們從袋子裡面拿了出來,開始處理並料理。


直到完成為止,她們都沒說話。衛靜嫻好奇著,這到底有什麽好看的?於是回頭偷偷看了對方一眼,然後兩人對視了一下,許萍晰給了她一個微笑;被發現偷看的她,急急忙忙的把視線移回了手上的料理,臉燙的不像話。她覺得丟臉。


就在都完成的時候,許萍晰冷不防的從衛靜嫻背後冒了出來,著實讓她嚇了一大跳。

「怎麼了?」對方好笑的看著她:「我來幫妳端到桌上。」並且很自然地接過了她手上的盤子。


「……謝謝。」

如果說,上次的事件是心有餘悸,那這次應該可以說是驚魂未定吧。


就這樣,她怔怔地被對方安置在餐桌椅上。伸手夾了一口菜放進了嘴裡卻吃不出味道。看樣子連味覺都被嚇跑了。

「噗,哪有那麼誇張?」許萍晰就坐在她旁邊的位置。


不過衛靜嫻沒有回應許萍晰,反正也不知道怎回,外加餓了一天了,今天除了早餐以外她什麽都沒吃,當然是要專注於眼前的晚餐啊!

於是衛靜嫻埋頭吃了起來。


直到許萍晰說了:「對了,我上次忘了跟妳說。妳做的飯,很好吃,我很喜歡。」

之後,一切又回到了只剩下吃飯的聲音,只是,空氣不再是尷尬,還稍微有點暖暖的。衛靜嫻完全沒發現到,自己臉上的笑容有多麼開心。


吃完晚餐後,換許萍晰把衛靜嫻趕出了廚房。

理由是:妳做菜我洗碗。

衛靜嫻摸摸鼻子乖乖地走出了廚房,望著天花板發呆。許萍晰昨天好像說過,今天有事跟自己說?而這時,她也想到了,對方還有一個願望可以要求自己。


……難道是那個?

想到這裡,衛靜嫻開始有點慌張。

萬一,許萍晰想要自己別回去呢?


她搖了搖頭。這樣想也未免太自戀了一點。至少她覺得,這26年來沒被人喜歡過的自己,應該不太適合那麼自戀。對方可是校花呢。

「在想什麽?」許萍晰的聲音突然從上面傳個過來,她抬頭看了對方一眼,正好許萍晰低著頭。

兩人面對面,衛靜嫻脫口而出:「妳真漂亮。」


「……」許萍晰伸手擋住了她的眼睛:「稱讚我也不會有好處的。」


衛靜嫻傻笑了一下。許萍晰喜歡的是這張臉,而不是自己。

她在心裡默默的做了這個結論,稍微安心了一點。




「妳昨天有事,是什麽事?」

轉眼間,已經到了該睡覺的時間了,雖說衛靜嫻早上睡了那麼久,照理說她應該不睏才對,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早上系統太過虐待自己的腦子的緣故,其實她還是很想睡。

她躺在床上,輕輕閉著眼睛問著身旁躺著的人。


「妳還記得我上次跟妳說的嗎?」許萍晰側身面向衛靜嫻:「讓我抱著睡覺。放心,我這次會乖乖的,不會有奇怪的睡相了。」聲音像是在笑著,說著。

「……那好吧。」衛靜嫻轉身面向她,不過她卻遲遲沒有動作。「怎麼了?」衛靜嫻問。

「我在做心裡準備。」她伸手,手指穿過了衛靜嫻的髮絲,剛洗完澡,手掌上的溫度讓衛靜嫻感覺溫暖。


衛靜嫻睜開眼睛看著許萍晰,對方睡的位置高了自己一些,所以她必須抬頭才能看到對方的臉。

卻看見了許萍晰抿著嘴,神情複雜的看著自己。

大概是注意到了衛靜嫻在看自己,下一秒,許萍晰就把衛靜嫻擁入了懷中。

還是那樣子,明明用的是一樣的沐浴乳跟洗髮精,在許萍晰身上的話總是特別的香呢。衛靜嫻抓了抓對方的衣服,想問怎麼了,卻被對方搶先了。


「我們分手吧。」


嗡——的一聲,衛靜嫻腦袋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該說什麽,好?還是不好?她困惑了。

許萍晰抱著衛靜嫻,下巴靠在衛靜嫻肩上,又說了一次:「我們分手,好嗎?」聲音就在的耳邊。


衛靜嫻沒回答,卻反問了:「這……是妳最後一個願望嗎?」

「不是。」許萍晰的聲音很沉穩,聽不太出來還有什麽情緒。

「那是什麽?」衛靜嫻推了推對方,想看她的表情,好讀出她的情緒,她卻把自己抱的死死的,怎麼樣都推不開。「妳的最後一個願望是什麽?」衛靜嫻最後如此的問了。


「把一切都結束吧……」許萍晰用嘴唇蹭了蹭衛靜嫻的耳朵,細聲地說:「我最後一個願望是……希望明天放學後,“靜嫻小姐”可以跟我告白。」

這個舉動讓衛靜嫻的身體顫了一下。


「那我們應該可以不用分手才對……?」她有些不明白的問著。

「不……,我當初是跟“小嫻”告白的。而靜嫻小姐當初,也是因為還有小嫻的影子,才對答應我的對吧?」

確實如此。

「所以,我們分手吧,好嗎?」像是在安撫,也像是懇求,許萍晰再次說了出來。


「……好吧。」


【前置任務『與許萍晰分手』完成,獎勵249點點數。合計點數:4999點。】


……喂!還有一點呢!雖然她很想問,可是現在很明顯是,眼前的問題比較重要。


「最後一個願望,妳可沒有拒絕權哦,靜嫻小姐。」

「……,我只是不太明白,讓“我”跟妳告白的用意。」畢竟自己或許馬上就會離開,當然衛靜嫻也很害怕、害怕會不會那最後的一點點數,根本不可能蒐集得到呢?


「……妳放心,我不會為難妳的。睡吧。」似乎是不想讓衛靜嫻再問下去了,許萍晰強制的結束了這個話題。「睡吧,靜嫻小姐,晚安。」抱著衛靜嫻,她說。


「晚安,萍晰。」

……也許明天,一切都會結束。在許萍晰對自己說了晚安的瞬間,衛靜嫻突然有了強烈的預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