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熊孩子就该好好收拾

作者:木七拾亿
更新时间:2020-08-29 23:32
点击:674
章节字数:40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NO.85


列车在中转站停了下来,陆陆续续有人上车下车,贺铭突然感觉手肘被撞了一下。


“哎呀,我先坐一下,等有人来了我再让开”


他偏头,说话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大妈,视线并没有对准他们其中的任何人,自顾自便抱着小孩坐下了。


言桐她们有些尴尬的看着大妈,高铁上遇见这样的事是司空见惯的,偶尔中转停靠有座位空闲时,没买到坐票的人都会随便找个位置休息,等有人了再让开,这些大家都挺无所谓的,只是这大妈刚刚说话的语气实在可以用不友善来形容,好像这座位本来就是她的一样。


贺铭见她抱着小孩,没有过多计较,默许了她坐下,蒋勇皱着眉,略微有点不爽,但见大家都没有开口,也就勉强选择了沉默,继续玩着游戏。


有句俗话说得好,你不找事,事也会找上你。


大妈抱着的那个小男孩,大概3.4岁的样子,正是人嫌狗厌的年龄,刚坐下没多久,就开始东吵西闹,他见大家玩着卡牌,冲大妈叫喊着自己也要,言桐拿小孩子最没办法,笑着递给了他几张。


“我不要这个,我要那个彩色的!”小男孩摆了两下手将卡牌扔回桌上。


“那姐姐给你这个”,言桐耐心的从卡牌了挑了几张彩色的,蒋勇瞥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惯着这个小屁孩,言桐冲他笑了笑,表示没事,递了过去。


小男孩也没说谢谢,握着卡牌玩了几下就没了兴趣,随意揉成一团扔在地上,蒋勇心疼的弯腰捡起,拍了拍上面的灰,将其展平,这可是他新买的卡牌。


“奶奶,我要玩水枪”,小男孩是一刻也不肯消停。


“好好好”,大妈单手抱着小男孩,反手还要艰难的从包里掏出水枪,那动作看着也是辛苦。


小男孩可不领情,啪的将水枪打落在地上:“这个是空的!一点也不好玩!”


中国式隔代教育就是过于溺爱,大妈也不生气,弯腰捡起水枪,声音柔的发腻:“宝宝,你看这个还会发光哦”,她按下开关,红绿荧光灯亮了起来,小男孩这才有了点兴趣,抢过水枪使劲按动开关。


刘薇雨瞧见这场景,撞了撞言桐的胳膊,凑到她耳边小声说:“我以后小孩要这样,我立马就掐死”,说完还偷偷瞥了贺铭一眼。


男神这么有绅士风度,生出来的宝宝肯定乖巧懂事。


言桐赞许的点点头,自己奶奶虽然对自己也是疼爱有加,但该讲的道理礼貌那是一点没少,不像这个大妈,溺爱的有点过分了。


“biu,biu,biu”,小男孩拿着枪冲几人示威,好几下都戳中了贺铭的肩膀。


蒋勇瞪了小男孩一眼,他最讨厌这种没有礼貌的小孩子了,别人能忍,他可看不下去:“小朋友,安静一点,再吵,哥哥就喊警察叔叔抓你”


小男孩一看就是在家称王称霸惯了,一点也不害怕:“警察叔叔不会来的,你是坏人,我要打死你”,他拿着枪,用力挥舞,又打了贺铭好几下。


“你…”,蒋勇气的半死,可大妈一点反应也没有的坐着,让他看着更加瞥火了。


“小朋友不要闹”,贺铭拿过他的水枪,有些不满却语气温和的看着他。


小男孩见水枪被抢,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这下大妈总算有反应了,指责声立马响起:“你这么大个人抢小孩子玩具干嘛,宝宝不哭哈,奶奶给你拿回来”


大妈边说边没好气的看着贺铭,贺铭觉得可笑又无语,但还是绅士的把水枪递了过去。


“阿姨,小孩子要好好教导,不能这么溺爱的”,刘薇雨替贺铭打抱不平,欺负谁也不能欺负她男神呀,当她不存在嘛。


“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就你们事多”,大妈白了众人一眼,好像自己遇见了什么倒霉事一样。


“阿姨,刚刚小朋友确实打到人了”,言桐都有点生气,就算是溺爱,基本的礼貌也要讲吧。


“又不是故意的,你们这一群人还和小朋友计较啊”,大妈擦掉小男孩的鼻涕,晦气的啧了一声,“宝宝我们去把脸脸洗了哈”,她抱着小男孩就往洗手间走去。


“什么人嘛这是”,刘薇雨被气到不行。


“没事的,学妹”,贺铭安慰她,自己根本懒得和这种人计较。


“大神,等会儿她们回来,这座位不给她们坐了,我们干嘛要当老好人,人家都不知道感恩”,蒋勇看向大伙,希望得到赞同。


刘薇雨用力点点头,言桐却仍然有些心软:“算了吧,那阿姨带着个小孩也不方便,手上还提着一堆东西”


“桐子,你不能总这样,人善被人欺你知道么,人家根本就不会领你的情,指不定还要恶心你呢”。


蒋勇语重心长的教育她,桐子没别的缺点,就是太善良了,以前高中校门口有个乞讨的,她每天都给那人一块钱,后来有一天没给,人家居然还尾随问她要,要不是自己帮她赶走了那人,天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我们反正没多久也快下车了,那小朋友刚刚哭成那样,应该不会再闹了吧”


“苏同学,你觉得呢”,蒋勇懒得劝她,桐子心软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看向苏瑾汐,只要苏瑾汐表示赞同,桐子肯定没得话说。


“我们看情况吧”,苏瑾汐是个理性的人,虽然她对小朋友和大妈的行为也不认可,但退一步海阔天空,凡事没必要过多计较。


贺铭点点头,在对待事情的处理上,他和苏瑾汐几乎看法一致。


蒋勇见这几人的反应,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你们呀,不听老人言,小心吃亏在眼前”


“好了,你又不是什么老人”,言桐笑着打趣他。


NO.86

“biu,biu,biu”


熊孩子的声音再度从过道里传来,刘薇雨探出头,见他小跑着甩开身后的大妈,朝座位这边跑来。


小孩子的情绪果然多变,刚刚还哭哭唧唧的,现在已经是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了:“你们都是坏蛋,我要打死你们”


他举起手里亮黄色的透明水枪,蒋勇一眼就看到里面没过手柄的水。


“小朋友,不要乱玩,开枪可是会挨骂的”,他站起身来,声音变得有些严肃,他就知道这熊孩子不会消停。


“我不怕”,果不出他所料,熊孩子冲他做了个鬼脸,水兹的一下就打在了他的衣服上。


真恶心,也不知道是哪装来的水,蒋勇皱起了眉头。


熊孩子见打中了目标,开心的直叫唤:“耶,耶,还有你们”,他叫喊着,举着手枪乱扫一通,水射在凳子和桌上。


蒋勇和贺铭同时伸手想抢走他的水枪。


“打死你们”,熊孩子调转枪口,这次抬高了手,目标对准了苏瑾汐。


“小心”,言桐起身去挡,可还是慢了一步。


“啊”


苏瑾汐吃痛的轻哼一声,低下头捂住眼睛,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水枪的水,缓缓从她脸颊上流下。


“小朋友,你不能这样”,蒋勇生气的呵斥了一声,小男孩愣住,贺铭拿走了他手里的武器。


“很痛吗?”,言桐的手覆在苏瑾汐的手上,语气里满是心疼。


她自己也被水兹到过眼睛,知道那感觉很不好受,更别提苏同学还喊出了声,肯定很痛:“让我看一下”


“还好,没什么事”,苏瑾汐眨着眼,她试图完全睁开,可疼痛感还停留在眼眶里,只能慢慢一闭一睁,将泪水挤出,缓解一些疼痛。


言桐瞧见那眼珠周围晕开的红色血丝,还有脸颊上的泪痕,又气又心疼。


“哇……”,熊孩子见武器被抢,立马大声嚎哭起来,大妈走过来蹲下抱住他。


“你们怎么总是跟孩子过不去,宝宝不哭哈”


“什么叫我们跟孩子过不去”,刘薇雨忍无可忍,指着苏瑾汐道:“阿姨,您看看清楚,是你们家小朋友拿着水枪乱射,都射到我朋友眼睛里了”


“小孩子不懂事,你们跟他计较什么”


“他不懂事,你作为大人总懂事吧,你看看我朋友的眼睛”,蒋勇生气道。


大妈抬头瞥了眼苏瑾汐,见她低着头,脸上还有些泪痕,语气里尽是嘲讽:“不就是被水兹了一下眼睛,至于这么娇气嘛”


“你…”蒋勇愤怒的盯着大妈,怎么会有这么没有教养的人。


“啊…”


吃痛声再次响起,大妈在众人视线中捂着眼睛偏开了头,熊孩子被大妈这一叫,倒也不哭了,傻傻看着。


“痛嘛”


众人顺着质问的声音看去,言桐目光如炬,表情冷漠的像变了一个人,她不知是什么时候拿走了贺铭手中的水枪,此刻正单手举着对准大妈。


刘薇雨从未见过这样严肃生气的言桐,有些愣神的看着她,蒋勇一脸崇拜的盯着眼前刚到爆的人。


太帅了吧!这还是自己认识的桐子嘛!


“你说痛不痛,你差点射中我眼睛,瞎了你赔啊”,大妈抬起头怒气冲冲的盯着言桐。


“我只是差点,可你家孩子射到我朋友眼睛了,你得给她道歉”


“小孩子那是不懂事,你一个这么大的人,有没有点教养,你们是想仗着人多欺负我们么”,大妈故意升高音量,想引来其他座位人的旁观。


言桐并不在意这些,她将手太高,对准大妈的眼睛,态度坚决。


“你不道歉的话,我也射你眼睛一下,就抵消了”


大妈见言桐怒目瞪着自己,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又转头瞧了瞧苏瑾汐的眼睛,现下确实红了一圈,又看了看周围的人,大家似乎在对自己指指点点,气势立马就弱了下来。


“对不起,这小孩子不懂事,也不是故意射你的”,大妈冲苏瑾汐说道,态度也没多诚恳,更像是敷衍。


苏瑾汐点点头,没有说话。


言桐也不想咄咄逼人,将水枪往桌上一放,不再理会大妈。


大妈抱着熊孩子还想坐下,贺铭却已经将头顶的行李包拿了下来:“不好意思,这位置是我的,您不能坐”,他将手里的车票展示给大妈,动作虽然谦逊有礼,但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让人畏惧的严肃感。


“不就是个座位嘛,还不稀罕呢”,大妈也不敢再多说,碎碎念抱着熊孩子离开了。


“桐,你太牛了,我这辈子就没见你这么刚过,超酷的”,蒋勇冲言桐比了个大拇指,刚刚真的是出了口恶气,对这种没素质的人就该这么刚。


“欸”,刘薇雨撞了撞他的胳膊,用眼神示意他,会不会看情况,蒋勇这才反应过来苏瑾汐仍捂着眼睛坐在座位上,立马收了兴奋的表情。


“还疼吗”


言桐紧张的看着苏瑾汐,那鲜红的眼圈此刻像烈火一样灼烧着她的心。


平常人怎么也该好了,可苏同学这么久还不能睁开,肯定不是小事。


“小汐,你眼睛还好吧”,贺铭担忧的问道。


蒋勇:“苏同学,能睁开吗?”


“要不等下下车,我们先去附近医院做个检查吧”,刘薇雨探过身去。


大家都是站着的,唯有苏瑾汐坐在座位上,她睁开眼,四周迎上的都是关切的目光,不掺杂半点虚情假意。


这些年,她一个人太久,久到已经忘记,原来自己还能拥有这么多人的关心,而其中,那个最焦灼的,此刻也泛红着眼圈,宛若感同了自己的疼痛,紧紧望着自己。


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翻腾奔涌,很暖,就像喷薄的温泉,将每一处冰冷的血液都疏通温暖,她一时语塞,竟忘了开口,任由最后一滴眼泪从眼眶滴落,却不是因为疼…


“很疼吗!”


言桐慌张起来,她伸出手,想拂去苏瑾汐脸颊上的泪水,却被她一把抓住,哽咽的声音里带着些欢喜,晶莹的眼眶中还闪着点点泪花,嘴角却扬起浅浅微笑,掌心…传来温热的体温…


“不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