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另一个诺霖(2)【诺霖视角】

作者:蝶天希
更新时间:2020-09-17 17:08
点击:426
章节字数:46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只见另一个我手持着那把梦中幻影,与那个身穿着披风的女人进行着一场猛烈的战斗,整条街道一时间化为了魔女们的战场。身为着梦中幽灵的我,只能静静地看着这一场战斗,看着剑与魔法的交织。

“诺霖妈妈,趁此机会!”在那一堆触手中间,手中拿着一把巨大镰刀的银发少女,则好像是“我”的女儿,艾莉希雅·卡蕾娜。

“<strong>断月</strong>!”只见镰刀在空中落下了数道淡蓝色的光迹,巨大的魔力从中释放而出,在那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整个空间都被斩断了一般。

“轰——”得一声巨响,那些漆黑的触手便是悉数被斩断。

“<strong>Imitate——蔷薇花雨!</strong>”是熟悉的火焰魔法,魔力幻化而成的花瓣纷纷落下,宛若着雨点一般落下,紧接着火焰纷纷燃起,以强而有力的气势吞噬了整片街道。

我,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另一个我,正拿着那把我最熟悉的梦之幻影,落在街道之中。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位对手又究竟是何许人,但是,光是看着这场战斗,就感觉到莫名有点心潮澎湃。

只可惜,再怎么样,我也只不过是一个观赏者而已。

只能呆在这里,看着她们的战斗。

“<strong>Imitate——寒狱冰霜</strong>!”

火焰仍未熄灭,寒霜扑面而来,与我往日里的战斗风格差不多,都是以冰火两重天为主的双重打击。眼前的她,虽然看起来应该是比我老了一点,但是也的确就是“另一个我”。

火焰、冰霜,将整片街道染上了红与蓝的双色。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着眼前的场景,只为这魔法的强度感觉到震撼。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同时驾驭冰系和火系的魔法也并不难,「寒狱冰霜」吗?看起来,应该是冰系魔法「冰天雪地」的加强版吧?

“仅此而已嘛,你也沦落到只能使用这种程度的魔法吗?”然而,那个女人却是从火海之中走出,手中的魔剑依旧是散发着蓝色的光芒,身上的那一件披风,看起来甚是无懈可击,就算是这种冰火两重天,也依旧无法伤她分毫。

用梦境魔法啊!诺霖你在犹豫什么!

对方既然是人类的话,用你的梦境魔法操控她,再来一个「末日梦魇」直接让她心智崩坏不就好了吗?换作是我的话肯定会这么做,只不过,眼前的诺霖却听不见我的劝告,她选择了直接冲上前去,准备着以近战的方式决出胜负。

“艾莉,退后。”

“可是,诺霖妈妈,你一个人……”

“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她手持着梦中幻影迅速上前,虽然那些黑色的触手想要拦住她的去路,但是却被她轻松斩杀于剑下。“<strong>奥义·流星斩月</strong>!”紧接着,聚集起魔力发起了熟悉的拔刀一斩,在强烈魔力的作用下,那些触手都被她斩得粉碎。

好样的,继续打!看着另一个自己的战斗,实在是令我不由得热血沸腾!很快,那两把剑便是交错在了一起,两人的动作,也不由得令我看得是眼花缭乱。

如果是在魔法上,现在的我与她差距并不大,无论是梦境魔法系列还是Imitate、幻想召唤等魔法,在往日的实践之中我也掌握了许多。但是剑术上,这个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仅仅练习剑术不过三年的我,虽然通过「梦中幻影」的传授和继承,能够凌驾于大部分人之上,但是真正和她相比的话,还是差得远。

她的出手动作,反应速度,随机应变的能力,以及剑术的熟练度方面,都远远比我厉害许多。然而,就算是如此,在与黑发女人的对战之中,我也能看出她并不占优势。

蓝紫色的光芒交织在一起,两人的争斗甚是难分难解,谁都不敢分心,生怕着一点点差错,便是生与死的差距。

“啧……”那个“诺霖”朝后退了几步。她身上的魔女服都有点显得破烂,额头上满是汗水,正不断地喘着气。

“你就这点程度吗,梦之魔女?我还远远没玩够呢。”黑发女人继续挑衅着诺霖,同时触手再一度被召唤了出来,环绕在她的身边,就宛若着绽放的恶之花。

“幻影……”

那个诺霖的情况,看起来很是糟糕,她的脚下展开了一个魔法阵,口中低声吟唱着咒语,就好像是在等待着合适的时机一般。

“你不是很喜欢这种东西吗?那么,在触手的蹂躏下,下地狱去吧,梦之魔女!”

“<strong>圣光封印</strong>!”

触手们突然袭向她的同时,由魔力幻化而成的长剑则是纷纷落下,附加了光系魔法的剑,将那些混沌之物纷纷刺穿。

紧接着,只见那数把剑刃上都散发出了明亮的光芒,形成了一个被圣光所笼罩的封印法阵,闪着金光的锁链从各处冒出,纷纷缠绕在了黑发女人的身体上。

是光系魔法之中的「圣光封印」,等等,她竟然使用光系魔法?那样的魔法对于我这种半吸血鬼的身体应该是有很大的负担的。

“啧,竟然用封印法阵嘛,真的也不担心自己的身体吗?”女人试图挣扎了几分,不过,却被那些锁链给缠绕的更紧了几分。

“抓到了,奥义·紫电——”诺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立即便是手持着自己的长剑上前。

“对这种不熟悉的魔法,你也太过自信了一点吧。梦之魔女小姐。”黑发女人的嘴角微微一仰,本应被束缚的身体,却是突然将那些锁链悉数击碎,她一个闪躲,使得原先应该砍中她的剑,正好削下了风衣的纽扣。风衣随风自然飘荡,同时里面所藏着的暗箭飞出,正中她的胸膛。

“什么,陷阱!”想要抽剑格挡,抑或是召唤护盾防御,却都已经无济于事,毫秒之差,失之千里。藏着的暗箭击穿了她的肩膀,鲜血飞溅的同时,她也因为失去了平衡而朝着那个黑发女人倒下。

同时,自己的封印法阵则是被逆向运用,本应断裂的锁链在黑发女人的魔力下重新凝聚,并束缚于了诺霖的身上。

“你的剑术水平,下降了啊,诺霖·卡蕾娜。”黑发的女人冷笑了一声,“破绽百出,还显得那么急躁。果然是因为诺汐的死而无法控制自己了吗?”紧接着,一个上踢腿,再给伤口处补了重重的一击,她的口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由于着被锁链束缚着,所以并没有被击飞,而是像是沙袋一般,被那个女人给暴揍着。

鲜血飞溅,那个诺霖,被残忍地欺凌着。就连捆着她的锁链,也都因此而断裂,女人极为有力的一脚,则是直接将她踢到了一旁的水泥建筑上。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全然不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明明只是看着,但是身体都感觉到好疼,更不用说,那个“诺霖”本人的感觉究竟如何了,鼻青脸肿的样子,看起来都好似休克了一般。

虽然只是自称,但是我觉得自己的实力在学院里的魔女之中排个前几是没有问题的。而刚刚的那场战斗,以及那个拿着诺汐的魔剑的女人,实在是令我震撼到了。

原先我以为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而已,连灾厄魔女都不如的小角色。但是,“我”竟然输给了她?而且看起来伤的还很严重的样子。

不由得朝向着那个诺霖倒下的方向望去,被击飞的梦中幻影插在地面上,看起来随时都好像是要消失的样子。而那个诺霖本人,她的魔女化状态也被解除,身上也出现了那极其普通的装束。

衣服的肩膀上染红了一片,看起来现在的她应该是显得极其疲惫的样子。咬着牙,鲜血依旧是不断地流淌着。她看起来似乎是要艰难地站立起来,在一旁的我都想要搀扶她一把。

“妈!”艾莉希雅朝着她倒下的方向跑去。

“呵呵,梦之魔女,也不过如此。中了这把毒箭,哪怕琳娜·卡蕾娜再世,也不可能救得过来了!腐化!”女人轻轻举起了手,使用着魔法来触发毒箭的效果。

“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她肩膀上的伤口逐渐变成了黑紫色,扩大,朝着各处所蔓延。看着她咬紧牙关,在与剧烈的疼痛所抗争之时,我都不由得心头一紧,就仿佛共感一般,也不由得感觉到了疼痛。

手臂逐渐变成了黑紫色,嘴唇都完全被咬破。口中满是暗红色的鲜血,看上去甚是痛苦。

“妈!诺霖妈妈你没事吧……这,我,我不会治愈魔法啊!这里,这里应该……”艾莉希雅蹲在她的身边,看起来甚是焦急的样子。

“忘记和你说了哦,梦之魔女小姐。我们知道您可是血族真祖的后裔,体内的吸血鬼血统会帮助着你治愈一些无关紧要的伤口。而这上面的毒,则是专门针对着您这种吸血鬼而准备的哦。圣水你应该知道吧。”

“你……噗,噗哈……艾,艾莉……别。”

她不断地吐着血,一时间,我都感觉到背后一凉。

圣水,具有着光属性魔法附魔的液体。

对于着吸血鬼有着很大的杀伤性。

刚刚她使用着光系魔法来封印住对方的行动,就已经有点透支了身体的承受力,而现在,圣水的袭击则是使得她变得更痛苦。

这……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你最爱的姐姐,也是这么死的哦~~当时,看着她被这些毒箭慢慢折磨死的样子,可实在是太有趣了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开,开门……艾,艾莉!”她艰难地动了动自己的手指,聚集着最后的魔力,梦中幻影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再支撑下她缓缓地站起。

“妈!现在我就设定Ark总部,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不好!”艾莉希雅哭泣了起来,泪水不断地滴在地面上,她想要去搀扶诺霖一把,却是被诺霖用着为数不多的魔力所弹开。

我只能呆呆地看着这一切,既无法参与,也不知道该露出怎么样的表情。仍旧是沉浸于刚刚那个女人所说的话语之中,无法理解,也不想去理解。

诺汐死了。

被她折磨死了。

怪不得,她的脸上显得那么沧桑。

“开……门!”

我不知道门是什么,是能够连接着我与诺汐的通道吗?

如果诺汐也真的死了,那我又会怎么样呢?

“嗯?怎么了,诺霖,你还觉得自己能够站起来吗?哈哈哈哈,看看你现在这个模样吧!连站都站不稳,这就是昔日那个不可一世的梦之魔女吗?真的是有够好笑的呢。”

“不准你这么说她!”艾莉希雅挥起手,发射而出几个黑紫色的能量球,不过却被黑发女人轻易地躲闪了过去。

“艾莉希雅·卡蕾娜,呵呵,今天我就暂时饶你一命吧。好好地,与你的次母告别吧,哈哈哈哈哈。”

“你个混蛋!绝不饶恕!!!!!”

我能看见艾莉希雅身上所聚集起的魔力,就连她那件蓝白色的礼裙,都逐渐变成了黑紫色,只见魔力汇聚于手心,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球的样子,伴随着一声咆哮,能量球化为了诸多细小的泡泡,并朝着黑衣女人的方向发射而去。

只不过,黑衣女人仿佛早就熟悉了她的攻击方式,身上突然展开了一个屏障,将那些泡泡悉数抵御住了。

这又是什么新型的魔导器吗?

“可……恶……咳。”她试图再一次聚集魔力,却被诺霖给拦下了。

“艾莉……抱歉,看来,我得先去找你诺汐妈妈了呢……”

“妈……不要,不要走……Ark那边能治好你的!我们,我们现在回去好不好。”

“没,没用了。Ark……就靠你了。请你好好地,活下去……开门,吧。这是我作为你的次母,给你的,最后的命令了。”她的伤口愈发严重了起来,仿佛整条手臂都要腐烂的样子,“快,快点——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知道了。抱歉,诺霖妈妈,不孝女艾莉希雅,只能做到如此了。时空聚合,门之主啊,请听从我的召唤!Gate——Open!”艾莉希雅将镰刀拿起,刀刃合上,将整个镰刀变化为了钥匙的模样。紧接着,只见她将“钥匙”朝着天空中一抛,突然撕裂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一生万物,万物归一。”

“此为诞生,此为终末。”

世界的一切,仿佛都失去了应有的颜色。只有着那巨大的黑洞,宛若在吞噬着世间的一切。建筑物纷纷被破坏,被这个“门”所吸走,这一切的景象已经超出了我的知识理解的极限。

“这是……《Silver Key》的权能吗?我怎么动不了!可恶,结界吗?艾莉希雅·卡蕾娜!”

“力量……稍微回来了一点呢。谢谢了,艾莉。”

“坠入虚空……吧,<strong>奥义·破晓</strong>!!”


正传,本世代的诺霖和诺汐,不会刀,请放心。我还是很喜欢我笔下的女主角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