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你身上有ta的香水味

作者:木七拾亿
更新时间:2020-08-22 00:48
点击:778
章节字数:47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NO.78


避免尴尬最好的办法,就是逃离尴尬的地方。


蒋勇抱着一大堆磁带飞快往楼下走,丝毫没有刚刚上楼时的小心谨慎,反倒是之前三步并做一步的贺铭,此刻悠哉悠哉的跟在他的身后,眼角还弯着淡淡弧度。


“老板,结账”,蒋勇将怀里的磁带撒落至吧台上,铃铃铛铛,试图掩盖他那剧烈跳动的心脏声。


阿秦清点着台上的碟片,瞟了眼正在付款的贺铭,视线疑惑的落在蒋勇身上。


他是这里的老员工,第一次见贺铭还是在三年前。


那天下了好大的雨,从早到晚没有一刻消停,彼时他正在清理吧台,伴着雷声,空气里突然传来低沉的一声询问。


这家店新开业不久,因为地方偏僻,他已经好几天没见着人影了,难得来了人,开口还问有没有白兰地,阿秦以为来了大单,立马笑脸相迎,哪知一抬头,对方却是个穿着校服浑身湿透的高中生。


未成年人饮酒是犯法的,阿秦也才20出头,不想给老板娘惹麻烦,拒绝了他。


对方也不多说,冷冷将身份证往桌上一扔,沙哑的声音不带半分情绪:“我成年了”


阿秦见他颓然倚靠在吧台上,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服帖的贴在额角,雨珠正顺着那棱角分明的侧脸缓缓滑落。


他瞥了眼证件上的日期,确实能证明他是成年人,只不过……


是今天才成的年…


虽然有些犹豫,但阿秦还是给他上了酒,他也不怕这个高中生付不起酒钱,毕竟他脚下那双限量版新款耐克足以抵得上他小半年的工资了。


实在没钱,把鞋留下也行!


白兰地的度数并不低,眼前的人却像喝白开水一样,一杯接着一杯,仰头灌进喉咙,阿秦一开始以为他是失恋,可那迷离的眸子里透着如死水般空洞的绝望……想想又觉得可能不止失恋那么简单。


记忆里他喝了很久,直到店里打烊才摇晃着身子刷卡离开。


后来过了好几个月,阿秦都没再见他来过,直到老板娘将二楼改成音像厅,他才又出现在店里,而且还是隔三差五的来,很是勤快,只是再没了第一次见时的失魂落魄。


后来的他,对任何人都温润如水,却又保持着生人勿近的距离,有时候是晚上,有时候是白天,一来便点上一杯酒,在二楼一坐,就是一整天,老板娘说,他在等一个人,可阿秦从未见过有人来找他,也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这样发自内心喜悦的笑容。


“好了”,阿秦将磁带装进提手袋,递给贺铭。


贺铭没有接,示意他给身旁正有些不满的男生。


阿秦识趣的掉转方向,微笑对蒋勇说:“您好,小票在袋子里,有任何问题可以打上面的电话或者来店咨询”


“你们这服务还挺不错的”,蒋勇接过手提袋,刚刚还在埋怨服务员没有眼力见的情绪立马消失不见:“谢啦”


他提着袋子正准备离开,魅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小帅哥,不喝一杯再走?”


老板娘从昏暗的灯光中走出,风姿绰约,手里还端着两杯酒。


红色的那杯杯沿上留有她的口红印,鲜艳的痕迹清晰可见,淡黄的那杯,已经递到蒋勇跟前。


接还是不接?


蒋勇没有伸手,买完磁带后,吃土的他怕是喝不起这种一看档次就很高的洋酒了吧。


这酒,肯定很贵!


“他喝不了酒”


贺铭皱眉睨了老板娘一眼。


姐这是弄的哪出?


他不解,伸手欲接过酒杯,却被对方扭动的手腕以弧线绕开。


她以前只是怀疑,阿铭看似沉稳的外表下肯定藏着一颗躁动的心,刚刚在监控室一看,岂止是躁动,主动起来的阿铭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心机闷骚男,把人家小帅哥撩得一愣一愣的,既然他都这么主动了,自己这个做姐姐的,自然也该推波助澜一下。


“小帅哥,你不能喝酒?”老板娘上扬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玩味的挑衅。


“也不是不能喝,只是……”蒋勇冲她尴尬笑笑,其实他还蛮想喝的,就是钱包扁平。


“这酒,多少钱?”


话一出口,老板娘的笑声便在空气中荡漾开来,她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担心酒钱,阿铭喜欢的人果然有趣。


老板娘瞥了眼贺铭,置之不理他脸上的不悦,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这杯算我请你的”


“真的嘛?”,蒋勇有些兴奋,却不知身旁贺铭扬起的嘴角已经落下。


“那我就不客气了”,他接过酒杯。


“你慢点…”贺铭喝字还没有说出口,蒋勇已经仰头将酒倒入喉咙。


他举着空酒杯朝贺铭晃了晃:“没事,这点酒不用慢慢喝”


贺铭眼眸里忽的闪过一丝惊讶,很快便消失不见。


“味道还真不错”,蒋勇将酒杯放在吧台,冲老板娘比了个大拇指,这洋酒虽然有点辣口,但还是没有自家酿的米酒好喝。


“谢谢老板娘了”,蒋勇微微点头,见贺铭抬脚往门外走去,也赶忙跟上。


“不客气,下次再来”,老板娘含笑回答。


当门被推开再重新关上,阿秦终于忍不住问道:


“他…就是贺少一直在等的人吗?”


老板娘转头,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


“还好,总算,等来了呀……”


NO.79


繁华市中心,形形色色的人来回穿梭,大家对身旁经过的人,即使再标新立异也不过是多看两眼的区别,道路中央的三个黄毛墨镜女,怎么看都像是80年代发廊的不良少女。


刘薇雨还不知道别人对自己的评价,脚下生风,拉着两室友硬生生在商业街走出了群殴打架的气场。


何真佝偻着背,挽着刘薇雨的手臂有些心虚:“薇雨,我们这头发是不是有点太黄了,还有这个墨镜…”


“我也觉得这个墨镜过于张扬”,胡琪琪附议。


“你们两呀就是不自信”,刘薇雨皱眉,戳了戳鼻梁上的墨镜:“这些可都是花了大价钱的,得充分发挥它们的作用,知道嘛”


“什么作用”,胡琪琪仰头看她。


“你难道不觉得你现在变得格外漂亮,格外有气场嘛”


胡琪琪摇摇头:“之前因为腿短有人笑我像柯基来着,现在染了这一头黄毛,我觉得我更像泰迪”


“哈哈哈哈哈”,何真笑弯了腰,墨镜跌落到鼻尖,露出里面的黑框眼镜。


“你呀”


刘薇雨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


说实话,她对自己这个丸子头造型还是十分满意的,之前在超市碰见男神前女友时,她就扎着这个发型,整个人看起来温柔又不失俏皮。


“你们看电视剧没,像我们这种漂亮又有气质的女生,只要一挥手,立马就会有车停下来搭讪”,刘薇雨边讲边扬起手。


何真摘下墨镜叹气:“电视剧果然毒害大众思想”


可话音刚落,一辆特斯拉就刹停在了路边。


胡琪琪惊讶的微张着嘴,何真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鞭打。


这不是大神的车嘛!


刘薇雨一眼就认了出来。


副驾驶的车窗慢慢下摇,露出一张帅气面庞。


“刘大姐!你是要去闹海嘛!哈哈哈鹅鹅鹅哈哈哈”


帅气归帅气,可依旧还是很欠打!


刘薇雨原本娇羞的表情在蒋勇鹅叫的笑声中荡然无存,她晲了蒋勇一眼,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蒋勇现在已经被她挫骨扬灰了。


“学长,你怎么在这?”她直接跳过蒋勇,连个们字都不想说。


“我们刚巧在这边买东西,你们要回宿舍吗?我顺路送你们”


贺铭单手握住方向盘,微微侧头,神色温和。


“那谢谢学长了”


何真和胡琪琪见刘薇雨转头面带羞涩的招呼自己,那娇羞的模样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她们对视一眼,总算明白了言桐在寝室说的,什么叫男神的魅力。


上了车,何真和胡琪琪乖巧的坐在后排并不说话,两人的视线却不约而同瞟上开车的贺铭。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东大校草的称号还真不是徒有虚名。


好帅呀!


“刘大姐,你没事染个黄毛干嘛,真心不好看”,蒋勇坚持不懈的在死亡的边缘试探。


刘薇雨后槽牙咬在了一起:“还…好…吧”


杀人犯法,在男神面前杀人,更加犯法!


“我觉得还挺好看的”,后视镜里倒映出贺铭微扬的唇角。


这是什么致命温柔,刘薇雨刚还带着杀气的眸子立马软了下来。


“真的吗?”


“嗯”贺铭颔首,继续道“你们的造型都挺好看的”


女人是最经不起夸奖的动物,特别还是被帅哥夸奖,三人都感觉轻飘飘的,各自脸上带着些绯红。


“大神,你这审美…”,蒋勇撇着嘴正想调侃,手机传来了信息。


不想死就闭嘴!


刘薇雨配了一个开枪的表情包,下面又传来一句:


想蹭饭就好好说话!


跟什么过不去都不能跟饭过不去呀,蒋勇认了怂。


“真的…太好了”,他露出职业性假笑:“一开始看还不觉得,多看几眼确实蛮好看的”


NO.80

出了苏瑾汐家小区,言桐欢快的小步子摆得跟秋天里的芦苇一样,接到刘薇雨电话前,她正在认真端详苏瑾汐的睡颜,纠结要不要也尝试公主抱一下,将她抱到床上,可还没等她摆好姿势,电话就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薇雨说回来的早,约大家一起去食堂吃饭,苏同学本来都已经应下,可临出门前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个导师来了南城,约她中午碰面。


言桐虽说有些失落一起吃饭的计划落空,但一想到苏同学睁开眼时看自己的那个眼神,就瞬间觉得世界美好的让人想高歌一曲。


那眼神不带一丝寒冷,就像冬日里迎来的艳阳,她整个人被笼罩在其中,只觉得温暖又幸福。


以往言桐总能感觉到她和苏瑾汐之间的距离,仿佛有一座无形的城墙竖在她们中间,那城墙是苏瑾汐的壁垒,是她对所有人的安防,她将自己锁在门后,不愿走出,也不愿别人靠近。


言桐知道她心里有伤,她以为自己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打开那扇门,可今天……她在她含笑的眼里猛然发现——


那门,好像…开了……


“桐子,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傻”


蒋勇伸手就往言桐后脑勺一拍,他隔得老远就看见这家伙站在校门口傻乐,时不时还原地蹦跶两下,跟个神经病一样。


刘薇雨倒是不奇怪言桐的举动,她刚从苏瑾汐家出来,兴奋激动是难免的,只不过……


她身上这套白色运动服,自己好像没见过呀……


刘薇雨狐疑的看着她:“你不是没地洗澡吗,怎么连衣服都换了,而且,这衣服不是你的吧……”


言桐捂着后脑勺,本来准备大骂蒋勇,却因为刘薇雨的话,脑袋一下短路了,不知道该说啥。


“你这身衣服我也没见过耶”,蒋勇在刘薇雨的提醒下,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言桐。


言桐见搪塞不过去,直接招了:“这是苏同学的衣服”


她声音小小的,跟蚊子有的一比。


“你们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蒋勇惊呼,上次是睡觉,这次是脱衣服,年轻人不要太会玩呀。


“激动什么,她俩睡都睡了”,刘薇雨捂着嘴,眼睛和眉毛笑着凑到了一起。


“也是”,蒋勇眨巴着眼,十分认可的点点头。


“什么叫也是!我们哪里睡了”


言桐红着脖子反驳,刘薇雨却凑近她,狗鼻子在她身上嗅了嗅,笑的一脸奸诈。


“桐,你听过一首歌没”


“什么歌?”


刘薇雨给蒋勇使了个眼色,蒋勇会心一笑,立马开嗓清唱: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你今生犯的罪”


言桐无语,香水有没有毒她不知道,但她现在真的很想犯个罪,这两人太欠打了。


“好了,你两别笑了,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


言桐从将两人拉到一起,推着往前走。


“等等”,刘薇雨踮起脚尖,侧身往蒋勇身边凑了凑。


她原本带笑的脸突然僵住,一双桃花眼警觉的盯着蒋勇。


“干嘛”,蒋勇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你身上,怎么也有股味道?”


刘薇雨的话如同一道惊雷,炸出他脑海里那楼梯咚的暧昧姿势和饱含担忧的深邃眼眸……


不得不承认,即使自己是个男人,在那种氛围下,他也忍不住心跳加快,面红耳赤了。


但……一定是紧张的!不是别的!


蒋勇往后又退了两步,眼神飘忽,这么短时间的靠近刘大姐也能闻出来?她上辈子怕不是哮天犬吧!


“没…没有,是汗味吧…”


“不是”,刘薇雨肯定的抓住他的手臂,又嗅了嗅:“你……”


蒋勇被她盯得腿发麻,脑海里开始设想各种解释理由,如果让她知道大神楼梯咚了自己,那还不被她大卸八块去。


“你……是不是喝酒了?”,刘薇雨皱着眉,嫌弃的甩开他的手臂,这酒味也太难闻了。


“呃……”蒋勇松了口气。


原来是酒味,差点心脏都被吓停了。


“就上午随便喝了杯”


“你不是不能喝酒吗?”,言桐好奇的问,在她记忆中,大勇从小沾酒就倒,根本不能喝呀。


“高中陪我爸喝酒练出来的”,蒋勇也不想回忆高中那段时间,喝酒消愁愁更愁,不过酒量这种东西倒也确实是喝出来的。


“你在哪喝的酒”,刘薇雨问。


“就一个小店,一楼是酒吧,二楼是音像店,我跟你们说,那音像店绝了,什么cd都有,我两个月零花钱全搭在上面了”


“那你还有钱喝酒”,言桐看着他。


警报解除,蒋勇自然又恢复了原来的痞气:“酒可是老板娘请我喝的,唉,没办法,人长的帅就是这样”


“别给你点颜色就灿烂哈”,刘薇雨泼他冷水。


“下次也带我们去看看呗”


言桐对酒没兴趣,但音像店还不错,她在苏同学的书桌上看到一些卡碟,也想找来听听她喜欢的音乐,直觉告诉她,她也许很快…就能追到苏同学了。


“没问题”,蒋勇伸手攀住两位发小,“走,吃饭去,我都快饿死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