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雪梅

作者:世界守富
更新时间:2020-08-14 10:17
点击:164
章节字数:28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瞅见老远飞来俩人,看清楚了,这是断余尘和唐墨,这老丈人都过来了,这事情可能不像是看起来这样简单。

“季掌门,我来晚了,你可没事吧。”

断余尘一鞭子就扫倒了三四个人,那鞭子的破风声和嘎吱作响的铁器摩擦声,无不显示着持有者的力量又多么恐怖。

倒下的人呻吟着,那腿算是废了。

“谢断掌门相助,也谢过唐爷了。”

“您可别,我这女婿的朋友出事了,我能不帮?还有啊,这事,可能要涉及到整个雁落之地分裂两极,我也不能袖手旁观。”

“季掌门,我还得谢你呢,不过现在倒是没有那闲工夫,等整完了,咱们好好喝一杯。”

正说着话,旁边又围过来数十个人,显然不是同一个门派的。

唐墨拿着软剑,虽然很软但是很锋利,一甩不仅仅是一道伤口,那可是三四道伤口,这唐墨想必武功了得,要不然这软剑也就可能伤到自己,不连个五六年都拿不出手。

季缘用枪挑起了一个人,往外一扔,又打倒一个。

我只能用剑劈斩刺,一次顶多对付一个,不注意,一个枪就刺了过来,只听啪的一声,一道鞭子缠了上去,把敌人武器直接拽走了,我也好接着砍。

“谢断掌门!”

“我看咱们人还是太少,莫不是得再多找几个。”

“我叫了几个,叶月一会也会到,她也是受不了那些老头,那些老头就是不同意断余尘当武林第一,认为资历尚浅,但是又打不过,就联合了不少人来围攻我们这些年轻的门派。”

“我师傅一会也到。”

“墨山派的弟子和卧夕门的再过一段时间也能到。”

“看起来这也不好打,还得再叫一些,毕竟大多数年轻门派都被围攻了,得找个既可以自由穿梭又有实力的。”

“我去找人,你们先撑着。”

“我们给你打掩护,你快走。”

一时间血光四溅,其他人给我打着掩护,我几剑就斩了身前不少人,闯了出去,大概是因为跑的快,没几个人注意到我。

我脑子里想的就是去找令狐颜惠,毕竟最灵活的也就是他们这帮山寨的人了吧。

听说最近她们也在这一片山头,要不然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踏着轻功飞进了马厩,牵出了赤狐,向着冒着烟的山头就是狂奔。

一路杀声不断,刀枪一地,看来真的不止我们一个门派受创了。

“驾,驾!快点!”

夹紧了马肚子,赤狐也撒了欢的跑,树影摇曳,空气中的血腥味太刺鼻了,撕下了一块布绑在了脸上。

好不容易来到了山脚,为了赶时间就把赤狐栓在山下,飞上树,踩着树尖找山寨。

来不及管自己疼不疼,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救人,要帮季缘,一脚踩空跌到地上,爬起来一身雪,抹了一把脸也不管头发散不散,就是一顿左脚和右脚的肌肉记忆,脑袋里都已经空荡荡了。

好不容易爬到了山寨门口,累的汗流浃背,令狐颜惠从里边出来了,看到我,就知道最近的传言是真的,这天下门派是要大乱了。

“小相公,快起来快起来,这都吃一嘴雪了,来人,给白公子换身衣裳,背着白公子下山!”

我没有意识昏了过去,令狐颜惠怕我受攻击只好找人背着我下山。

我又迷迷糊糊的醒了,脚不听使唤的不停颤抖,筋肉都不是自己的了。

“小相公,你先歇一会,到了安全的地方你再起来就好。”

“多谢,多谢令狐寨主相助。”

“都把我的小相公伤成这样了,真不可理喻。还有啊,来日方长,哈哈哈哈。”

都这样了令狐颜惠还是不忘开玩笑,令狐平孤在一旁看着没有好脸色给我。

“快走吧,他们要撑不住了。”

“我们山寨可是除了名的快。”

令狐颜惠跑的越来越快,身后一帮小弟也是,我感觉又有那么点力气了,但还是起不来。

“山下有马,令狐寨主快快骑马去。”

“知道了。”

令狐颜惠三步就飞了好远,没几个人跟的上。

我又休息了一会,不到一会儿,就到了地方,虽然说那三人武功都在这些人之上,可以武功在高也抵不过这一大群一大群的上啊,一个个累的气喘吁吁,身上的衣服也几乎是血染的了,季缘也受了不少伤,我一看火就上来了,直接从背着我的人背上跳下来。

“呦,这不是季掌门,断掌门,唐老爷子吗?”

一个年过而立的中年人捋着胡子。

身后别着两个大铁判官笔。

“这是习武,武掌门吧,那是习文,文掌门吧。”

这才看到这中年人旁边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中年人,腰间别着铁插的刀。那铁是打成了一个个类似于方块的形状然后不知道怎么插在一起的。

“您看啊,您这资历尚浅,还有这季掌门也是,可否就把射武林第一的名头让出来?放心,少不了招待你们的。”

这俩人就像一个人一样说话都一模一样,动作也一模一样。

“那就来打!”

季缘那骨子将军的气瞬间就迸发出来了,那气势可以说是猛虎下山,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

就连断余尘都吓了一条。

“那,请赐教。季掌门。”

季缘一记铲头,打向习武,习武拿出判官笔一下子就打中季缘的枪,咣的一声,季缘双眼放红。

“悠着点啊!”

“喂,断余尘,看着我 你在跟我打诶。”

说话的是个五十多的老头子,拿着钢叉。

“老头闭嘴!”

“没想到咱们还能打一架。”

“老头子,咱来打吧!”

唐墨是跟一个拿着八尺龙纹鎏金棍的老头打,都是不分上下。

令狐颜惠和令狐平孤则是跟一群武功还算可以的弟子打。

“季掌门,也不过如此!”

季缘因为打了一阵子体力有点不支了,硬撑着打。

“你以为你老子我是病猫吗?给老子接招!”

季缘回马枪,扫腿,突刺连在了一起这俩人连连后退,再一劈打在了习文的刀上,那刀不知怎么就断开来,里边的小方块成了一把把小刀,劈头盖脸的打向季缘。

我气了管不了那么多,提着剑,横劈竖砍,头发都要立起来了,浑身肌肉气的直颤抖。

“季缘是我的,你们,敢伤害她?罪不可赦!”

一剑比一剑快,季缘看到我都一时都惊的不知道说什么,我现在像极了疯婆子,头发散落衣衫不整还渗着血。

“白浅云,你给老子等会!别给老子死了!”

季缘反应过来后更来劲了,刺和劈几招都中了他们身上。

习文和习武显然被这一副景象惊呆了,动作慢了不少。

“有破绽!”

我一剑扫向习文的脸划瞎了他的眼毁了他的容,他也一刀刺到了我的肚子上。

“给老子死!老子都舍不得打的人你给老子整伤?给老子死死死死死!”

季缘发了疯般,那习武显然不敌可又逃不掉,被季缘刺的面目全非,判官笔都打折了,他拿着判官笔挡着季缘往下劈的枪,季缘一气手还在抖,全身的力气都压了上去,直接就劈断了判官笔把习武劈成了两半。

习文虽然刺伤了我可我也一剑抹了他的脖子一命呜呼了。

断余尘也深受我们这边的鼓舞,打的越发起劲几招就打死了跟他对战的人。

唐墨和他的老朋友打,也算是略胜一筹,算是胜利。那人拜了几下就笑着走了。唐墨表示不用去追,他朋友,信得过。

令狐两姐妹清理那些人也算是轻轻松松,但各位都差不多受了伤,那帮老狐狸也损失了几位大将,叶月她们也赢了,这第一回合,算是胜利了。

“后边还有更强的,江无恨,他才是这一切的主谋,最后 还得打死她,才能算完全成功。我跟他打也是当时因为天气原因胜利的,各位,小心应对,白副掌门!”

我眼前昏暗,倒了下去,这一场已经让我失去了所有的内力,穴位也自行封锁了,差不多就是我的武功废了的意思。

“白浅云,千万不要死,我还没,我还....不可以死,你要是活过来,活过来我娶你为妻,不可以死!”

“白孩子,你这这伤好重,我们的医师也不好救啊!”

“我们山寨还有些奇珍好药,或许能帮到你们。”

“卧夕门还有不少的大补丸。”

“我家的白儿这可不好啊,我这还没看好你呢,不可以死呀。这都有喜欢的人了。”

“云云啊,就知道你会有此一劫,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要结婚的对象了啊”

病房,突然出现了两个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