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嫁衣

作者:世界守富
更新时间:2020-08-13 08:31
点击:168
章节字数:14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缘邀我共赏明月,不好推辞,但是这大冷天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偏偏要带我去山上的草屋里赏。

门吱呀打开了,里边黑漆漆的,瞅着是个极其大的炕,烧着火,此刻正暖的很。

我走坐下,顿时觉得什么都烟消云散,温暖包裹着身心,疲惫消失。

屋子里有个天井,我们这个方向刚好把月亮一览无余,幸亏是几日没下雪,要不可还见不着这月亮呢。

“过来,喝点酒,暖暖,一会月亮漂亮,往这边点。”

季缘招呼着我往她身旁靠一靠,我便往她那边靠靠。

“我不能喝酒。”

“少喝一点点,这就不烈,但暖身子正好,里边泡的是断余尘给的草药。你也能补补身子。”

“嗯。”

从她手中接过就,一饮而尽。

“这酒,这药,倒是让我想起一桩有意思的事,可要听听?”

“说来听听。”

季缘倚着她肩膀,听着她讲。

说着清水县里边有一户药铺子里新添俩小丫头片子,大的叫焦如一,小的叫焦无常,焦无常出生这母亲就死了,还克死不少人,这才叫焦无常。焦如一呢,样貌出众,这里外如一,好个闺女。

焦如一和焦无常都跟随着父亲学医术,两人也是不相上下,没过这几年,这父亲也死了啊,两姐妹就管这铺子,恰巧这闹瘟疫,死了不少人。

焦无常想着能救一个是一个,来来回回的往那里跑,还没等到地方就又死人,都说这焦无常可能真是想换个黑白无常转世的,见人必死啊,那这还不得人人避让,可不能死在这儿。

焦如一就提议,把这方圆三里的人全给埋了,甭管他有没有病,埋了,死了之后放把火烧了,这病准好,虽说不人道,但好使啊,再一想这焦如一平时也都挺好,这群众也就信她了,一把火烧了那块地方,你还真别说,这瘟疫还真好了,焦无常呢?跑了,她可看不惯她姐姐这个作风,可她又饱受人诟病,说什么人家也不听,看见她都得躲得远远的。

“你们为何都不信我,她这可是害死了多少人!”

“丫头,不烧那村子,那我们不也染上?保命要紧。”

焦无常实在受不住了,跑到了别的镇子上。

她姐姐焦如一那可是走一步跟一步,怎么都能一直跟着焦无常。

奇了怪了,焦无常到哪里哪里死人,焦无常也心寒了。

“为何世人都爱你焦如一,那何人来爱我焦无常?”

“傻妹妹,这不是还有我呢吗?”

焦如一走上前,一脸宠溺的看着焦无常。

“你可别过来吧,别再把你克死。”

“怎么说话呢?我不是教过你说话了吗?”

“你可知那刀划在身上有多痛,你可知那稻草席子好受不好受,你可知那蜡烛滴在身上多钻心,你,你不是我姐姐!”

焦无常转身就走。

“那你也活不长了。”

焦无常没走几步就头晕目眩昏死过去。

“你瞧啊这,早就告诉过你好好学医术,这怎么,医术不精也不行了吧。”

焦如一走上前,把焦无常扶起来,这小小身板竟然有这般大的力气,抱起来就走向了屋子。

焦如一为脸色苍白的焦无常穿上她亲手缝制的嫁衣,摸上胭脂,手指再轻轻拂过那与她一模一样的脸蛋,这可真够有韵味。

她们到了这镇子最大的楼的顶楼了。

焦如一穿着嫁衣带着焦无常走到了顶楼,那来两个杯子,先是给自己的杯子倒一半的酒,再给焦如一倒满,再给自己倒酒,那酒早就溢出了。

“谁说世人皆不爱你,我爱就好啊。都暗示过那么多回了,还不信,好了吧,只能这样了吧。”

焦如一摇摇头把酒喝下,带着焦无常到窗边。

“这般,就可以,一起了吧。”

翻身下去了,街上两具红衣尸体,宁可变厉鬼也要在一起啊。

“所以说这个故事还是挺有意思的吧。”

白浅云轻轻的说,季缘已经睡着了,此刻是季缘倚在她身上,呼吸声均匀。

白浅云把季缘的头移向自己的心脏,里边扑通扑通跳的很快。

“明明还想着听闫与他们说的给你袒露心意来着,这可好还睡着了。”

我把季缘的头放在枕上,给她盖好了被子,看着她也渐渐沉入梦境。

也许,在梦境也遇见她了。


我存了好多稿,最近会陆陆续续发上来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