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河流

作者:皮库尼库
更新时间:2020-08-28 16:22
点击:420
章节字数:14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临近期末,班主任抽了两节课来“验收”开学不久就提出的“才艺表演。”班主任给大家几个月的准备时间,在快到期末的班会课上进行才艺展示,无论大家想得到想不到的东西,只要内容积极健康即可。

这场表演下来,不乏展示身体才艺的——动鼻子动耳朵动肚皮,不乏唱歌跳舞的,不乏朗诵的,甚至还有舞刀弄枪的,当然是未开刃的安全工具。

卢曼笙在这几个月里,拿了舅舅的吉他向他请教,勤学苦练好不容易弹会了一首和弦。本来是要弹唱的,选了一首英文歌,词比较简单。奈何按住弦就张不开口,张了口就忘记手指摆放,卢曼笙只好放弃唱的环节。

当天背了大大的吉他来教室就收获了不少目光和问询,比起周围七嘴八舌的同学,坐在旁边的文熙倒是一直笑吟吟地看着,不发一言。文熙比卢曼笙先上台,唱了一首歌,论唱功和感情来说真是像模像样的。卢曼笙在台下用力地鼓掌。

轮到卢曼笙上台了,她抱着吉他,提着凳子上台,坐下,将吉它绕到胸前,稳稳地放在并拢的腿间。左手紧紧按住弦,右手开始撩拨,轻缓的旋律飘出。琴弦振动发出空灵悠长的乐声。一曲弹罢,虽然中间也有小小的失误,但被卢曼笙不动声色的接续遮掩下去了。台下掌声由稀落变得响亮密集。也算是很有人气的歌曲,在大家心中多有共鸣。

卢曼笙紧张地鞠躬道谢,走下台才发现有些腿软。幸好没有唱歌,说不定连声音都是颤抖的。走下台的时候跟文熙正好对视,卢曼笙做了个鬼脸,文熙报以鼓励的笑容。

这天谢安柔得知卢曼笙在班里表演了才艺,缠着她一定要私下给自己单独表演一下。于是周六晚上,卢曼笙背着大大的吉他来到学校找谢安柔。按照惯例住校生这天晚上是在教室自习,走读生可以自愿来学校自习,没有老师授课或者监督。

两人来到操场,晚上的操场只有一两个灯柱亮着,场内的大部分空间都很暗,不过开阔的夜空和四周霓虹灯光还是能将操场映照清楚。卢曼笙盘腿坐下开始弹奏。前奏一出谢安柔恍然这是有次月考某科结束后的中午,卢曼笙拉着她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静静分享的歌曲。那是一个很明媚的晴天,走廊向阳的一面笼罩在强烈的日光里,空气中有浮尘闪着微光。刚入冬的天气有些冷,风吹过身体带来寒意。那是一首和初冬的晴天相衬的歌,又温暖又悲凉。

谢安柔情不自禁跟着唱和起来。卢曼笙本来在心里哼着歌,听到清晰的歌声才注意到是谢安柔在跟唱。和弦突然乱了,谢安柔停下来看向卢曼笙。两个人静静对视着,脸上浮现温柔的笑容,这是她们之间的心照不宣。“再来一次吧?”卢曼笙提议道。“嗯。”谢安柔点点头。

就这样卢曼笙弹奏的音符和谢安柔清唱的歌声汇成彩色的小溪流向黑暗的夜空。有时候卢曼笙周六来找谢安柔学习,两个人显然无法真的集中精力在学习上,最后为了不吵到其他自习的同学会偷偷溜出去倚在走廊栏杆旁聊天。聊天的内容可以说是天文地理宇宙人文无所不包,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禁忌的话题。聊天的时候心情有点紧张,因为想到透出明亮灯光的教室里都是些勤奋的学生在刻苦温书,而她们在暗处无所事事虚度光阴,很有负罪感,但同时又很兴奋。

两个人聊着天,像讲故事一样自然,轻松,愉悦。不停地说话,像是在做脑部和舌头的放松运动。到最后大脑已经断线,只是不想闭嘴,滔滔不绝着或琐碎或宏大或空泛或实际的话题。所有自己不想思考清楚的复杂情绪,像一条五彩斑斓的河流,从嘴里飞出来,飘向空茫的黑暗,心情变得舒缓。

现在两个人唱和着,心情如以往很多个畅聊的夜晚一般放松,那些纷扰的情绪,紧张的压力,思考的无解,都化作斑斓的碎片流向夜空。就这样流向夜空吧。


高中生的学习压力还是相当大呀,反抗的方法之一也许就是这样把大人眼中应该用来备考的宝贵时光用来做没有意义的琐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