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扭伤

作者:皮库尼库
更新时间:2020-08-28 16:22
点击:439
章节字数:30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高中生活刚开始老师就开始不断强调高考的重要性,强调时间过得很快高考转瞬到来,高一开始就要拿出高三复习的气势,为高考夯实基础。因此课业变得更重了,早晚自习紧密地挤压着日常每一天,周末的休息也缩减到只剩一天,分班前理化生政史地都是必上的科目。但是身体毕竟是革命的本钱,体育课和各种社团活动还是得到充分鼓励和支持。

卢曼笙这段时间疯狂迷上了羽毛球。此前卢曼笙很少接触球类运动,上高中以后开始缠着谢安柔打羽毛球,那时大家都不太在意运动的地点和设施,几乎是拿着球拍和球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开打。球拍击飞球的爽快瞬间和充分运动之后的酣畅淋漓让人上瘾,卢曼笙几乎每周都要约谢安柔去打球。

这天下午体育课两个人的课程正好在同一节,还在上化学课时卢曼笙就开始隐隐期待着。小小走神之后的卢曼笙抬头看向屏幕,老师正在等待大家思考某一道题的答案。化学课进入中间的阶段之后就变得很难,老师讲得头头是道,自己听得似懂非懂,单独做题就云里雾里。卢曼笙照常写下方程式和明显的计算项目之后就不知如何往下了,关键的一步虚无缥缈抓不住头绪。很快就要分班了,自己大概会选择文科吧,卢曼笙暗自叹息。虽然理化生都是有趣的科目奈何卢曼笙确实不太擅长抽象概念,毕竟这也有违人类自然的思考模式。

快到下课时间了老师不再等待,大踏步走上讲台条理清晰一边讲一边在黑板上写下排版工整的解答过程。卢曼笙忙不迭抄写着,在笔记本这道题目前画了个星号。下课铃打响了老师布置好课后作业走出教室。卢曼笙叹口气合上笔记本,整理了一下心情,跟着几个朋友走出教室。

谢安柔帮体育委员将装满器械的纸箱搬到操场放下,直起身按了按自己的腰。今天卢曼笙她们班也是这节体育课,这么想着谢安柔不由得转头向操场入口的楼梯望去。体育老师吹了声哨子提醒大家集合,谢安柔赶紧回到队伍中去。做过简单的热身运动以后,照例是考试项目的练习,这学期的考试项目是篮球。拍球,抱住,小跑几步,轻轻起跳,双手抬起将球送出——篮球从谢安柔手中脱出,撞在球筐边缘弹了出来。谢安柔叹口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跑着绕回队伍最后,排在谢安柔后面的同学接住球重复前面的步骤。小跑途中谢安柔偷偷瞟向操场一侧,还好她们好像在自由活动,卢曼笙不在视线范围内应该是去别的地方了,没有看见自己不漂亮的投球。

此时的卢曼笙正在草坪上奔跑,一脚踩住滚过来的足球,侧过脚猛力向前方踢去。对面很远的地方另一个女孩沿着球的运动轨迹跑去。踢球的瞬间和击球的瞬间都给卢曼笙带来释放压力的快感,包括追着球全力奔跑过去也一样让人快乐。四个人站在四角轮换踢球,如是几轮之后有人提议休息。卢曼笙脱下校服外套,初秋的天气有点热,出了一身汗。将外套托付给旁边的朋友之后卢曼笙向学校的小超市跑去。细细看完冰柜里的饮料品类,卢曼笙拿了可乐和雪碧。走回操场上远远看见坐在跑道一旁的小小身影,卢曼笙从观众席的阶梯绕过去靠近谢安柔身后。

谢安柔发着呆,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直到冰凉的东西贴近自己的脖颈,吓得她耸着肩膀叫出声,转头一看,是卢曼笙恶作剧得逞的得意笑容。谢安柔伸手拍了拍卢曼笙的脑袋。卢曼笙把冰凉的雪碧递过去,问:“怎么不去运动?”谢安柔接过雪碧拉开拉坏,仰头喝了一口,冰凉的汽水进入口腔顺着咽喉滑落下去,碳酸刺激着喉管,谢安柔呼出一口气,脸上浮现出惬意的表情。“ 我运动过啦。刚刚一直练习篮球呢。”卢曼笙点点头说:“你们班练习得好勤。”两个人喝着饮料休息了一会儿,卢曼笙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向谢安柔伸出手:“去打羽毛球吧。”谢安柔迟疑了一下,握住卢曼笙的手站了起来,刚要迈步踉跄了一下,卢曼笙赶紧扶住问:“怎么了?”谢安柔甩了甩右腿,说:“没事。腿坐麻了。”卢曼笙弯下腰就要去揉谢安柔的小腿,谢安柔拖着腿蹦了两下跳开:“没事,不用不用。这样你先去拿球拍吧,我跟着过来。”卢曼笙抿着嘴思考了一下最终同意:“那你慢慢走。”谢安柔侧下身按压着自己的腿点了点头。

卢曼笙快跑了几步,又有些担心转头去看。谢安柔正皱着眉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卢曼笙停了一会儿又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忍不住再次回头看。谢安柔正抬头撞上卢曼笙的目光,露出无奈的笑容,跟着站定。谢安柔将鬓边滑落的碎发撩到耳后,随后扬起手冲卢曼笙摇晃着,示意她往前走。等卢曼笙拿了球拍过来递给谢安柔,谢安柔一瘸一拐地跳着接过来。卢曼笙皱了皱眉:“还麻着吗?我看看。”谢安柔说着不用,伸手想要阻止,卢曼笙不顾她的劝阻蹲下身稍稍扯起谢安柔的裤管,略显空荡的裤管下露出一截发红的脚踝。

卢曼笙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脚腕扭伤了?”谢安柔露出一点害羞尴尬的神情:“我没想到这么严重......明明只是跳下来的时候在地上......但是好像越来越肿了。”卢曼笙叹口气,语带责备:“你是笨蛋吗?我先去买点冰饮或者雪糕给你冰敷一下吧,晚上出校门去吃晚饭的时候再给你买喷雾和膏药。”谢安柔摆摆手:“应该没那么严重吧,冰敷一下就好。”卢曼笙皱着眉抓住谢安柔的手腕:“不行。”谢安柔吞下还想反驳的话,微微垂下眼帘。卢曼笙嘟囔着“还想陪我打球呢”把谢安柔安置到一旁坐下。

买了雪糕回来,卢曼笙正准备俯身解开谢安柔的鞋带,谢安柔忙不迭拒绝了卢曼笙的好意,手忙脚乱地脱了右鞋,犹豫了一下还是穿回来但没有提上后跟只是踩在脚下。卢曼笙又准备去脱谢安柔的袜子,谢安柔慌忙挡住,只是将袜子脱到脚踝以下,说着:“好了。”卢曼笙还想将袜子往下拉,谢安柔抓住卢曼笙的手往外推:“不要啦......脚很臭很脏的......”卢曼笙抬头看见谢安柔涨红的脸,认真回道:“不会啊,哪儿有。”谢安柔紧紧抓着她的手:“反正就是不行。”卢曼笙妥协了,开始小心翼翼地将雪糕敷到扭伤的脚腕上。冰凉的雪糕隔着包装袋与发烫肿胀的肌肉相贴的刺痛感让谢安柔忍不住“嘶”了一声。“痛?”卢曼笙关切地问。谢安柔摇摇头,咬了咬牙关:“还好。”于是卢曼笙继续给她冰敷,间或停下来以免持续的冰敷加重伤势。

折腾到下一节课上课,卢曼笙和谢安柔的几个同班同学搀着她回了教室。卢曼笙在离谢安柔座位几步远的地方停下,看着谢安柔被同学扶到座位上坐下。毕竟不是自己的班级,也没有很多认识的人,对周围打探的目光不由得十分在意,卢曼笙想自己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卢曼笙一边后退一边冲谢安柔挥了挥手,谢安柔点点头露出让她放心的微笑。

等到晚饭时间卢曼笙快速扒拉完自己的晚饭,急匆匆跑去药店买药。等她赶到谢安柔教室的时候,里面还没什么人。卢曼笙走进去问端坐在座位上写题的谢安柔:“吃晚饭了吗?脚怎么样?”谢安柔说:“托室友帮我带饭了。脚......挺疼的。你怎么这么快?吃饭了吗?”卢曼笙一边蹲下掀起谢安柔的裤腿一边说“吃过了”,晃了晃手里的喷雾罐,按下喷头。药剂喷到发烫疼痛的伤口上凉凉的,疼痛稍有缓解,谢安柔轻轻吐了口气,没想到扭伤这么痛。浓烈的药味冲进卢曼笙的鼻腔,卢曼笙揉了揉鼻子,直起身,将喷雾交到谢安柔手里嘱托了一下用药和其他注意事项。谢安柔点点头,大部分心思都用来压制脚腕的疼痛感了。卢曼笙伸出手指抚上谢安柔的眼角:“你不会是痛哭了吧?”谢安柔愣了愣:“没有啊,没哭。”卢曼笙叹了口气,眉毛又拧起来:“应该很痛吧......以后小心点。”谢安柔点点头说好。“那我先回去啦。”吃完饭回教室的同学多起来,卢曼笙准备撤退了,摸了摸自己的校服外套口袋,掏出一粒牛奶糖放到谢安柔桌上:“吃点甜的东西应该好些吧。”

看着卢曼笙匆忙离开教室的背影,谢安柔撕开糖纸包装将奶白色的糖果丢进嘴里,好甜。浓郁的奶香钻进鼻腔,甜蜜的滋味化在舌尖。嗯,好像真的没那么痛了。谢安柔不由笑了起来。


扭伤真的异常疼痛呢。甜食还是相当能治愈人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