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饮霜(七)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8-16 22:04
点击:353
章节字数:30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婢女们闻声赶来,叶珅立马没了立足之地,只能远远站在旁边,眼瞅着众人忙活,自己却派不上一点用场。


之后等医官前来查看,才晓得卫璃攸是邪风入体,发起烧来。


曲红绡费了许多功夫才勉勉强强地喂了些汤药下去。折腾半晌,卫璃攸方慢慢醒转,但神志还不大清醒,旁人与她说话也不晓得应答。


叶珅在一旁看得揪心,皱眉道:“她前段日子才刚好些,怎么突然又病成这样?”


“都怨我。”红绡咬了咬唇,半天冒出几个字。


若非她那日晚上私自外出,卫璃攸也不会为了寻她在外头吹风受冷,生了这场病。


旁人对她所说并未留意,可偏让那烧昏了头的人糊里糊涂地听进了心里。


卫璃攸清醒时,叶珅已经走了许久。她身子散了架一般,酸痛不已。等红绡喂她服了些汤水,才渐渐有力气开口讲话。


曲红绡正要起身收拾碗勺,卫璃攸忽然拉住她的手说道:“我这身子打小就是如此,一年到头好的时候不见多少。你在我身边这些时,理应是知道的。之前又在雪地里跪了一遭,就更不比从前了。”她微微笑了笑,似在开解:“现下正是换季,以往每年这个时候,我总免不了病上一场。所以这事怪不得你,你也莫把什么错都往自己身上揽。”


红绡眼眶一热,低下头道:“身子是你自己的,关我甚么事,自然是怪不得我的。”她不动声色把手抽了出来,又俯身替卫璃攸掖好了被角。


她转过身,悄悄抬手抹了抹眼角,虽已尽力隐藏,却还是被人瞧见了。


卫璃攸不小心瞥见红绡偷偷抹泪,也未说破,只是闭上眼,哼了声说道:“原是你没多想,倒是我自作多情想得太多。也把你想得太好了!”


听着她略带孩子气的埋怨,曲红绡胸中的沉闷也稍减些许。她坐到卫璃攸床边,柔声说道:“那郡主就少想些事,也少说些话。”


卫璃攸明白她话中的关切,嘴里却不饶人:“你呀,从前是管我用膳服药,如今连我嘴巴里说什么,脑子里想什么都要管了,越发像个管家婆似的。再这么下去,看往后谁还敢娶你。”她说这话时,悄悄挣开了眼睛,却见红绡正垂眸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曲红绡脸上带着笑:“既没人敢娶我,那红绡只好一直跟着郡主,也算有个靠山。到时候郡主若嫌我烦了,想赶我都赶不走。”


卫璃攸努了努嘴,道:“你这人倒是越发脸皮厚了,竟还赖上我了。”


不想曲红绡忽然凑近过来,在她唇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下。惹得卫璃攸双颊发烫,人连忙往被子缩了缩,将羞红的半截脸遮住。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这副模样显得太过势弱,决定扳回一城。她正要伸手揽住红绡的脖子,却被红绡逮住手腕,塞回到棉被底下。


曲红绡哪会没看出她的心思,隔着被子按住她的手,不许她乱动:“既然病着,就该好好休息,还是少动为好,当心又受了凉。”


卫璃攸又羞又气,咬着牙道:“你招惹我在先,现得了便宜,还教训起我来了。”红绡笑道:“郡主若觉得被我占了便宜,不如快些将身子养好,再亲自把便宜占回来。”


卫璃攸被她撩得面红耳赤,虽咽不下这口气,却也不想红绡再为自己的身体担忧,便暂将此事作罢,只默默记在账上,改日再为自己讨回“公道”。


又想起心里的另一个疙瘩——她总想问清楚红绡那晚究竟去了哪里。可这时问起,对方必定心生负担,故将疑惑按住,另择时机。


*


不久,独孤家父子南境通敌一案亦尘埃落定。将军孟恬用心险恶陷害忠良,终被判斩首之刑。独孤羽本就军功赫赫,在民间颇有声名,崟王又念其此番蒙冤受屈,便封他为镇军将军。后又追封死去的独孤靖为骠骑将军,以慰其在天之灵。


看起来万事皆有好转,可唯独卫璃攸的身体迟迟不见好,反复折腾了几次,整个人便显得越发瘦弱。


一日,不知又是哪里怠慢疏忽了些,竟有发起了烧,服了汤药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半天不见醒转。


这时候正是春猎,崟王带着府内公子及各士族子弟至城郊围场狩猎,三日后才会归府。故崟王府这几天少了许多人气,显得格外沉寂。


却不想这时还会有人来敲栖云阁的门。来访之人乃是王妃手下几个得心的婢女。说是王妃在雁凌阁设宴,听闻栖云阁的红绡精通琴曲,便想请她前去奏乐助兴。


这本是件十分稀罕的事情,该先禀报郡主才对。可这会儿卫璃攸还在昏睡当中,卧雪只好喊了红绡出来。


院里的其他人也跟着出来,知是王妃召见红绡,都觉得事情不简单,纷纷交耳私语。


较之他人,曲红绡反倒显得格外的镇定从容。她并非不曾怀疑王妃的意图,只是不想因为自己再牵连他人。她正欲开口应下,却见此时柳沐烟已先她一步上前说道:“奴家柳沐烟,原是世子买进府的琴姬,愿与红绡姑娘同去,为王妃奏乐助兴。”


哪知那带头的婢女闻言扬起头,拿下巴看着柳沐烟,冷笑道:“王妃只点名叫了红绡一个人去,可没说让什么阿猫阿狗的一起去。”说着把脸一撇,再不正眼瞧她。


柳沐烟本是担心红绡安危,见这婢女态度傲慢无礼,心中顿时燃起阵火气,捏着拳头强忍不发。


白芷看沐烟脸色阴沉,忙出来劝解道:“我曾在王妃身边当过差,不如让我同红绡姑娘一起去罢。”


那带头的婢女与白芷也算旧识,对她说话的语气略微和缓一些:“王妃只找红绡前去,你就别趟这浑水了。”说罢提着王妃亲赐的令牌在众人面前眼前晃了晃,道:“你们也不用想着要跟去。一个婢女而已,还怕我们打什么主意拐了她不成。”


“姐姐的话在理,可咱们做下人的,总归要知会主子一声才好。”卧雪端着笑,劝说道:“眼下郡主尚在小憩,不如等她醒了同她说清楚,想来这点小事郡主也不会不应允,到时候再让红绡过去,岂不更好。”


“原以为在栖云阁里,你算是个明白人,怎么也犯糊涂了。”那带头的婢女笑道:“等郡主醒了,筵席早就散了,哪里还须要找人奏乐助兴?”


卧雪一时哑然,接不上话来。


见对方态度强硬,曲红绡自知违抗不得,也不想让栖云阁的其他人再为难,遂应道:“承蒙王妃抬举奴婢,奴婢自是恭敬不如从命,这就随姐姐去雁凌阁。”


“你倒是识大体。”那婢女阴冷冷地笑了笑,便将红绡带走了。待跨出了门又折返回来,对栖云阁众婢子说道:“郡主迟些若醒了,你们也不必多说什么。我晓得你们郡主身子一向羸弱,因此做下人更要懂得省心才是,应该让主子好生休养,没必要为一个下人折腾。”话毕,又问了一遍,道:“都听明白了吗?”似在警醒什么。


栖云阁众婢子似乎被她那说话的声势给唬住了,半天无人响应。直到卧雪道了声‘明白’,余人才陆陆续续地点头回应。


可纸是包不住火。卧雪心里清楚,即便无人提及此事,郡主必会主动询问。她只盼是自己思虑过甚,红绡定能够平安归来。


*


未出所料,卫璃攸醒时未见着红绡,便立刻向旁人问起她的去向。


“红绡呢?”卫璃攸刚刚退烧,出了身虚汗,尚有些神志不清。也不知怎的,不过是一时见不着红绡,心里便慌得厉害。


卧雪低头回话道:“红绡被王妃请去雁凌阁弹琴去了。”


卫璃攸一听是王妃召见,心里不由紧张起来,忙问道:“柳沐烟可有同去?”卧雪道:“未叫沐烟姑娘...只叫了红绡一人。”


卫璃攸心中越发觉得古怪——按说要找人弹曲也不该只叫红绡,倒是把柳沐烟落下了。何况王妃对曲红绡颇有成见,又怎会无端端地单独召她前去。


思前想后,只觉得此事颇为蹊跷,便忙唤卧雪去趟雁凌阁,探探究竟。转念还是放不下心,想要亲自前往。无奈她身体虚得厉害,根本起不来身,只好打消此念。


这头卧雪尚未出门,门外又传来急促地叩门声。开门一看,来的却是商翠缕身边的贴身侍女絮儿。


门刚一打开,那絮儿二话不说便要往院子里闯,朝着院内大声喊道:“奴婢有急事要求见郡主!”卧雪见她气喘吁吁,似是一路跑着过来的,连忙拦住她,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絮儿气息未平,拉住卧雪的手,神色惶恐地说道:“红绡姑娘眼下人正在雁凌阁,再晚就要出事了!”卧雪道:“你先别急,郡主刚派我过去瞧瞧,我这就过去。”


只见那絮儿摇摇头,颤着声说:“你去了也救不了红绡姑娘,这回只能请主子出面才管用。商夫人是特意让我过来请郡主的,若再迟些,只怕就要出人命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8/03 00:58 发表

栖云阁的郡主啊,最后的那两格血条必定是钛合金的内芯,才能看似轻飘飘随时一觉醒不来,还陪这群人折腾……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