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chapter 1

作者:爱钱如命
更新时间:2020-07-30 15:49
点击:149
章节字数:48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坦然接受自己已经转生了的事实,并且了解了下自己当前的基本情况。


现在的我叫缘·埃尔斐格,出身于伯爵家,是其里面的千金,家父本是平民,但靠着自身优异的魔法天赋和头脑在与魔族的战争中和友人立下赫赫战功后被国王封为了伯爵。


关于那次魔族的大战,爸爸向我讲述了一些相关内容。


在七年前魔族突然发动规模史无前例的战争,许多国家被这突如其来的堪比天灾的战争摧毁,那可以说是历史上规模最大最为残酷的战争。在为抵抗魔族而丧生的人数不胜数,但却几乎没得到分毫成效,魔族几近疯狂地攻势使战线一再后退,越来越多的城市陨落。


正当人们绝望认命之时


凯恩帝国的皇帝和一个一身白衣看不清外貌的人挽回战局。


根据爸爸所言,他们两个人魔法资质都是[超限]且像是多年的老友一般,配合默契,一天之内就灭了半数魔族,在所有人以为魔族的攻势会在这时更加猛烈之时,魔族却突然停了下来,接着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退军,离开大陆回到它们的领土,只留下血肉模糊的人类尸体和满目苍痍的大地,仿佛那一场战争仅仅只是个试探。


从那以后凯恩帝国的皇帝开始实行任贤的政策,招揽了许多因国家被摧毁流亡的优秀人才,并且在平民里挑选有着优异魔法资质的人赐予爵位和实权,同时他架空内阁的权利,以一己之力直接地将所有他认为腐朽无能的贵族处以死刑,颁布一系列的变法进行改革。


曾有过一个他的国民在诸国联谊会上,质问他为什么没有在战争中早点出手,但问完之时,发生了让在场认识他的人震惊的事,原本一直都是以温和态度对待他人的皇帝,在那一刻,眼瞳变成了如鲜血般的红色,拔出他自己的随身携带的佩刀,刀起刀落之间毫无犹豫,转眼间那个人提问的人已成是身首异处,鲜血染红了皇帝的脸和衣服,宛若杀神,而后又默然地看了眼躺在地上尸体,转身离开宴厅。


听爸爸说他在战争后就直接和四位友人被赐予了爵位,他被封为了伯爵,最好的被封为了侯爵,剩下的两人都为男爵。他们都参与了诸国联谊会,并且目睹到了那一幕。


从那以后凯恩帝国皇帝暴君的形象在各国民间广为流传,但在各国的高层却是十分统一地闭口不谈。


我现在所处的这个国家是凯恩帝国的邻国——修那王国,当代国王与凯恩帝国的皇帝来往密切,沿用了许多帝国的政策,其中就包括了任贤政策,但遭到了贵族的强烈反对,国王无法像那个皇帝那般独断,但又不想放弃这个政策,便只好寻找着两者之间的平衡点来实行政策,在经历将近5年的时间后,反对的声音才略有减少 。


有一点是这个国家公认的事实,除了某个特殊的公爵家和皇室外,其余贵族的人自三百年前开始,魔力变得越来越弱,到现在时,有魔力的孩子变得越来越少,就算有魔力,也通通活不过25岁,记载活的最长的也就24岁,在记载中,那些有魔力的贵族子嗣都是在某日的一夜之间老化,甚至直接离奇暴毙,这简直就像诅咒一般的存在。


每个孩子到了一定的时间段,也就是每逢七岁时的6月初都会被带入国家对立教会的教堂进行魔力觉醒的仪式并检测相对应的魔法天赋[无][甚微][一般][资深][卓越][超限]。


传闻魔法天赋达到[超限]的人,有且只有三人,其中最为强大的便是我国当今教会的创始人,书上记载着那是个宛如神一般不容侵犯的存在。


教堂一向是个安静,充满着虔诚的圣地,但只要是到这个日子总是会变得热热闹闹,来往的人络绎不绝,此时在这里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在这里都是平等,教堂不容许争吵,更抵制阶级差别,在教堂里宣扬人人自由而平等,从爸爸口中听到的事情对于我而言是个超出预料的民主。


关于这具身体会突然失忆的原因,我有想过去询问爸爸,但又想起爸爸在我刚清醒时的神情,又觉得如果不问或许会更好,毕竟不知者无罪,能不惹上麻烦事情的事情才是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快乐地活下去最好的方法。


自我身体康复以来,每天都过着相当充实的日子,早上起来看书,下午看书,晚上还是看书,对于外出玩耍这件事我并没有抱有多大的兴趣,虽然家里不论是父母还是佣人看起来都很希望我出去外面透透气,但我还是想要要秉承上一世良好的风尚—在家里死宅着,虽然没游戏可以玩,但这不是还有书可以看吗?


我现在所知道的关于这世界的知识大多都是来源于书上,还有一些则是妈妈和爸爸在我晚上睡觉前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教给我的,他们真的很爱我呢。


忘记说了,这一世的我,不像父母口中说得那么夸张,至少我觉得长得还是挺可爱的,眼眸颜色与发色一样都是海蓝色的,只是美中不足的是我是个实打实的小胖子,越看越胖,真心超不爽的,不行要减肥才行,要不和爸爸学一下剑术,他可是一直在吹他的剑术很厉害,现在倒是好奇有多厉害了…这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一举两得,但这个提议却被爸爸毫不犹豫地驳回了。


我不懂了,为什么阿,爸爸,你难道那么想让你的女儿以后胖得嫁不出去吗?虽然我内心更倾向于可以一个人单身一辈子。


那就只能那样做了。


还是求妈妈比较靠谱,果然 妈妈不愧是是位于家里金字塔最顶端的人,虽然刚开始妈妈也是拒绝的但耐不住我软磨硬泡,只能无奈同意。


妈妈无奈地摸了摸我的头[哎,那好吧,不过还是等到后天的魔力觉醒仪式完成后再来学习吧,我会跟你爸爸说的。]


[嗯!我就知道妈妈最好了。]


怀着兴奋的心情,我期待着觉醒仪式的到来。




——————————


【教堂外庭】


[爸爸,人好多啊。]


[确实呢,今年似乎有点多过头了……我觉得因为战争的缘故很多家园被魔族破坏掉的人都流亡到了别的国家,先不管这个了,我们先去排队,等你妈妈来吧。]


[嗯?爸爸,队伍好长阿]


[嗯,不过这只是例行检查的队伍,防止有人不怀好意,测试是在教堂里面进行,进行完成的人会从另一端离开,另外,教堂为了安全起见,会隔一段位置设置一个魔法屏障,防止觉醒仪式时有人魔力暴走而误伤……]


[爸爸?]


[不,没事,那个,阿缘,以后如果看到有人身上佩戴着狮子头标志的家徽的话,就离远点,假使是年幼的孩子身上佩戴着,除非是那个孩子主动接近,不然就不要有过多交流,知道了吗?]


[诶,很危险吗?]


[对,那个家族的人很可怕,虽然人数稀少,但每个都是一等一地强大,而且极其护犊。]


爸爸用一种不容许我提出任何疑问的神情看向我。


[连议论都绝对不能有。]


[……嗯]


说完,爸爸看起来像是送了口气,摸了摸我的头。


狮子头的家徽?好像之前有一本书上是这样的标识………不对啊,真的是书里看到的吗?不行,待会就去找找吧。


[修吉,阿缘]


[妈妈!你来啦。]


我直接松开爸爸的手,扑向已经来到自己身边的妈妈的怀里,不得不说,我特别的喜欢妈妈,她真的好温柔阿,上一世的妈妈,总是在工作,虽然我知道她是为了家里的生计,但心里总是免不了难过,所以这一世一定要好好地享受属于妈妈的温暖。


[阿缘,你怎么可以有了妈妈就不要爸爸了,爸爸心里难过啊]


爸爸在这时故作痛苦的用手掩着心脏的位置,连脸部表情都做的十分到位,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要是这个时候能再翘出个兰花指可能就更像一个被丈夫抛弃的痴情妇人。


[修吉,你不要带坏阿缘了。]


[老婆,你嫌弃我,我不活了,我现在就要去跳河]


[我说阿,爸爸,这里是外面阿,你不要脸,我和妈妈还要呢,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忍受你那么多年的]


[额……,这个,我……]


爸爸对于我此时犀利的吐槽,语无伦次。


妈妈在一旁扶着额头叹气。


[下一个]


爸爸妈妈一人一边牵起了我的手。


[不开玩笑了,我们走吧。]


一同走入光晕之内。



【教堂内部】


[嗯?爸爸,不是说检查吗?]


[嗯,对阿,已经检查完了,如果带有具有威胁性的魔法道具进入场地,会被直接传送到离这最近的警卫厅接受审讯,刚刚的光圈其实是个魔法阵,技术含量相当高,起码不下五个阵式,反正爸爸是没这种本事,我就只是一个糙汉子,能搞出来一个就该谢天谢地了]


[这样吗?]


妈妈也向我点了点头,而后开口道。


[接下来你该自己去了]


[诶?这也是规定吗?]


我狐疑地抬起头。


[对呢,待会会有声音直接在你脑内响起,不用害怕,那是正常的,他会引导你去检测,妈妈和爸爸会在外面等你,要注意安全。]


说完,两个人同时松开了我的手,我也只好不情愿地和他们说再见后向前走去。


[您好,您的测试地点是在左边最后一个场地。]


[谢谢]


[……]


我下意识地道了谢,左边倒数第二个吗?是那个吧。


我抬起自己的小短腿,略显笨拙地向那边跑去。


[噗]


我停下脚步,枉然地抬起头,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这个声音……我这是被嘲笑了吗?


[抱歉失礼了,请您继续吧]


什…什么阿?!真的被嘲笑了!我忍不住跺了跺脚。


[恕我冒昧,你是在嘲笑我胖吗?]


[……不,我是觉得您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肉嘟嘟的,所以没忍住,很抱歉。]


原本清冷而悦耳的声音染上了几分笑意,倘若是去他人听来那一定是个如春日的清风一般,能轻易吹散人心头的雾霾的声音,但对我而言,那无疑就是对自己身材赤裸裸地嘲笑。


不行,我真的好气阿,好想骂人,说我死木头,榆木脑袋,呆子,呆瓜,不开窍,说我傻子都可以,就是不能说我胖,不管这是不是事实,我都不想听到一点关于我胖的言论,要是那个传音到我脑海里的人在我面前的话,我一定要打她……不对我打不过的,那……那就给她使绊子!


不过大概我也心知这是事实,所以只好低着头踢着地上不存在的石子,不情不愿地走到场地排队。


这个队伍相比于其他队伍倒不是很长。


排着这条队伍的小孩大多都是穿着华贵衣服,

只有个别是穿着较为简单的服饰,而刚刚路过的队伍中,有几支中的小孩衣服都是偏为破旧的,队伍与队伍之间大约隔了三米左右,想来教会大概也是为了预防贵族娇生惯养的孩子与普通平民的孩子发生冲突,毕竟不管平民有没有理,被惩罚的往往都是毫无权利的平民,贵族反倒不会受到丝毫利益的损害。


我看向旁边队伍的最前方,通透的水晶球悬在法阵的上方,实际上检测魔法资质的方式十分简单,孩童只要站在法阵上,然后将一只手放在水晶球上,即可检测出,意料之外地方便呢


在此时,我突然感觉到温度骤然升高的时候,我疑惑地探出了头,看向队伍最前方法阵上的情形。


巨大的火焰在女孩手心中绽放,像精灵一般在她的手心舞动着。


那个女孩身旁穿着白色衣袍的两个信徒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的惊喜之色掩饰不住。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水晶球貌似只能测试到[一般],[一般]以上的魔法资质是直接实质性地体现出来,就如我现在所看到的情景。


我仔细地看着在空中舞动的火焰,忽然瞥见了那个小女孩肩上绣着的狮子样貌的图案,是不是爸爸说的那个不好惹的家族,嗯……好像爸爸还说过是一等一地强吧,也是呢,一出生就是[资深],真羡慕呢,也不知道我的是什么,要是我的是……算了,不要抱有那么大的希望,说不准根本就没呢。


话说回来那个图案意外地眼熟呢,只可惜就是想不起来。


刚刚那个小女孩被她身边其中一个信徒给带走了,倒是没怎么注意那人的脸。


大概是因为测试方式过于简单,不一会便排到了。


我抬头看着悬浮在空中的水晶球,抿了下唇,将手放在上面。


不出我所料,资质是[一般]呢,是光属性?白色的光团,大概是光吧,诶?为什么感觉好像有点偏蓝色,这是什么东西。


站在我身旁的信徒看着水晶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弯下要,与我平视,“你的属性是冰,是个难得的属性,要好好珍惜,测试完了,回去吧”说完还摸了摸我的头。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地被送上传送法阵,转移出去。


“阿缘!”


我抬头看向茫茫人海,忽地眼前一亮。


“妈妈”


我跑了过去扑到妈妈怀里,往她怀里亲昵地蹭了蹭。


站在一旁的爸爸无奈地摇了摇头,“阿缘,结果如何?”


“冰属性,资质是[一般]”


妈妈闻言笑了笑,手掌轻抚我的脸,“那阿缘以后可要开始努力学习,对了,阿缘跟爸爸学习剑……”妈妈突然顿了一下,转头看向爸爸。


“妈妈?”我不解地看着他们的神情,“怎么了?”


“阿缘呐”爸爸率先开口道,“以后会有一个跟你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和你一起学习剑术还有上魔法私教课,剑术课是我主教,魔法私教课是另外一个孩子的父母请来的,爸爸希望你们两个可以好好相处,可以的话,尽量不要闹矛盾。”


妈妈抱着我的手又紧了点“对,妈妈也希望你们好好相处”


我很困惑地点了点头,只是一起上个课而已,也不会怎么样阿,为什么爸爸妈妈要这幅模样呢,宛如如临大敌。


在经历了以后的事情之后,未来的我只想把现在的我冻成冰雕,不带解封的那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