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混战终了。精灵篇接近尾声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08-13 13:16
点击:107
章节字数:79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还以为被你们忘了呢。”


星城的监狱中,蜘蛛女再次爬到跟前囚犯跟前,眼睛被遮起来的某人立马嗅出了同伴的气息。


“情况有变,精灵龙输了,总部下达命令让我暂时撤离。”


撕开尤娜的眼罩,拉姆达平静地说道,随后解开了对方身上全部的枷锁。


重获自由,尤娜却看不出丝毫的喜悦。


“精灵龙输了?那王女呢,她没出什么事吧。”


“被掳走了。光之都的那些人看来比想象中要棘手的多,现在连人之国都插上手了,贤者到了四位,八杰来了六个,看来他们那边是打算来真的。”


“精灵国的十位神官,加上人之国的英雄们,横扫一个国家都绰绰有余了,结果却了解不了对面四五个人?”


“你没亲眼见过对方与精灵龙的战斗,那远不是人类可触及的领域了。总之这边的事已经与我们无关,总部派了其它人过来接应。”


“原来如此,那走吧,我早厌倦这个鬼地方了。”


嘴上这么说,等拉姆达开门的一瞬间,小刀却直接刺进了她的背部。


本该一击致命,但真刺入的刹那,身体却化作一缕缕白丝,涣散在尤娜手上。


“果然,你加入组织以来一直别有二心。”


声音从背后传来,不用看尤娜就已猜出她的位置。


只见她笑着说道:“我的目的向来只有一个,何二可言?”


蜘蛛缓慢地跳下地面。


“精灵国的欺诈师哦,别以为我跟其他人一样,这里的封印我并没有撤去,精灵国的法术依旧无法使用。但念你姑且还是协会的成员,识相的话就乖乖跟我回去,接受高层的审判,不然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如果我说的‘好’的话,你会信吗?”


“不会,但我将砍掉你的手脚,保你一命不死。”


“哼,你这不是完全没得选么。”


转过身,湛蓝的双眼目视着面前一切,仿佛女神一般威严。


蜘蛛却笑得更为大声:“蠢货,法术无效,技能就行了?放弃吧,你的幻术在我鬼之国的护法真言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区区劣等精灵,还想洗脑我天鬼众...什么?不可能!你到底做了什么?!”


发觉到八只脚开始不受控制,鬼蜘蛛高声呼喊起来,但尤娜却没有停手的意思。


“愚蠢,鬼族如何?但凡有灵之物,皆得在我面前跪下,就是女神也不例外。”


“不可能!我不可能中你幻术的!到底是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当然是最开始啊。短期的幻术自然敌不过你们的咒法,但自咱们见过面后,我可一直没停下过暗示,都几年了,再强的真言也将被假语给替代。”


“你这混蛋,这么做,组织不会放过你的!”


“以前可能是吧。”


抬起手臂,蜘蛛的脚也一并高举。


“但既然知道了老太婆的真实身份,我能选的路突然多了起来。”


挥下,蜘蛛的躯体一并被自己刺穿,鲜血溅到尤娜嘴角,湛蓝的眼眸此时绽放着微弱的萤光,眼神关注的确实远处。


“你瞒我不浅啊,老妈,但往后事情就不同了。”


数十里之外,雷妮亚突然感到一阵恶寒,却又讲不出理由为何。


第一波攻城的准备就绪,也轮不到她思索太多了。


昨夜传出噩耗,八杰之一圣魔使艾琳西亚擅自潜入王城,结果被人抓个正着,此刻正被人满是伤痕的挂在光之都的城门前。


警告?或是威胁?


但明显,其他人确实怕了。


原本打算等她探查完地形再一并进攻,结果看见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最为诧异的,从艾琳西亚身上,看不出一丝打斗的痕迹,完全是单方面被拷问。


并且一同出现在城头的那个人,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


贤者白银,刑场惨案的要犯,精灵国的事果然跟他脱不了关系。


只见那个四眼仔一本正经地站在墙头,使用魔法向众人宣告道:“人之国的贤者,八杰的诸君,各位别来无恙啊。”


看见被发现踪迹,英雄们也不躲藏了。


圣剑使拉普莱斯最先挺身出面道:“罪者白银,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当众出现我们面前,还不快把艾琳给放下来!”


白银向下探了探头:“咦?这不是圣剑使大人嘛,好久不见,您还是这般充满活力啊。”


“那是当然,经历过上次的耻辱,为了抓住你们,我可是锻炼不少啊。白银,我劝你赶快俯首投降,交出小圣女,如此说不定还能留你个全尸,不然等王城大军来到,局势就由不得你了。”


“有点吓人。我的话是全尸,卡莉姆她们呢?”


“从犯的话,可能是终生监禁,也可能是被封印吧...你问这干什么?”


“不问怎么替人做决定啊。”


只见白银转头向身后喊道。


“喂,卡莉姆,你愿不愿意被监禁一辈子啊。”


得到意料中的回答后又回过头无奈地说道:“不行啊,圣剑使大人,她们不同意呢。”


“你是在愚弄我吗?”


意识到自己被戏耍后,拉普莱斯正是被激怒。


白银对此只嗤笑道:“不然呢?多少年了,你还是那么天真啊拉普莱斯。”


察觉到圣剑使的怒气高涨,尤比突然惊叫道:“不好,他上当了。”


但来不及呼喊阻拦,圣剑使直接冲了上去。


“隐天双星流·圆斩。”


一道圆弧样的剑气瞬间从城墙上斩过,但触碰到外围的结界,只是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白银在上方继续嘲讽道:“没用的哦圣剑使大人,你的剑是突破不了我的防御的。”


粗暴的挑衅,效果却是奇佳。


旁人正想上前劝圣剑使冷静一下,结果却被狂暴的剑气伤的无法靠近。


手握着剑柄,全身散发出金色的光芒,风之力在剑鞘中不停回响,激荡的魔力吹乱着圣剑使的发,而那双眼也变成了杀人时的眼神。


“隐天双星流·流光。”


宛如流星飞过,一道炫目的金光直接向结界出飞去,巨大的乱流吹得周围的森林真正发抖,刀刃砍在结界上的刹那,大地上一阵轰鸣。


结界如同瓦砾一般碎了一地,而正在寝宫照顾龙蛋的阿市,手背也浮现出一道裂纹,结界被打破的标志。


冲破阻碍的一瞬间,拉普莱斯在空中将圣剑挥向身后,当即开始下一段攻势。


“隐天双星流·星坠。”


巨大的魔力集中在一点释放,推送着圣剑使高速向城头袭取。


然而就在刀刃近在咫尺的时候,白银突然笑了。


数层的封印一早便安置在半空中,就等着某人无谋地闯进。


无数根锁链突然具象出来,圣剑使被牢牢地捆住。


正当他回旋好身子,打算斩断背后的枷锁之时,近两米粗的藤蔓突然冲破城壁,直接将其围住。


越是挣扎,缠绕的越是牢固,特殊的禁咒同时捆绑得他动弹不得。


“卡莉姆!”


看见站在白银身后的某人,圣剑使突然怒吼道。


“为什么?为什么贵为华族的你会站在那种恶徒身边?!”


卡莉姆则和往常一样懒得睁开双眼,但仍俏皮地答道。


“为什么?大概是因为爱情吧。”


某位四眼贤者背后突然发颤了一下:“咳咳...总之圣剑使大人,你还是那么天真,所以才会轻易地中了我的套路,并且大圣女所蒙骗,直到现在仍旧是非不分。”


谎话,但动摇下意志不坚定的人却足够了。


无力抵抗,圣剑使惊奇地问道:“什么意思?我怎么就被大圣女骗了?”


察觉到敌方的目的后,尤比顿时感到不妙——白银这家伙,是打算诛心啊!


“快救出他们!”


指示完毕后,王国的最强贤者自己也开始咏唱,森林大地渐渐散发起白光。


如同看戏一般,雷妮亚带着精灵军的人在一旁围观着,那还是她第一次看见尤比亲自出手。


而得到上级的杀人许可后,巨蟹宫的莱托总算摆脱了束缚,他早就想痛宰这些异端者了。


踩踏着两遍空中加速,以魔力具象出来巨大拳头直接向城头锤去,结果却被一个黑影从边路拦住。


刀与拳的碰撞迸发出激烈的响声,莱薇与莱托分别落向两边,攻势被强制停止。


对方很强,仅是一击的碰撞,莱托便能感受到,对方刀刃中难以言喻的黑暗,强烈的死意生生拖慢了他应对的步伐。


但在场的英雄不止他一个。


潜伏在数里之外的参天树上,圣弓使托巴克早早便张开了大弓,等待着尤比下达进攻的信号。


所以同意进攻的刹那,无数只箭雨从天边袭来,并且飞行的途中仍在不停增殖,目标直指光之都全境。


宛如被黑云覆盖,大地上全是阴影,众人目视着箭之海无尽从天上向下倾灌,场面甚是宏大。


精灵族的大神官不由地发出感慨:“这就是八杰的实力吗?”


但距离地面不到五十米处,箭之海却突然在空中停滞了下来,光之都被无数枝箭凌空包围住,宛如刺猬一般。


这个术式,有的人见过。


精灵军中,王之护卫队的人再熟悉不过,定睛寻找,确实在半空中发现了小圣女的身影。


“阴之三,黑棺。”


额头闪耀着淡蓝色的六芒,小圣女呼唤着咒语,突然出现的黑洞将所有的箭矢吞噬殆尽。


随后时间倒转,箭矢又重新按原路返回,几公里外的某处森林,肉眼可见地布满了箭矢的残端。


而正面莱薇的方向,圣骑士艾迪,圣枪使奥尔格也一并加入了战斗。


“抱歉啊小姑娘,我也不想以多欺少,但你实在强的太过分,单打独斗反而是对你的不尊重。”


一边说着如是的废话,一边唤出沐浴过龙血的圣马,一边手持巨剑,圣骑士艾迪如同雷霆一般朝莱薇冲去。


撞击与狮魂刀相触的刹那,艾迪挥剑便砍,结果却被莱薇突然瞬移至身后。


双手持刀,正打算削下敌方的头颅,一股凛冽的银光又后方急速地行来。


金色的圣枪附裹着锋利的水纹从莱薇耳旁滑过,为了躲避致命的攻击,少女重心不稳,侧翻着倒地。


但落地的刹那,雷霆的巨剑又紧接着砍下。


单手撑地,后跃,勉强躲过对方接连的攻势,挥空的巨剑却在大地上砍出一道数十米长的裂纹,难以想象肉身如何抵挡那种攻击。


“躲得漂亮。”


圣枪使奥尔格一边挽着枪花一边赞叹道。


“可惜了,如此俊秀的身法,今日却将死在我的手上。”


“别天真了,谁生谁死还说不准呢。”


圣骑士调转着马头,重新准备好冲撞的姿势,圣枪使也一并紧握住枪杆,巨蟹宫莱托也正式恢复了过来。


二度的冲击袭来。雷霆战马一路奔踏着火花,毫无畏惧地撞向莱薇。


但与骑士想象的不一样,莱薇此刻并没有躲闪,而是直接丢下刀,打算正面来迎接。


如鹰般锐利眼神让圣马也感受到了恐惧,但恐惧的结果却是奔跑地更为尽力。


无甚畏惧,莱薇摊开双手,生生吃下了雷霆一般的撞击。


由于圣马奔跑的过快,骑士甚至来不及挥剑,便因惯性直接飞了出去。


雷霆直接平息,大地被拖出数十米的痕迹,圣马终究因力竭而倒下。


被面前的场景给震撼到,枪使与肉搏贤者甚至忘记了联动,也根本没有行动的机会。


——怪物啊。


恐惧的心理反令枪使斗志高昂了起来,多久了,自己握紧圣枪的双手还会颤抖。


挥舞着水花,奥格尔不顾一切地冲上前。


上善若水,至柔者也是至刚者,在他水之圣枪面前,万物皆是浮云。


话虽如此,莱薇却还是选择了正面迎战。


狮魂刀的“断钢”属性是经由阿市耗费了白银收集所有贵金属备份所锻炼出来的,比硬度的话绝对不输这世上任何存在。


结果也理所当然,圣枪被劈得一刀两断,圣枪使也倒在了地上。


莱托本想战斗的,结果却被高涨的煞气吓得双腿颤抖,直接装死倒了下去。


眨眼的功夫,十人,已经折损六个了。


吟唱才到一半,却也被迫提前开始战斗。


尤比将左手举向天空,一道白光闪过,大地上凭空多出了四位光之翼人。


“加百列,拉斐尔,米迦勒,卡麦尔...尤比,你连这种术都掌握了?”


仰望着近乎五十米高的大天使们,雷妮亚不禁感叹道,不愧是人之国有史以来的最强贤者,竟然可以跨越时空完成通灵。


“八位叫来了四个吗,也够了。”


沐浴在圣光之中,尤比飞行至米迦勒的头部,开始直接向白银的方向袭去。


但此时,前狮子宫的贤者已经完成与圣剑使的对话了。


“不可能!你说大圣女是假的,真正的圣女只有小圣女一人?”


确实是假的,却足够动摇民众心,所以说宗教这种东西啊。


“回忆下吧,圣剑使哟,在我消失的这两年,大圣女除了发疯似的寻找小圣女,还做过别的任何有益于人民与国家的事没?擅自停息外战,沦陷的国土就这样割让了出去,国民怎样任人践踏一概不闻不问,这还是女神的化身,圣女的所为吗?”


“不对。”圣剑使拼命否认道,“这些都是你们掳走了小圣女的缘故,如果不是你们...”


“呵,掳走小圣女?那只是大圣女的一面之词。小圣女走时你又不是没在场,她的脸上,可有丝毫的不情愿?甚至在这光之都,她还创立了新的教派,如果不是因为对大圣女不满,她至于做到程度?你真以为身为贤者,我跟卡莉姆血洗王都,只是为了一己私仇吗?”


确实只是为了一己私仇,但阴谋论这种东西,怪就怪在人们总是喜欢把事情想复杂了,尤其是政治、宗教这方面。


不愿相信被灌输的“事实”,却也找不到可反驳的点,所以说真是天真啊,拉普莱斯这个人。


但成年人里总会有这种人存在,不在乎立场,不关心利益,纯粹相信着所谓“真相”的存在。


所以也容易被人骗,像这种话术,如果是对尤比洗脑,他压根一句话都不会听。


看着拉普莱斯迷惘的眼神,白银瞬间得出了结论,目的达成了。


刚好此时,第二贤者尤比正带领着天使部队一鼓作气地袭来。


光之巨人有如巨塔一般令人肃然注目,三十米长的巨剑顺势劈下,莫说自己了,恐怕整个城墙都将被劈烂。


并且天使不止一个——八羽的圣枪,天雷之箭,炙焰的飞轮,其它三位的武器也带着毁天灭地之势一并袭来,如若被打中,光之都恐怕当即将被人间蒸发。


关键时刻,小圣女瞬至众人身前,赫然张起了一道银色的半透明屏障。


“阳之四,天机镜!”


神圣之光与神圣之光相互碰撞,强烈的冲击在四周激起一道气浪,精灵族的士兵远在百米以外却也被刮的飞起。


攻势勉强是挡住了,但就当其它的天使们各自拿出自己的武器准备进攻时,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米迦勒的头上,匕首抵住尤比的喉咙,那是莱薇无声的威胁。


尤比识相地放弃了进攻,光之天使随后回归于光芒,消失在大地之上,莱薇与尤比也一并回到了地面。


白银示意卡莉姆放下俘虏的众人,自己一并跳下了城墙了。


“好久不见了,尤比。”


缓慢地向老朋友走去,甚至还想握个手,但是却被尤比给拒绝了。


“俗礼就免了吧,你现在是教会通缉的要犯,跟我没必要客气。”


虽然选择了投降,第二贤者仍维系着自己的尊严,这点白银对他尤为敬佩。


“莱薇,放了他。”


少女听话的挪开了对方颈部的凶器,重获自由的尤比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气息。


只见他单膝向小圣女跪道:“属下救驾来迟,还望小圣女大人恕罪。”


死板?不对,实质是为了夺取话语权的高明,只见小圣女瞬间手足无措,不知道回什么好。


于是白银替她代答了:“不知者无罪嘛,你也不清楚大圣女是个怎样的人,小圣女大人原谅你了。”


如同白银预期的一样,尤比压根就没把他的存在放在眼里:“小圣女大人,转生仪式的时限即将来临,王城内,大圣女大人每天无不思念着您,还望小圣女大人体恤一下血亲之情,回去见大圣女大人一面。”


这回反倒是轮到小圣女这边犹豫了,但有一点却毋庸置疑的。


“我是不会回去的,在这边我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姐姐如果想我,你叫她自己过来就是...而且转生的仪式我是不会帮她的,如此不人道的术式,开始就不应该存在。”


预料中拒绝,尤比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随后也放弃了,做好了被俘的准备。


但白银却突然开口道:“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放了他们吧。”


毫无缘由的对话,引得所有人再次注目,甚至连装死的莱托都不禁抬起头。


莱薇表示抗议道:“放了他们?难得有捕获的机会,你到底在想什么?”


对此卡莉姆也表示认同:“银,初次交手对方还不清楚我们的底细,放了他们,下次可没这么容易了。”


然而不论怎样劝说,白银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意见:“放了他们吧,你们怎么说话跟个反派似的,大义在我们这边,不管他们来几次都是一样。”


于是在大家长的坚持下,尤比带着艾琳西亚、拉普莱斯等人撤离了影之国的边境,临行前还不忘看向里面一眼。


踏出的一刹那,结界再度张起,很明显是引君入瓮的圈套了。但明明已经得手,对方为什么放过自己。


尤比想不明白,在一旁观战的雷妮亚同样看不清楚。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对方一定在谋划着什么。


行走至安全的角落,人马宫的圣,一位元气的少年关切地冲了上来。


“师父,你没事吧。”


“没事,你去照顾下别人。”


尤比向自己的弟子命令道,随后放下了用魔法搬运的众人。


天蝎宫的蕾贝卡此时一并走了出来。


“真是群怪物啊,不光是那个人食将军的女儿,就连小圣女都变了。”


“能接下六翼之术,小圣女大人的成长恐怕远超我们想象。”


过于疲惫,尤比一边坐下一边回忆道。


“还好先遣的是我们,不然任谁都不会相信,断断两年时间,她们能强成这样。”


“强攻是不可能的了。”蕾贝卡补充着,“人来的再多恐怕也无济于事,对战艾迪的那个少女,甚至连魔力的封印都没去下。”


“小圣女大人也一样,抵挡住天使的攻击,魔力却连一点波动都没。白银这家伙,当真是个奇才,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现在想这些都没用了,精灵龙也在他们手里,如果不是大圣女一定要坚持,开始就不该发兵过来。”


“别说了蕾贝卡,圣女大人自有她的考量,身为臣下的我们只管如何完成就是了。敌人的大概的实力你已经测量完了对吧?精灵族的人靠不住,接下来就等雷奥纳多绘制好周边地形了。”


光之都左右的山脉绵延数里,内部瘴气横生,打从接到这个活起圣术士雷奥纳多就满是埋怨,但作为八杰中最弱的存在,他也没有选择的权利。


仔细勘探过周边地形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此处确为天堑,但并非没有突破的可能。


那也是只能由他完成的术式,使用技能【暗影的随从】,看见了看见了,满山的瘴气之中灵脉那微弱的波动。


顺着前行狭小的生路前行,一步踏错都将迎来瘴气的反噬,历经不知多久蜿蜒跋涉,最终他还是成功突破了所谓天然的防御。


目睹着光之都近在眼前,雷奥纳多激动的难以自己——成功了!自己立大功了!!!


但开心还没过片刻,当即就被一把短剑捅穿了腹部。


“诶?真是意外啊,竟然还有第二个跟我一样,能突破那股瘴气。”


断气之前强行转身,所见的却是一位一头金发短发,双眼如海水一半湛蓝的精灵。


“虽然不清楚你是谁,但死人谁关心呢。”


尤娜一边擦拭着自己的短剑,一边向前方走去。


“你说我讲的对吗?三皇女艾菲大人。”


暴露了吗?


解除掉隐身的魔法,艾菲恭敬地站在尤娜面前。


“幻之贤者尤娜,预言中我国在此处将迎来一位贵客,没想到说的竟然是你啊。”


“假情假意就免了,你还是叫我欺诈师好些,如此也更衬你们叛国贼的身份。”


蔚蓝的光注视着面前的一切,在这双眼面前,容不下任何虚假的存在,所以第一眼,她便发觉了艾菲身上的一样。


“那股魔力的波动,精灵龙现在在你身上吗?”


“精灵龙已经死了。”艾菲平和地说明道,“不过它的魔力确实已经由我继承。”


“多缇雅...王女殿下现在怎样?”


“已经安然无事了,现在正交由我国君主亲自照顾,你正是为她而来的吧。”


话既已说明,两人也无需什么隐瞒了,于是在艾菲的带领下,尤娜一步步向山下走去。


“你们就不怕我的吗?”


对于艾菲的泰然,幻之贤者始终觉得好奇。


“既然预言到我的出现,怎么也不该派你一个人来啊,最起码以你们的立场...”


“我们的立场,是所有人都一样哦,不论出身地位,还是曾经做过什么事。在暗影教派里,所有的规定就只有一条,不得对同胞怀有加害之心,其余皆是虚妄。”


天真的说辞,尤娜听话笑了笑。


“所以说,你们如何确保我没有加害之心呢,才刚进来我就杀了个人哦。假如我现在打算解决掉你的话...”


寒意。


彻骨的寒意。


犹如裸身站在冰雪中一般刺骨。


一瞬之间,尤娜甚至感到自己无法呼吸。


是谁?仅凭杀气便有如此的威慑?


顺着杀气袭来的方向望去,大约城中心巨型的高塔之上,塔尖处有位少女如猫一般在风中安坐着,眼神却丝毫未隐瞒那骨子里的杀意。


如同被鹰盯上的猎物般,尤娜的手脚止不住的胆寒。


“我懂了,你们的城市,原来是这样运行的啊...魔鬼啊,不对,就算是魔鬼也做不到这种地步。”


全天候无限制地监视着自己的国民,内部但凡出现一丁点邪念都会受到那位少女死亡的警告,有的人称之为守护者,更多人叫她的却是处刑姬。


那是自白银到来以后,莱薇继承自卡莉姆的以前的名字。


刚开始接任这种职务,莱薇其实是拒绝的,因为过于的残忍。


但白银只是简单问道。


——莱薇啊,你知道宗教令人信仰的原动力是什么吗?


希望?幻想?绝望下的精神寄托?


——不对,是恐惧哦。


比起进入天堂得到救赎,人们更恐惧堕入地狱后的惩罚,所谓人性,便是如此简洁明了的东西。


所以想让人信你,就先得让人怕你。


至于做个善神还是恶神,那只看你信仰建立后的选择了。


恐怖的国家。


察觉到这里的本质后,尤娜心跳加速不已,全身都兴奋了起来。


但看在千米开外莱薇的眼中,只觉得无聊罢了。


监听全城人的心声,那个混账老爹还真会给自己下任务。


但托他的福,自己对人性的了解确实越发深刻了。


混沌,数不尽的混沌。


但一望无尽的黑暗,总会存在着几处光明。


阿市,小町,还有尤菲,她们的灵魂是如此耀眼,纯净得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


所以为了保护她们心中的光,不管还要杀多少人,自己也在所不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