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心慰

作者:橘❀外之人
更新时间:2020-07-17 23:24
点击:302
章节字数:23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车流依次穿梭,只有红灯亮起时,才会稍停片刻,在东京这样的城市里,越是晚上就越是精彩,雨水丝毫未阻碍人们的兴致,路边只有几个撑着伞的行人,大多数人的都把夜生活安排的妥妥的,路两旁绚丽的霓虹昭示着一切,只是亮的让人晃眼,只有路上的汽车搅乱着看似平静的夜。车内很安静,像是和车外形成了一个反差,芽衣踩了一下刹车,车稳稳的停在人行道前,前方红灯指示请让行人先行。两个年轻的情侣挽着手打着一把伞,走在人行道上,芽衣有些烦躁的看着他们,心情没来由的有些着急,脸上却依然冷冰冰的,看不清情绪。【他们不住在一起】芽衣的手握紧了方向盘,这本就在她本不平静的内心投入一尊巨石,掀起的浪花可想而知。她想知道为什么?求知欲就像蚂蚁在心脏这里乱窜,夫妻感情不合?那么在餐桌上的亲密是什么?伪装?直到后面的催促的喇叭响起,才让芽衣惊醒过来,转动方向盘让汽车重新发动起来,通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亮起的绿灯。小岛有纪看着刚才有些失神的芽衣,默不作声,也许这就是她能待在她身边这么多年的理由,看的很透却从不多话,把工作和感情分开。


        芽衣将车停在小岛有纪住所的楼下,想伸手将后面的外套拿过来,却被小岛有纪拦住“上来喝杯茶吧”从未有过的主动。芽衣还是按部就班的将外套拿了过来,打开车门,转身给小岛有纪开门,在把外套披在她身上“今晚有些冷,你穿上吧”。


       “蓝原…今晚能陪陪我吗?”小岛有纪挽上芽衣的手,芽衣没有拒绝。却把手中的伞递给小岛有纪“我就送到这吧,今天谢谢你”依然冷冰冰的。慢慢的转身,挽住的手也不知不觉滑落,连拒绝都顺其自然。芽衣在雨中慢慢的走向自己的车。衣服上,脸上,头发上都是雨水,也顾不上这么多,她打开车门,有些心急的上了车,将平时的冷静都忘了似的发动了汽车。雨夜里,小岛有纪一个人撑着伞,披着芽衣的外套,目送芽衣的汽车消失在车流中,只是脸上冰凉凉的两行,不知是雨还是泪。


        酒店1106房间内,柚子刚刚洗完澡,穿着睡袍从洗漱间出来,用浴巾揉搓着还没干透的头发,打开卧室的灯,赤着脚踩在地毯上软软的,走到床边坐下。早园纯一郎今晚所有的表演堪称完美,只是最后在酒店里和小岛有纪道别那一幕出了岔子,不过应该也无所谓吧。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亮,柚子没有理会。回忆起刚才分手时,早园纯一郎半开玩的对自己说“小岛有纪的眼睛像你”。柚子有些失笑,是想跟自己解释在餐桌上说小岛有纪有些面熟的话吗,一个烂俗套路的搭讪方式,缓解了当时尴尬的聚餐场面,柚子发自内心的感激早园纯一郎,虽然这个家伙也坑过自己,但总归还是不错的朋友,朋友?只是别掺和上我妻美姬的事情,应该也算是…唔…抱起枕头,侧倒在床上,唔…满脑子都是芽衣,出来迎接自己的芽衣(你确定是迎接你?)那件白寸衫,送自己走的时候穿的那件黑色制式西装,眉眼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长开了,更成熟了,头发是怎么打理的还是保持着又黑又直的样子,紧咬了一下嘴唇,现在自己真的像痴汉一样,在脑海中将今晚所有的场景过了一遍,多年的表情管理经验告诉自己,除了有一点僵硬以外,没有出现过纰漏。


       “咚咚咚…”门外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


       “谁?”柚子坐起身,这么晚了谁会找自己,出于安全考虑,柚子不准备去开门“太晚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咚咚咚…”门外的人挺有耐心,敲门的节奏不急不躁,看来是一个极具克制的人。


       柚子有些疑惑,不会是早园纯一郎又得到了我妻美姬的指示来打扰自己吧,起身准备换衣服“是纯一郎吗”。


        门外的敲门声停顿了很久,人像是已经走了,柚子有些怕了,不会是酒店放进来陌生人了吧,要跟前台打电话确认一下,柚子腹诽着,拿起电话准备拨打出去。


      『是…我…芽衣』隔着门,声音很低沉,带着颤抖,有些精疲力尽的感觉。


       柚子有一瞬间的呆滞,也没顾上换衣服,本能的将门打开,一具冰冷的身体撞入柚子怀里,头发上还在滴水,身上也半湿透了,让此时的柚子冻的打了一个寒颤…


       任芽衣抱着,退后几步,门关上了…


        芽衣呼出的热水喷在柚子的脖颈处,痒痒的,柚子不敢动弹,任她抱着。只是心疼她到底淋了多少雨,身上这么冰冷的。“芽衣去洗澡吧”不然会着凉的。她像是没听见,依然抱着柚子,我想你“我恨你”芽衣咬牙切齿的说。


       柚子的身体怔了怔,拂过芽衣湿漉漉的头发“对不起”眼睛好疼。


        别离开我“为什么要回来?”芽衣双目紧闭,将柚子的身体抱的很紧了,像是要索取柚子身上所有的温暖。


      “对不起”芽衣脸上冰冷的雨水蹭在柚子脸上,让柚子不自觉的发抖。“去洗澡吧,芽衣,真的会感冒的”柚子苦口婆心的劝导。


         念念不舍的松开温暖的怀抱,脸上因室内的温差变化,出现了少许血色,紧抿着嘴唇,顺从的进了浴室,脱掉一件件湿透的衣服,浴室因为刚才柚子使用过,还是残留了一些雾气,有柑橘的味道,赤裸着身躯打开淋浴,暖乎乎的热水打在刚才还冰冷的身体上,白皙的皮肤上渐渐有了暖意,柚子将自己的换洗衣服的放在浴室门外,敲了敲浴室的门,提醒道“衣服我放在门外了。”芽衣像是听见一样转眸看了看浴室门外模糊的身影,莫名的安心。


        柚子回到卧室,捂住要打喷嚏的鼻子,刚刚洗完澡换上的睡袍,斑斑水迹,已经不能穿了,抱着身体打着哆嗦,自己是不是要感冒了,在旅行包里找好衣服换上,开始清理地上的水迹,忙活了好一阵子,感觉自己又出了一身汗,等一下还要去洗澡。


       芽衣从浴室换好衣服出来,看到柚子跪在地板上擦刚刚被自己弄脏的地板,心里有些内疚“对不起”。


       “没关系,我马上就好”柚子抬头微笑望向芽衣,被出现在眼前的场面惊呆了“芽衣你怎么穿成这样”赶忙低下头,内心有些慌乱,宽大的白寸衫套在芽衣身上,有些若隐若现…“你怎么不穿我的内衣?”柚子感觉喉咙干涩,咽了一口口水。


       “你的我穿不上”芽衣说的理直气壮,敢情这么多年柚子你都没有成长。


        柚子仰头望着天花板,内心在流泪,抱歉…我不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