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天地浑圆(四)

作者:曈穆
更新时间:2020-07-12 06:52
点击:110
章节字数:32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老爷子,你为何要将恒桀的枪给韦厌?”


在藏锋门的“偷闲堂”,全身缠着绷带的费渡质问来看望自己的冉廆。


他与冉廆并无什么特别的关系,之所以这般“无礼”是因着年少时的习惯。以前冉廆常常装作杂役,偷偷观摩他们这些少年人习武切磋,又常给他们准备一些吃食,没事还给他们这些无父无母脾气暴的孩童讲故事,就像爷爷一般。可他不愿透露名姓,于是他们大多称他为“老爷子”。


不过在得知其为掌门之后,大多人变得恭敬,也不敢再用“老爷子”这个称呼,只有如恒桀、费渡这般桀骜不驯的还敢如此叫,但也只是在私下里,毕竟得给老爷子留些掌门的面子。


“吼呵呵,并非老朽将燎凤枪给了韦厌,而是燎凤枪选择了韦厌。”老爷子那时捋着快垂到脚面的胡须,高深莫测地呵呵笑着,可是叫人不爽。


“嘁,别诳我。你是想将韦厌培养成另一个恒桀,然后让他继承藏锋掌门这个位子罢。我知道,你想选出两个掌门来。”


“哦?很有趣的想法,你为何会如此想?”老爷子脾气是真好,依旧乐呵。


“很简单。你搞出代理掌门这一考核制度,却不让藏锋派的家伙参与,连你那徒弟封扬都不行,明显就是给扬锋派开后门。虽然我亦是扬锋派,但不得不说藏锋门‘藏’才是根基,扬锋作为藏锋门武道之分支,还远未至能顶替其而独当一面的程度。


所以,除非你像恒桀一样疯了,否则不可能让扬锋派的人做掌门,或者说不能仅让扬锋派的人做掌门。”


“吼呵呵~”老爷子一边笑一边拍了拍手。那时的自己见了甚为得意。


“你说得不错,老朽正是想选出两个继任者,将我藏锋双武道发扬光大,让我藏锋之名流芳百世。”他这么说的时候,那双苍老之目焕发出耀眼神采,蕴藏着毫不掩饰的向往与野心。虽然有些狂妄,但那时自己实是想出一份力,让老爷子能如愿。


却也只是想想,老爷子年纪大了,难以等到那时候。不,倒还有个法子,武林盟主,若藏锋弟子当上武林盟主,藏锋门必将威名显赫,兴许能达以前南景阁那程度。到时肯定能吸引不少后生加入藏锋门,如此不断壮大门派,直到成为江湖、天下不可忽视的庞然大物,再做出些功绩,为史铭记,即可流芳百世。


至于武道,并非一日之功,不过费渡相信自己,也相信同门及后辈,定能将藏锋武道发扬光大。


“老爷子,你觉着我怎么样?”


“你?吼呵呵,还是个小娃娃。”


这话真叫人气恼。


“我是认真的!选我做掌门如何?由我和封扬带领藏锋门攀上武道高峰!”


“吼呵呵~”


那时老爷子眯眼笑着,竟又趁着我动弹不得揉起我的头发,叫人抓狂。每每想起,费渡都觉着不满,不过倒也无有讨厌。


“费渡啊,试试打败韦厌罢,你做到了,老朽就考虑让你当另一位掌门,吼呵呵~”


“别小看我啊,老爷子。”


低声喃喃着,费渡手中墨鲲枪一挥,气势霎时迸发。


而他对面那瞪着铜锣大眼的野猴子——韦厌咧嘴一笑,扛着燎凤枪,足下亦蓄力。


“呼——”风窜起,二人直冲对撞。


“咚!”墨鲲砸地,地生裂,同时那猴子火一撩,枪尖直指费渡脖颈。


费渡转身绕枪,“当”的一下弹开燎凤,然灼热之气扑面,烫得他眼睛微眯,赶忙仰身,燎凤自他眼前掠过,削去几缕发,热气又是砸面,且这一次竟是让他下盘不稳,将栽倒在地。


他赶忙回转双臂,以枪杆撑地助身起,又顺势将回旋砸来的燎凤挡住。


一声脆响过后,费渡被打退数丈远。


“嘻嘻嘻,你真是没有半分长进。”韦厌扛着燎凤枪,向费渡这边走来,步伐悠哉得很。


并且他的每一步都好似踩出了火,让观者不禁惊叹。


就连离朝与伍氏兄弟都非常吃惊,因为这火并非是由气凝结的象,而是本身就为火!这怎么可能呢?按理说气再怎么凝实成象也不是那象,不可能变成真的火。


然,费渡一点也不吃惊,因为知道这是扬锋派的“扬势”之技,虽说是扬锋派最基本的武技,但也并非谁都能掌握。像他这样这么多年还不会扬势的比比皆是,而韦厌是堪比封扬的天才,加入藏锋不过一年就学会了扬锋两大绝技——扬势与倾势。


恒桀说过——对付扬势最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被这“势”吞掉,更不要却步惧怕,要像疯子一样猛冲,将对手之势蚕食殆尽,必须抱有必死之决心。


思及此,费渡发出大笑,提起墨鲲,内气绕足,发了疯般直冲韦厌。


“嘻嘻嘻,愚蠢。”猴子止步,旋即举枪一抡,烈风助熊熊大火成爆裂之势,砸向费渡!


于费渡双目中,眼前可不是枪,而是一个巨大的火球,那掀起的热浪仿佛能够将发肤尽数烧成灰烬,能够把骨肉尽数掠夺,真是可怖的势。四周也乍起数道惊呼,恐怕这韦厌的势已让台下不少人“臣服”。但是……


疯子啊——


“即坠深渊也莫让吾休矣!哈啊——!”费渡冲势不减,蹿入火球之中,同时手中墨鲲出惊啸,化暴雨,欲将这火球连同韦厌一同戳成马蜂窝!


然而……


“轰”的一声,费渡深陷于地坑,喷出鲜血,身上未痊愈的旧伤尽数崩裂,为这势砸得汹涌呲溅,且他不但身上覆了焦黑,竟还冒出几缕轻烟,悠荡。


“费渡!”离朝等人待不住了,可刚想挪步就被重点看着他们的数位太行道长拦下。


而判师和五位掌门依旧老神在在,显然不认为费渡已至将死极限,是以不会插手。


“你不会连这等软弱之火都‘吃不掉’吧,费渡。”在斗台另一侧观战的恒桀嘴角上扬,喃喃自语。


台上。


韦厌扛着枪蹲下,笑嘻嘻地望着坑里想动动不得的费渡,嘲讽道:“听说你也属意掌门之位?嘻嘻嘻,连严辄那种货色你都能陷入苦战,你有何本事做掌门?白日做梦也要有点底气呢,‘师弟’~”


言罢,韦厌站起,单手持枪,故作缓慢地刺向坑中人的喉咙,当然不是要杀死他,只是让其再无翻盘可能,让判师宣布武斗结束而已。他可是甚为期待与恒桀对上,好让燎凤枪彻底臣服于自己。


“你……才是白日做梦。”费渡咧开嘴角,露出血红的牙齿,他动了动握枪的右手,带着墨鲲一起发着颤。


见此,韦厌“噗哧”一声笑,而后调转枪头,欲将他的胳膊戳烂,省得之后这小子再来烦自己。


许是兴致消却,他手中的枪猛地往前一送,“噗呲”一声扎进费渡的肉,撞裂骨头。


寻常人此刻必定哭耗乱叫,可费渡却是冒着冷汗哈哈大笑,于他大笑之际,这坑里似是渐渐蓄起水来?


韦厌眼睛一眯,知晓费渡即将起势,遂打算速战速决,抽|动燎凤,然而竟是未能抽|动?


可这厮并未以左手把持燎凤,燎凤又是戳其右小臂,他不可能控制住燎凤。


怎么回事?韦厌额上冒出冷汗,又绷力抽枪,依旧未动……


“韦厌,你真是个软弱的家伙。”说着,费渡拔|出燎凤枪,旋即用左手拿起墨鲲,缓缓站起,坑中的水亦是渐渐漫出。


对面的韦厌收敛笑容,青筋随之绷起,他甩了下燎凤,火苗再度蹿跃。


“呵,咳咳,别逃哦,天才‘师兄’。”费渡盯着他,血流顺着墨鲲滴下,落于足下之水中,将其缓缓染红。


有观者不自觉“咕咚”一下吞咽口水。


“嗖——”


水火激撞,枪尖相磨,掀起疾风骇势,沙石四溅。


这沙石溅出天地浑圆,离斗台近的人急忙后退。离朝也护着随自己来的君姑娘往后退,还用曈昽挡了些沙石。


然退也不过退出一丈,因着后面的人不被波及又不想看不见斗台,是以不愿退,如此直至这场武斗结束,前面的人才敢松下心神,往天地浑圆一看……


约莫太行掌门脸都要气绿,因为这天地浑圆被那两人践踏得不成样子,不但坑坑洼洼还缺了一块,已是不成圆。抬头一瞅,秦珵果然脸色发青。


而台上仍旧站立的只有一人。他浑身是血,以添了数道划痕的枪作撑,摇摇晃晃,眼睛都要睁不开,唯有嘴角上扬,露出血红血红的牙。


“费渡胜!”


随着判师宣布,鼓声起,呼声至,伍氏兄弟和颜彩漪急忙跑上台。离朝本也想上去,但是顾虑君姑娘,这迈出的脚就收了回来,不过她的君姑娘轻轻推了她一下,意思明了。


对此,离朝冲她一笑,说了句“我很快就回来”,而后飞跃上台,与同伴们嬉笑打闹着将不能动的费渡抬下来。太行道长们亦是赶快过来收拾惨不忍睹的天地浑圆。


凝望着离朝,挽君衣的眼神煞是温柔,然兀的察觉一道目光,她转头一看,好似并无陌生古怪之人。


可那目光好像……


本章是直接切到了下午的武斗,费渡对战韦厌,一上来的回忆表明费渡争盟主的另一理由,是为了圆冉廆的愿,他知道会对上韦厌,是因为冉廆要在他和韦厌之中选掌门,他们必有一战。另外藏锋因为以实力为尊,所以不会看加入门中多久来论辈分,而是看实力,如此加入一年的韦厌就成了费渡的“师兄”,不过这场武斗之后就是师弟了╮(╯▽╰)╭
势和气不同点在于,气是能量聚集,势是能量扩散,韦厌的火焰只是看上去非常真,本质上是一种心理压迫和心理暗示,通过能量扩散来完成。
好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BOOMAX
BOOMAX 在 2020/07/11 15:05 发表

這世界觀的武學還真是深奧有趣呢~
不過我很好奇這境界有那些呀?目前就看到記得小生境、先天,再之後呢?
-
費渡怎的都是被抬下來的XD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