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饮霜(三)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7-13 07:00
点击:477
章节字数:29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叶珅离开时小心翼翼,栖云阁里的大多数人甚至都不晓得他曾来过。少数几个知道的,也都拎得清事情轻重,便心照不宣地装作没看见。


转眼至冬末,雪已融尽。天气尚未转暖,却还得提防着临春时的又一波寒潮。


因栖云阁里的炉碳与沉香快用完了,卧雪正要使唤小婢女去内藏阁领些回来。曲红绡想起书房里的纸墨也许久未补,连忙叫住那小婢女道:“我替你去罢,顺道取些纸墨。”


卧雪上前说道:“何必让你跑一趟,这些跑腿的小事让她去就好了,你好好待在郡主身边伺候。”红绡笑道:“郡主平日对笔墨纸砚这些讲究得很,我怕她们挑错了,回头又惹得郡主不痛快。”


卧雪觉得她说的颇有些道理,便也由她去,又兀自忙活去了。


等过了晌午,郡主午休起来寻不见人,便问起红绡去哪儿了。卧雪才想起红绡出门许久未归,向郡主交代了红绡的去向,又解释说或许是内藏阁排队领物件的人多了,才耽误了点功夫。


这原是一桩小事,卫璃攸却出奇地在意,每隔半个时辰便出来问一次红绡回来没。待问过几次仍不见红绡人影,越发坐立难安,叫唤着要更衣出门亲自去寻人。


卧雪拦不住她,只好随她一道出去。刚要出门,就撞见红绡抱着一堆东西自门外进来。


红绡见郡主穿戴齐整地站在面前,又是一脸错愕地看着她发怔,不由笑了笑:“我不过离开一下子,就不听话到处跑。外头风大,还不回屋里去。”


卫璃攸拧着眉头,嘴里埋怨道:“你哪里是离开一下子,我听卧雪说你上午便出门了,这都好几个时辰了才回来。”


红绡道:“内藏阁等着取东西的人多,排了好久才轮到我。”她边说着,一边要紧不慢地将物件一一分派好,又拿着新添的纸笔欲往书房去。


卫璃攸突然拦下她,取过她怀里的东西转手塞给一旁的卧雪。她阴沉着一张脸,对红绡说道:“你先同我回去,我有话问你。”


两人回到屋里,刚关上房门,卫璃攸便劈头盖脸地问道:“你老实交代,今日出去这么久,究竟是去哪里了?”


曲红绡愣了一愣,而后笑了起来:“方才不是说过了,我去内藏阁去东西了。”她走到卫璃攸身后解开斗篷,又取了件轻薄一点的襦衫给她换上。


卫璃攸倒是十分配合地伸开手任她服侍,嘴上却不留情面,咄咄逼人:“你当我不晓得,内藏阁的人再多,也不至于要从早上等到现在。”


“郡主又没亲自去过内藏阁领东西,怎么能晓得究竟要等多久。”红绡将外衣收拾好,正要拿出去叫人洗了,抬头却见卫璃攸堵在门口,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看。


红绡倒是面不改色地站定了,淡淡笑道:“又在使什么性子?”


卫璃攸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红绡低头将手里外衣皱起的袖口顺道抚平了,抬起头笑着看向她:“是有事情瞒着你。”


卫璃攸一听这话,忧心忡忡地追问:“那你是不是见了什么人?那人可是说什么事让你去办?”


红绡幽幽笑着:“是遇见了一个人,叫我帮忙办些事。”她故意卖关子,讲话只讲半截,吊得卫璃攸越发心急。


卫璃攸紧紧拽住她的胳膊,说道:“他说了甚么你要一五一十同我讲清楚,不可隐瞒分毫!”


曲红绡见她焦急得厉害,不再捉弄她,转身将外衣放到一旁,牵起她的手柔声说道:“今日我回来时恰好遇见了商夫人,便去她的住处小坐了下。商夫人因近日学了首新曲子想找我讨教,多留了我一会儿,这才回来的晚了些。”她轻轻捏了捏卫璃攸的手,原是想让对方放松一些,岂知对方反而握得更加用力。


商翠缕离开栖云阁前与曲红绡也算交好,时常讨论曲艺。若在路上偶然遇见,留她小坐片刻也合乎情理。但卫璃攸仍不肯完全相信她的话,于是微微瞪眼盯着她看,似乎在以此分辨对方眼里是否藏着一丝半点的波动。


“此话当真?”卫璃攸问。


红绡敛起轻笑,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郡主若不信,我也不怕起个誓。我若对郡主撒了谎,便叫我不得好——”不等最后那个‘死’字说出口,卫璃攸已伸手捂住她的嘴,打断道:“罢了罢了,我信还不成,非要说些没意思的话叫人心烦!”说完扭身坐回榻上,撇开脸不去瞧她。


曲红绡倒是不信这所谓的毒誓能够应验,只是没想到卫璃攸竟将这些话看得紧要。


见卫璃攸半晌不说话,红绡便主动凑到她身后,紧挨着坐下,笑道:“是郡主不信任我在先,眼下我也好生解释过了,郡主竟只顾着生气不理人,真是不讲道理。”


红绡扶住对方的肩膀,人也贴近过去。她像在哄着闹脾气的孩子,嗓音轻轻柔柔地落在对方耳边。


卫璃攸这一整天在心里堆积起的怨怼与焦虑,转眼全化成了清水,滴滴答答地敲在在心坎上。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势瞬间消散大半。卫璃攸长长地叹了口气,紧绷地肩膀也稍稍垂下:“我没有生气。今天你大半天都不在,我只是有些害怕,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红绡笑道:“王府戒备森严,大白天的能出什么事。再说我这不是好端端地回来了,郡主又在胡乱担心些什么?”


“如今府里才是最不安宁的地方。”卫璃攸说着又立刻将后话截断,转而言其他:“总之你千万要依我之前所说,在府中不可轻信他人,有什么事先同我商量再做决定。”


红绡苦笑道:“郡主叫我有事不要相瞒于你,可你自己却事事藏着掖着,什么都不同我讲清楚说明白。”


卫璃攸一时哑然,垂下眼眸,停顿了片刻,方说道;“有些事我不同你说,是不想你再卷入是非当中,只想你今后平平安安的,不被纷争所累。”


红绡抿唇笑了笑,道:“我也只希望郡主平安,不再受累。”


她明白卫璃攸的心思同她一样,对方不肯多说,她也不会勉强。正如她自己的一些事,也只能瞒着藏着,不可让对方知晓分毫。


今日她确实在商夫人处小坐了片刻,但并未久留。回来的路上,她便遇到了卫三公子与常荣。她也渐渐知道了许多事情,可其中大多事情她并不关切。


她不在乎贾家与百里家的关系能否瓦解,也不在乎独孤羽的生死,至于未来的崟王究竟是谁更是与她无关。


她在意的只有一个人,只要与此相关,便足以令她无条件答应卫三公子提出的请求。


卫璃攸见红绡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忍不住出声唤道:“你在想什么呢,怎么半天不讲话?”


红绡收敛心神,怔怔看着卫璃攸,忽然自心底钻出一个念头。除此之外,眼下什么事都不愿多想。


“我想到件事,正想着要同郡主说。”


“究竟是何事?”卫璃攸又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红绡笑道:“是件要紧事,须靠近一些,才好讲给你听。”她无须出声,眉眼与唇角已替她将话说尽。


卫璃攸这时什么都明白,却依然佯装无知地将脸凑近过去。


*


卧雪端在晚膳候在郡主房门口许久。她迟疑了一会儿,抬手叩了几下房门,果然和之前一样,仍然无人响应。


现下有曲红绡在房里照看,按理不会出什么事才对。可她都在门外头等了半天,还是不见半点回应,又不由有些担心。


正值心中焦急,卧雪都打算横下心推门而入,就在这时门忽然被人打开了。


只见曲红绡匆匆促促地屋里出来。或许是屋内炉火烧得太旺,红绡的脸颊透着淡淡红晕,呼吸也显得有些不稳。


卧雪抬头看了她一眼,不禁皱起眉头。


只见曲红绡唇上的口脂蹭到了嘴边,染出殷红的一小片,像是樱桃被轻咬溢出的红汁,又有点不成章法的艳丽。盯着看久了,倒让人有些不好意思多看。


卧雪略略瞧了一眼,便将视线从她嘴边挪开。她心里有些纳闷,照说郡主瞧见了也该提醒两句,竟也由她这般仪表不端,失了体面。


卧雪狠狠瞪了她一眼,红绡却懵懵懂懂的,似乎还沉浸在别的事情里,尚未回过神。


卧雪见她半天无动于衷,无可奈何,只好拿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唇边,说道:“你今日怎么这么不小心,也不怕叫人瞧见了笑话。”


曲红绡这时才回过神,抬手蹭了蹭抹嘴边,手背上果然印出一抹淡红。她双颊登时烧得绯红,连忙低下头快步走开。


搞点甜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7/14 01:08 发表

有被前面这位读者的“钢铁直女”评价笑到哈哈哈哈
好甜,想象了一下口感,且甜且珍惜。

jac135689
jac135689 在 2020/07/07 00:20 发表

标题:臥雪這個鋼鐵直女

臥雪這個鋼鐵直女真的太可愛了哈哈哈 傻傻看不懂發生什麽hhh
謝謝作者發糖!
但感覺
糖裏有毒。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