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春游

作者:皮库尼库
更新时间:2020-07-03 20:34
点击:551
章节字数:35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时间回到第二学期的春天。张茂转学了,大部分人知道原因,但是并不在意。之后班上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异类和欺凌事件,契机和对象都暂时不存在了,一切回归平常。虽然是到了春天,天气还是有些冷,雨水变得多起来,趁着夜晚细密地下。

作为学习委员兼英语课代表,谢安柔开始带领大家晨读。语文和英语晨读按单双数日期轮着来。英语老师把日常的各种抽背检查都交给了谢安柔。小组长要抽背自己组然后去给谢安柔背诵。这样的背诵如果正逢下午最后一节课便会延迟到放学以后。卢曼笙不喜欢背英语课文,所以每次拖到最后去跟谢安柔背诵,还偷工减料,谢安柔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是卢曼笙更不认真背课文了,谢安柔对她放宽到几乎直接签字了。不过卢曼笙英语成绩不错,老师并没有起疑。很多时候有比卢曼笙更不擅长背诵还不能“走后门”的同学留到很晚,谢安柔也因此经常最后走出教室。时间不是太晚的话卢曼笙会在教室里写作业等她。

上了几星期课老师来宣布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下周一要去春游。听到消息大家发出欢快的喊声,脸上绽开了花儿一样的笑容。老师不得不拿戒尺用力敲着讲台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了此行的目的地、集合时间和地点以及各种注意事项。转眼到了周末,晚上卢曼笙趴在床上跟谢安柔发消息兴奋地聊着明天春游相关的事。上了初中以后卢曼笙得到了第一支手机。拿到手机以后卢曼笙就高兴地跑去要了谢安柔的手机号码和社交软件的账号。两个人来来回回发的消息其实多是闲聊。说完“明天见,晚安”以后卢曼笙放下手机心满意足地躺进被窝,看了看摆在椅子上的一大袋零食,放心地闭上了眼睛。摆在卢曼笙小床一侧的海豚兔子各种玩偶静静地端坐在黑暗里。窗台上的风铃轻轻摆动。

另一边谢安柔正准备放下手机,一条新消息弹出,是唐润博。唐润博是另一位英语课代表,是个长相端正性格和善的男孩。因为有时候需要沟通一下老师作出的各种指示所以两个人有彼此的联系方式。明天春游不知道老师是不是还要布置家庭作业,这么想着谢安柔点开对话框,对方却只是发来关于春游的闲聊,谢安柔敷衍了两句就关掉手机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教室里弥漫着欢乐的气氛,大家座位上都放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彼此叽叽喳喳交谈着。相约一起玩的同学坐在一起聊天。卢曼笙自然也坐到了谢安柔旁边,两人清点着对方的零食看看有什么自己想吃的。在楼下集合的时候天还蒙蒙亮,等走到山脚下时太阳已经照得老高了。因为是到离市区不远的小山上春游,所以大家一路上步行。有时同学贪玩打闹队伍就掉出一大段空缺,被老师催促之后大家又匆忙跑上两步。

开始爬山以后队伍行进的速度更慢了,头顶的太阳也渐渐显露了威力,身体从一开始的暖洋洋变成发热出汗。谢安柔被阳光晃得睁不开眼,走得累了又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渐渐产生了些乏意。前面卢曼笙依旧领先她半步,阳光照耀下的头发泛起巧克力一般微微发棕的颜色。谢安柔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拉住卢曼笙的手,卢曼笙身形顿了顿放慢速度和谢安柔并排走,问:“累啦?”谢安柔点点头:“嗯。你不累吗?”卢曼笙拉下校服外套的拉链:“我觉得很热。累的话,还好。”谢安柔短短“嗯”了一声,两个人就拉着手互相借力继续向上爬。队伍中的距离拉得越来越大了,有些同学已经快爬到山顶上去了,有同学在山腰处的凉亭休息。走到凉亭的时候卢曼笙提议休息,谢安柔同意了,她已经有点气喘吁吁了。两个人坐下来休息,有同班同学在兴致高昂地聊天。谢安柔歪过脑袋枕到卢曼笙肩上,卢曼笙耸动着肩膀想让谢安柔靠得舒服一点。窄窄的肩膀没什么肉,谢安柔感到耳朵被骨头硌得有点疼。卢曼笙时不时侧过脸看看裹在宽大蓝白条纹校服里的谢安柔。

休息了一会儿两人继续往上爬,山坡上温度降下来,有凉爽的风吹过,刚刚出了汗又解开校服外套的卢曼笙冷得一哆嗦。谢安柔把手从衣摆下面探进卢曼笙的衣服里,温热的手指触碰到卢曼笙有点冰凉的背。谢安柔本意是想摸摸卢曼笙里面的衣服有多湿,手指不小心触到光滑的肌肤,赶紧缩回了一下,卢曼笙也不由得往前挺了挺腰避开谢安柔的手指。谢安柔帮卢曼笙重新拉上校服拉链。两个人很快爬上山顶找到了班级,老师召集起全部同学,合了张照,嘱咐了各种注意事项就宣布自由活动。有人跑去找老师聊天,有人打开食物准备解决午餐,有人跑去其他班级活动区,有男生拿出扑克和游戏卡牌,还有同学原地坐下开始玩儿手机。谢安柔和卢曼笙找到韩雨思还有其他玩得比较熟的同学,大家坐下来打开各自准备的各种零食,准备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然后玩游戏。

休息玩耍的地方是一个略凹陷的平坦低地,周围有很多树降下一片绿荫,与暴露在阳光下的外面比起来很凉爽。谢安柔怕卢曼笙觉得冷于是跟卢曼笙紧紧地挨在一起。肚子填得差不多了,大家收拾好垃圾准备玩游戏。七嘴八舌商量了一阵决定玩捉迷藏。她们几人玩闹的欢笑声很快吸引了其他同学加入捉迷藏,人太多了以至于最后快要变成追逐游戏。卢曼笙一直往下躲到山坡凹进去的地方借着掩映的各种灌木杂草掩饰自己的行踪。呆了一阵儿,能听见外面时近时远的呼喊名字奔跑嬉笑的声音,很快当鬼的同学抓住了另一个人,大家纷纷跑出来重新准备躲藏。卢曼笙仍然跑到相同的地方藏起来。

谢安柔躲起来的时候看见韩雨思竟然趁鬼出去找人的时候回到起点那棵大树后面坐了下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视角上的盲区也使那棵大树所在的地方成了灯下黑。谢安柔也谨慎地挪过去,靠着韩雨思坐下。两人一边观察局势一边聊起天来。就像卢曼笙曾经告诉自己的那样,谢安柔感觉得出韩雨思看似开朗随和的交谈里有种疏离感。谢安柔知道韩雨思是单亲家庭,比较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现在跟着妈妈住,跟外婆要亲一些。韩雨思很少说起父母离异对她有什么影响,好像随着年岁增长她已经习惯了。只是有时大家聊到父母韩雨思才会轻描淡写地提到父母离婚前经常争吵打架,这大概是会出现在很多家庭中的场景,但是韩雨思家的似乎尤其残忍。开家长会的时候谢安柔见过韩雨思的妈妈,是一个年轻漂亮的阿姨。她总是还没等到结束就离开了,放学后韩雨思还是会来找卢曼笙她们一起走。三个人一起走时韩雨思总是喜欢黏着卢曼笙,卢曼笙总是没好气地怼回去或推开她。两人打闹时谢安柔只会在一边安静地走着就好像这画面很平常并没有刺伤自己。也许这种别扭的感觉只是来自于最亲密的朋友间的独占欲。谢安柔这样想到。两个人坐在树下聊天时,鬼正好折返回来。从谢安柔的角度没法看见,但是韩雨思看得清清楚楚,韩雨思仍假装自然地聊天然后往一边退让身体。游戏规则上来说,光是看见躲藏者是不够的还要能够抓住他。鬼终于发现了谢安柔和韩雨思,佝着身子向这边冲过来,谢安柔转头尖叫出声躲闪不及被鬼抓住,韩雨思笑得向后倒去,双手向后撑到草地上快乐地上下甩动双腿。

卢曼笙听见有人被抓了,这次干脆懒得站出来了。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已经不知道有哪些同学是躲藏者了,而且也不乏中途退出不玩的。卢曼笙想着玩完这局就找谢安柔散步去吧。过了一会儿有个人悉悉索索摸到身边,卢曼笙转头一看竟然是谢安柔,她向谢安柔招招手示意对方过来藏着。谢安柔脸上的表情僵了僵,眨巴了下眼睛,蹑手蹑脚向卢曼笙靠过来。卢曼笙小声说:“玩完这局去散步吧。”谢安柔点头:“好啊。原来你一直躲在这儿啊,确实很难被看见。”卢曼笙扬起骄傲的小脸:“那当然。你怎么找到这儿的?”谢安柔若有所思地回答道:“我就是随便走走,想着大家可能会想沿着坡往下跑。没想到半路上还有这么个隐蔽的地方。”卢曼笙觉得外面安静了许多,问:“现在是谁当鬼?”谢安柔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向卢曼笙,睫毛忽闪忽闪,眼瞳被阳光映出琥珀般的颜色,她嘴角微微上翘,保持着一个漂亮的笑容:“我。”

很快卢曼笙就找到了下一位接任者。将鬼的任务交出去以后卢曼笙和谢安柔就退出了游戏。两人沿着小路往山里走去。阳光很强,晒得人一闭眼都能看到眼皮猩红的颜色。卢曼笙眯着眼睛往前走,这次谢安柔走在前面。卢曼笙看着谢安柔的背影突然像意识到什么,她上前一步拽住谢安柔的胳膊让对方站定,然后从背后靠上去。谢安柔感觉到身后人靠近的气息和柔软的身体,心跳漏了半拍,只听卢曼笙说:“诶,我们好像一样高了。”谢安柔一愣,转过身去,又站到卢曼笙身边比了比肩膀:“嗯,你长高了。”小学的时候明明谢安柔要比卢曼笙高半个脑袋,最近卢曼笙好像长得很快。走了一阵儿进到山里阴凉的地方了,在这儿她们看见了其他班的学生。围坐在地上聊天的一堆男生中有一个突然站起来抬起手向她们这边打招呼。卢曼笙看清了对方是唐润博,应该是来找其他班级的朋友玩。卢曼笙于是也挥手打了个招呼,谢安柔简单点头回应了一下就拉着卢曼笙走了。两人继续往里走,走着走着卢曼笙开始给谢安柔讲各种故事。卢曼笙对着谢安柔好像总是有讲不完的话,谢安柔好像总也听不厌卢曼笙讲话。她们穿过阳光照耀的草地,走过郁郁葱葱的树林,经过潺潺流动的小溪;经过阡陌交通的水田,走过枯黄杂乱的灌丛,穿过微风习习的山坡。终于两人又走回到班级的营地,靠着大树坐下休息。


是自由自在的山林漫步。各种情绪暗涌冒泡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