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再遇

作者:皮库尼库
更新时间:2020-07-03 10:40
点击:607
章节字数:23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卢曼笙没想到相遇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四年级开学那天,也是下着雨的一天,这座城市总是下雨,卢曼笙踩着一双蓝色的筒鞋,撑着一把长柄伞,走到校门外的路面时,看见校门口拥挤的人群里有一张熟悉的脸,五官都没怎么变,还是那样好看,头发也整齐地扎着。卢曼笙还紧盯着想细细辨认,但那张脸很快隐入人群。卢曼笙想如果真的是她大概之后还能见面吧,只要在一个学校里的话。果然,开学以后卢曼笙在课间的走廊上时常会遇见她,她现在好像比之前更开朗了一些,会和女生朋友一起玩,有说有笑。卢曼笙不太确定谢安柔是否还记得自己,或者记得也不太在意,毕竟曾经也不是亲密的朋友。由于不在一个班上,她俩的接触也只限于课后在走廊上打招呼和擦肩而过。到四年级以后,孩子们对男生女生之间的感情似乎敏感了起来,大家课上传纸条关于谁喜欢谁的八卦也多了起来,下课打闹时也会起哄某某和某某在一起。这其中的揣度和起哄有善意的也有恶意的,但是都不乏搅动心神的紧张、不安、期待、失落。卢曼笙身上倒实在没什么八卦,只是和身边的一些朋友会有关于和谁最亲密要好这样的纠纷。几个小女孩会在生日聚会的朋友家、日常游戏的操场、上学放学路上这样的舞台上上演女生奇妙的友谊剧场,主题为,朋友之间的独占欲。主演通常会有卢曼笙,她好像天生会讨小女孩喜欢,总是无意间夺走了某个女孩本来独占的朋友,于是卢曼笙的日常除了学习玩乐还会充斥着各种试探的言语、莫名的泪水、负气的举动等等。与此同时卢曼笙还理解了一个词,“在乎”,非常微妙有趣的一个词,比直白的“喜欢”暧昧,比空洞的”最好“有分量。

过了半学期,学校又组织分了一次班。鉴于小升初的压力,学校经常会做出这种调整,会分配不同老师到不同潜力的班级。教育从来都是大事,哪怕是小升初,为了考进市里最好的中学,学生、家长、校方仍有压力。这次分班,谢安柔和卢曼笙真的再相遇了,更近距离的相遇,她们分到了同一个班,座位也很近。卢曼笙的心怦怦直跳。对于生活简单的卢曼笙来说,教室里的生活占了很大分量,甚至可能对于和谢安柔相处的空间来说就是全部了。如今的谢安柔更开朗了,卢曼笙跟谢安柔的相处终于变得轻松起来。她们开始变得亲密,课余时间老是厮混在一起,渐渐的谢安柔成了卢曼笙最要好的朋友。

学校会组织大家去电影院看电影,多是一些新出的动画片或者好莱坞热片,还有国产的功夫片喜剧片等。小孩子们都很高兴,买好零食排队出发,看完电影回来还要在同学面前比划两式。看到感人之处,卢曼笙总是忍着泪水,落下来也不敢去擦,怕被旁人看见自己是个爱哭鬼,还要解释自己怎么怎么才落了泪。相比之下谢安柔倒是很大方,哭得很起劲,啜泣出声,也不怕被发现,还掏出纸巾一张一张地擦眼泪。电影看完以后组织放学,卢曼笙便会和朋友们多走段路聊电影剧情,谢安柔在这样的聊天里依旧不是太活跃。周末卢曼笙和谢安柔会约出来玩,玩乐也很简单,散步骑车打气球滑冰蹦气床,反正是些小孩子寻常玩乐。当然一些花钱的项目玩的频率还是很低,甚至会成为生日的特别项目。生日的时候卢曼笙会邀请谢安柔来家里分吃蛋糕。

下课闲聊的时候卢曼笙问起谢安柔当时怎么突然转学以及这两年去了哪里。谢安柔想了想,说:“我爸妈的工作需要到处跑,我以前就经常跟着去其他地方上学,转学什么的是家常便饭了。”卢曼笙点点头。谢安柔停了会儿又说:“我前两年跟着爸妈去了一个遥远的城市。我在那儿读书的时候有个男孩子喜欢我。不过后来他出车祸去世了。”卢曼笙惊讶地看着谢安柔,谢安柔冲她眨了眨眼,继而聊起了别的话题。卢曼笙不知道谢安柔说的话哪句真哪句假,不论是话里的地方还是体验都是卢曼笙全然没接触过的东西,卢曼笙无法做出判断。不过后来谢安柔再没聊起自己离开的经历,卢曼笙也没再问过。

周末的一天,卢曼笙、谢安柔和另外两个小伙伴相约去爬山。她们带了一袋子零食,预计爬上去以后野餐,玩到下午再回家。山在城市对岸,那时候两岸之间有小小渡船,每到下午5点半上游就会开闸放水,船便会停开,想过河还需走一座桥。四个人走小路爬山,打打闹闹走走停停,玩得不亦乐乎。沿路上会摘些好看的花草夹在耳边,捡些木棍互相打闹。到了山顶的空地大家拿出食物饱餐了一顿。卢曼笙带了一包酥糖,抽出一根递向谢安柔。谢安柔正在拆开摆放熟食,明显抽不出手,便直接轻轻地咬住卢曼笙递过来的酥糖。她抬起眼看向卢曼笙,然后很快用牙齿将咬着一端的酥糖往自己这边拉了拉,卢曼笙赶紧松开手指。谢安柔很快吃完了,舔舔嘴唇向卢曼笙笑道:“很好吃,我还可以再吃一个吗?”卢曼笙说好,又抽出一根递过去,谢安柔还是直接张口咬住叼了过去。吃掉以后冲卢曼笙甜甜地笑了笑:“谢谢。”卢曼笙挠了挠脸颊“嗯”了一声,然后将酥糖分给了其他朋友。卢曼笙喜欢偏酸一点的东西,对这种甜掉牙还掉渣的嘎嘣脆糖果不感兴趣,酥糖很快就被分食一空,谢安柔果然吃得最多。下山路上四人沿途玩得太开心以至于错过了渡河的船,天色渐渐晚下来,四人都没有手机,只能尽快往家赶。大家过了桥,先送离家近的朋友回家,再一起结伴前行直到所有人都到家。倒数第二个是谢安柔家,这时就只剩卢曼笙和谢安柔两人了。拐进一条巷子,上了坡,坡顶的楼房亮着暖黄的光,谢安柔的家到了,这是卢曼笙第一次知道谢安柔的家在哪儿。卢曼笙回到家刚好7点,被家长质问,解释了一番,等奶奶去热晚饭的时候拨通了谢安柔家的电话。听筒那边传来有节奏的缓慢的嘟声,卢曼笙既想听到人声响起,又不敢听到。过了一会儿听筒那边传来有点陌生的声音,这是卢曼笙第一次从电话里听谢安柔的声音,稍微有点奇怪,但是说了几句之后就适应。对话很快结束卢曼笙说了拜拜准备挂电话,谢安柔突然问她:“有人说过你讲电话的声音很好听吗?”卢曼笙一愣,在电话机这边迅速地红了脸:“没有啊……”“啊,没事,我说完了,拜拜”“嗯,拜拜……”挂了电话的卢曼笙心里的小人儿跳起了舞。


成为亲密的玩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