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chapter67-77

作者:Akuma哟。
更新时间:2020-06-13 12:18
点击:478
章节字数:93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67.

时间回溯到小糸侑跟随学校的采访团采访过后的那一周周末的夜里。

“你给她下了【SI】?!”白井椿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爱人:“你疯了吗?!那个是治疗渐冻症的药!不是给正常人吃的!”

“可是我不能等了,小白鼠的实验效果终究不能和人类完全等同。”白井教授把着妻子的肩:“你相信我,我很喜欢那个孩子,我不会让那个孩子死的。”

“可这不是死不死的问题!”白井椿推开他的手:“万一那个孩子出了什么意外,哪怕不是危及生命,对她也是不公平的天降之祸啊!”

“科学不会管那么多……时间也不允许我管那么多。”

白井雄一郎背过身去,从书架里抽出一本相册,翻到最后一页,那是他单膝跪地,在舞台上对自己的妻子求婚。

“椿,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可是对那个孩子来说,她也是别人的不可或缺……”

“所以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让她死的,如果她真的出现了问题,我还有逆向药【SI-Anti】系列。【SI-Anti】系列是和【SI】完全相反相克的药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算是【SI】的解药。”

“可这都是理论,没有人知道会不会有意外。”

“所以这是科学啊……”

“雄一郎,我知道的科学不是这样的,科学本身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白井教授叹了一口气:“椿,渐冻症这东西,从表现形式上来看,是肌肉的无力和萎缩,最后累及呼吸、消化系统,致人死亡。而现代的医学,大部分都是从神经角度出发去寻求对策。但是,我们不妨换一个思考的角度。”

“换一个?”

“对,你觉不觉得,渐冻症的过程更像一个自然老化的过程?从生理上的最旺盛,逐渐走向老化,肌肉萎缩、神经反应迟缓,最终各个器官衰竭,人走向死亡。”白井教授继续道:“那么,从这个角度出发,如果我有一种药,能够刺激人体的生理机能逆向生长,说白了,就是生长的倒退,是不是就能抑制渐冻症?”

“……你简直是疯子!没有人这么做!这听起来太荒诞了!你在违背生物的自然生长规律!这不会有好结果的,住手吧雄一郎,你已经走上一条不归路了!”

“不,其实这已经有点效果了。”白井教授眼镜反着光:“你的病,不是被抑制得很好吗。”




Chapter68.

“可是那孩子并不是渐冻症患者,你就算拿她做了实验,得到的数据也……”

白井雄一郎推了推眼镜:“我……并不需要她是渐冻症患者,我只需要证明我具有‘操控生理成长方向’的能力就可以了,只要具备这个能力,不知是渐冻症,很多的疑难杂症甚至都可以解决。”

“椿,我知道我现在做的事情很疯狂,也知道自己在做着为祸科学界甚至道德伦理的可怕事情,”白井雄一郎回身紧紧地抱住轮椅上的爱人:“但是我顾不得了,我不想管什么道德,什么人命,什么科学伦理,什么胡作非为!”

“都去他的吧,我只要你,只要你能好好的,我被这世界唾骂也无所谓!”

……

[ 孩子,我必须承认,那一刻,我的自私和我的感性占据了上风,我的理智被雄一郎的告白冲击得灰飞烟灭。]白井椿握住七海灯子的手:[ 在那之后的日子,我都在自私和理智之间挣扎,我看着雄一郎一点一点采集小侑一的数据,一瓶又一瓶地更新所谓的‘解药’,心理很不是滋味,但是我又懦弱,我不想捅破最后这段日子我和雄一郎的爱。]

[ 所以,直到遇见了你,我看到了你和小侑一的爱情,我才想起来当年我和雄一郎也是意气风发,互相信任,彼此搀扶着前进,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日子。]

白井椿说到这里,疲惫的双眼泛起了不属于年老的光彩。

[ 我不知道你和小侑一经历了什么,但是我相信你们彼此依旧相爱。或许作为彦的母亲,我这么说很残忍……]

[ 但是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相信你是结束这一切的好孩子。从你拒绝了我邀请你去美国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你是能为了爱成就大事的人。]

[ 彦是个好孩子,他也知道他爸爸在做什么事情,其实当初他离家出走,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理想,还有一部分是出于对他爸爸的不认可,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舍弃了‘白井’这个姓,故意起了一个和他爸爸在各种意义上都相反的‘黑泽’这个姓。也许彦现在做着我不知道的坏事,但是,作为母亲,我还是希望他也能幸福。]

[ 你们都是好孩子,我现在做不到什么,能同时拯救彦和小侑一的,就是你了,灯子。]

七海灯子沉默许久,消化了一下这说巨大又有一定的猜到,但又有着超乎预期的信息量。

半晌,她还是缓缓开口……

“椿老师,你相信我吧。”

“侑和彦,我都会守护!”





Chapter69.

七海灯子和白井椿并不知道,黑泽彦没有回家。

他直接去了白井基因实验室。

……

“你终于愿意来见我了?”

黑泽彦站在办公室门口,白井教授将面对着书架,并没有看自己的儿子:“小动作,不再搞了?”

“您知道是我干的对吗?”

白井雄一郎合上手中的书本,转身坐在转椅上,指了指面前的真皮沙发:“坐吧,黑泽同学。”

黑泽彦抖了抖眉,显然并不想喜欢,但又希望父亲这么称呼他。

“我还是厌恶你的人体实验,并且,我不会来给你做帮手,你有那么多研究生跟着你,不差我一个。”黑泽彦慢慢坐下:“况且,我希望母亲在最后的日子能得到你的爱和陪伴,她不希望你做这样的事情。”

“最后的日子?”白井雄一郎抬起眉,极其不满的透过镜片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有我在,你妈妈现在就不会处于最后的日子。”

“可是妈妈现在已经连话都不能说了!”黑泽彦猛地一拍桌子,杯子里的茶水险些溢出几滴:“爸爸你清醒一点!妈妈已经晚期了,她不剩下几天了!”

“你闭嘴!你妈妈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只要提到白井椿的病情,白井雄一郎就总是愤怒的,往日谨慎、沉着与冷静的教授身影完全消失不见。

“如果你不是回来帮我的,那就不要来找我,我们早就断绝了关系,”白井雄一郎猛地起身,拂袖背对自己的儿子:“对了,不许再动我的实验体,不要以为你杀了一个小糸侑,我就找不到下一个做实验的人!”

“你是个疯子!”黑泽彦知道这次谈话没有了意义,转身出门:“你爱怎样就怎样,妈妈最后的日子,有我在。”

砰——的一声,黑泽彦摔门而去。

而办公室的书架最后,有一个微微闪烁着红点的录音笔。




Chapter70.

小糸侑和灯子的小公寓。

“居然是黑泽彦……”

小糸侑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把录音笔抛上天又稳稳地接住,槙圣司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玩。

“而且槙君你说得对,老教授果然在拿我做实验。”

“我仔细看了你的数据,稳定地太过离谱了。”槙圣司并没有透露出这是七海灯子发现的怪异点:“但是你每次数据有质的变化的时候,都正好赶上你【SI-ANTI】系列换代的时候,你现在服用的是32号,而你的身体变化正好也出现了32次。”

“我就说怎么长高了……”小糸侑一把在空中单手抓住录音笔揣进口袋,灵活地从藤椅上跳下来。

“你打算怎么办,揭发黑泽彦和白井教授?”

小糸侑笑笑:“不,我决定继续配合他。”

“为什么?”槙圣司不解。

小糸侑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目光深沉:“我觉得……其一,虽然拿我做实验的是白井教授,但我现在我不得不承认能让我恢复的也只有他。”

“这不能成为理由,去揭穿他,然后强制他让你恢复也可以。”槙圣司抗议道。

“我还有第二个理由没说呢。”小糸侑停下脚步:“他是个科学狂人,就算是不用我,他也会去找下一个实验体……而且,我知道科学实验不是简单地在我身上做个数据跟踪就能结束的。”

小糸侑的记者直觉告诉她,这背后肯定还有动作。

“槙君,我是个记者,况且我也励志要做一个揭发真相的记者。而我现在就处于事件的中心,就差一点,再前进一点点我就能知道事情的全貌了。”

“你啊……在这种地方总是尤其地倔强。”槙圣司无奈的蹲下,拍了拍侑的肩:“我尊重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你的安全之上,不然你对不起我的信任,也对不起七海前辈。”

七海前辈……灯子啊……

灯子,你等我。

等我结束了这一切,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


Chapter71.

“彦,你回来了?”

七海灯子从客厅的沙发上站起来走向玄关,黑泽彦正满脸疲惫地换着鞋:“嗯,我妈妈已经回去了吗?”

“嗯,我刚送她回去,才赶回来哦。”

“这样啊,辛苦你了。”

七海灯子灿烂一笑:“没什么,应该的嘛~”

看着七海灯子的笑,不知为什么黑泽彦突然有点想哭。

他伸手拥抱住了七海灯子。

“怎么了,彦?”七海灯子有些意外于他的反常,按平时来讲,黑泽彦从来不在家里露出过诸如生气、疲惫、伤心等负面情绪,他在自己面前,永远是温和的、体贴的在笑着。

“没什么,就是……想到母亲的病,有点难过。”

黑泽彦擦了擦眼泪,挤出了一个笑容:“不好意思啊灯子,让你看到了这么没用的我。”

“这没什么,人之常情嘛。”七海灯子伸手替他擦去眼角的泪水,黑泽彦为此愣得浑身一怔。

“嗯?怎么了彦?”

“啊,没什么,就是有点意外。”黑泽彦笑笑:“灯子第一次对我这么温柔呢。”

“诶——?你是说我平时对你不温柔咯?”七海灯子坏笑着扯过他的领子:“解释一下?”

黑泽彦无奈的摆手:“因为,因为我们都相处一年了,你……你也从来没……和我……嗯……”

“嗯?没和你什么?”

“没……没这么亲近过啊……”

七海灯子的手不可查觉的微微一抖。

自己已经努力让自己表现得主动点了,果然在他看来我还是很疏远吗?

“其实我觉得自己还是挺亲近你的。”七海灯子努力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可是,都一年了……我,我们还没有接吻过……”

七海灯子仔细回忆了一下:“……你也没提出过吧?”

“我,我有暗示过啊!”黑泽彦羞愤的说道:“你个木头看不出来而已!”

木头?

七海灯子已经在脑补小糸侑听到这句话大概会如何吐血了。

黑泽彦……大概并不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各种意义上都能力超强,不管是主动撩拨还是诱受……咳,扯远了。

“那,你现在是想要一个吻?”七海灯子说出这句话,同时已经准备好了12种花式拒绝。

“不,我不会要的,即使你要给我也不会要的。”黑泽彦轻轻推着七海灯子的肩,保持两人的距离,目光中有些若有所思的难过:“我不想强迫你,如果不是你发自真心的吻,那我宁可尊重你的沉默,我会等你真的喜欢我的时候的。”

“你说什么,我现在就真的喜欢你呀。”

黑泽彦伸手摸了摸七海灯子的头,苦笑了一下,走去厨房准备做饭了。



Chapter72.

“结婚?!”

七海灯子吓得手机摔在了地板上,里面是十次未接通的通话拨出记录。

她完全没有想到,黑泽彦特地预定了能看见天空树的高层酒店,是为了跟自己求婚。

她还以为这就是一次普通的约会。

“对,你愿意嫁给我吗,七海灯子小姐?”黑泽彦单膝跪地,手捧一枚戒指,看向七海灯子的眼神真挚又诚恳,看得出来还有一丝紧张和胆怯。

“我……”

结婚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七海灯子只是想顺藤摸瓜从黑泽彦身上下手找线索,眼看着一切都已明朗,罪魁祸首是白井雄一郎,动机是为了拯救妻子。对侑的杀人未遂者是黑泽彦,动机是和父亲观念不合,想要阻止实验。她只需要一个契机挑明这一切,所有的痛苦就都能结束了。

可是……

七海灯子瞄了一眼手机上的通话记录。

她发现,在她最需要契机的时候,出了意外。

槙圣司失联了。


……


三天前,深夜,金台大学白井基因实验室。

“你怎么发现这里的?”

“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最接近白井教授研究核心的学生~”槙圣司带着小糸侑悄咪咪地潜入白井教授的办公室,在轻轻地推开书架之后,呈现在二人面前的却是一扇电子门。

虹膜认证。

“这个怎么办?”小糸侑哭笑不得:“咱们去把老家伙的眼珠子挖出来?”

“哇你好凶——”槙圣司敲了敲小糸侑的头:“我的虹膜就能认证呀。”

小糸侑眼看着槙圣司笑着看了一眼镜头,随即绿色的“pass”指示灯亮起。

槙圣司你……到底多受老家伙器重?

在电子门的后面是一部电梯,很奇怪的,这部电梯只有一个【B】按钮。小糸侑本以为这只是一个负一层,但没想到的是这部电梯下降了有二十分钟之久,久到小糸侑怀疑这电梯到底动没动。

“呐,槙君,还要多久?”小糸侑抬起手拽了拽槙的衣摆,她有些等得不耐烦,在这不耐烦之中还有一些慌张。

“快了。”

叮——地一声宣告了漫长等待的结束,电梯门缓缓打开,面前又是无尽的走廊。小侑估算了一下,如果按照电梯一秒下降一米的速度来讲,自己现在应该是处于一千二百余米深的地下。

金台大学还有这么秘密的地方吗?

“侑你注意到没有…”槙圣司不安地咽了一口口水,下意识地牵起小小侑的小手把她护在身后慢慢沿着漫长的走廊往前走:“最近田中师姐、大野学长和加藤学长很久没来实验室了……?”

“你这么一说倒还真的……”小糸侑沉思了一下:“请假?”

“恐怕不是的……我已经去教授那里翻过了,没有他们的请假条。而且,研究小组的微信群里面也很久没见他们说过话了。”

槙圣司压抑着内心的想法,他不想验证自己的假设,但是自己的假设又是那么强烈的吸引着自己,他总觉得那是真的。

“侑,你知道……科学这个东西,被个体所验证的结论,不具有普适性。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科学验证了我槙圣司能吃辣,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吃辣对不对?”

“当然啦!这种东西肯定要用大量的样本……”小糸侑打趣着说着,但说到这里,突然脊背发麻,冷汗直流。

大量的……样本……?

“你是说……”

“嗯,”槙圣司终于带着小糸侑走到了走廊尽头的铁门:“恐怕学姐学长已经……”

吱————

随着铁门被推开,小糸侑和槙圣司看到了心里最有答案但又最不想有答案的一幕。



Chapter73.

【田中熏】

【大野雄一】

在蓝色的实验室灯光下,两个巨大的玻璃管竖立在槙圣司和小糸侑的面前,里面的人插着呼吸机和各种仪器,营养液不断地冒着泡泡……

玻璃管上贴着名牌,其实不用看也知道,这两个人就是失踪了的白井基因研究室的研究生,三年级的大野雄一和二年级的田中熏。

“槙……”小糸侑趴在玻璃壁上不可置信的看着玻璃管里面的人,槙圣司则在一旁流着冷汗敲着电脑数据。

“槙……加藤学长呢?还有一个……加藤学长呢?”

“我不知道……”槙圣司快速浏览着电脑上面的信息,可是那数字只在瞳孔上来回越过,以槙圣司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看懂这地下室究竟是在做什么。

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因为他在这两个人的实验数据表,看到了【SI】系列。

“侑……你真幸运。”槙圣司不由得往后推,摇摇晃晃的靠在实验桌上,不然他可不保证自己能够站得稳:“你没变成这两个人的样子……真的很幸运。”

“什么意思?”

“没错,她真的很幸运。”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小糸侑和槙圣司瞬间汗毛乍起,两人猛地回身,白井雄一郎正站在他们身后,反光的镜片让二人看不清他的眼神。

“小侑,你真的很幸运……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吃过了【SI】还能活蹦乱跳的人。”

“加藤学长呢!你把加藤学长怎么了!”小糸侑对着白井雄一郎大喊。

“哦哟,看来你已经知道是我做的了……”白井雄一郎推了推眼镜:“不过也难怪,已经看到了这里,就必然知道了是我做的……至于加藤啊,他就没有你们这么幸运了。”

白井雄一郎嘴唇微颤,露出一股不知是悲凉还是叹息……但又很冰冷的情绪。

“他因为排异反应,死了。”




Chapter74.

“死……死了?!”

小糸侑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个老教授,她第一次真切的认识到,看上去和善又温柔的人,背后真的可以做到卑鄙又无情的事情。说着什么尊重生命的大话,说着什么热爱科学的说辞。结果在背后用自己心爱的学生做人体实验,还口口声声的说学生就像是自己的孩子?!

加藤学长,他虽然天赋不够,但是每天都很认真刻苦地在钻研着学术。

他跟随白井教授的时间也最长。

他为人很温和,在自己疗伤期间,他经常给自己从外面带漫画书回来看,还有刚做好的芝士蛋糕。

他收养了三只流浪猫,为此不得不兼职赚钱买猫粮……

然后,他死了?

死在自己最尊敬的导师的实验里?

简直荒唐!

相比于小糸侑沉浸在对白井雄一郎的道德谴责中,槙圣司往往更注重解决眼下的问题,比如,他悄悄地握住一把手术刀。

如果不得已要动手或者流血……至少要把小糸侑保护出去。

这是他的好朋友,也是他把她带下来的。

所以,要对她的安全负责!

“槙,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这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却在电子门那里保留了你的虹膜认证?”

槙圣司不动声色的盯着他,不过,自己确实很想知道……同时也有一定的猜测。

“引诱我进来,对吗?”

“不愧是你,那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引诱你进来?”

槙圣司咬了咬嘴唇,眉头微皱:“因为你想要我帮助你的实验,而你知道我不会答应,所以……利用我的好奇,骗我进来,把我关在这里……强迫我配合你,对吗?”

看着白井雄一郎欣慰的笑,槙圣司更觉得可怕了。

果然这里有机关和陷阱吗。

手里的手术刀握得更紧……

“我也确实没想到,你们两个会来得这么快。”白井雄一郎关上实验室的铁门,慢慢向二人走来。

“我也没想到,你的行为会这么快。”槙圣司冷笑:“就算是需要大量的数据样本,对自己的学生下手,还是一次性三个,好吓人喔。”

“我也不想的,圣司,”白井雄一郎伸手摸上玻璃壁,看着里面的学生,目光悲伤:“我真的不想,可是,椿她等不及我慢慢来了……”

“说句实话,你们师母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了,如果这一个月我还是无法研制出治愈渐冻症的药……椿会离开我,她真的会离开我啊——!!”

白井雄一郎越说越激动,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尽量有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你们这群没有真正体会过爱情的小屁孩懂什么!椿就是我的一切,为了她,所有其他的东西我都不在乎!”

“可你根本没在乎椿老师的想法!”侑大声反驳道:“口口声声说为椿老师,可是椿老师不希望你这样,你只不过是被自己的想当然和自大所支配,你根本没有尊重过她的内心到底想要什么!”

白井雄一郎嗤笑一声,转过身,目光复杂的盯着小糸侑。

“这话你敢不敢当着七海灯子的面再说一遍?”

“小糸侑我告诉你,这世界上,就你最没有资格这么说我,你和她分手的时候,可也是自作多情地很!”

白井雄一郎一把提起小糸侑将小小的她拎到空中,充满嘲笑地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来,说我自作多情,你难道就不自作多情?”

“小鬼,在这方面,我们是一路人。”



Chapter75.

小糸侑被怼地哑口无言。

白井教授哪里说错了?没有,一点错都没有。

这次真的是自己错了,说着满嘴的大道理,在合宿的时候教训黑泽彦不尊重灯子……但真正发生了事情的时候,没有尊重七海灯子的,没有考虑到七海灯子意愿的,那个最自以为是又自大,还自认为这是“温柔”的人——明明就是最过分的自己。

对不起,灯子,对不起……

对不起……我想你……

灯子,我好想你……

我好想见你啊!

“放开她!”槙圣司趁二人对峙之时,出其不意地对着白井教授的胳膊刺了过去,在教授吃痛而撒手的瞬间接下来小糸侑,带着她往实验室更深处跑去。

没办法,来的门被堵死了啊!

但是二人没想到,这场追逐战,会持续三天……

连续三天,两个人都没能从这地下室走出来,手机也完全没有了信号。

而白井雄一郎作为地下实验室的设计者,和他们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


“我……其实还没有想好,这对于我们来说会不会太早?”

七海灯子支支吾吾地想让黑泽彦站起来,这么多人看着……其实是蛮尴尬又羞耻的一件事。

嘛……当然,如果换个人跪在这里,那就不一样了……

“对不起,我也知道自己的请求很唐突,但是灯子……”黑泽彦慢慢站起来,握住灯子的手,在并未征得灯子同意的前提下给她的左手无名指……不,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把戒指戴在了灯子的中指上:“对不起,我的母亲……大概只有最后一个月了,我想让她在生命的最后,看着我们完成生命中的这件大事,这样她走的时候也会放心一些吧。”

“彦,其实……”

七海灯子说不出来。

告诉他自己是在骗他?告诉他自己什么都知道,自己其实在恨他,对他的好也是出于自己的目的和对椿老师的承诺?

如果椿老师不是处于生命的最终阶段,她七海灯子真的不在乎这些。

可是,她是一个曾经失去姐姐的人,她亲眼见过自己的母亲在失去孩子的时候是有多么痛苦。她知道一个人爱着孩子……是怎样的一种道德力量。

而自己明明在受着这种道德压迫。

可是……

一想到椿老师,七海灯子的心里还是充满了不忍。

那么……等椿老师离开之后,再和黑泽彦挑明一切,选择分开……也没关系吧?

为了一位母亲……选择撒一个月的谎……

算不算是自己的……自大和自作多情呢?

“那……我们结婚吧。”







Chapter76.

“谢谢你,灯子。”黑泽彦露出一个不知道是笑还是不是笑的表情,他低下头,很是礼貌的在灯子戴着戒指的手指上方一点点的空中留下一个吻:“不管怎样……都谢谢你。”

为照顾白井椿的身体状况,两人的婚礼定于一周后尽快举行。


……


白井基因实验室地下室。

“槙,你还好吗……”小糸侑靠在某个柜子背后,有气无力的喝下槙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葡萄糖。

“我倒还能撑……你呢?三天了,你这小孩子的身体能撑住吗?”槙圣司翻着药品柜,企图找寻什么方法逃出去。

“我勉强还能活着。”小糸侑苦笑一声:“呐,槙,我们能不能自己逃出去,然后也救出去大野学长和田中学姐?”

“没有必要。”槙圣司翻出一瓶药剂:“他们只有在这里才能维持着自己活下去。”

小糸侑撇撇嘴,她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确实只有在白井基因实验室这里才能活命。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一直被拴在这里的原因,没有【SI-anti】系列续命,她说不定早死于哪一次阵痛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算逃出去了我们又能做什么?一点计划性都没有……诶,不,也不是完全没有。”

槙圣司转头看她:“我只知道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不过看你的样子……你有计划了?”

小糸侑点点头:“我有,只不过有点强人所难。”

“你说吧,这时候我们没得选。”

小糸侑看着槙圣司:“我们出去找椿老师,只有她才能说服白井教授,现在的白井教授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

“椿老师早就劝过了,没用的。”槙圣司再次埋头于找试剂。

“那是因为以前病情不严重,现在椿老师已经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了,他白井雄一郎再一意孤行,也不至于一点脑子都没有吧,难道他一点都不在乎爱人的遗愿?我就是要出去用椿老师打感情牌,甚至用感情绑架,也要让他住手。他敢用一个我,就敢用三个别人。他敢用我们,就敢用更多人。虽然我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但我必须在现在阻止他的实验,哪怕为此很为难话都说不了的椿老师,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槙你在找什么,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我在听我在听,确实是一个没什么计划性全靠感情的嘴遁计划,不过我支持你,毕竟我们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槙圣司终于满意的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我们用这个逃出去!”






Chapter77.

“玩累了?”

白井雄一郎打开电子门,小糸侑和槙圣司背靠背瘫坐在地上,疲惫的黑眼圈昭示着二人的筋疲力尽。

“玩累了就不闹了好不好?”白井雄一郎蹲下来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相信我,我真的不会伤害你们。”

“呵,谁知道你会不会把我也放进那个充满营养液的玻璃笼子里……”小糸侑有气无力又不失凶狠地瞪着白井雄一郎。

“不会的,他们两个是因为不适应【SI】系列,所以必须要用营养液续命,我这是急救措施,而你的适应性更好,并不需要躺进那里面。”

“所以,你找不同的人进行实验,无非就是想弄清不同体质对于【SI】的耐药性对吧……我也不是你最理想的体质,你想要的,是完美的没有副作用的身体,对不对?”

“对,就目前你的猜测而言,是完全正确的。”

小糸侑冷笑一声:“那,我的猜测以外呢?”

白井雄一郎微笑,并不说话。

“我的猜测以外,肯定还有事情,对不对?我不觉得我们四个人就能满足你的样本需求……”

小糸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接触到最后的真相了。

老东西肯定有更大的安排……

最怕的就是他已经开始了。

如果已经开始了,怎么办,还能挽回吗?

现在……还来得及吗?

白井雄一郎长出一口气,缓缓站起身。

“你很聪明……不过,以现在的进度,告诉你也没关系。”

反正你小糸侑,也做不了什么了。

“我啊,连续一周,在学校的食堂里面下了【SI】。”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