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蓝玫瑰(园风树)

作者:WINXE忞
更新时间:2020-06-02 20:26
点击:529
章节字数:94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树看着餐桌对面的姐姐,拿着筷子的手停下了动作。吃完饭的风一只手撑着下巴,盯着前方发呆,眉头凑在了一起。树顺着风的目光,看向了桌子中间的花瓶。花瓶里,孤零零的插着一支盛开的蓝玫瑰。蓝玫瑰的颜色很特别,不像市面上染成深蓝的蓝色妖姬,它的花瓣边缘是浅浅的蓝色,中间泛着一点紫色,让人联想到黎明的天空。一看就知道是追求者送的,姐姐平时不会买这样的花。想到这点,树变得更加烦躁。不知过了多久,风的目光挪向了树。树听见了姐姐深呼吸的声音。

“树,我明天要去约会。”语气平平,风努力压住了所有混乱的情绪。

“咚”是筷子砸到桌子的声音。树整个人不能动弹。吸气——呼气——再重复一遍,树驱使自己的手捡起筷子。“是……”她尽量控制自己的语调。“又是那个松下吗?”还是不小心掺入了一点嫌恶的情感。前段时间成功和风约会的松下亢奋异常,送的礼物也越发夸张,不过幸好风没和他有更多进展了,最近松下也似乎收敛多了。但很奇怪,蓝玫瑰不像是那个人送礼的风格。

“不是”听到否定的回答树松了一口气,又提起了一颗心,这会是哪位令人心烦的追求者?最能坚持的宫本?也不太像……

“是……”树集中起了百分之三百的注意。“是……”然而风迟迟不能说出那个名字,这更让树忐忑。风咬紧牙齿,摆出一脸当初去看录取名单时的表情。“是乃木。”这次的声音很轻。

“什么?!”树差点喊了出来,不,是已经喊了出来。“姐姐和园子姐?!这是怎么回事?”所有控制出来的平静顷刻之间被树自己掀翻了,她也确实差点把餐桌给掀了。树定定看向姐姐。

风已经料到了妹妹的反应,她只别过头去,再一次陷入不久前的场景。


风也想知道怎么回事。

明明是发生在今天的事,却已经蒙上了一层迷幻的色彩,就像那女孩带着的感觉。

记忆中,那是在园子宽阔的书房。风还记得那把舒适的椅子。房间里淡淡的檀木香与花香混在一起的味道。那杯有点苦涩细品醇香的红茶。还有园子背后满当当的书架。那时,园子静静凝视着自己。对了,那时她是在耐心地聆听自己的烦恼。然后,时间暂停在了那一刻,在园子开口时。

“既然风蜜前辈那么困惑,那么苦恼,那要不要试着和我约会一次看看呢?”那时的园子意外地非常认真。

风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答应的了,回过神时园子已经从桌上的花瓶里小心地拿出一朵刚盛开的蓝玫瑰。风还记得,那时阳光笼罩着那朵花和那个女孩,金色给本就神秘的蓝色戴上了一层神圣的光晕。那个女孩的笑有些朦胧又无比真切,竟让风脑海里浮现文艺复兴时期的蒙娜丽莎像和圣母像。圣洁而又充满人本身的光彩。她感觉自己有点入迷了。

风接过了那朵蓝玫瑰。


而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虽然无比难堪和不情愿,但风还是忆起了不久以前的那个“噩梦”。

一开始,它并不是噩梦,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美妙的。梦里有种轻飘飘的感觉。自己似乎被温柔地抚摸着,非常舒服。是有一个模糊的人影拥抱着自己?然后那张脸凑近,竟变成了树的脸,与自己拥抱的身体是自己妹妹一丝不挂的、尚青涩的身体。然后梦里的树凑了过来,那可爱的唇瓣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吻上了自己的唇。

于是,风惊醒了。那晚树和自己一起睡,看着树的睡容,她几乎连滚带爬逃离了那张床,逃离了树的房间。即使吹了半小时冷风,洗了半小时冷水澡也没法完全平定自己猛烈的心跳。最后,那天刚刚来了例假的风缩在被子里度过了凄惨的一天,也正好让风好好静了一下。

再然后,风答应了和松下约会。或许多和男孩子接触一下,就不会做这种亵渎亲妹妹的奇怪的梦吧。但和松下的约会感觉很糟糕,比如那粗糙宽厚的手,风感觉自己更喜欢妹妹软软的小手。甚至比起那带着一点胡茬的脸,时尚杂志上女模特的脸都让风更赏心悦目。终于,第一次,风不得不怀疑自己了,自己真的喜欢男孩子吗?真的只喜欢男孩子吗?

困惑埋在风心里生根发芽,瘙痒异常。风很像和谁谈谈,那个女孩立刻浮现在风的眼前。那带着一丝慵懒却很悦耳的声音,那双纯净又通透的眼睛,那有着更温柔颜色的金发。与乃木园子相处总是那么安心,她仿佛能看透自己的表层,又似乎能温柔地接住自己沉重的心绪。风来到了园子的书房。


回到现在。风对上了树的视线。尽管把回忆过了一遍,风却完全不知怎么开口。再次深呼吸,感觉胃在翻滚,风说道:“其实就是……”

其实就是什么?难道说:

“啊,亲爱的妹妹,其实就是姐姐做了个关于你的春梦,然后比起男孩子似乎更喜欢你可爱的小手和脸蛋,对自己的取向感到疑惑就去找亲爱的朋友园子小姐聊了聊,然后为了确定姐姐我就是比起男孩子更喜欢女孩子、也就是妹妹你最可爱的身体,就顺势答应了和园子小姐的约会?”

要风说出这些话,风宁愿直接从阳台跳下去。

“饭凉了,先吃饭。”风真想把头埋到桌底。

“嘣”树直接把筷戳到了碗底,她撇着嘴,干巴巴地把已经冷掉的饭吃完。然后就这样一动不动盯着风。

“其实就是”风努力克服对面传来的寒意。“其实就是我想搞清楚关于自己的问题”很好,继续,风给自己鼓劲。“然后乃木想帮我,我就答应了和她约会。”说完了,风也说不出更多了。“呃……我收碗”她快速端起盘子逃开了。


第二天的早晨,从前一晚开始有的诡异氛围继续弥漫在犬吠埼家。风安静地起床,安静地做早餐,去叫妹妹起床时发现妹妹已经在静静地穿衣服了。然后就是两人都一言不发的早餐。姐妹俩脸色都有一点憔悴,显然昨晚睡得都不太安稳。

“树……那我出门了”风最后理了理衣服,强打精神,准备出门。虽然园子信息里说让她随意一点,风还是选了衣柜里最穿得出去的衣服。

“再见,玩得开心”树努力让自己扯出一个笑容,失败了,她脑子依然一片混乱不知如何处理昨晚接收到的信息。“姐姐……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太清楚,乃木没和我说计划,说要保持惊喜感。”这样的回答让树更加不知如何度过接下来的时间。然后,不一会,留给她的只有关门的声音。


风下楼,感觉自己每一步都轻飘飘的,每一步都需要格外集中精神。出了公寓,首先映入风眼帘的是一片蓝色。一大捧蓝色的玫瑰花束被园子抱着,花束边缘还点缀着一些其他颜色素雅的花,有着炫目但不刺眼的颜色。乃木园子站在一辆白色的轿车旁,看样子已经等了自己一会儿了。

“乃、乃木?!”风还是被吓了一跳。女孩看了过来,露出了一个笑容,就如同她手中的花束,炫目但不刺眼。风突然觉得阳光有一点过于灼热了。她只愣愣的接过花束,坐进了副驾驶座。

“风蜜前辈打扮得好用心,果然也很期待这次约会?”乃木园子正看着前方开着车,可风莫名觉得她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虽然乃木你说随意点,但这种场合果然……而且要说夸张过头的是你吧。”风依然稳稳地抱着花,小心地控制着力度。依然感觉有一点晕晕的,是睡眠不足?还是因为满溢车内的香气?

“风蜜前辈即使不打扮也充满魅力哦,我可是非常期待能和部长约会的。”真是的,自己明明已经不是“部长”四年多了。风没有开口,只是转头看着驾车的园子。看似随意实际却非常认真,园子车开得非常得稳。风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也挂上了笑容。“而且,今天最重要的活动,不需要穿衣服。”

“诶?”风以为自己幻听了,又觉得不会是什么奇怪的活动,不过依旧充满好奇。园子没有解释。不一会,风意识越来越模糊,睡了过去。真奇怪,有园子在身边的这种安心感。

“醒醒,醒醒,风蜜前辈——”有谁在轻轻摇晃自己的肩膀。

“到了吗?”风睁开双眼,对上了园子炯炯有神的眼睛。

“到了哦”风起身,下车。眼前是一栋高楼,旁边牌子上的“HOTEL”几个字非常显眼。这是,酒店?!


风的脚步刚刚远去,树就来到窗户旁向下望去。可以看见白轿车旁的园子似乎捧着一束蓝色的花,还是蓝玫瑰吗?她看见姐姐接过了那捧花,她们一起上了车。她们是什么表情呢,树想象着,是互相对视着笑着吗?

车开走后不久,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客厅太空荡荡了。拿出课本和习题册,她却什么也看不下去,什么也写不出来。叹了口气,她拿出声乐相关的书籍,这些书却也失去了平日对她的吸引力。不行,脑子里全是园子姐开车载着姐姐的样子。又觉得坐在驾驶座上开着车的园子一定会很迷人。“约会”,约会,对她们是去约会了。想着想着,树恨不得自己长得更快一点更快把驾照考到。或许是自己太紧张了,树拿出手机,下意识地就打开LINE,当然没有姐姐的消息,她正在坐在园子的车上呢。

“叮”手机上显示园子发了一条新状态,没来得及思考,树立马点了进去。是一张照片。照片里,姐姐靠着车座阖着眼,嘴角还有着一丝微笑,手里还抱着那束蓝玫瑰。树看呆了,姐姐头发的金,玫瑰的蓝竟然会那么相配。同时,她又止不住地失落。因为姐姐的笑不是对着自己,蓝玫瑰也不是自己的。

树真的好想跟在她们后面,而不是一个人待在家里乱想。然而她根本不知道园子姐会和姐姐去哪。这种感觉,有一点像园子来家里时,有时候她会和姐姐在书房里单独聊些什么。而树只能在外面隐隐约约听到声音却不知道内容。她摇了摇头,倒在了床上,明明很困,脑袋却异常清醒,于是她用手机放起歌来。她大概明白姐姐所说的想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姐姐平时一直给人喜欢男孩子的印象。这次却去和女孩子约会。可能是对自己取向困惑的烦恼?树说不出自己的心情。或许姐姐弄明白,或许姐姐真的会喜欢女孩子,或许自己也……不,即使如此,姐姐真的能倾心于身为妹妹的自己吗?而且,为什么是园子姐呢?

不知道躺了多久,也没数放了多少首歌了。她拿起手机,还是什么也没有。等她再一次拿起手机时,发现园子又发了一张照片。是一张合照。她和姐姐靠在窗边,窗外是蓝色的天和蓝色的海。她们的手牵在一起,她们在笑,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两个女孩脸颊的红晕。多么和谐般配的一张照片。树眯了眯眼睛,窗帘缝里射进来的阳光好刺眼啊。是园子姐一点也不意外。园子姐是那么优秀那么美丽的一个人,这一点就和姐姐一样。随着高中以后,其他人不是很忙就是去了新开发地区,园子竟成了最常造访犬吠埼家的当年的勇者部成员。说是想吃姐姐做的美味的饭,却经常帮忙做饭,厨艺也越来越高超。她是个很好的聆听者,会帮助她们解决难题,同时也会和姐姐一起犯傻带来很多笑声。以前,树总觉得园子姐是有点遥远的存在。这几年以来,树感觉离园子的距离越来越近。无论是瞌睡时的可爱模样,教导自己功课时的可靠样子,还是倾诉时声音里的真切,偶尔脸上流露出的悲伤神情。这一点也和姐姐相似,她和姐姐总是这么默契,也对自己有无限耐心和关爱。树把手机扔在了一边,用枕头捂住了头。园子姐和那些追求姐姐的令人厌烦的男生们不同,果然,还是无法讨厌园子姐。但是,这算什么啊……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这时候会是谁呢?树爬了起来,放弃了掩饰自己的情绪。门外是一个拿着什么东西穿着制服的男性。

“请问是犬吠埼小姐吗?”树应答着,接过了穿着制服的人递过来的东西。是一个包裹。

“还有这个,那位小姐托我送来的。”树接过来,看到是什么东西时差点没接住。是蓝玫瑰,两支,就和餐桌花瓶里插着的一模一样,在灿烂的阳光里绽放。现在树知道是谁送的了。

带着满头问号,她把花插到花瓶里。打开包裹,里面有一封信,信封很精致。信下面还有一本书,是树最近想买还没买的关于音乐的书。问号更多了,她打开了信:

抱歉,树树,没能把花亲自送给你。这是赔罪的礼物。要一起来吗?你姐姐也会很高兴吧?

然后下面是一个地址。树皱着眉头,把这简短的信看了又看,然而信纸有点粗糙的质感告诉她她没有在做梦。

树洗了把脸,梳了梳头发,换上了裙子,打开了门,看向了上方的那片蓝色。


风舒服地靠着椅子看向酒店的窗外,今天天气很好,蔚蓝海面与澄净的天空相映。风眼前不禁浮现妹妹的容颜,哪天也带她来看看海吧?就和今天一样晴朗的某一天。然后,回去以后到底该怎么解释呢,怎么解释都不太对。这么想着风不禁皱起了眉毛。

“是在想树树的事吗?”园子走了过来,坐在了旁边。“明明正在和我约会呢”风却听不出一点抱怨。“这么美丽的景色,树树也能看到就好了。”

“对了,刚刚感觉怎么样?”园子转头看向风,手指把玩着风解开的长发。

“真的好舒服啊。不过,这么豪华真的好吗?”风还回味着刚刚体验的温暖与放松。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这都是我自己的钱”园子也整个陷在了椅子里。“而且,难得能约到这样的大美人,破点费也很值。”

“不愧是乃木你”虽然知道园子已经拿着稿费,开始管理经营着什么。但对于一个大一的年轻人来说是有些夸张了。

“话说啊”园子的手伸了过来,轻轻抚上了风的手背。这让风回想起不久前才见到的,园子光滑而又柔嫩的身躯。还有靠在自己身上的肌肤的触感。竟然,不,应该说果然吗,园子在那种时候睡着了。脸颊红润、有一点迷蒙,让风忍不住想掐一把,最后她也确实这样把她叫醒了。“既然是约会,风蜜前辈直接叫我的名字怎么样?”

“真的有必要吗?”

“我还挺喜欢你叫我名字,虽然平时很少。来嘛,风——”园子几乎整个趴在她身上了,眼睛水润润地望着风。这似乎是第一次被这孩子直呼其名,风别过头去,感觉脸有点灼热。

“园子——行了吧,快从我身上起来。”风又捏上了园子手感很好的脸颊。

“风蜜前辈真可爱,你不想叫也可以啊”园子嘟着嘴说。“你才可爱呢,我这是女子力啦”风又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园子的头发软软的顺顺的。

“那么,我们来做点更有意思的事吧?”园子起身,俯视着风。她的双眸里现在满载着期待与渴望。风大概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了。


树站在烈日下,汗水从额头滑落。她看了看面前那栋楼,又看了看捏在手中的信纸。终于确定这个有着“HOTEL”牌子的建筑就是信纸上的地址。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要乱想,就这样忐忑地走进了大门,走向柜台。

询问之下,柜台的服务员交给了她一个信封。树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一个房号。进电梯,下电梯,走在走廊下,树可以听见自己心脏越跳越快。到了,前面就是——

“啊——哈——”这是……姐姐的声音?

“啊……园子,真不是一般舒服啊……”树停在了原地,抬起的手悬在半空。

“哈……叫得得真好听啊,还可以更猛哦,风——”这样的语调、这样的叫法是树未曾听过的。

“你还不是,啊——”树的整个身体向前靠去。她这时才发现门没锁。于是,在树整个身体的力量下,门被推向了一边,树闯进了门内。

“你们——”树脑子一片空白,她刚要开口,看清眼前的景象,声音却戛然而止。眼前,是两把电动按摩椅,风和园子正闭着眼躺在上面。

“树?!”听到兀然出现的无比熟悉的声音,风睁开眼睛,一下子坐起来,差点摔了下去。“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树树吗?你到了啊,有点慢呢。”园子停下按摩椅,悠悠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把风扶起。“怎么样,风蜜前辈?Surprise?”

“哇,树树也打扮得好可爱啊”还没等风说什么,园子已经走到树面前。“过来辛苦了,进来好好休息一下吧”她带上门,拉着树往前。树任由她拉着,明显还没反应过来,脑子一片混乱,只有手那里软软的,属于园子手的触感无比清晰。


园子纤长的手指伸了过来,树拿稳手中的牌,尽量不露出任何表情。

“到树树了”园子笑着说。树呼气,头转向姐姐。风拿着牌,面无表情。就和园子一样,让树看不出想法。树随意抽了一张,对上自己的牌打了出去。然后姐姐看向园子,两人就这样互相注视着不动。搞不懂她们的神情,就像她搞不懂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一样。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心安理得坐在这里玩为什么所谓的牌,不,这牌也不简单。园子姐说输的人要接受特殊惩罚,自己可不想尝试园子姐的“特殊”。不过,这本来是姐姐和园子的约会来着?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过来来着,吃饭,然后玩牌?

对,这之前,脑子一片空白的自己被园子拉进房间。不久之后是一起吃饭。其实树并没有吃多少,她小口小口吃着,然后看着姐姐狼吞虎咽,扫荡食物。还有什么来着?对,园子姐对她说多吃点,姐姐口齿不清地夸菜好吃。然后,园子提出要玩牌,再然后她们就在这里打牌了。

终于,姐姐动了,从园子那里抽出了一张牌。随后,虽然很轻微,虽然风还是面无表情,但树捕捉到风的眉毛似乎轻轻抽搐了一下。而园子,一直维持着微笑。是了,姐姐一定抽到鬼牌了,树内心轻笑了一声,感到有点振奋。


“所以——”园子高举手中的牌,动作夸张地打了出去“输家是风蜜前辈!”只见风叹着气向后倒了下去,树不禁笑出了声。

“是我输了,这就是所谓后浪推前浪吗,明明刚才吃饭的时候增加了那么多女子力”风慢慢撑起身子。

“是增加了脂肪吧”树忍不住小声说。但风仿佛没听见,脸上带着坦然赴死一般的神情看向园子“说吧,特殊的惩罚是什么?”

园子嘻嘻地笑着,她从房间的角落搬来了一个大箱子,等等刚刚房间里有这东西吗?

“挑一件里面的衣服,然后穿给我们看,要拍照留念哦。”她打开了箱子,把一件件的衣服在地上排开。兔女郎装、带猫耳的女仆装、可爱的洋装、那是毛衣?后面似乎没有布料,是风看错了吧?还有围裙?光看着这些衣服,就已经让风的脸烧起来了。

“那、那选那件毛衣?”风开口,这件大概最平常了。“可不是风来选哦,要赢家来选,是树树选”园子摇了摇头,把一个玩味的目光抛给树。“真可惜,我输给了树树,不愧是树树”

风也望向小树,用她最真诚的眼神恳求着,树……我的好妹妹、乖妹妹?

被两道颇具能量的视线注视着,树觉得后背有点发凉,是房间的空调太冷了。她扫视着这些衣服,在脑海中穿到自己亲爱的姐姐身上。不一会,她又觉得全身热了起来。

“那、那就……”树伸出了手,手指指向了——


“好了吗?风——”园子的声音传了过来,仅从声音都能感觉到这家伙有多兴奋。风叹了口气,觉得这身衣服穿在身上真是闷热,头上戴着的东西也让她的头皮痒痒的。

“好了”没有情绪起伏的一句,风走了出来。她穿着黑白相间带着花边的女仆装,长发在后面被随意地绑成一束,头上戴着一对毛茸茸的猫耳。她神情平淡,但红彤彤的脸颊已经暴露了她内心的波涛起伏。

“好可爱,好可爱!”是园子的叫声,她什么时候翻出了相机,咔嚓咔嚓对着风拍来拍去。而树只是在一边盯着风看,眼睛都不眨一下。整个人都似乎熟了。“姐姐……真的好可爱”她嘀咕到。然后,更让风想捂住脸的是她看见妹妹掏出了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自己。

“来,抱着花来几张”风手上被园子塞了早先她送的蓝玫瑰花束。这下,不能捂脸了,风想着,注视着窗外的蓝色,似乎自己就是那蓝色里的一员,没有在这里穿着这种衣服被拍来拍去。

今天自己来这是干嘛来着?


风一个人靠在温泉的石头边缘,感受着水中的热量。不得不说,这家温泉酒店是真的很棒。这是一个比较偏的池子,这个点没什么人。

“哗啦”是有人下水的声音,风向前看去,是园子。“树还在睡吗?”她问道。

“树树还在睡,她实在太累了”园子又想起来树的睡容,小手还揪着被子,她差点就想一直看着她睡觉不过来了。“可爱到想咬一口,睡着的树树”

“是啊——”风表示赞同。

“那么,你现在还在困惑着吗?”园子靠在了风身上,水中深金和浅金的发丝交织在一起。“风?”这一声很轻,轻的几乎让风以为听错了。

风一时没有回答。她盯着水中自己模糊的倒影,肩膀感受着滑腻的肌肤的触感。风想起妹妹的脸庞,想起园子的手和眼,还有此刻近在咫尺的温度。是啊,自己早该明白了。她只转头回以园子一个释然的笑。

“谢谢”风声音不大却无比郑重。园子也笑了,她们都笑了起来。于是她们都这样互相笑着靠在温泉里。

过去了多长时间呢?

“那我先回去了,不知树醒了没有。”风起身。

“嗯”应答着,园子也在池子里站了起来。“等一等”她抬起了风的一只手,蹲着水里,在风光滑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

“一切顺利”她说。“去吧,风——”园子透亮的眼睛注视着风,在那里面,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除此之外……

风下意识开口,似乎想说些什么。随即又闭口,朝她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树是被闹钟叫起来的,这让她有些疑惑,她记得自己没有设闹钟啊。她拿起手机,发现园子发来了一条信息,第一条语音:

“我一直相信着树树,风蜜前辈也是。是树树的话,一定可以的。就这样‘呼’的一下把自己的心意朝着部长发射出去吧!别当心,园子姐担保哦。”依然是充满活力的、甜甜的语调。却让树有点想哭。园子的面容就在她眼前,她想起来辅导自己功课的园子,那双眼睛看向自己时是那么全神贯注,树享受那样的注视。

第二条是文字内容叫她翻到第二封信里卡片的背面。树照做,上面写着:

抓住时机,树树加油

旁边还有一个小爱心,画的很重。

“咔”房门打开了,是树从小最熟悉的脚步声。她仔细收起卡片,深呼吸,下定决心。


“树?已经醒了啊”风开门,看见树坐在床边,低着头,手抓着床单。

“树?”风感觉到了什么,坐在了树旁边。树却起身,正对着她,定定看着风的眼睛。树的脸向风靠近,然后下一秒,风嘴唇感受到了一种她无法形容的柔软。她眼眶放大,消化着妹妹在吻自己的事实。片刻,树的唇离开了。

“我喜欢姐姐,一直喜欢着姐姐”她别过头,随后慢慢转过头望着风。树捏紧了拳头,全身紧绷着。下一刻,她感受到了一个拥抱,姐姐在抱着她。然后,姐姐站了起来,姐姐的眼里全是自己。风低下头,树感到额头处唇的触感,很轻,仿佛随时都会溜走不见。但很温暖,仿佛永远都会那么温暖。

“树”姐姐开口了“我永远也不会喜欢男生了”她专注地听着“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只要你还喜欢着我”那是风用尽全力说出来的。树靠在姐姐身上,感受着姐姐的温度。就在这时,门外似乎有什么“嚓”的声音,是树听错了?

“园子,进来吧”姐姐对门外喊道。等等,刚刚园子姐在门外?树的脸变得好烫。


园子靠在门外,仔细听着屋里的声音,从门缝里观察着。听着看着着,她笑了起来。感觉悬在心里的大石头落了下来。这样,就行了吧?乃木园子守护住了自己的光芒,然后只需要看着她们继续闪烁就好了。她又想起了小树坚定而又柔软的脸颊,想起了风温柔澄澈潜藏着波涛的眼睛。一根手指不禁抚上唇瓣。好了,足够了,她想。园子正欲离开就听见了风喊她的声音。

“嘿嘿,打扰了,不愧是风蜜前辈。”园子挠着头走了进来。她笑的弧度似乎更大了。“那么不多打扰了,等会我把房卡之类的……”话中途而止,两只手伸了过来,一只大一点的拉住了园子的手臂,一只小一点的拉住了园子的衣角。

“你要走了吗?乃木(园子姐)”姐妹默契的问题让园子愣住了。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顿时觉得脚没了力气。不是没了力气,是不想走了。

“我……”园子的声音很小。风和树对视了一下,风先离开了,似乎是去找什么东西。

“园子姐”树往前迈,园子不禁后退一小步,后面就是关起来的门了。树双手扶住了园子的肩膀。园子看着树的眼睛,尝试从里面挖出什么,答案让园子敛去了笑容。

“园子姐是很重要的人”树微微踮起脚“所以不要走”她吻了上去,很轻,只一瞬就分开了。但那种感觉树永远不会忘记,园子的唇很有弹性。园子神情似乎没有变化,但红晕出现在了她的脸颊。

“送给你,园子。”风走了过来,抱着那束蓝玫瑰“里面的心意收到了,现在到收下我的了”

“风蜜前辈……”园子接过那捧花,这里面的每一朵花都是她精心挑选的。风揽过园子,抚摸着她的头发,亲上了她的眼角,暖暖的。“这是我们的约会吧,当事人中途走了算什么,还有这是约会,要叫名字”

“好的,风——”园子笑了“现在算是三人的约会了?”她们三人抱在了一起。这时,窗外的蔚蓝染上了金红的颜色。夕阳同样给蓝玫瑰披上了一层薄纱与祝福。


风醒来时首先感到的迎面暖暖的阳光,第二就是感受到自己动弹不得,肚子很饿,脸颊两边有奇怪的触感。第三件事就是发现被子只盖了一半,自己只穿着内衣,手和身体被什么暖暖的东西缠住了。第四件事是发现旁边两个亲着自己脸颊、手脚缠着自己的是树和园子,她们同样几乎只穿着内衣。第五件事是风想起来自己下午还有学校的活动,却不知道现在几点了。第六件事是不合时宜地觉得旁边两个人的睡颜很可爱,随即又发现园子的口水流到了自己的头发上。

“你们——快醒醒——”风最后喊道。


犬吠埼家里,餐桌上的花瓶里三支蓝玫瑰盛开着,沐浴着新一天的阳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