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无标题

作者:翎圄zs
更新时间:2020-05-28 14:14
点击:664
章节字数:79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所有故事都会有一个突兀的开头,一个看似不完美的结尾

显然,我的故事也不例外

今天要讲的是一个关于执念的故事



***

已经是第几次醒来看到医院的天花板了呢?


相羽爱奈稍稍在病床上伸了下懒腰,扶着手边的护栏起了身


病床边的吊瓶被窗外光线映的微微闪烁,带着光芒的药水就这样顺着针管进入血液,再透过血管扩散致全身,进而演变成生命的一部分


于是她就这么干看着瓶中的液面下降,看了很久,久到连太阳都觉得烦躁


——也许我真的到了不能折腾的年纪了吧

她想,却又觉得这个想法蠢得可笑,真的笑出了声却又显得有些寂寥


毕竟她的一生还长着,甚至长的令人有些无奈


倘若你在这里问我:明明很多人都嫌自己的人生不够长,又怎么会觉得无奈呢


大抵一个人待得久了,生活也就漫长的可怕了,毕竟人类是群居动物,我想


虽说相羽并不是孤独的人,但是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兜兜转转,经历过无数事件也相识了很多人,可如今却也没有一个人真真正正的留在了她的身边



或许真该找什么东西来陪陪自己了


这样想着,相羽拉了一下床边的呼叫铃,叫来护士帮自己换上一瓶新药


***

工藤晴香来拜访相羽家时候已经是相羽出院的三天后了


天空是海一样的蔚蓝,空气是牧场上一般的清新,就连那高傲太阳都在这样的日子收敛了自己的光芒——是会让人心情愉快的天气


然而在工藤看清门前来迎接自己的人样貌的时候,她原本美好的心情却瞬间降到了将要暴走的临界点


“相羽爱奈,你是不是打吊瓶打傻了!”


她大声喊道,声音像是刚烧开的铁水被灌入冰窖般尖锐,吵得相羽刚从医院出来不久的脑袋嗡嗡直响


然而还没等相羽做出任何抱怨,她的衣领就早已那个不知比她娇小了多少倍的人狠狠的拽住,她好像看到对方的眼中在燃烧,火焰大的一发不可收拾



相羽爱奈定制了一台RKM型仿生人






哦对了,我或许应该早点解释一下这个故事的究竟发生在怎样的世界


这个故事发生在2058年,也就是【那场革命】的二十年后


在仿生人和平的取得胜利之后,人类与仿生人的相处方式也就成为了舆论一时间的交点


人们渐渐意识到了仿生人的独立性,并开始将仿生人的地位逐渐提高,不少不人道的程式也因此禁止使用


仿生人的研发方向也发生了显著的改变,人们渐渐让仿生人也有了自己的一套生活系统,思维模式也渐渐接近人类


而RKM型仿生人就是其中最为显著的成果


该类型的仿生人拥有最先进的全息投影系统,并能通过指令自定义仿生人的样貌,并且极度接近真人,绝不会产生半点恐怖谷效应


当然它的功能还不只如此,该类型的仿生人都拥有着强大的学习模块与储存量,不管是什么设定都能完美再现


换句话来讲就是:只要你原因花一段时间的培养,它就能成为你想要它成为的任何人


当然,这种机型的造价也是相当高的


不过我们的相羽小姐倒也不是那种会特地在意价格的人,简单来说她就是那种“看倒什么想要的东西脑子一热就会立刻买下来”的人


似乎是在相羽的无动于衷下感受到了挫败感,工藤松开相羽的领子,回归以往优雅的姿态——至少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事到如今,你怎么突然就…”工藤问道


毕竟在她印象中相羽不是会操作这些先进玩意儿的人(也因此一直没有购买仿生人),怎么会突然就开窍了呢


相羽却只是无奈的指了指自己布满淤青的左手手背,说道:“你看我的手都被摧残成这样了,再不找个人来照顾我怕不是要变成药罐子了”


工藤不说话了,就只是看着她,仿佛要把相羽看穿一般,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不信任


然而相羽的理由就真的是这么简单明了,自然也无惧工藤审问般的目光,两个大活人就这么在不大的房子里站着,气氛不知为何有些微妙


——现在是底特律时间:22:00


“哦对了,这个家伙的整点报时怎么去掉?”



***

“所以你要是自己弄不明白的话就早点叫我来啊,你当你乱调完了我好改哦”


工藤一边抱怨一边接过相羽递来的大麦茶——相羽刚去楼下买的


—系统调试完毕,是否开始运行—


冰冷的电子音从回归纯白的仿生人口中传来,一动不动的嘴唇总有种诡异的错觉


“你那些调乱的数据我帮你调回去了,LED光圈我也帮你摘了,至于整点报时…我觉得你可能以后说不定还会用上就先不帮你关上了,至于那个全息投影,要不我帮你换……”


工藤还没说完就被相羽打断了


“外观不用改,我觉得之前那个就挺好的了”


相羽摸了摸仿生人光滑的外表,浅褐色的眼里充斥着不知名的感情


“谢谢”相羽说道,说的很轻




“有些事情执着太久,反而会失去原本的意义”临走前,工藤说道


“彼此彼此”相羽回击到


于是在工藤走后,那个不大的房子就真的只剩下一个人和一台仿生人了


—是否开始运行—


相羽深呼吸了一下,说道


“是”


原本毫无生气的仿生人在全息投影下变得渐渐浮现了人的模样,那是相羽自己亲手设定的


“我叫相羽爱奈,从今天开始就请多指教了”



まほ


***

在这个工作随时都会被仿生人替代的时代,若是想要过上不记花销的生活,那就只有两种方法

一种是成为研究仿生人的专家,例如工藤,另一种是成为无可替代的艺术家,例如相羽


前者不易,毕竟想要成为这种人要付出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钻研与努力,后者倒也不简单,因为资质这种东西也不是谁都能有的


不过很明显,这两种人是不可互通的


谁又能想到在一小时前,某位平日里看似无所不能的大艺术家会像一个傻子一样被一台连小孩都操作的明白的仿生人搞得焦头烂额呢?


“相羽さん,请问我最先需要学习的事情是什么”


冰冷的声音听不出喜悲,那无机质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相羽,里面是人工合成的如初生婴儿般的求知欲


“唔…叫我あいあい就好,而且被这张脸说敬语总感觉有些怪”


“好的,那么あいあいさん,我接下来要学习的是什么”


“……”


都说了不要对自己说敬语啊喂!


相羽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态像一个八十多岁还在带娃的老母亲——能有多心累就有多心累


“总而言之,你不用那么拘谨,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


“解析失败,尝试提问,'想做的事情'是指什么?”


仿生人歪了歪头,好似那布满电路的脑袋里真的有疑问般向相羽问道


“…额…就是…你想做的事情啊…”


好了,这两个人压根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相羽有些心累的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刚才不应该放工藤走那么早


“——现在是东京时间13:00,系统检测出您还未进食,请问需要进行用餐服务吗”


相羽摸了摸还不算太饿的肚子,认真思考了一下说道


“那就…四串肉丸串吧”


“系统检测到您的营养摄取很不平衡,请问还需要添加什么食品吗”


“…四串肉丸串,我还没有那么饿”


—正在启用家政模式,请稍候—


***

在仿生人来到相羽家的一周后终于变得像“人”一些了——至少她不会再说什么奇怪的程式用语了


“请问您现在在做这么”


听到敬语(但是很明显这一点没有得到很大的改善)后的相羽明显皱了一下眉头,却还是耐心的回答了对方


“在画画…还有,不要对我说敬语”


“请问这就是您说过的‘想做的事情’吗”


仿生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先不说这仿生人连人类的基本行为模式都没解析明白,这应和人的能力(大抵是因为求生欲比较强)倒是无师自通


“…我现在怀疑kdhr是不是为了整我才故意改成这种说话方式…”


相羽小声嘀咕道,却又因为分了神,一不小心将调色盘打翻在画布上


枯燥无味的画瞬间就变的色彩缤纷了起来,看上去颇有“艺术品”的风范


或许自己真的可以把这张画当成艺术品拿出去拍买,说不定还能拍出不少的金额


相羽这么想着,嘴角的抽动倒是没停过


“我发现您的情绪有些不稳定,请问您需要我的帮助吗”


仿生人做出一副营业式的微笑,在此刻看起来却不知为何很欠揍


相羽第一次觉得,这人挺烦的


***

相羽的生活节奏总是比其他人更乱无章法


接到工作的时候,她就像没家的孩子一样东奔西走,而没有工作的时候,她就回到她那不大的公寓,画着一张又一张一样的画


虽然这样的生活在旁人眼中有点过于的辛苦与枯燥,但是她自己乐在其中,自然也由不得别人去评价什么


“请问您是在画我吗?”


无机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声调倒是比以往多了一丝人情味——虽说也不过是人工合成的


“不,只是一位故人而已”


相羽缓缓的回答,专注的神情像是再也容不下其他——毕竟她可不想再打翻颜料盘了


然而仿生人很明显没有体会到相羽的心意,还是不厌其烦的在相羽旁边瞎嚷嚷


倘若不是她顶着这张脸,相羽大概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但是我的系统检测到您画上的人与我的相似度高达89.7%”


大抵是烦了,相羽将手中的调色盘放下,大声吼到


“我这都没画完,你有什么资格评定我在画什么!”


“经过系统的演算……”


“够了!我不想听你的那些无聊的演算,你……”


情绪失控的相羽本想狠狠的骂这个仿生人一顿,然而在目光触及那张脸之后,她却终究没能再说出什么


“您对我现在的状态不满意吗?”


然而仿生人还是那么不识趣的说到,嘴角微微上扬——然而她却连这个动作基本的意义都没能做到


“……不满意”相羽说道


而且是非常不满意


“那您想要我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自己真正想要陪伴在身边的人又会是谁呢?


相羽不止一次在心底这样问自己


明明也是年龄不小的人了,却仅仅只是因为看到商家的那一句“能够成为任何你想要成为的人”的广告语,就想都没想就买来连怎么用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仿生人


自己究竟想要她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我想要你……成为一个能陪我疯陪我闹的人”


相羽缓缓的开口到


“你要在我出糗的时候佯装嫌弃我,但是又要在我真正失落的时候温柔的安慰我;在我出差工作的时候你可以无视时差给我打来视频电话,当然也要在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陪我聊天;我想要你有一手好厨艺,一副优美的歌喉,一个谦逊有礼却绝不死板的性格……”


相羽滔滔不绝的说着,眼里似乎泛着光,那是仿生人来到这里后第一次看见的风景

仿


相羽一个人说了很久,久到连调色盘上的颜料都干了


而仿生人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她说,仿佛听话般的没有再问什么奇怪的问题,一人一机就这么坐在一起,像极了岁月静好


“我想要你成为这样的人”


—设定收录完毕,正在更换新的人格—


***

就像我先前说的那样,RKM型的仿生人只要经历一段时间的培养,就能成为对方心目中想要成为的任何人


而所谓的“培养”,其实就是在使用仿生人的初期给予比较详细的设定,再经由仿生人对使用者性格的解析,再现出一个使用者心目中理想的人格


不过很显然,相羽并没有搞明白这一操作方式


“あいあい,要来玩联机吗?”


由于眼前人的举动实在与之前的落差太大,相羽表示自己现在可能真的有点懵


该不会是自己被她气傻了出现幻觉了吧?


“放心,在你面前的的人没出故障,倒不如说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弄明白怎么完善设定的あいあい真的不是笨蛋吗?”


与印象中不差分毫的语气令相羽愣住了,隐藏在褐色眸子下的瞳孔缩成针状,却又在扩张回来的时候蒙上了一层霜


“…まは姉…”


“我在”


她微笑着,像盛开的葵花般发出灿烂的光,照亮相羽的眼眸,也照亮了曾被遗失的过往岁月



***

醒来的第一眼是那人清瘦的脸庞,略长的发在晨光下如丝绸般柔软,深褐色的眸子似泉水般澄澈,让躺在床上的那人移不开眼


“——现在是东京时间:9:00,早上好”


柔顺的发丝垂落在枕边,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额头上温软的触感轻的像是天鹅的羽毛


每一个早安吻都会像是蜂蜜般甜而不腻,却又让人不知不觉中染上名为“幸福”的毒瘾


“早饭做好了哦,あいあい快点起床吧”


这声独有的呼唤像猫的爪子般让相羽的心痒痒的,令原本白嫩的脸上染上几分红润


“…まは姉总是起的这么早呢”


“哈哈,是あいあい你睡的太晚了吧”


窗外的鸟鸣声宛若新生的华章,曲调高昂却又不失跌宕


生活突然变得如此美好,令相羽有一种仿佛下一秒名为“幸福”的烟花就会落下帷幕似的坐立不安


“又瞎想什么呢?”


仿生人用手指戳了戳她的柔软的脸颊,笑得像青春期的那些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小男生一样


“我在这里哦”


她说


像是一切都还安好



***

『全球热点:著名仿生人学家工藤晴香教授在昨晚发表停止研究RKM型仿生人的开发项目的声明,其背后的目的是……』


将略显嘈杂的新闻切换成游戏界面,相羽有些狐疑的望着不远处的复古式电话沉思


“——现在是东京时间:10:00要一起玩吗?”


仿生人晃了晃手中的游戏机,深褐色的眸子里满是“期待”,只可惜相羽少有的摇了摇头


于是对方似是赌气般的坐在她附近的地板上,像三岁孩子一样的行为着实令人觉得可爱


不过很显然,相羽的注意力并不在这里


她有些不安的走到老式电话边,播下了那个有些令人怀念的号码


电话对面连续不断的盲音令人心慌,正当相羽打算放弃的时候,对面却突然接通了


“…我想该不会你才是打吊瓶打傻的那一个吧”


相羽打趣的说,略带颤抖的声音却在空气中变了调


“为什么?”


电话对面没有回应,沉默的气氛瞬间将两个相隔甚远的地方淹没


良久,工藤开口


“…不为什么”


那声音略带些哑,像是很久都没得到雨水眷顾的枯草般毫无生机


“别开玩笑了!你为了这项事业付出了那么多,难道你真的就这么…”


“我知道”


低哑的回应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却又是那么执拗,让相羽说不出话来


“あいあい,你还记得…我最开始研究仿生人…的原因是…什么吗…”


***

相羽爱奈和工藤晴香是高中同学


这两个人的孽缘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的穷追不舍,仅仅是三年的时间,两人就连着三次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看起来像是少女漫画才有的情节


不过两人很明显也没有投缘到那个地步,相羽认识了工藤三年,工藤也暗恋了一个人三年

不过相羽从没听工藤提起过这个人,只记得在第三年的某一天,在相羽收拾好书包准备离校的时候,工藤突然对她说:


“我要去国外留学了”


当时的相羽很明显没有太在意这句话——毕竟两个人的成绩差不多,只是敷衍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工藤说:“我打算研究出一种能将离去的人带回来的机器”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相羽也还在认为对方说的只是迟到的愚人节玩笑,只是没想到第二天工藤就真的转学了


直到很多年以后,当相羽再次见到这位身材娇小的友人的时候的,她就真的成了这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仿生人专家


而RKM型仿生人,就是她这些年最高的杰作



“通过大量对使用者的数据分析和特制的学习模块,RKM型仿生人甚至可以完美的再现设定中的人物形象”


而这种再现并不是将已有的数据像复制粘贴一样重现,而是通过将已有的数据统计整合并进行大量的分析,进而演算出一种与对方心目中的那个人人无异的思维模式


就像那些人真的回到了使用者身边一样




可是这个世界又怎么会容下两个一样的人呢?


于是按照客户的需求,商家会特地定制出专属的仿生人——这也是为什么RKM型仿生人没有编号的原因,因为每一台都是原型机


“可是…我突然发现,就算是…所有的思维模式和…做的事情都一模一样……但终究不会是她”


工藤断断续续的说着,语气却冰冷的像个机器


“你知道吗…我真的没有办法带她回来…”


相羽没法透过老式电话看到工藤那空洞的眼神,工藤也看不见相羽在电话对面早已泛白的唇


***

那一夜,相羽少有的失眠了


明明自从那个仿生人来到她家中以后,她每晚的睡眠质量就好到连梦都不会做的地步,怎么偏偏在今天就会失眠了呢?


她翻来覆去想不透彻,就只好盯着仿生人那清瘦的脸庞看,就这样看了很久,久到连月亮都觉得害羞


“——现在是东京时间:1:00,你还不睡吗?”


那深褐色的眸子像是黑夜里夺目的星光,令相羽只是看着就觉得安心


“我睡不着”


相羽的声音闷着被子里,听起来有点像是撒娇


“まほ姉”她用有些微小的声音说


“我在”


“…まほ姉”


“我在”


“…まほ姉…”


“我一直都在”


仿生人笑着将她散乱在脸上的发丝捋顺到耳后,温柔的说道



那晚,相羽久违的做了一个梦


一个关于过去的漫长的梦



***

相羽爱奈认识富田麻帆的那年,两人都还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两人相识在一个业内人士的宴会上,不过那场宴会具体发生了什么,相羽早就不记得了


唯一还存留在脑海中的记忆,大概就是两个人相遇的画面了吧


那时她正与自己的前辈交谈,对方就这么端着酒杯向自己与前辈过来了


她的脸被蒸酒气的微红,眼中满是旁无法触及的星光


而相羽就这么傻笑着看着对方,是这个业界中少有的纯粹


仅是两人的视线交汇,世界就为了她们停了三秒


或许她们从没有什么怦然,但是内心却早已一见如故,与之共享相同的鼓动


于是在一个月以后,两个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顺带一提是富田先告的白


那以后,两人相处的日子总是那么甜蜜与美好


富田会在相羽出糗的时候佯装嫌弃,又会在她真正失落的时候用那不可思议的温柔的安慰对方


富田曾在相羽出差工作的时候无视时差向那边打过去一通视频电话——即使那边早已是凌晨时分了,也曾在相羽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放弃她那标准过头的作息陪对方聊天——并且一聊就是一晚上


她有一手好厨艺,可却总是要相羽亲自下厨为她做点什么——即便那饭菜并不怎么可口


她有一幅好歌喉,总会在无事的时候边看着相羽画画边唱歌……


而相羽那时候认为,两个人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可才过了不到两年,就被世界狠狠的打了一个大耳光


两人交往的一年后,富田住院了


原因是因为长期过度疲劳而积劳成疾,得了下不了床的病


而那时相羽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便常常因为加班加点的工作而没时间去医院看望富田


而富田也不恼,只是笑着与她交谈着一些有的没的的小事,有时候甚至还催促她快点回家工作


然后她就真的那么做了——现在想想她那时也是真的傻,怎么就轻易相信了一个躺在病床上的人的笑容呢


于是在富田住院的第三个月,相羽永远的失去了她


世界突然就变得灰暗了起来,连鸟鸣也变得凄切


相羽这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人生只有两个阶段——有富田在的和没富田在的


有富田在的日子是那么美好,却像烟花一般易逝;没有富田的日子是那么的枯燥,却到现在还没有结束


但是,地球还在转动,时光就不会停留


相羽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只是多了一样习惯


她经常会在闲暇的时间在画室画记忆里的富田,有时候一画就几个小时


她的作息也开始变得不规律——又或者是变回了见到富田之前的生活,她常常一整天待在画室里不饮不食,长久以来也就造成了因为营养不良而经常住院的情况




病床边的吊瓶被窗外光线映的微微闪烁,带着光芒的药水就这样顺着针管进入血管,再透过血管扩散致全身,进而演变成生命的一部分


——原来你曾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色吗?


她想


***

在仿生人来到相羽家的第三月,相羽买了一份仿生人专属的蛋糕(当然98.7%都是由钛构成的)

她将蛋糕摆在桌子上,说道


“今天是你的生日”


仿生人自然是有些不明所以的——毕竟仿生人从不过生日


所幸RKM型仿生人处理应急事件的性能都是很好的,于是她接过蛋糕,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现在是东京时间:18:00,あいあい,帮我唱首生日歌吧”


于是相羽就真的唱了


她的歌声婉转,像是这个世界最温柔的夜莺


“生日快乐,まほ姉”


“嗯!”


仿生人利落的将蛋糕切成四块,然后取出一块用叉子挖了一大口吃下,她的脸鼓地像一只仓鼠,眼睛笑成两条线


“好吃!”


她口齿不清的说道


而相羽就只是这么看着,眼中仿佛有着千万的留恋与不舍


“就算是你一直盯着我看…我也不会分给你哦”


仿生人用手将蛋糕护住,眼神像极了一只护食的小型犬


“……真像啊”


良久,相羽开口说


***

“尊敬的女士,您确定要将该型号仿生人回收吗?”


无机质的女声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


“…确定”


“请您指出该产品的不足之处,我们会尽量完善您的需求”


“不!她…她只是太像了…太像……”


“感谢您的宝贵意见,我们会尽快改善的,”


“15分钟后我们将回收该产品,请您稍作等待”


相羽不再说话了,只是紧紧的盯着仿生人,像是要把她看穿一般


而仿生人也只是不解的歪了歪头,就好像她是没事人一样


不过在听到自己要被回收的消息后她也的确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就这样笑着接受了自己可能会被拆解的命运——就连这一点,也像极了富田




“您好,我是模控生命的回收者”


仿生人蓝色的LED灯有些晃眼,无机质的冰冷目光看得相羽脊背发寒


它走上前将相羽身后的仿生人拉了出来,闪了一下蓝色的光圈


—关闭应用系统—


—正在关闭,请稍后—


全息投影瞬间消失了,剩下的仅有那仿生人白的可怕的躯干


相羽目送回收者将她装到回收专用的仪器里,没能再说什么


大概是RKM型的系统太过庞大,导致在系统完全关闭前,最高程式还是验算出了最后一条指令


—是否执行该指令—


—是—





在仪器关闭前,那个仿生人说道——用冰冷的机器音



“——现在是东京时间:10:00,我爱你,あいあい”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