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竹叶镇(上)

作者:曈穆
更新时间:2020-05-29 07:41
点击:82
章节字数:34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知绕过几重山,钻进钻出几片林子,离朝抵达竹叶镇的时候已是不知第几日的傍晚。


定在镇子口,凝视着镇口巨石上“竹叶镇”三个字,离朝的眼眶发了热,她已有三年未归。


走前,别镇中亲人,满怀希望去寻师傅。


归时,于镇前踌躇,不敢见那一抔黄土。


“离朝?可是离朝丫头?”


忽有一声入了耳,离朝循声望去,只见是布庄的李大娘,她面上挂着惊讶与欣喜,眼神中诉说着“多年不见,总算是盼得游子归家”。


她不知是否该笑,或许是该笑的,可眼圈不争气的红了,泪珠“吧嗒吧嗒”地往下落,唇角亦是强扯着都提不上去。


李大娘面上覆了疑惑,忙来到她跟前,伸出有点粗糙宽厚的手,将她眼角的泪水抹了去。


“小丫头,哭啥,可是在外受了委屈?没事儿,一会啊吃些热饭,然后与大娘说说,大娘我虽然不懂江湖啥乱七八糟的,但毕竟年岁大了,也算是过来人,顶是能帮丫头你解解愁的。”


闻得此言,离朝止不住哭得更凶了,上气不接下气地唤了声“大娘”,其他话却是说不出来……


“唉,大娘早就叫你别出去的,傻丫头……”李大娘将她抱住,一边抚着她乱糟糟的头发,一边喃喃着,心中可不是要心疼?这丫头是他们竹叶镇老一辈人看着长大的,就和亲闺女、亲孙女一样。


江曌也是,旁人叫她什么巫陵大魔头,但于竹叶镇的人来说,她早已是他们的姊妹,怪叫人不省心的姊妹。


“离朝啊,没事的,你师傅会回来的,那外面哪有咱竹叶镇好。兴许过年的时候就回来了,到时啊咱们就和以前一样,大家一起过个开开心心的年,大娘再给你们师徒做几件新衣裳,大娘新学来的手艺,可好了~”


瞧这孩子的衣裳东一道口西一道口的,李大娘更是心疼,也不知孩子在外都受了什么苦……


离朝攥紧拳头,泪水依旧泄如洪,她根本说不出口,说不出师傅已然仙去的事实。她更是奇怪和焦急,这般久了,师傅的遗身为何还没被送回竹林?


“哎~~干嘛呢哎,李家媳妇?”


突然,一道含了点挪愉的声音悠悠飘了过来。


是吴叔。即使不看,离朝也清楚,是那个虽然吊儿郎当,但少时常常陪她玩的吴叔。


“离朝丫头回来了。”李大娘转头瞪了他一眼。


吴叔一看,还真是离朝,他这个大嘴巴当即吆喝起来。于是没一会儿,镇子里但凡认识离朝的都出来迎接这个多年未归的小丫头,就是这两年出生的小娃娃都被抱出来见见“姐姐”。甚至闯荡江湖回来,腿不幸伤残的宋珏都拄着个拐跑了过来。


不过他们可没老吴那般心大,见离朝窝在李大娘怀中哭个不止,又没看到江曌的身影就明白是咋回事了,呼啦啦一群人围过来,一拨人委婉不委婉的劝,另一拨人想尽办法转移离朝的注意,叨叨着又有什么好吃的,又有什么趣事。


于是七嘴八舌热热闹闹的,不一会儿这两拨人还斗起嘴来,是什么好玩的话都能跑出来,比如和铁匠斗嘴就冒出一句“你这块老铁是烧红了屁股没个正形”,再比如和养鸡户斗嘴钻出来一句“咯咯哒咯咯哒,呸呸呸,卡一嘴鸡毛”等等。


搞得离朝哭着哭着就忍不住笑出一声。


而她一笑,大家也就放了些心,当下也不吵了,哄着这丫头进了镇。


虽说现下是冬日最冷的时候,但镇子里却充盈着暖意,是几户炊烟袅袅,露天包子热气腾腾。


“哎呦糟了,忘了家里还煮着饭呢!”


“俺滴娘咧,俺包子咋还吹上冷风了哎……”


于是炊烟袅袅的赶紧去灭火,包子吹了风的急忙去盖上笼屉,其他人则是欢笑着,笑着笑着又吵吵起来,因为都想把许久未归的离朝拽到自己家去。


但最终获胜的是宋大娘,因为宋大娘家是开客栈的。


宋大娘可是高兴,叫她儿子宋珏赶紧回去叫伙计准备好饭,自己则双手插着腰,拿眼睛瞄着那几个好姐妹,模样可是得意。


那几个大娘见了并不扫兴,故意撇撇嘴,作一副嫉妒的模样,让这好姐姐能更高兴些。


而衣裳都被离朝哭湿了的李大娘笑了笑,叫她明天到自己店里去,她要给这傻丫头做几件新衣裳。


这可提醒了有铺子的,赶紧抓住机会邀请离朝去,热情得很。


至于没铺子的很无奈,只能揉两下离朝的头发,和她约定今年大家一起过年。


离朝笑着,热泪盈眶,是一一应下,也任他们乱揉自己的头发,虽然眼瞅着掉了好些毛儿……


又耗了好一会儿,大家才不舍地看着离朝被宋大娘带走。


……


宋大娘热心又很是好说,在回客栈的路上,见离朝还有点闷闷不乐的,就和她说了好些话,大多是这街里街坊的趣事,她晓得他们竹叶镇的小丫头在不高兴的时候喜欢听这些。


其实离朝不是喜欢听这些,只是见大家为了让自己开心而绞尽脑汁地找出这些有趣的事,她不忍他们为难苦恼,所以才一听这些事就把心中苦闷压下,表现出开心的样子。


有时候也会真把自己骗过去而忘记那些苦闷。


现在就是如此,听了宋大娘的话,离朝的痛苦消却了一点,面上自然而然地挂上了笑,时不时还会附和上两句,让宋大娘很是高兴。


她们就这般说说笑笑地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宋大娘的客栈。


望着客栈的牌匾,似是日月倒转,眼前的一切发生了变化……


高高的。


小小的孩童望着高高的牌匾,露出疑惑的表情,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呢?


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她抓着的衣角动了,带着她走进了客栈。


孩童的步子小,跟不上走在前面的人,那衣角总是想从她的手心逃走,她一生气就“蹬蹬蹬”地跑了起来,但是跑得急,捯饬的小脚自己往一块挤,于是理所当然……


“啪”的一下,孩童趴在了地上。


“呜……”孩童嘴一撇,小眉毛一揪,泪珠就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忍着没有落下。


“朝儿,要自己起来。”


前面的人已是坐在了凳子上,口中的话语甚是冷淡。


此言一出,那悬在眼眶的泪珠“啪嗒”一下砸在了地上,可是叫见者心疼。


“哎呦,怪可怜的,孩儿还这般小,怎能如此苛刻?”年轻的宋大娘看不惯,走来就要将小离朝抱起来。


可是小离朝吸了下鼻子,自己从地上爬起,又对来到身边的宋大娘道了声谢,而后向师傅走去。


身后的宋大娘亦是跟了过来,毕竟还要问她们吃些什么。


“师傅……”小离朝抬头望着她,眼圈还红彤彤的,目中含着几分希冀。


兀的一只修长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头顶,小离朝瞪大了眼睛,霎时破涕为笑。即使师傅不说话,她也能明白师傅一定是在夸自己“做得好”~


“朝儿,既选了剑,便要如剑一般坚韧。否则,我会收了你的剑。”


一听这话,小离朝眉一皱,笑容落下,双手攥住腰间师傅给的小木剑,一副“护食”的样子。不过眼神倒是坚定,且用稚嫩又满富朝气的声音回答:“是,朝儿晓得了,定会如剑一般坚韧。”


“莫食言。”


三个字落下,师傅收回了手。而小离朝则郑重地点了头,接着坐在了师傅对面的凳子上。


一旁的宋大娘悄悄松了口气,摆上笑脸,问她们吃些什么。


“两个馒头、炒青菜和两碗米粥,以及一壶甘茶。”离朝喃喃着,目中映着自己的那碗米粥。


“离朝?”


宋大娘的声音入了耳,她回了神儿,循声望去,见得一张写了担心的脸。


“离朝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可要大娘带你去医馆?”


摇了摇头,离朝复又挂上了笑,说:“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


“以前呐,以前好啊,李将军还在的时候云中多安宁,虽然咱这偏地总会不知从哪儿冒出个匪来,但只要报上去,准有官兵来剿匪。后来是因为你师傅,匪寇都怕了咱这地儿,鲜少会来了。”


说着,宋大娘给离朝夹过去一个鸡腿。


离朝看着这鸡腿纠结了一下,还是无礼地夹起放回了盘中,并道:“对不起,大娘,我已是不食肉了。”


闻言,宋大娘眨了眨眼,满是疑惑,这孩子是出去一趟碰上哪位高僧了?以前她可是最爱要上一壶酒,再配上一只烧鸡、两碟小菜,吃得可是讲究……


在她疑惑间,一旁默不作声的瘸腿宋珏将那鸡腿夹到了自己碗中,得来宋大娘一个瞪视时笑得可是文雅。


“离朝啊,你在外都遇到什么事了,和大娘说说吧。”


正夹菜的手一顿,离朝有些怔愣,此刻于脑海中浮现的身影只有两个,一个是师傅,另一个是君姑娘。她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关于她们的事,可这些实是不好说出口。


于是她笑了笑,回了句“都是一些江湖上的琐事”,然后将菜夹入碗中,混着米粥一口气划拉个干净。


接着她轻轻放下碗筷,笑着对宋大娘说:“大娘,我想先去睡一觉。”


看着这孩子强颜欢笑的模样,宋大娘心里不好受,但面上还是配合着道:“去吧去吧,你宋兄应该给你收拾好了。”


啃鸡腿的宋珏浅笑着点了点头,即使双手油滋滋也依旧保持着一种文雅。


离朝向他们道了声谢,随后轻车熟路地上了楼,笑容直至到了拐角处才慢慢落下……


“也不知这孩子在外都经历了什么……”待楼上关门声响起,楼下的宋大娘才喃喃自语了一句。


听了她的话,宋珏无甚反应,垂着眼眸依旧专心啃着手中的鸡腿,不过那眸中含着几分了然。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