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大寒(七)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6-14 21:41
点击:631
章节字数:38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永昌殿的大门缓缓打开。贾明琅与顾清沅一前一后自殿内走出,身边的侍婢立马为她们支起伞,挡住落雪。


她妯娌二人早时相约去永昌殿请安,不久卫琰也来了,一同用过午膳后便留在殿内与崟王、王妃闲聊。


不想一家人聊得正开心,卫璃攸忽然到访。


崟王有好几天未见过郡主,见儿女齐至,心情大好,忙唤人给郡主赐座。可不等入座,卫璃攸二话不说便呈上一纸请命血书,跪求崟王重审独孤羽一案。


崟王当即怒不可止,若非王妃在旁边相拦,只怕当场便要气得掀了桌子。崟王盛怒下将郡主轰出殿外,却不想卫璃攸并未知难而退,竟然久跪于殿外,继续替独孤羽求情。


顾清沅看着石阶下方的身影,不由心生恻隐,对身边的婢女吩咐道:“去给郡主送把伞去。”


按说她与卫璃攸平日来往甚少,更谈不上有什么深厚情谊,但不知为何,竟无缘无故生出些许怜惜之意。


婢女拿着伞正欲动身,却又被贾明琅厉声喝住。


“不准去。”


婢女闻声立刻收回脚步,怯怯抬起眼看向顾清沅,似在征询自家主子的意见。


顾清沅柳眉微蹙,松开挽在贾明琅胳膊上的手:“璃攸她已跪了许久,眼下又下雪了。你怎么这般、这般——”想来想去,觉得最后几个字用来形容明琅有些不妥,吞吐半天终究没有说出口。


贾明琅却笑着将话接上:“你是想说,我怎么这般铁石心肠?”说着兀自笑了起来:“这是大实话,也犯不着怕我生气。”


她伸手紧紧拽着顾清沅的手臂不放,似乎是在预防着对方忽然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举动。


见顾清沅默不吭声,贾明琅又说道:“阿沅,我晓得你是好心,但好心肠未必会办好事,有时候还会害了自己。方才你也看见了,父王那般生气,直接将她撵出殿外。她竟还不知好歹,跪在这儿演上了苦肉计。眼下即便吃点苦头,也是她自找的。”说着,不觉语带讥讽:“这些年来,姑姑待她也不薄,可惜是平白养了只小白眼狼。平时装得再乖,到了这节骨眼上还是免不了露出真面目,终究还是向着独孤家。”


顾清沅忍不住辩解:“璃攸也是迫不得已,独孤家毕竟是她母族,到底是不能眼睁睁看着独孤羽去死...”


贾明琅闻言,不禁冷笑:“谁活着没个苦衷,不必取舍?她分明可以选择,是她自己没有选对。你该明白,她今日在殿中的言行已不仅仅涉及卫家的家事,她这是在干政!如今独孤家的老东西在外头跪着,这小东西在殿外跪着,还联合一帮旧臣上疏请命,要说中间没有交通筹谋谁会相信?”


话及此,贾明琅忽然收起了笑意,凝视着顾清沅的眼睛,似在警示:“阿沅,你向来对朝堂政事不关心,这于我们女子而言本是极好的。有些不该关心的事情,多看一眼都是祸害。阿琰是她的亲哥哥,平日与她相交甚好,如今却气定神闲地坐在殿里,都没说要出来劝说她两句,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她几乎将话说得透彻,顾清沅却似把她的一番话当作耳旁风,趁其不备,赶忙将手挣脱出来,提着裙裾快步走下台阶。


贾明琅气得直跺脚,朝顾清沅喝道:“你要去便去,莫怪我没提醒你!若传到我姑姑耳中,我可不会帮你讲话!”她话说得决绝,脚步却不听使唤地也跟了过去。


卫璃攸正跪在永昌殿外的石阶底下,外衫被雪水沾湿了大半。她脸上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与身边积雪并无两样,然而脊背却绷得挺直。


“璃攸,你起来罢。”顾清沅原本想去扶她起来,可贾明琅方才的叮嘱尚在耳边,又一时下不了决心,手停在空中迟迟不动。


她迟疑了片刻,将五指合拢缩进袖子里,对璃攸说道:“有什么事等回去再从长计议,这么熬着总归对自己不好。”


卫璃攸徐徐转过视线,目光无神地迎上顾清沅的眼睛。冻得发白的嘴唇动了动,扯出一个虚弱的笑来:“劳烦二嫂挂心,但璃攸也有自己的打算。”


不久贾明琅也跟了上来,只是冷眼旁观,并不搭腔。她既已清楚卫璃攸的立场,难免对她有些芥蒂与防备,这时连表面上的和善都懒得再去维系。


顾清沅不善言辞,一番话后,见无成效,便渐渐打起了退堂鼓。她长长叹了口气,从婢女那接过纸伞放在雪地上,再没多说什么。


这时候,远远只见三名婢子正快步走近过来。贾明琅认得栖云阁的卧雪与海棠,对紧随在两人身后的曲红绡只觉得有些眼熟,却叫不上名字。她晓得来的是栖云阁的人,连忙对身边的顾清沅道:“你瞧,栖云阁的人都到了,自然会想办法接把她回去,哪里还须要你在这里瞎操心?”说着急忙拉着顾清沅走开。


不多时,卧雪与海棠已相继奔至郡主身边,伏在地上。膝盖刚触到地面,钻心刺骨的寒意侵袭而来,冻得二人直打哆嗦。


可眼见卫璃攸此刻面容憔悴,脸上血色全无,卧雪立即忘了冷,只剩满心忧虑,直拽着郡主的衣袖,垂泪道:“您这是又是何苦?有什么想不通的,非要在这雪地里受罪。才半日未见就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让人瞧见了心里怎么好过!”


海棠亦慌张说道:“郡主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咱们该怎么办?”她一想到在这府上恐怕再难遇上如卫璃攸一般好说话又善待下人的主子,心里又急又怕,也忍不住落下几滴泪来。


卫璃攸却罔若未闻,任其哭诉,皆闭唇不应。一双眼睛只死死盯着殿前大门。


曲红绡默不作声站在旁侧,她双手交叠紧握,用指甲重重掐着手背,好让自己镇定下来。


卧雪见红绡站着不动,急得声音都在发颤:“红绡,你快劝劝她!”她本指望带红绡过来,郡主多少能听她几句劝话,哪晓得这人来了竟呆立着不作声,着实令人发恼。


卫璃攸听见‘红绡’的名字,空洞的眼睛里登时恢复了一丝清明,陡然间露出慌张神色:“我不想看见她,快让她走!”


海棠闻言,忙顺着她字面上的意思说道:“奴婢这就让她回去。”连忙起身,作势要将红绡支走。


红绡并不理会,兀自往前走。没走两步,又听卫璃攸道:“你若再走近半步,事后我必严惩。”


海棠急忙上前拽住红绡的胳膊,说道:“郡主都说了不想见你,你还杵在这里碍什么眼!”她早劝过卧雪不要带这祸害出来,也不知卧雪吃错了什么药,偏要带上红绡。果然如她所料,帮不上忙不说,又惹得郡主不悦,当下甚是懊悔。


曲红绡却置若罔闻,转眼已走到卫璃攸身边。


卫璃攸默默盯着她,眼看着对方泰然自若地在自己身侧跪下,方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


红绡面无惧色:“奴婢胆子大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想来郡主最是清楚。”


“你就料定我不会罚你?”卫璃攸垂首,皱起眉头。


红绡道:“惟愿郡主能够言而有信。”说完,又对海棠、卧雪两人说道:“二位姐姐可否回避一下,我有话想单独同郡主讲。”


卧雪听她这话,不禁心中大喜。她心里料定红绡是有了劝说郡主的法子,不等海棠反对,立马拉上海棠一同避开。


见那两人走远,曲红绡才低下头。她握住卫璃攸的手,将那双冻得冰冷的手放在掌心轻揉。


她本想要将它们捂在怀里,但又不敢做出过分逾越的举动。


卫璃攸试图将手抽走,无奈使不上力气,只好由着对方握住。


只听红绡说:“郡主曾经说过,只要我肯留下来,想要什么都可以。”抬眸望着她,又问:“不知郡主可否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卫璃攸隐隐记起这是自己之前情急说出的话,恍惚地点点头,却不明白对方为何忽然提起。


红绡的嗓音轻柔和缓:“现在我愿意留下来,但什么都不要,只希望郡主能够同我回去。”


话音甫落,卫璃攸黯然的眼中忽然凝聚起光彩。单薄的肩膀轻轻颤抖,抬首时,眼眶已发红。


欣喜迟来,却去时仓促,不足片刻,就被涌上的悲戚取而代之。


她垂下眼眸,含着苦笑:“可这回恐怕要失信于人了。”


卫璃攸干涩的嘴唇微微翕动,像被风干的蝶翼:“我舅舅已经不在了,如果我现在走了,阿羽就真的没救了,母妃...母妃她只会更恨我...”说到这里眼泪便止不住地流下,声音也哽咽起来:“她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曲红绡牢牢握住她的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些:“郡主已经做得足够多了,王妃又怎么会责怪郡主。王妃若在天有灵,只会希望郡主能够好好活着,绝不愿看到郡主受罪。”


卫璃攸摇摇头:“母妃她一直都在责怪我,不然也不会离开我。”她望向前方高处紧闭的大门,自语般说:“你不明白,独孤家若是完了,我也活不成了。”


曲红绡觉得自己的心要被揉碎了——她迫切地想将人平安无事地带回去,却只能无力地看着对方承受风霜的折磨。


她这时才意识到,压负在对方身上的东西,并非自己想象中那般轻巧。


曲红绡似乎再也克制不住心里的慌乱,将对方的手揣在心口:“你这样下去,会撑不住的。或许、或许回去之后再等一等,大王就会回心转意,事情也会有转机——”


“父王是不会轻易收回成命的,”卫璃攸的声音微弱飘渺,如残雪细碎地落在耳边,似乎随时都可能湮灭于风中:“但凡想要争取什么,总是要人付出些代价才行。如今王命已达,若轻易收回,岂不有损王威。父王他不是不明事理,但须要一个体面的理由。”


若王女以性命相求,崟王或能网开一面。旁人只道,大王爱女心切,实乃无奈之举。


曲红绡默然垂首,心中满是无力。她抬起衣袖掩住落下的眼泪,温热的眼泪混夹着冰冷的雨雪沾湿袖口。


“让我陪着你罢。”曲红绡悄悄拭去眼泪,脸上神情已一如往常。


卫璃攸没有出言拒绝,她便当是默许了,跪在对方身侧,一道静静望向永昌殿大门。


稍时,殿门徐徐开启。内官自殿内出来,沿着门前台阶一路小跑过来。


“郡主,你快些起来罢,大王准了!”不等奔至卫璃攸面前,那内官已迫不及待地传话道:“大王已应允将独孤将军交给大理寺重审了,也准了亲人探视!”


红绡听到此话,心中惊喜不已,连忙起身去搀扶卫璃攸。不想卫璃攸依旧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朝内官正色言道:“我要亲眼看王令才会离开。”


只见内官面露难色:“这恐怕有些不妥...王令尚未宣读,不可随意示人的呀!郡主可莫要为难小人了!”内官原本不肯给,却见郡主仍然跪着不起身,担心再怎么耗下去只怕真要闹出人命来,僵持片刻,还是松了口:“罢了罢了!”


只见他慢腾腾地从袖里掏出一卷金色绫织卷轴,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地展开,递到卫璃攸面前:“此事万万不可外扬,这要是让大王知道,下官可担待不起!”


卫璃攸不知哪里来得力气,猛然夺过他手里的王令。直到看清上面每一个字及末处印章,才慢慢松开手。她脸上忽然露出轻松的笑意,整个人如释重负般倒在雪地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5/31 15:26 发表

抱抱她,送温暖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