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明云长夜。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19 21:39
点击:1163
章节字数:33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魔气自一点而散,顷刻间布满空间,直叫桂宫染朱色、天汉擒绛红。


月白感受到此番变化,看向身边人。


季无念还呆在阴影里,低着头、不知表情。


明云这边有人出战,一出手便是一道耀眼金光。金光划过天际后散落一片、化作长箭急入云海,刺下绰绰人影后又在云间闪出夺目光耀来。


道道白芒紧随金光、与那从天而降的红短兵相接,或相持或逼退、一时风光无两。


然暗红不惧,硬是给黑夜也烧出阴影来。魔气硬压,刺破白光点点,一瞬又化作虚无、散尽空中。


蟾宫浴火,反逼曙雀。


金芒中闪出一人来,脚踏清风、直向红光最盛处去。无星长老一轮阴阳镜吞日衔月,誓要收它一颗魔星。


月白仰着头,见那边金红相触不过几瞬、阴阳阵便败退下来,黑白怯色、现出一点红芒来。


“无星!”


该是明云的另一人物,月白不认识。只见他接住无星,却在空中愣了几瞬。


长剑穿腹,血色覆盖寒霜。


“啊!”


那人被无星一脚踹开,下落百丈才堪堪稳住身形。他仰头去看,只见无星长老一身红气,满目狂躁,便是身后那阴阳阵都成了暗色。


“师、师兄!?”


“师姐!”


诸多惊叫散漫夜空,红点自白光中心而起,打散了一片阵势,瞬间溃不成军。


红星光芒大盛,一片压来、遍地屠戮。


顿时流星照镜,烽火烧原。


“……月、月白……”九一颤颤巍巍得唤她,“这、这就是坏事?”


引魔修入明云、杀伐万千。


月白转身,见季无念靠在树上,被阴影遮着脸,声音却是笑的,“你看,挺坏的。”


“……我、我还以为她是个好人来着,”九一咽了口口水,“果然走的是魔修卧底的套路么……”


月光突明,好似要比肩日轮,一瞬间斩破夜空。金芒出自高阁,于空中画出一轮剑影。


天干地支六十剑、三合六冲斩阴阳。


月白借着高涨月光看她,捕见其中冰凉深意、全部浸在水光里。


红星爆裂,火舌攀爬夜空,遇仙剑于半途、画出一道斩天线。


季无念也就这么半身红半身白得站在那里,擒着泪光笑。


月白走过去,抬着她下巴、端详这张脸。


都说有泪痣的人“一生流水、半世飘蓬”,季无念却该是个命好的。可明明一身顺遂命,偏又要来乱世搅风云。步步为营、四处奔波,谋人间、盗仙宝,甚至设计妖皇、阻拦魔将,好不容易得来了一个明云大乱的结果、心里却又早有另一番计较。


这明云、她究竟是想要还是不想要?


“明云阁主慕天问,修为大乘,只差一步飞升。”月白见她面色微变,继续说道,“而魔将染音、传闻不过元婴大圆满……”月白转头,空中那条线还在挣扎,便佐证了她的猜想,“慕天问身上、有这份魔气?”


不仅慕天问,只怕明云阁内、侵染之人不少。


季无念不挣扎、只笑,“月白真聪明。”


“此处封闭,不与外界通,”月白继续说,“魔气再浓、只怕慕天问也撑不住。”


季无念点头,“是。”


“慕天问跟你有仇?”月白好奇了。


“……没有,”季无念侧过头,面庞便全被红光笼罩,“反正都要入魔,晚不如早。”


月白把她的脸转回来,“是不是还顺便可以与染音同归于尽?”



季无念没有答话。


“你是不是想扬名立万、往魔界高处去?”月白凑近她,对她这一脸挣扎反倒喜欢起来。


季无念却不太喜欢她这时候笑起来,躲开了目光,“是啊。”


月白往那泛红的月亮看了一眼,问她,“我帮你,可有报酬?”


季无念一愣,这还是她第一次提到报酬。


“你要什么?”


月白凑到季无念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


“你……”季无念脸都烧红了,由内而外、由羞转怒,“想什么呢?”


月白微微转身,脸却还朝着她,“不能想?”


九一想捂住自己不存在的脸,这不是他认识的月白。


太过挑衅的结果自然是被拉过去狠狠亲吻,月白想起什么、加了一句,“不许上牙。”


说的好像谁会听她似的。季无念一个不服气,又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


月白脸色一变,本想推开。但季无念终究是没舍得下狠口,只是轻轻得舐咬,闹着玩儿。


季无念抱得紧,眼睛看着月白披散在身后的长发,“月白,这样就好。”


月白不接她的话,还看着空中那条摇摆着的线,轻轻说,“回去之后好好呆一段,跑来跑去太累了。”


“嗯,”季无念应下,“本就打算如此的……”



“轰。”


天线绵延而去,炸出一阵阵灵波动荡,许多弟子都因此坠落云端。


这边温情脉脉,那边烽火连云。


“……天上都打成一锅粥了,”九一看不下去了,“你们就不能管管么?”


月白也是打算如此,她推开季无念、却没看她。季无念只见她一身沐浴火光、染红衣裳,火莲遮面、不识真容。


挥手持冷剑,寒芒照月辉。


铭文在月白手中流动起来,化作娟娟冰流、荡漾剑身。


难得穿上红衣的月白竟也有了那份睥睨嚣张的气质,微抬的嘴角可以看出她平日很少展现的坏心眼,“记得报酬。”


季无念差点又给她闹了个红脸。


还好人走得快,如一束火红流星倒插而上,却是远离战场的方向、直奔月盘而去。


“何人!”


威压铺天盖地而来,大乘之能即便一面相持、也能堪堪分神关注身后。有弟子响应阁主,自阁中飞剑而来、却被一道寒光逼退。


“无极冷剑……”有个消息灵通的弟子认出那个样子,“那是凌洲!”


“呵。”


冷剑高举,红衣女直面明月。手起剑落、寒气八分,竟是连月盘都被她斩出道道冰痕。


那边火光更胜、似是要映衬这冰封玉盘,前火后冰、将这小小世界拖入炼狱。


“哈哈哈!”魔将大刀卷风,挥出一片热浪,“慕天问!你明云、不过如此!”


大势已去。


慕天问压制住心中一片狂躁,一步踏出高阁,如指北星辰、牢牢得定在那里。


“明云子弟听命,”阁主之令响彻天际,“便是今日我明云全部折损于此,也不可让此间魔气、外泄分毫!”


“是!”


季无念从树上下来,自然听见了慕天问的话、以及一阵沉默后明云弟子的追随。


有时想想,也就是因为慕天问如此决绝、明云子弟又怀着某种骄傲,今夜才会发生。


有时她也会问自己,值么?


其实值不值也没什么好说,毕竟能评判的只有她自己。只是想见此夜悲壮,她还是会难过。


为那些死去的大好少年,也为看着大好少年死去的自己。


她低头冷笑,却听空中一道声响。


“慕阁主此言、可是要落空了。”


一道“咔嚓”引众人回首、那被冰封起来的明月竟出现裂痕!


“什……”


“怎么回事!”


红衣女手中冷剑三挥,竟是将三道铭文挥于冰上。一时间冷光刺眼,吞没金芒、并没火光,将天空映成白昼。


众人抬手避眼,却只听那方向传来一阵阵崩碎声响。


待得指缝间强光不再、众人才微微睁眼,却似乎只能看见红光一片。


难道是魔修片刻已胜、再无转机?


再待稍顷,众人皆瞠目、遥看远方。


拂晓云布色,穿浪日舒光。


红衣女一身鲜红魔气更比朝阳,右手冷剑寒芒、左掌环佩耀光。


“你……”便是慕天问也未遇过此番景象,明云阁还在云端、却突然没有了永夜屏障。


“凌洲”手里玉佩上下翻腾,笑道,“此夜长好、不看山河。这‘长夜’在你明云手中多年,也该换个人看看。”不等众人反应,“凌洲”一剑穿云去,“凌洲告辞!诸位慢慢玩儿!”


……这叫什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便是连季无念都楞在原地、几瞬不得反应……月白到底来干嘛的?为什么她不知道这明云永夜竟是一块玉佩?怎么月白就能将那玉佩收走?


问题太多、让她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动作。


“呵,无能小贼。”染音“呸”了一声,长刀一挥、直冲慕天问而去。


屏障不再、周边魔气稍稍消散,慕天问体内狂躁竟是压下不少,只是来者汹汹、调息不稳的她只能堪堪阻挡。


有些弟子稍稍清醒一些,又立马被压上的魔修打退。


孤城还在、流星不止,只是长夜换了初日、玉盘改了扶桑。


有什么东西变了、又好像没变。


“哎……”


季无念低低叹气,终是握了长弓在手、欲射天狼。


***


月白一回便是一口鲜血,走之前的金光结界还在、替她将所有血气拦在其中。


边咳边动,月白好不容易将傀儡收起,自己躺到床上、侧躺喘气,被一身寒气折磨得够呛。


“……月白你说你,”九一干看着也帮不了她,急得不行,“那什么东西啊、值得你这么装逼么?”又没有任务……


“……呵,”月白像是真的开心、眼里隐隐闪出怀念来,“这东西可厉害……”大概是受了九一许多影响,她也学着他说话,“这大概是这世间、最强的挂了……”


“……那你也不能把自己搞成这样啊!”九一恨铁不成钢,可急来急去也没有用。


月白之前炼的那些丹药此时起了作用。她一口好几颗、硬生生要把那寒气压下去,“慢慢养、很快会好的。”


不过是些灵气爆裂的小伤就能换得“长夜”,很值。


“……这究竟是什么啊 ……”九一问题很多,“还有那个任务……”


月白累得不行,眼皮犹如千斤重,便是识海中的回答也无法完成了。


“这是……”


话未说完、意识先去,月白也就没再听到九一的提醒。


“叮。‘防止明云灭门。’任务完成。 主任务进度,百分之四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