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入魔何错?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31 20:54
点击:1313
章节字数:25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日,魔修夜袭六离长老的事传遍三清,齐丰被带去正殿受审。然而即便发生此等大事,小比依旧继续。只是流言飞传,除了正在比赛的弟子外,许多人三三两两凑到一起,对此事多有碎语。


“齐师兄?”洛长河蹙眉,“不可能吧?他不是前几日才回来么?”


“我也不知……”赵棋跟在身边,“叶二呢?”


叶二被季无念带走了。直接带到了栾清主殿,看齐丰受审。


赵子琛坐在主座,下首是诸仙门仙长。季无念带着叶二,一直躲到了殿内角落,只能从人头攒动中看见那个集聚目光的人。


昨日的翩翩君子成了阶下囚,蓬头垢面,眼睛血红。


“齐丰,你可知堕魔之罪?”


化神威压扑面而来,本就跪倒的人被按扶在地,嘴角轻蔑。


“入……魔……何……错……”


季无念指尖一颤,被月白看到。


果真是,前路无悔。


赵子琛收回威压,似乎他并没有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既已入魔,为何回我三清?你有何目的?”


齐丰双手缚于身后,起身时十分狼狈。他却环顾一周,笑道,“掌门,我一个无名小卒,天资平平,哪里值得这么多仙门才俊为我费神……”他低头,“啊不,你们根本不在乎我……你们不过是想知道我为何明明身负魔气,却无人可察……”


“呵,”他一声冷笑,“若不是有那护体灵符……”鲜红的眼睛向上迸发出仇恨,“六离,你就该与我一样……”视线飘转,隐匿在人群中的另一个人也被他盯着,“而你,你以为你躲得过么?”


五指成拳,季无念难得不笑。


“你们天资卓群,”齐丰低头笑着,“我们就看看,是不是在魔道上也是如此。”


“你做了什么?”明云无星长老抿茶一口,道骨仙风。


齐丰如蛇,笑得阴凉。


***


晚间回了青临殿,季无念不说话,让跟在她身边的月白也只能跟着沉默。


齐丰在那番挑衅之后便一言不发。刑罚已用,却撬不开他的嘴。


而即便他有魔气隐藏之法已被众人所知,月白的任务也还没完成。


“师尊。”


“恩?”季无念回来后便在院中躺椅躺下,让月白练剑给她看。


小徒弟身姿绰绰,明明只说是个倔强的农家孩子,如今身上已经有了淡淡仙骨,如同清风拂面、又如霜雪寒冬。


可能再过个几年,她就会把月白那一面慢慢展现出来。


月白漂亮过了头,叶二不一定会有那样夺人心魄的美貌、却也一定是惹人注意的一方美人。


季无念想起昨日唇上柔软,那颗冰凉的心竟暖了一些。


明明可以把她推开,怎么就这么温柔?


而那句“别退”,又是为什么说给她听?


月白收剑入鞘,就看季无念嘴角微翘,眼眸却垂着。


“师尊。”


“恩?”


“那位齐师兄,为何要入魔?”


季无念一愣,又如月下红梅笑起来,“小叶儿,你知道什么是入魔么?”


“听掌门的意思,”月白走到她身边,“该是不好的事。”


“在山下没听过么?”季无念坐起身来,让小徒弟跟自己分一个椅子,方便自己把人搂在怀里,任她试探自己的想法。


月白低眉顺眼,“想听师尊怎么说。”


“入魔啊……”季无念捏捏小徒弟滑嫩的脸颊,“入魔就是放任自我,随心所欲。”


这听起来到不像坏事。


月白想转头,被贴到自己脸颊旁的另一张脸止住了去路。


“只是入魔啊,就像个甜蜜的陷阱……”


从月白的角度只能隐约看见她高挺的鼻梁,却能听见她清淡的声音。


“越放任越厌恶,越厌恶越放任,随心所欲之后便是再也无法随心所欲,因为再也没了心……”季无念轻叹,“齐师兄以为整个屋子都看不见他,却不知、眼里最没他的便是他自己。”


堂堂一个金丹弟子,就这么失了道心。


倒是有一颗嫉妒的魔心,只不过已经被利用、成了暴露魔气的道具。


“师尊,那齐师兄似乎是想引你入魔……”月白低声问,“师尊怕入魔么?”


这问题大逆不道,季无念却只是淡淡回答,“不怕。入魔会忘记很多事,可能还活得更轻松些……”她蹭了蹭叶二的脸,“只是有些人注定会清醒,醒来之后的痛、早就把那种轻松抵消完了。”


“说得好像她入过似的……”九一吐槽到一半,突然想起她还真的被魔气折磨,又不说话了。


月白沉默,她不明白季无念痛从何而来。


“叶二。”


“师尊?”


季无念语气低沉,“若我入魔,你跟我么?”


指尖抚摸封雨剑鞘,丝丝凉意比这夜色更甚。月白举起剑,“跟。”


她为季无念而来,自然是黄穷碧落处处跟随。


毕竟此人心思奇怪难测,不跟着、她怕回不了家。


身边人低低的笑,凑在她颈边胡蹭。


月白不阻止她,眼神落在手中剑上,“齐师兄曾问我借剑一观,夸奖师尊天赋异禀……还说师尊曾经花去半身精血打造习风……那这封雨……?”


“自然也是融我精血的,”季无念一笑,她连着月白的手一起握住,“小叶儿,你看,师尊给你的、也是天下独一份儿。”


月白沉眸,看向季无念腰间。


她今日佩戴了那枚黑云带钩,钩下佩玉。


“师尊为何当年要用精血练剑呢?”


季无念一愣,笑说,“当年师尊赠我白云碎,可是那家伙太过粗犷,不是我的风格,不如打破重来,要一把趁手的剑。”


白云碎,一剑碎白云。


能将当世名剑说得这么嫌弃,也是季无念的一种本事。


“……可能当年掌门瞒下来是要为了神兵挽尊吧……”九一干干得说。


“师尊当时如此……”月白说,“不怕责罚么?”


“责罚?”季无念咀嚼着这个词,“白云难驯,清风易拂……若是连自己的手中剑都掌控不了,世间又有什么可以握在手中的呢?”


当年的季无念,这么想把什么东西掌握手中么?


那师尊又为何要再打一柄封雨?


真的只是想赠她作礼?


问题太多,可月白一个都不想问出口。


月白将剑慢慢放下,季无念的手一直搭着她的。


“叶二,”季无念搂着她,“你说齐丰借过你的剑?”


“恩,”月白轻轻应。


“明日将封雨给我,我要去问问。”


“听师尊的。”


***


季无念问了六离,又试着去接触齐丰身上的魔气。


封雨接触魔气,剑身上顿时黑气冲天。那黑色又被习风剑气包围、最终消弥于空中。


众人惊叹,神色变了又变。


齐丰冷笑,看着季无念的眼睛黑沉沉得不见底。


“当真天赋异禀。”


“以魔气触发……”季无念收回封雨,在众人目光中逼近他,“为何要放在此剑上?”


为何、不直接朝着她来?


“无念师妹,”齐丰笑,“你又为何要将这把剑给你徒弟?”


季无念握剑的手紧了紧。


“我嫉妒你们这些所谓有天资之人,”齐丰低头笑,他的任务、所求至此算是完全失败,“偏偏你们还喜欢抱团……呵。”他低声,“是,你们天资无错,那我嫉妒、便错了么?”


季无念想说无错,眼神却看向了一旁冷了脸色的齐悦长老。


就算齐丰说自己天资平平不受重视,他也还是齐悦长老看着长大的孩子。


拿上封雨剑,季无念退到赵子琛身边,静静听他对齐丰下达处置。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